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宝血与十字架

 

      问:血是为着对付撒但的控告,但是背十字架是能够叫撒但在我们身上没有地位。有了血是能够得着赦免,但是不背十字架,撒但在莪们身上甚有地位,还能作出事惰来。我们是否一面需要赦免的根基,同时也需要十字架的对付?

      答:是的。不过有一件事要记得,就是神乐意把血给我们,祂不怕我们跌倒。神将血给我们,因为祂知道这一个问题是绝对的。我们和祂中间的关系是因着血,这是绝对的。今天我们怎样作呢?我们把我们和神中间的关系,不是完全摆在血的上面,而和别的东西混起来。你看见么?神今天要一件事,你把关系拿出来就是血,其余怎么作是另外一个问题。

      希奇在这里!我们一不小心,我们和神中间的关系,如果和别的东西一混起来,就要受控告。你的受控告是因你已经把你和神中间的关系和别的混起来。我告诉你们,这一个房子只有一个根基,你如果把你们那里的房子拿进来,就要倒,一个根基只能背一个房子。我们和神交通的根基是因着血,没有别的,如果把别的拿进来就不行。

      我想在神的儿女中,特别在追求的人身上,总得解决说,血解决所有的问题。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没有看见说,祂得满足的根据是在乎血,我们就要受控告。因为如果我们不追求的话,撒但没有法子来控告。你知道什么时候追求一停止,控告也停止;撒但觉得没有多大意思来控告,控告也没有用。因为你没有追求事奉神,讨神的喜欢,控告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神的要求就在这里,当我们在这里要讨神的喜欢,先把神喜欢的问题解决了,那一个问题是根本不改变的:就是血。那一个一解决好,然后你在路上不管有多少的亏欠,请你记得,那一个能够摸着每一件东西,任何的东西,但是不能摸着这一个东西,我和神中间的关系是因着血。所以问题解决了,以后在这个上面,就是碰着一点波折也不大要紧。

      今天难处是什么?就是稍微在路上碰着一点灰心,这一个灰心就摸着我们里面根基的关系,我们的良心立刻有亏欠,我们立刻在神面前觉得有罪,撒但立刻就叫我们觉得有罪,你看见完了。但是神没有叫我们在这里倒下去。在许多事情上出事情可以,在这里却不能出事情。所以让我再说这一句话,不再觉得有罪了!这是每一个基督徒根基的地位。如果这一个没有,我们作基督徒真觉得难作,两下子我们不只疑惑到我们在神面前地位的问颢、关系的问题,我们并且疑惑到神在我们身上喜悦的问题。

      有一班在各地批评我们说,你们是望里面去的,太苦了。是的,如果血的地位没有站牢,是苦的。像我们所提起的那一班人,那一班客观的人,他们觉得作基督徒顶好,他们顶痛快。他们觉得你们这一班人两天就难受,三天就难受,两天就不喜乐,三天就不喜乐,你们过于看里面,你们是奥秘派(Mystic)。我们的根基在血里面是牢靠的。在这里就是有一千一百的难处,都摸不着神对于我的喜悦。我知道神说,我是祂心所喜悦的,这一个要定规好,是靠着血。其余的事呢,好像我今天无论怎样,我如果胆子大一点,你们如果不误会我,我就说,我们今天就是作得不好十倍,这一个地位还是对的。相信客观的真理是对的,我不知道你们有信心没有?我不知道你们知道血的意义么?血就是有罪需要赦免,没有罪不需要赦免。所以你一说到血,就是暗示赦免,赦免是暗示有罪。有血,就是说,你需要赦免。赦免,就是说,你已经有罪。你在那里得着喜悦,是因为神一直赦免你。就是说我今天又弄得顶不好,但是我今天又因着在神面前有那一个大的赦免,那一个赦免的地位还在那里,我是靠着血来到神面前。那一个是另外一件事,不要把那一个挪到这一边来。所以我怕在十个基督徒之中,有十个是让他的行为影响到他在神面前的地位。十个基督徒之中,有一个基督徒,他的行为如果不影响他在神面前的地位,这一个人就稳固,不会被撒但打倒。这一个要一直抓住。我相信,我在神面前是被神喜悦的,是因着血。不只口里这样说,心里也这样信。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每一个主日晚上要喝杯?要擘饼?为什么每一个主日晚上要赞美?没有别的,血能叫我们赞美。

