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魂的得救

 

      这个问题──魂的得救──是许多人所忽略的。但是,这是主耶稣教训中最要紧的一环。我们如果没有忘记了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太廿八20)的话,就我们不能不注意魂的得救和失丧的问题。

      不过,要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除去我们心中对于某种名词所定规的意义。就如得救和失丧是两个很熟的名词。我们每一次听见得救两个字,我们就以为是得永生,上天堂说的。每一次听见失丧两个字,我们就以为是指着沉沦,下地狱说的。岂知不然。

      魂的得救,并不是指着魂的上天堂说的。魂的失丧,也不是指着魂的下地狱说的。要明白这个问题的人,必须先记牢这个。我们必须虚心的,从我们可称颂的主的话语中,先找出魂的得救的得救,和魂的失丧的失丧,到底定义是什么,然后才能明白主的教训。

      这是主今天的呼召,要我们现在失丧不拯救,好叫我们将来得救不失丧。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圣经是把我们人分为灵、魂、体三部分的。所以,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才说: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人只有一个,可是一个人是分作三部分的。不是三个人,乃是一个三而一的人。简单的说,这个灵,就是人和神交通的部分,是下等动物所没有的,所以下等动物不能敬拜神。魂就是人思想、主意和情感的机关,是下等动物所同有的一部分。魂,就是我们动物的生命。体,就是人与这物质世界相往来的部分。

      但是,因为我们人堕落了,整个的人都被罪浸透了,所以,我们需要神的拯救。我们如果要明白什么是得救,就得先明白,人堕落之后,他里面三部分是处在什么种的情形,是有什么样的需要。

      人堕落后,他的灵就死了,与神的生命隔绝了,不能与神交通来往。所以,人需要重生。重生就是灵的重生。神将自己的生命,放在人的灵里。叫人的灵又活过来,能以再和神交通来往。这是我们每一个信徒在信主耶稣的时候,所共有的经历。

      人堕落后,他魂里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就一直望着这世界虚妄的事而去。人终日所追求的,就是随着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叫自己快乐、舒服、高兴。人变作充满己意,寻求己好,来畅快己心。所以人得了重生之后,还需要天天对付自己,学习如何舍弃自己的意见、思想和喜好,愿意遵行神的旨意,而为着主受苦。这个是今天我们魂所该受的对付。(这样作,就是主所说的失丧魂。)

      人堕落之后,他的身体就被死亡的能力所侵入,所以,会软弱,会病痛,会死亡。虽然今日神也曾对于身体有了救恩上的安排,但是,除去疾病和死亡,乃是在乎将来。(这就是圣经所说的身体得赎。)

      我们读过圣经就知道,对于此三者,每一个真接受主的人,他灵里得着重生,乃是一件已经确定的事实。他身体的得救赎,乃是一件将来确定的事实。此二者是每一个信徒所共有的,是不因人而异的。但是,关乎今天的失丧魂,和将来的得着魂,就不是没有分别的了。因为不是每一个信徒都肯舍去自己魂的羡慕,来顺服神受苦,而失丧自己魂的快乐的。所以,有的人在今天是失丧了他的魂,来得着主的,但是,有的人是救了他的魂而得罪主的。我们今天所要查考的,就是什么是魂的得救,什么是魂的失丧,我们也要看,什么时候是我们该失丧魂的时候,什么时候是我们该拯救魂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将新约里头每一次说到魂得救的地方,都细看一下,好叫我们明白魂得救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是怎么一回事?

 

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四至二十八节】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常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祂的国里。

      于是耶稣对门徒说看这句话,就知道主耶稣所说的底下的话,都是对祂门徒说的,并非对外人说的。既然是门徒,就是已经得救的人。所以,我们要记得底下的一段话,乃是对已经得救的信徒说的,并非对还未得救的罪人说的。

      若有人要跟从我若有人的意思就是在得救的人中间,若有什么人要跟从主。这个人还是指着得救的门徒说的,不过他要特别跟从主而已。跟从我这句话,叫我们知道底下所说的是跟从主的条件。

      就当舍己舍己的意思不是克已,乃是不理自己,或否认自己的权利。舍己的意思就是凡事不随从自己的意思,不以自己为中心,把自己放在一边,来寻求神的意思。主说,惟有这样的人,才会跟从祂。这是很明显的,因为要跟从主,就不能跟从自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这是比舍己更深的。舍己是不顾自己,背十字架是顺服神。背十字架是接受神为他所定规的一切,愿意照着神的旨意而受苦。我们若舍己,若背十字架,就叫我们能跟从主。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这里生命两个字,原文是仆宿刻,意思就是魂。这节圣经,告诉我们救自己的魂和丧掉魂的事情,这个叫我们得着亮光来照耀我们所要查考的问题。

