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章  跟从主的秘诀走眼前的一程

 

读经:约翰福音第一章四十三节;提摩太前书第六章十六节

按部就班

前面说过,在门徒跟随主的第一个阶段,他们和主是若即若离,只在重要的节日与主同行!他们仍旧在他们原来的职业上;打鱼的仍旧打鱼,撒网的也仍旧撒网。从我们的眼看,他们的跟随似乎不完全,其实这一段经历非常的重要。我们用若即若离一词也许不十分恰切,然而这对主来说一点难处也没有。所有顺服的功课都是最简单的。如果在简单的事情上没有学会顺服,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完全的学生。我们通常会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要跟随主,就必须是全时间,要把职业完全抛下。因此在许多神的儿女心中,有了很大的挣扎,一面觉得主的爱那么大,他应该把一切放下,日日夜夜都来跟随主;另一面,又觉得呼召不是很明显,不能果决的放下。其实主的带领不是这样,看当初门徒们第一阶段跟随主的情形便清楚了。

不错!我们向主的奉献应该是完全的,撇下一切跟随主不是生活方式的问题,乃是我们向主的心是否绝对。让我们记得,如果今天主呼召你,而你仍在提比哩亚海边打鱼,仍在你的职业上,这并不是表示你没有跟随主。你看主怎么带领门徒:祂是一步、一步的,而非三级跳式的带领。(十二个门徒中,只有马太是第一天开始,就把所有的都撇下)连彼得都是一步一步走的。所以我们无需自订模式,以为惟有像马太式的跟随才是完全的。事实上不然!在第一个阶段里,门徒们仍旧带职业。那他们有没有答应主的呼召呢?有!因为主一说,来跟从我,他们就跟上了,但是那个时候的跟随都是指着一程来说的。在这一程里主要到迦拿去,他们跟从;主要到耶路撒冷去,他们也跟从;主到了约但河的附近,门徒们就跟着在那里为人施洗。你看见,只要在主所说的那一程,顺服祂,那就叫做跟随。

越级的难处

通常我们会有一个观念,认为我现在在学校里、在公事房里,在厨房里,无法全心全意跟随主,除非把所有的都放下,才能好好地学习。于是有许多的年轻人,真的把什么都放下。结果,反而不知道要怎么跟随了。本来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八点上班,接着有许多事务要办,可能非常忙碌,且有许多限制,你感觉没有时间读圣经。那么等到真的全时间了,反而不知道怎么过日子。因为现在没有老板,用不着打卡,但是年轻人都是喜欢多睡一会儿,本来有压力在,早晨必须定时起床,定时上下班,生活作息很有规律,现在压力消失,生活反而发懒,时间更把握不好,你一样不能好好读圣经。所以不是有没有放下职业的问题,而是你是不是一个读圣经的人。一个读圣经的人,是在他还没有全时间事奉以前就已经是个读圣经的人。很多人说,我要到神学院去,我要读圣经,其实,今天的神学院,分科很细,你进去了,会发现读圣经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常常劝说,如果主真的带你进神学院,你要先读好圣经再进去。我们先需受过良好的训练,性格严紧了,善于支配自己的时间,才能有更进一步的学习。