      所以,等到你在神面前,这一个根基是这样牢靠的时候,你就可以追求,你就可以跌跤。你在那里跌跤跌不出事情来,就是跌得顶厉害也不要紧,因为你跌不出血之外,仍是跌在恩典里面。在此要补上一句话,不是说我轻看罪,不是说跌跤不要紧。今天有的人一跌就跌在地上,那个是要紧的;有的人是跌在恩典里,不要紧。你们饶恕我这样说。你们在这里要看见说,那样的跌还要爬起来。所以,我相信在神面前这是基督徒的路,追求的路。在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稳当的往前追求,如果这一个人没有看见血的价值。只有你知道血是如何满足了神的心,你必须有一个完全的知识,神对于祂儿子的血是满足的,然后你才有资格来知道神对于你的要求。不然的话,我们承当不了,我们知道神对于我们的要求之后,我们两下子就跌跤,这一边我们如果不知道,就立刻出事情。

      在过去这些日子之中,我找出一个事实来,就是说,有许多神的儿女是追求的,但是,有一个最大的难处,他们追求过了一个时候,你看见说,他们很灰心,灰心得爬不起来。有一个缘故,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站好地位。因为他们从前不知道神对于他们的要求多大,所以糊里胡涂。现在知道神对于他的要求是这么大,他越过越知道不能满足神的心,以致他连站在宝血上的地位都失去了。有的时候,有的弟兄姊妹在神面前追求,过了三五个月,你看见他灰心了,爬不起来,良心出事情,在聚会里祷告也不能祷告,赞美也不能赞美,唱诗也不能唱诗,他唱诗好像是替别人唱的,或者是替去年唱的,替前两年唱的,他失去了血的地位。他如果仍旧站在血的地位上,你看见说,血仍旧那样宝贵,他在神面前,仍旧是站在那样好的地位上,交通还是那样,他与神中间的关系还是那样,神在他身上的喜悦不能再加增,因为血的缘故是最喜悦的了,不能再加增,那一个追求是在血的地位上。这一个一没有,就完全倒。这一个知识如果没有站牢,我劝你,不要往前面追求,我差不多要说这样的话,如果你往前面去是完全黑暗,你要说我这一个人不行,我连作基督徒都不成功。

      请你们记得,我们在神面前被控告,不被控告,问题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在神面前被控告,就是说我们对于血的知识不够,我如果在神面前真知道什么叫作祂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一切的罪,就没有被控告的可能。那样以后我们的追求就是稳当的追求,一切的追求,都得根据于血的知识。

      所以我常注重这件事,我想从今以后,我还要注重这件事,并且要注重得还要厉害。我说没有一个人可以有权利来认识十字架,如果那一个人不真的认识血,每一个人,必须对于血有一个完全的知识。哦,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觉得,假定说神恩待你们,叫你们在神面前多有所看见,假定说,你们将来到别的地方去,你们要在那里看见同样的事,一直在那里发生。不认识血,而认识十字架,不过叫人得着控告,不认识血就注重十字架,结局不过叫人萎下去,爬不起来,直至回到血。所以我感谢神,有血,我觉得是最大的安慰。对于基督徒就是有血!我不知道你们觉得没有?我能够这样说,我们追求,觉得顶累,我们说我们力气要花了许多,顶好,在这里能够跌一跤,跌在血的地位上歇一歇再追求。哦,有的时候我们觉得说,保罗说神可怕的要求,我们不只说,我们要喊十字架的要求实在太厉害,叫你承当不了。但是感谢神,一面看见全世界最可怕的要求,另一面看见全世界最厉害的恩典,有这样没有理由的恩典,我们才能够到神面前去。许多时候再回到血那里歇一歇,我们能够每一天每一个时候认识血是多宽大。神在我身上要求的,并不是我能;神在我身上所要求的是祂自己的赦免。希奇神在我身上所要求的就是祂所给我的那一个赦免,那一个血。所以你看见么?我们有一个最稳当的地位来跌在上面,没有法子跌得比这一个再低。但是你回头追求神的赦免,神说:我和你的关系总是血,那一个是稳固的地位,那一个是永不改变的。你站在血的地位上,我告诉你们,是顶厉害,顶厉害的。只有在这一个地位上,我们才能够追求,换一种人要完全碎了。所以我常常觉得保罗的好处在这里,他十字架的经历是最多,但你读他的书信,两下子又回头到血去。那样,你才能够认识十字架。不然的话,我告诉你,十字架是太厉害的东西。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当得起,没有一个人站在神面前能够站得住,在十字架的要求之下,我们一点办法没有。感谢神,有血!这是顶奇妙的事,血!你看见么?在这里是这样:有一个顶大的分别,在我使神喜欢和十字架之中,这是两件事。如果你把使神喜悦和血摆在一起就要出事情。如果你把使神喜悦和十字架摆在一起是对的,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自己知道。你们要看见这两个是不同的:我是用血来叫祂喜欢,我不是用十字架来叫祂喜欢,如果是用十字架来叫祂喜欢,神只能得着一个破碎的喜欢。