      因为是承接上文说的。因为,叫我们看见上一节所说的舍己和背十字架来跟从主,和底下所说的救魂和丧掉魂是二而一的。

      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的意思就是虽然是要跟从主的,但是却不肯舍己,不背十字架。藉着这个,叫我们明白救自己魂的一点意思,就是说,舍不得不理自己,舍不得否认自己的权利,舍不得叫自己吃苦而来顺服神。这一句话,叫我们知道救魂的意思,是与舍己并背十字架相反的。所以,人如果懂得什么叫作舍已,并背十字架,这个人就懂得什么叫作救魂。

      主告诉我们说,凡人要这样的顾念自己,不肯舍已,不肯背十字架,不肯受苦,不肯顺服神,这样的要救自己魂的,将来的结局,就是必丧掉魂。丧掉魂的意思,就是他至终要受苦,要失去他自己所喜悦的,要得不到自己所喜悦的。

      凡为我丧掉生命的这就是上文所说的舍己和背十字架。丧掉魂的意思,和舍己的意思是一样的。主以为人若为祂的缘故,肯舍去一切魂所喜好的,而随着神的旨意来受苦,就必得着魂。意思就是凡人肯为主的缘故,舍去自己的意思,和自己所喜好的,叫自己的心在世界的事物上得不着满足,并且感受许多的痛苦,就在另一时候,主要叫他能够得着他心里所喜好的,能够得着满足,能够享福,能够快乐。

      我们读了这段圣经以后,就叫我们知道魂的得救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段圣经叫我们看见,魂的得救,意思就是:叫自己能以快乐,能以随心所欲,能以得着满足。魂的丧掉的意思就是:自己不能快乐,不能随心所欲,不能得着满足。

      这样看来,丧掉魂(丧掉生命)的意思,必定不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沉沦。主耶稣在这里给我们看见,救魂的意思,就是不肯舍己背架。丧魂的意思,就是要舍己背架。这个与人平常所说的得救和沉沦,是没有关系的。这个是顶明显的,因为如果救魂是指着永生说的,就主耶稣为什么说应当为祂丧掉魂呢?如果魂是指着下火湖说的,就主耶稣要我们为祂丧掉魂,难道主耶稣要我们为祂下火湖么?所以这节圣经,一点没有告诉我们关乎得永生下火湖的事。上一句的丧掉魂,和下一句的丧掉魂,必定是同样意思的。如果我们以为凡要救自己魂的,必丧掉魂,意思是凡不舍己的要下火湖,就底下一句,凡为我丧掉魂的必得着魂的意思,必定是凡为我下火湖的,就必定得永生。这是没有意思的。所以这里简单的意思,不过就是指着已经得救的基督人,如果今天要叫自己的魂(七情)不受苦,就将来他的魂必定要受苦。如果今天肯为主叫自己的魂受苦,就在将来,他的魂必定不受苦。

      不但如此,如果魂的得救是指着永生说的,丧掉魂是指着下火湖说的,就主耶稣所说的话与上文不能相联。因为这里的话,乃是对门徒说的。他们是已经有永生的。并且一个非基督人不会舍己,不会背十字架,也不会跟从主。主若是要他们得永生,主就必定叫他们相信。断不会叫他们去舍己才能得永生。惟有一个已经得永生的人,才有舍己背架跟从主的可能。一个未得永生的罪人,他所当作的,并非要跟从主,乃是当相信主,使他得永生。

      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这里的生命两个字,在原文也是魂字。我们的主,在这里就继续说,人若救了自己的魂而丧掉他的魂是如何不上算的。祂的意思是,人若不舍己,不背十字架,不紧紧的跟随祂,而随着他魂所喜好的去行,叫他的魂得着满足,甚至连全世界都得着了,但是到了一个时候,他要失去他的魂。这样的一时得着魂,以致终失去魂,照着主看来,是一点益处都没有的。人虽然会随着自己的心意,得着许多的快乐,但是主说,至终是要赔上他的魂。叫他一点不快乐。照着主看,末后的得着魂,是比先前的得着魂更好得无比的。祂说,人不能拿什么换末后魂的满足。祂的意思是人宁可先丧掉魂,不可在末后丧掉魂。

      主告诉我们说,凡要救自己魂的,必丧掉魂,是在什么时候丧掉呢?人若现在救自己的魂,他在什么时候才丧掉魂呢?主又说,凡为着祂丧掉魂的,必得着魂。这又是在什么时候呢?为着答复这个问题,祂就告诉我们说:人子要在祂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

      各人的行为,意思就是各人在今生的行为。各人的行为,是分作在今生为自己救魂的,和在今生为主丧掉魂的两种。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意思就是要叫救自己魂的丧掉魂,并叫为祂丧掉魂的得着魂。主说,在什么时候救自己魂的人要丧掉魂呢?在什么时候,为祂丧掉魂的人要得着魂呢?祂说,就是在祂降临的时候。所以,我们要看准了,人如果在现在体贴自己,使自己喜悦,不肯为主受苦,当主降临的时候,这样的人,要受主的责备,得不着主的荣耀,也许还要哀哭切齿。人如果在现在肯舍去自己的权利,完全与世界分开,忠心地顺服主的旨意,就在主降临的时候,他要得着主的称赞,享受主的安乐,叫他自己心满意足。