现在就同主上路

所以我们的主第一段的训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无需一个雄心,自定什么模式,甚至有一种英雄式的幻想,要让人看见我为主撇下了多少,前来跟随。这些都不切实际。跟随主的第一段,儿女仍旧作儿女,父母仍旧作父母,医生仍旧作医生,老师仍旧作老师,各人仍在原有的岗位上。在这个时候,你听见主的话说来跟从我,在这一程,你来跟从我。你在摇篮边,在课堂中,在公事房,在商场上,你肯不肯跟随祂。有的人只能在教会的讲台上事奉,不能在摇篮旁边事奉;有的人只能在人面前事奉,不能在厨房里事奉,但是有一天主说,你作一个好的主妇;不是为着丈夫,也不是为着儿女,而是为着主的缘故;你就在厨房里和我一同上路。当我们听见这样呼召,肯不肯顺服?如果我一程顺服了,我们才懂得什么叫作跟随祂。否则,前面有更长远的路,恐怕有一天会像少年的马可一样,中途开小差了。今天这一点苦都受不了,我们怎么说要长久为主受苦呢?比方,第一阶的重功课之一是洁净圣殿。主耶稣要我们洁净自己。当我们几乎被罪污染的时候,有一个声音说,来跟从我!你顺服了或是逃避了?那个罪像火蛇一样,一被追上就要毁掉你。就在这些事上,你完全顺服了,此时你仍在原来的岗位上,却不已经跟随了。等到有一天,主要更深造就你,把你带到更深之处。这时,你看见每一步都是结实的。你是医生,你是主妇,你是,尽管忙得不可开交,主说来跟从我!你每天读三章旧约,一章新约,并没有中断,每天背一段圣经,从不停止;如果我们能这样顺服祂,就是完成了神所托付的,就是跟随祂了。

我们常常觉得,一个人全时间了,他才是读圣经的,其实不然,每一个人都应该读圣经。是否全时间不是跟随主的模式。有些人主给他托付,他忙到一个地步,没有时间再作别的事了,自然地就全时间了。所以全时间只是方式的问题,与跟随主绝对没有关系。一个人在带职业的时候,不能忠心,不能读主的话,而一直作梦,希望有一天能把所有的事都放下了才开始,这是我们的观念,我们常常觉得,现在不能事奉主,儿女的责任这么重,事业正在发展中,等到有一天我退休了,再来事奉主。很可惜我们就因此失去许多宝贵的时间。今天就是我们的主赐给我们的机会,明天不在我们的手里,而我们总是把跟随主的行动放在梦想里。主只好一直等,一直等,等到我们年老体衰,走不动、作不动了,祂还能得到什么?今天我们在这一段路程上尚且不能跟随祂,怎么能说要全程跟随主呢?全程是许多的短程加起来的,所有在短程没有跟随主的,有一天就是全程来跟随,你希望他能够忠心吗?但愿主今天就更正我们的观念,调整我们的脚步,以免将来感到遗憾。

真正跟随主乃是在一切还没有改变的时候,当你还在你工作岗位上忙碌的时候,就把时间献上,有如寡妇两个小钱的奉献,那是最蒙主悦纳的。今天我们如果在这小程上顺服主,有一天主能再把我们往前带一步。你要传福音吗?当你要到蒙古、到偏远的山地传福音以前,主就把周围的同学给你,把邻居给你,主说你先同我走这一程,今天就和邻居太太接触一下,把福音送给她。假如邻居的门铃都不按,你还希望有一天到非洲,到蒙古去传福音?你读了戴德生、李文斯敦传记,头脑里串起英雄式的梦,也盼望有惊天动地的行动,让人看见你的跟随主是作了何等大的牺牲。这是今天神儿女中的难处。