 

      问:我们是用血讨神喜欢,背十字架是另外一方面的?

      答:你一打算用十字架到神面前去得神的喜欢,请你记得,你要立刻失去另外一个地位()。你总得记得说,我这一个人是虫,我在这里是罪人,所以我今天还是需要血。并且神断定是需要血。有一件事,我要请你们特别注意的,唯一能够带到神面前去的是血。就是在会幕里的时候,祭牲宰了,血带到至圣所。血是带到至圣所的。所以,神将血放在我们手里,还得要我们拿给祂的,只有血,但是,同时我们知道祭牲在祭坛上烧掉。那一个也许会出问题,有的人烧不掉。但是血总是到至圣所里去,那一个是不会摇动的。你什么时候要把肉带进去,立刻出事情。神说我看见这一个血,换一句话说,把血给祂就够了。

      今天我们的难处在这里。我们想说,我们能够把十字架带到神面前去。我不是说神不注意十字架。我们知道神也注重祭牲带到祭坛上去烧,但是神注意一件事,那一个带到神面前去的只有血。也不是说,祭牲在祭坛上不被悦纳;神还说是馨香的祭。但是实在拿到神面前去的是血。今天如果我们在这里背十字架,我们知道神闻到那一个香味。那一个香味真是到神面前去。我们中间有那一位弟兄有那一位姊妹,他背十字架;你看见说,你也闻到那一个香味,神也闻到那一个香味。但是,他还得记得,带到神面前去的。不是祭牲而是血。神只要求血。

      所以,每一次,不管我们在神面前怎样,我们每一次总得回到血。在许多属灵的工作上,都是血到神面前去。神今天在所有神的儿女身上,这一个血是根基。你站在这一个根基上,才能够到神面前去。我再说,我们每一个人在神面前要求神一件事,求神给我们看见血是如何满足祂的心,满足到一个地步,我们不能再作什么。血已经满足了神的心,神已经喜悦了,没有事情了,没有话了,这一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在这里,因为我认识十字架,我要事奉神的缘故,我在这里背十字架。这是神在我身上的工作,不是把我的工作带到神面前去。我的工作老早停了,我所有的工作完了。请你记得,今天有十字架,不错,是祂的工作。祂作得好,是祂作的;祂还没有作得好,是祂才起首作,或者我们让祂第二次再作。我们没有事。我说顶直、顶重的话,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样不安的状态之中进步,绝对不可能。我们安息在血上面,不只不会拦阻我们对于十字架的认识;我们安息在血的上面,反而能够叫我们对于十字架的认识更容易进步。许多人有一个疑惑,以为说,主观的道理和客观的道理是冲突的。没有这件事。是当我们认识客观方面真的时候,我们在主观方面才有真的进步。不然的话,不能。这是顶奇妙的事!所以我再说,千万不要在血之外,再把什么拿来讨神的喜欢。只有血!我想保罗不怕人说,我也不怕人误会。你如果认识血,神没有法子不喜欢你!办不到!那一个问题永远解决。所以,我们感谢神!十字架的根基永远在血上面。所以,从来不能找到在圣经里面没有把血的真理弄好,就会懂得十字架的。我想罗马书是顶好的例子。

 

      问:血本身的价值我想有两方面:一面我们所有的罪因着主流血,得蒙赦免。神看见祂的血把我们的罪都赦免了。这是我们一方面的,血的价值和罪发生关系。另一方面,是因为神的儿子流血,因为顺服的缘故,祂流血,和祂向神的顺服发生关系,所以,那一个血是宝贝的。因为儿子是自愿的。那么在神面前,血的价值是否包含两个?