      主的降临,和祂的报应,在这里是特别指着祂在国度里作王说的。因为当主告诉我们说到祂降临之后,祂就接着告诉我们说,祂是降临在那里。二十八节说:人子降临在祂的国里。所以主的意思是当祂来到地上作王一千年时,有的人要和祂一同掌权,有的人不能。

      所以这段圣经的总意,是将已经信主有永生的门徒分作两班。一班是舍己背十字架的;一班是不肯舍己,不肯背十字架的。一班是为自己要得着世界的快乐,而不肯丧掉魂的;一班是肯为主舍弃一切并丧掉魂的。一个门徒,是一个从罪人中分别出来的人。但是,主现在又将一个舍己的门徒和不舍己的门徒分出来。我们应当知道,我们将来在国度里的地位,是照着我们今天的行为而定。今天的得着是什么意思,将来的得着也是什么意思。今天的丧掉是什么意思,将来的丧掉也是什么意思。如果今天的得着,意思是说,得着世界,不肯受苦;就将来的得着,也必定是得着世界,不必受苦。如果今天的丧掉,意思是说,舍去世界,不随己意;就将来的丧掉,必定也是失去世界,不得已意。主的意思是说,凡在现在因着世界得着饱足的,将来就要失去与主一同作王的地位。这样看来,魂的得救,和我们平常所说灵的得救(意即得永生的得救)是大有分别的。

      灵怎么得救的呢?从灵生的就是灵(约三6)。约翰福音第三章上下文所告诉我们的,乃是信的人有永生,是信的人,灵就得救了。因此,灵得救的意思,就是得了永生。魂怎能得救呢?这段圣经告诉我们说,是为主之故,把魂丧掉了的人,魂才能得救。灵的得救,就是得永生;魂的得救,就是得国度。

      灵得救,是靠耶稣替我背十字架;魂得救,是在乎我自己背十字架。

      灵得救,是因耶稣替我舍己;魂得救,是在乎我自己舍己,并且还要跟从主。

      灵得救,是在乎信,一信,就永远定规了,再不能摇动了;魂得救,是在乎跟从,这是一生的事,是一条路要走完方可的。

      灵得救,是在乎信,因为信就有永生;魂得救,是在乎行为,因为祂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太十六27)。灵是得救了,就是地狱里的鬼魔都起来迷惑我,不能叫我沉沦,就是天上的使者都下来击打我,也不能叫我沉沦;就是三而一的神,也不能叫我沉沦,因为灵一得救,永生就是保险的了。但是,魂的得救,今天尚不能定规,乃是当主再来时方能得着的。

      灵得救,是在乎今天,因为一信就有永生;魂得救,乃是在人子降临的时候。

      灵得救,乃是今天的一个恩赐,因为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魂得救,乃是一个赏赐,是一生跟从主,忠心跟从主的人,到主再来时要得的一个赏赐。

      魂要得救,必须是灵已经得救的人。灵若没有得救,魂就没有得救的可能。我们所常说的灵魂得救这句话,按圣经所说,实在是魂的得救。

 

马可福音八章三十一节至三十八节】马可福音八章三十一至三十八节所记,大多与马太福音一样,不过略有不同之点。现在,我要将此不同之点说出来:凡为我和福音丧掉魂的,(原文是魂)必救了魂(可八35)

      这里加上了和福音三字。平常人都想这是指为主传福音的人了。但若这样说,就岂非只有传道人的魂能得救了。但这里并不是说传福音,乃是说福音。到底这福音是什么福音呢?就是马可福音一章一节所说:神儿子耶稣基督的福音。这福音就是希伯来书二章二至四节所说的那大救恩,就是要领许多的儿子进带耀里去的那大救恩(来二10)。这不是出埃及脱离罪奴的福音,乃是进迦南得荣耀的福音。

为我丧掉魂(马太福音),是受了爱的策励。为福音丧掉魂(马可福音),是为自己将来的好处,就是为着国度的缘故。

      凡在这淫乱罪恶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可八38)

      这是说一个不肯丧掉魂生命的人,就是一个不肯在今世为主和主的道吃苦的。在淫乱罪恶的世代里,为着主的道来作见证,是顶需要丧掉魂的。并且一个人若非真丧掉魂,也就不能在这样的世代里,不只为着主作见证,并且一点不羞耻的为着主作见证。许多神的儿女,从来不肯,也不敢在人的面前为着买他的主作见证,都是因为要保全自己的脸面,并怕别人的讥诮,这个就是在今生保守自己的魂。这样的人,在国度的时候,是必定有损失的。没有一个在今世不肯丧掉魂的,能看见主的荣耀。没有一个将来与主同作王的,是没有丧掉魂的。没有一个在今世丧掉了魂,而在来世得不着魂的。