然而我们的主就是要我们在这一程来顺服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功课。有许多弟兄姊妹常常问我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全时间?我就告诉他说:我老早已经全时间了。问题是怎么分配你的时间。你可以有很忙碌的职业,如果能在主所量给我们的这一步上顺服主,那就是主的门徒了。在这些事情上,我们能常常顺服恩膏的教训,常常让圣灵来引导我们,这就是门徒在第一个阶段所学的。否则一下子跳到第二步、第三步,果真到蒙古去,到南美去,结果许多传教士得了神经病。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因为他用人的力量想来达到神的工作,这是不可能的。他只听见主对他说去,从来没有听见主说来。来是让主在我们身上工作,去是让我们为他工作;但是在去以前,一定要先来,我们为主工作以前,一定要先让主在我们身上工作。我们拿什么去供应人呢?如果我们不好好的读圣经,不学习在最忙的时候,在火车上、在汽车上与主有亲密的交通,不能让主说,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在小事上忠心,主就怎能把大事给我们?主所以不把大事托付给我们,乃是因为在小事上,我们已经显出是松散的人。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先为自己定好脚步说,等我把职业放下才全心事奉主,不!你现在就事奉主;到有一天,主的托付又大又多,实在忙不过来了,很自然的,他就是全时间了。如果没有先受好主的训练就全时间了,结果时间太长了。所以一般的人觉得这些传道人,是休息六天,作工一天(礼拜天),我们这些人是作工六天,休息一天,因此很多人对传道人印象不佳,觉得他们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一个礼拜只需要准备一篇讲章,多轻松!但是问题在这里,你拿什么去供应人呢?我们真正受主造就常是在最忙的时候。你忙得不能再忙,却仍旧爱主,仍旧向主忠心,主就要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否则你受了重任,等到遭一点痛,一点为难,就必缩手,就罢休了。所以不管全时间不全时间,重要的是你在神面前怎么作时间的管家。这几十年神把时间放你的手里,你怎么使用?将来我们都要到审判台前,到那一天,主要过问的。如果在时间上不能让主来管理我们,不能跟着主走这一步一步的路程,那请我们记得,你所有伟大的计划,所有的异象都将变成幻想,不可能实现。这是教会软弱的原因。

在第一阶段里,你是一个与主上路,忠心跟随的人,能可能进入第二阶段、第三阶段的学习。否则你草草的全时间了,现在人家对你要求多了,你须去探访、照顾、辅导,还有许多教会的事务、属灵的事要管,婚丧喜庆等属世的事也要管,否则人家会说你是好吃懒作的。这些琐事已够你忙了,还哪来的时间读圣经?那可能静下来与主有隐秘处的交通,寻求?所以在第一阶段里没有培养好这种习惯,到了第二阶就更不可能了;你双手空空,毫无储备,就这样去牧养群羊,拿什么供应人?

在初阶时要让主在我们身上充分工作

所以我们学习事奉主,在第一种一开始的时候,就要让主在我们身上工作、造就,我们也真的忠心跟随、学习,等到进入第二段、第三段,因为你向来就是全时间的,所以你一无困难。带职业,不带职业在你身上都不是问题,因为任何情况你都是事奉主的人,带职业不带职业你都是一样的读圣经,你所花的时间也相同,人要偷懒的话,可以有一万个理由。从前拿破仑说:我要用一个人的话,一定要找最忙、最忙的人。他不要用一个闲站的人。我们的主也是这样。所以在第一段这过程里,我们若没有让主好好的来作,以下的路就走不远了。

奉劝年轻人,你不要停止进步。不要说我现在太忙不能好好读圣经。这些借口足以使你裹足却十分心安。你必须现在就同祂上路。求主一直用祂的爱、用祂的话充满你。祂每天对你都有新的吸引,你每天都觉得学习不够,所以永无停滞的时候。因此现在不是解决你是否全时间的问题。你就在现在的岗位上忠心跟随主。今天能跟随,日后无论什么环境也都能跟随。你必须打破放下职业才算是跟随主的错误观念。主的带领不是这样。祂虽然说你要撇下一切跟随主,这是不错的,然而许多人外面撇下了,里面仍然拥有一切。

有的人外面看上去一贫如洗,但他是全世界最骄傲的人。从前有一个传道人,带一个朋友到他家里去看他的地毯,因为他家的地毯十分破旧。别人一面看,他里面非常的满意,因为他觉得没有一个人比他更穷。你看,他表面上是撇下所有的,其实他什么都有。所以主说:若有人跟从我,就当撇下所有的来跟从我。那不是指着撇下职业而说的。我再说,把职业撇下了,不一定是撇下一切。主所说的撇下一切,是指我们整个人的命。我们所该摆上的不是十分之一,乃是十分之十。从第一天开始就要看见我们所走的是这样的路。明白了这点,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陈希曾《基督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