      答:你要记得,主耶稣的血是代表主耶稣作人。你们记得,魂是在血里面。利未记里说,魂是在血里面。人呢!你们记得,创世记说人是活的魂。所以,在这里你们就立刻看见一件事,人的要素是在魂里面,人是活魂,这一个魂是在血里面。所以主耶稣的流血,在我们这一边是为着罪的得赎,在神那一边是最清洁的人性到祂那一边去。就是说,有一个纯洁的人在神面前,或者这样说,所有的魂都是死的,人的魂都是死的。就是说每一个人都得死。在这里有一个魂是没有罪的,所以在这里有一个魂是用不着死的。我不知道这一句话应当怎样说才好?这里面有一件顶奇妙的东西在这里。比方说,我们人,死都在我们身上,死都在那里。但有的人将来身体不必死。为什么缘故呢?因为神的生命摆在他里面,维持这一个生命不必死。这样的人将来或许很多。主耶稣,在他身上,他那一个血,和所有的血两样。所有的血都往死里去。这一个人你无论把他摆在那里都是活的。所以我常常觉得血到神面前的时候,一面是赦免,一面是完全的人性,一点没有罪。在神面前,神今天看人,是看那一个,所以没有法子改变。

 

      问:所以那一边还是要有?

      答:所以,因为神看我们是看那一个,所以神没有法子两样的看我们。我不是说,你自己那一个好,是说因为我们在主里面的缘故,神看这一个和那一个是一样的。所以,圣经上说圣物,不只是圣人,是那一个圣物。就是那一个圣物到神面前去。

 

      问:圣物是要紧的?

      答:所以圣经注意一件事,主到神面前去,我常常注意,主耶稣到神面前,有一个意义,就是一个人,完全的人,在神的眼光里没有毛病的人性到神面前去。有一个人到神面前去,也许有的人还不觉得这一个厉害。人今天能到神面前去,人今天能到神面前去而不必退回来,这是希奇的人!你看见么?这就是这里的意义。你今天试换一个人上去看!站不牢!你知道神要把他扔出来。但是,今天有一个人到神面前去。血在这里,血流出来,里面有魂,完全的人性,神接纳!神在这里说,今天一切靠着这一个人到神面前去的,这一个血就是他的义,不只你的信心,血就是你的义!所以靠着这一个来到神面前的就得安息。这一个地位一摇动,基督教就没有地位。这一个地位一摇动,十字架就变作奥秘,没有意思。血是我们的地位!

      所以我常常觉得一件事,神对于血怎样满足,我们今天没有法子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件事,神能够这样的,没有保留的,把血拿出来,同时,把这么重的问题挂在血上面。我又不知道神对于血的满足是多满足,我只知道神对于血是满足的。如果神对于血是满足的,就我也可以满足,如果我满足一点也不会大错,就是说我错也不会错多少。神如果说,血满足了祂的心;我说,血满足了祂的心,我觉得说,我的地位在神面前是靠着血,我的地位不错。所以,感谢神!今天我们在神面前的地位,一切是靠着血。控告不成问题。所以请你们记得,控告不该和我们发生关系。它如果要和十字架发生关系,请你记得不是你的事,是神作的事,血是祂已经作的工作,背十字架是祂还在那里作的工作。已经作的工作,我们安息;还要在那里作的工作,我们等候。所以,我盼望说,下一次擘饼的时候,赞美得好一点。我们要学习赞美得好一点。因为我们知道说,神所有的一切要求在我们身上,血已经都答应了。我们都知道亚伯,我们也知道该隐;我们也知道亚伯祭的意义,我们也知道该隐祭的意义。今天我们承认说,在教会里面该隐找不到。作基督徒是该隐的很少。但是我也承认说在教会里面,亚伯也找不到。今天在教会里面都是亚伯带该隐的人。都是该隐没有,都是亚伯也没有。都是一半亚伯、一半该隐的人。盼望神叫我们作一个,不作两个。―― 倪柝声《基督的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