 

路加福音十七章二十六节至三十七节】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人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真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当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里,不要下来拿;人在田里,也不要回家。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凡想要保全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我对你们说,当那一夜,两个人在一个床上;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一同推磨;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门徒说:主阿,在那里有这事呢?耶稣说:尸首在那某,鹰也必聚在那里。(这一段的经文,所有生命二字,在原文也都是魂。)

      这里也告诉我们,魂的得救与否,是在什么时候。三十四至三十五节:我对你们说,当那一夜,两个人在一个床上;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一同推磨,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话,是指着被提的时候。这里的分别,是一个被提,一个被留下。因为取去的意思,就是被提上天(创五24)。所以三十三节所说的:凡想要保全魂的,必丧掉魂;凡丧掉魂的,必救活魂。意思就是在今世救了自己的魂的,在人子显现的时候要被留下,在今世丧掉了魂的,在人子显现的时候要被提。两个人没有分别,工作也没有分别,地方也没有分别,但是,在被提的事上就有了分别!顷刻之间,要有极大的分别!

      这里有一严肃的问题!凡要被提,要看见主,要进入国度的人,在今世必须先丧掉魂,必须为着主的缘故,舍弃世界,舍弃一切不合乎主旨意的,舍去一切缠累他的,舍去一切叫他的心不能往上面去的。我们若要保全魂,舍不得舍弃,像罗得的妻子一样,就我们虽然不会与罪人一同在所多玛、俄摩拉灭亡,但是,我们也不能到主所要提接我们去的地方。得救,得永生,都可以没有分别,但被提,却不能没有分别。

 

路加福音十二章十五节至二十一节】丧掉魂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一读路加福音十二章十五至二十一节所记的比喻,就可得一个界说了。

于是对众人说,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就用比喻对他们说:有一个财主,田产丰盛;自己心里思想说,我的出产没有地方收藏,怎么辨呢?又说,我要这么办:要把我的仓房拆了,另盖更大的,在那里好收藏我一切的粮食和财物。然后要对我的灵魂说,灵魂哪,你有许多财物积存,可作多年的费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吧。神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凡为自己积财,在神面前却不富足的,也是这样。(这里的生命,在原文都是魂字。)

      因此,我们可以说:得着魂,就是叫魂得着满足、快乐,叫魂有所享受。丧掉魂,就是叫魂难受、苦痛、贫穷。这个财主,在今世因为他的粮食财物顶多的缘故,他的魂已经快乐满足,他的魂已经有所享受,在今世已经得着魂了。

      所以,得着魂,就是在今世已叫魂得着快乐。丧掉魂,就是在今世不留下什么为着魂。我们目所见,耳所闻,手足所接触,是我们的身体;但是,觉得其中的快乐的乃是魂。

      魂,就是我们天然要求的所在;魂,就是叫我们有所感受的,有所享受的。这魂的欲好,是最要得着满足的。美好的音乐,可以使情感舒适;文学、哲学,可以使思想高尚;但是,如果在今世从这些里面得着满足,在来世就要失去满足。如果我们在今世已得着这些所给我们的安慰,在来世就要失去国度的荣耀。

      所以在今世救了魂的人,就是一个信了主的基督人,在今世已得着了耳目之欢,心神之乐,所以在来世里,他就要失去这些欢乐。凡得着今世的,就得不着来世的。在今世有所失的,在来世就有所得看。我们应当明白了魂得救这句话的意思了。得看国哽里的一切荣耀、喜乐、满足,就是得看魂。失去国度里的一切荣耀、喜乐、满足,就是丧掉魂。

      我们得救以后,不会再不得救;但是,我们的行为,却大有关于我们在国度的地位。你现在所追求的是什么呢?少年的人,最舍不得世界的快乐。许多的人,要从居所、饮食、衣服、娱乐等得着满足,但是在今天已经救了自己的魂,就在将来必失去魂。一个已经得救的人,不会再下地狱;但是,在国度里,却是有福不能享!

      主不是教我们一个禁欲主义,主乃是要我们不要被这些地上的事吸引了。这些都是合法的;但合法的,不一定都是有益的。所以保罗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无论衣也好,食也好,住也好,在你应当不觉得自己享受什么,并且只为着荣耀神才好。当你有所享受时,就有了毛病了。凡一切叫你的魂有所享受的,就是救你的魂了。要紧的,你不应当享受一种不正当的快乐。

      爱世界的人,就是救自己魂的人。但是,罪已经入了世界,你不应当再从这有罪的世界得着什么。

 

马太福音十章三十四节至三十九节】三十四节:你们不要想找来,是叫地上太千;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主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是因人都是想,主来是叫地上太平;所以,主就推翻他们这个思想,明明告诉他们说,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的。等下,我们要看见,这里的太平,并非指着没有争战说的,乃是指着家庭间一种情形说的。

      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这里所说的刀兵,并非指着争战时的刀兵。叫地上动刀兵的意思,按原文是说将一把刀赐给地。这是许多人所承认的。在路加福音二章三十五节,西面对马利亚说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就是这里刀兵的意思,就是说,你一生不能高高兴兴,乃是有一把像刀的刺入你的心,叫你总觉得难受。主的意思是说,我来,并不是叫你们享福,乃是特意叫你们受伤。

      三十五节: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这一节,起头就说因为,可见是解释上一节的意思,就是解释上文所说叫地上动刀兵的意思。本来家庭里彼此的关系是顶甜的,现在,父子生疏了,女儿与母亲生疏了,媳妇与婆婆生疏了。

      三十六节: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有仇敌,就有苦味了。你所爱的家里的人,现在翻过脸来使你伤心了。在你的家里,有了仇恨苦毒了。

      三十七节: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这一节里,两次说到不配。你们曾想到为什么必须爱主要过于爱自己的父母儿女吗?在全世界里,只要你爱一个人是过于爱主,你就不能作主的门徒。要作主的门徒,就必须完全爱主。这是一个作门徒的条件。你不能同时爱主又爱人,这是作不来的。

      三十八节: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这一节,是将前头所说的那些意思总结的一说──这是一个十字架!什么叫作背十字架呢?主没有说,不背着他的重担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主是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重担,并不是十字架。重担,是人所不能免的;背十字架,是人可以拣选的。

      第一个十字架是如何,以后千百的小十字架也是如何。当初的十字架如何是主拣选的,就我们今日的十字架也如何是我们应当拣选的。

      有的人当他落到一种艰难里,或者遇见什么困苦缺乏,他就以为是背十字架了。其实不然。因为这些事,就是他不信主,天然也会有的。所有的十字架,都是自己拣选的。但是,有一个错误是应当防备的,就是不要为自己造一个十字架。我们是应当背十架的,不是去造一个十字架。

      人将一切临到他的,都当作是背十字架,这是一个错误。凡是自己找苦吃,造出一个十字架来的,也是一个错误。这都不是背十字架。

      么是十字架呢?必须像主耶稣说,父阿,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主求父不要照自己的意思,只要照父的意思,这是十字架。背十字架,就是拣选父所定规的旨意。我说一句实话,如果我们不天天拣选十字架,就没有十字架给我们背。如果主是等十字架临到祂身上才背的话,就怎能有一个十字架到天上去给祂背呢?主是拣选了十字架!祂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主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所以,我们的十字架,都是自己拣选的。

      在我们的衣、食、住这些事情中,我们也都有一个拣选。我们可以拣选穿什么,吃什么,住什么。但是,这些只能以供给我们天然的需要为度。如果我们的情感,想从这些东西得着满意,畅心,就不是背十字架了。我们不能限定谁只应当穿那一种衣服,吃那一种东西,住那一种房子,但是,只要谁是要从衣、食、住的上面来得着满足,就不是背十字架了。绝对没人敢说你是应当如何,或者不应当如何。但是,要问你所衣,所食,所住,是不是叫你的魂有所享受,得着饱足?

      无论那一种的东西,只要是供给你的需要的,都是神所许的。衣、食、住都是应当的。在旧约里,我们要看见神是怎样为以色列人预备这些,注重这些。但是,神完全没有叫祂的儿女在这些里面有所享受,连一点都没有。若在衣、食、住这些事情上有所享受,就不是背十字架了。

      多少时候,人的衣,并非为着护身;食,并非为着充饥,不过是为着享受而已。凡天然的要求,都是应当供给的;但是,若由于情感的要求,要有所享受的,就不应当了。过一点都不可以。

      神也干涉到人的衣、食、住,以及一切的往来么?是的。这是十字架。我们引一个例:亚当在乐园的时候,凡是当供给他的,都供给他了。各样树上的果子都可以随意吃,但是,有一棵树的果子不可吃,就是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如果不是因为要补满天然的需要,不过因为这棵树上的果子又好看,又好吃,又能分别善恶而吃的话,这就是欲了。神所许的,只限于天然的要求,过一点就不应当。我们对于世界所有一切──衣、食、住等,只可供给需用,而不可补满欲好。对于这些事,当绝对的以神的旨意为依归。不然,我们随着肉体的私意自苦己身,以为自己比别人圣洁;其实力是歌罗西书二章的禁欲主义,于克制肉体情欲毫无功效。同时,我们应当记得神并没有应许我们在世上恣情的享用世物。

      三十九节:得着魂的,将要失丧魂,为我失丧魂的,将要得着魂。这一节是结束这一段圣经。什么叫作背十字架呢?背十字架,就是为我失丧魂。伤心,情感难受,这叫失丧魂。有人不肯伤心,不肯抑制情感,而使他的魂有所享受,他就要失去魂。为主失丧魂,就是没有叫魂得着饱足、要求、喜欢。我们顶喜欢的,顶要求的,要为主之故而不去得,这就是为主失去魂。

      这样看来,我们今天得着魂是什么意思,就将来得着魂也是什么意思。今天失丧魂是什么意思,就将来失丧魂也是什么意思。两者必定是一样的。

为主失丧魂,就是不肯在今生叫魂得着满足,得着享受。将来失丧魂,就是在国度里,他的魂得不着饱足,得不着享受。到那天,有一等人的魂要得着饱足,有一等的人要得不着。凡在今生,叫他的魂已得着满足,万事如意了,所得的供给,过于天然的要求,满有所享受的,将来在国度里,他就得不着什么。凡在今生为着主的缘故,失去了这些的,神要叫他在国度里得着饱足。每一个得胜世界的,要在国度里得着满足。这是定规的。

      灵的得救,是当我们一信主就定规了。魂的得救,要看我们今日如何。如果你爱穿就穿,爱吃就吃,爱朋友就有朋友,一切都有了,我就藉着主的权柄告诉你,那在国度里的荣耀,你就得不着了。路加福音里说,哀哭的人有福了饱足的人有祸了。饱足的人如何有祸呢?是因为他们已经得着饱足。哀哭的人如何有福呢?是因他们将来要得着饱足。有祸有福,是如此分别的。

 

路加福音十四章二十五节至三十五节】二十五节:有极多的人和耶稣同行;祂转过来对他们说。为什么有极多的人和耶稣同行呢?因为主刚才传了福音,就是上文那一个比喻所说的,请了许多人来,凡是要吃的人都来了。基督人是顶多的;得救是顶快乐的。得了救,有了神的恩典,是何等的好呢。这些人和主同行,主转过来要对他们有所说了。主的意思是:你们是得救了;但是,若要跟从我,就得有条件。主是将真理的程度举起来,不肯因人多而降低神所定规的程度。我们也不能因着讲到国度、作王等真理是太高,就为着人的缘故不讲。

      信耶稣得救,门是大的;但是,跟从主,要与主同得荣耀,门就窄了。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去弃他(约六37)。这是得救。但是,若有人要跟从主,作主的门徒,就有条件了。

      二十六节: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魂,就不能作我的门徒。主在此,又把魂的问题再提起。主先说了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等,最后就说到魂。如果人能不把自己的魂看为宝贵,就什么都好了。凡能叫你的魂欢喜快乐的,都当放下来才可以。

      主不是说,你要赶出你的父母、妻子、女儿、弟兄,姐妹;乃是说,要把你天然的生命除去,就是把爱他们的都拿来爱主。这是必需的。当人要跟从主之先,主就把一个极大的拦阻放在人面前。这个关如果过得去,就将来什么都过得去了;不是等到进了门再给你难关。一起头,就是顶难的。能过去,方能作主的门徒。

      基督救了人,头一步放在门口的,就是这条件,不是等到人得救了三年或五年,才给人这条件。能不能作主的门徒,是一起头就要定规的。

      二十七节: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这是解释上文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背十字架。

底下,主讲三个比喻,来表明背十字架。

 

盖楼的比喻(28~30)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

      主在这里说算计花费的话,我们岂不是想无此费,就不必盖此楼么?这样,岂不是主没有召这许多人跟从祂么?岂不是因钱不够,就不必盖楼么?不是。每一个若拿出所有的钱都必定够,没有一个敢说不够的。主的意思是人如果要盖楼,肯不肯把钱都拿出来盖。比方说,盖一座楼要五百元,但是,这个人只肯拿出三百元来,留下二百元不拿出来,就不能说是钱不够了。是留下一部分作别种的用处,所以不够了。留下爱为着别的人,就不能爱基督了。人必须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等,把你的心从他们那里拿出来。基督不是说你给祂多少,乃是问你有没有完全给祂。

      二十九至三十节:恐怕安了比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这是不肯完全爱主的人的结果。因为有所留下不肯给主,就只好有了地基不盖楼阿。

 

打仗的比喻(31~32)三十一节: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么?用一万兵,不是说所有的兵只有一万,乃是说只用一万。如果肯倾国而出的话,就必定可以得胜。

      三十一节:若是不能,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这是说,如果不肯用所有的兵,还不如趁早去求和,承认自己是失败好了。

      每一个人如果肯把所有的都拿出来盖楼,来打仗的话,就刚好;如果留下一点不拿出来,就刚刚不够。比方我到圣书公会去买圣书,一本的价钱是六角。我有六角钱,若只付人一角,当然不够;若我付人五角九分,留下一分来,仍是不够的。凡不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的,是不配,也是不能作主的门徒,这是定规的。

      爱世界多一点的人,不配进神的国;但是,手已经扶犁的人,若是向后去看,就也不配进神的国。

      不是不够多,乃是少一点也不能。这是十字架。我们必须背十字架,必须将所有的都放在十字架上。或者有人问怎么知道这个比喻是教训应当将一切放在十字架上呢?因为主自己在下文是这样说:

      三十三节: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这一节,是承接着上文说的。主说,以上二人不是因为没有,乃是不肯都撇下。我们往往两面都要,常是三心二意的一面爱世界,一面爱主。完全爱主,作不来;完全爱世界,又不好意思,好像对不起主。一切拿出来盖楼既不肯,一点不拿出来也不好,就只好安一下地基,让楼不成功。用所有的兵既不肯,就只好留下些兵去失败,去向人求和。这样的人,就不必打算作主的门徒。若要作主的门徒,就得撇下一切所有的。不能一手拉着世界,一手又拉着主。必须放下一边──不是世界,就是基督。

 

盐的比喻(34~35)这个比喻,是讲到以上两等人的结局。盐,照马太福音五章十三节你们是世上的盐,是指着基督人说的。

      三十四节:盐本是好的;盐若失了味,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盐本是好的,是有益于人的。味,是分别成圣的意思。一个基督人最要紧的,是与人分别出来。盐若失了味,就不能叫它再咸了。比方,有人真了一块肉,想用盐腌之使咸。有肉没有盐,还有法子想;有肉也有盐,盐却是失去了味的,就没法想了。

      三十五节:或用在田里,或堆在粪里,都不合式;只好去在外面。如果我们失去了味,失去了分别,结局就是像这一节所论到的。

      田里,是表明国度。把一个失了味的基督人,放在神的国度里是不合式的。

      粪里,是污秽不洁的地方,就是地狱,就是火湖。但是,把一个失了味的基督人放在地狱里也不合式,因为他已经得救了。

      只好丢在外面。国度里既不配,地狱里也不合式,就只好把他丢在外面,就是把他丢在国度荣耀之外阿。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这是一句警告的话。凡一切叫我们与基督脱节的,就是叫我们失去味的。有味就有力,没味就无力。这件事是顶严肃的!我们必须不爱世界,必须完全爱主。不然,国度就与我们无干了。不是问我们作了什么,乃是问是不是放在祭坛上了?今天奉献给主才可以,到那天,就太迟了。

      这三个比喻,就是告诉我们一个在今生不失丧魂的信徒的生活。不拿所有的钱盖楼,不用所有的兵打仗,与世界调和,作了失味的盐,都是因为爱自己的魂,舍不得自己受苦,舍不得世界的可爱。将来国度的荣耀,在这样的人身上,是顶迷楜不清的,所以,他们只顾念眼前的。如果我们肯拒绝我们魂的要求,愿意舍己,愿意背十字架,愿意遵行神旨,就盖楼,打仗,并非顶难的事;恨恶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也不是难事;与世界完全隔离,作个有味的盐,也不是难事。我们如果没有失丧魂,在今生的时候,就要随着自己所喜好的去行;如果我们的奉献不完全,就我们到国度来到的时候,只好被丢在外面受人家的讥诮,因为我们作主的门徒作得不像。

 

路加福音二十一章五节至十九节】我们从五节读到十九节,就知道这段圣经,又讲到魂得救的问题。你们常存忍耐,就必得着魂(原文)。我已经说过,圣经论到我们的得救,都是说相信。但是,这里是说常存忍耐,才能得着魂。所以,魂的得救与灵的得救必定是有分别的。

      如果我记得不错,约翰福音有三十五次说到信就有永生。新约全书有一百五十次说到信就得称为义,信就有永生,信就得救等。但这里是说到忍耐,这是一个行为,不是相信。所以,魂的得救与得永生是大有分别。

      我们要看此段圣经如何讲到魂的得救:

      五至七节:有人谈论圣殿是用美石和供物妆饰的;耶稣就说:论到你们所看见的这一切,将来日子到了,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他们问祂说:夫子,什么时候有这事呢?这事将到的时候,有什么预兆呢?圣殿,就是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你们,是指门徒。这事就是指第六节主耶稣所说将来日子到了,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的事,就是圣殿将要被毁灭的事。第七节,要引起一个注意。这里的问句,和马太福音二十四章所说的顶像。但是,其中有大不同,我们现在来比较一下。

      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三节: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的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代(原文)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在这里,我们看见马丸福音不只讲到耶路撒冷被毁灭的事,并且也讲到主的降临和世代末了的事。路加福音二十一章是专讲耶路撒冷被毁灭这一件事。在路加福音,门徒是问什么时候有这事──圣殿被毁的事;这事将到的时候,有什么预兆,没有一句问到主的降临和世代的末了。我们要记牢,马太福音是问到三件事:第一,什么时候有这件事?第二、第三,你降临和世代的末了有什么预兆?路加福音只问到一件事,就是什么时候有这事?这事将到的时候,有什么预兆?路加福音所记的问句,是和马太福音所记头一个问句一样的。

      耶路撒冷被毁灭,在主后七十年已经应验了。主所说一块石头都不留在石头上的话,已经应验了。

      八至九节:耶稣说,你们要谨慎,不要受迷惑;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又说:时候近了;你们不要跟从他们。你们听见打仗和扰乱的事,不要惊惶;因为这些事必须先有,只是末期不能立时就到。这是主教训门徒当耶路撒冷被毁时所要谨慎的。按教会历史的证明,主升天后,是有人冒名自称为基督的事。主的意思是将来会有人对你们说我是基督,并且你们听见有打仗和扰乱的事发生,但是,你们要知道,末期并没有来到。

      十至十二节:当时耶稣对他们说,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地要大大震动,多处必有饥荒瘟疫,又有可怕的异象和大神迹,从天上显现。但这一切的事以先,人要下手拿住你们,逼迫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并且收在监里,又为我的名拉你们到君王诸候面前。这在使徒时代已经应验了。他们是被人捉拿,逼迫,鞭打,监禁过。他们曾被人带到君王诸候面前过。

      十三节:但这些事终必为你们的见证。他们那样受苦,却都给他们机会作了见证。他们在会堂作了见证,在巡抚腓力斯面前作了见证,在罗马作了见证。

      十四至十八节:所以,你们当立定心意,不要预先思想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智慧,是你们一切敌人所敌不住,驳不倒的。连你们的父母、弟兄、亲族、朋友,也要把你们交官;你们也有被害死的。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然而你们之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这是主预言他们所要经历的。

      十九节:你们常存忍耐,就必得着魂。这最后一件事,是他们要负责的,就是当以上那些苦难逼迫临到他们时,他们应当常存忍耐。这样他们就能得着魂。

      得着魂,就是当主回来,我们要同祂一同掌权,一同享受荣耀。如果得着魂是与得永生一样,就这里所说,你们常存忍耐,就必得着魂的话就讲不通了。那里是说当极艰难的时候,如果能常存忍耐,就必得着魂。信,就有永生,就已经得救;但是,这里告诉我们,若要得着魂,就必须忍耐经过那些苦难。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五节】爱惜自己魂的,就失丧魂;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的,就要保守魂到永生。

      主在此说一件事,就是魂会失去。失丧魂,只因一个缘故,就是他爱惜自己的魂。

      什么叫爱惜自己的魂呢?就是叫我们的喜好得着满足,使我们的情感得着舒适。比方:主召我们离开一件事,我们要顺服主,就要将自己放下。每一次要顺服主,每一次都得将自己放下。当遵行主旨时,若爱惜自己的魂,就必定不成功。或者主要你舍弃你所喜悦的事,舍弃你所喜悦的人,舍弃你所喜悦的物,你若爱惜自己的魂,就必定不成功。多少时候,我们不是被什么人缠住了,就是被什么事,或是什么物缠住了。许多人被朋友缠住了,他宁可要朋友,也不肯使他的魂在今世失去满足。

      我们不必说作许多不好的事是罪,这个我们知道。但是,我们平日所最喜欢的,我们竟然会被它抓住了。钱之一字,我们知道是卑鄙不足道的,但是,许多人竟然舍不得。一衣一食,都会把自己抓住。人为什么舍不得不爱惜自己的魂呢?因为不爱惜自己的魂,就要使魂难受。爱惜自己的魂,就是不肯让自己的魂难受。所以,爱惜自己的魂,就是不叫自己的魂吃苦,不叫自己的魂难受。但是,这样的人,必要失去他的魂!因为他已经体贴了他的魂,已经使他的魂有了享受。

      何时要失丧魂呢?就是在主立国度的时候。凡在今世爱惜自己的魂的,那个时候就不能与主同享荣耀,同享王权。我们相信得永生是定规的,我们将来上天堂也是定规的。但是,要在千年国度时作王,使魂有所享受,今天就必须不爱惜自己的魂。

      弟兄姊妹!我们曾说过,现在再说,神是把天堂和地狱放在罪人面前,让罪人拣选。如果一个罪人看清楚了,他就必定拣选天堂。现在,神是把国度和世界放在基督人面前,让基督人拣选。我们是拣选国度呢?还是拣选世界?可怜!一个罪人欢喜拣选天堂,许多基督人却宁可拣选世界!我们以为得救了,就够了;但是,你得救了,神却把将来的国度放在你面前要你拣选。

      现在得了饱足的,在荣耀里就要失去饱足,无所享受。主说,爱惜自己魂的,就要失丧魂;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的,就要保守魂到永生。世上,就是世界,我们的魂是和世界相联的。在这世界爱魂的,就是在这世界喜欢体贴自己。吃好的,穿好的,有朋友,多快乐,得人赞美,享大名声,这都是好的,但是,这些都是滋养自己的魂,好像饮食滋养人一样。现在滋养自己的魂的,在国度里,就要失丧魂。

      失丧魂,不是下地狱,乃是叫魂难受,不能同主掌权。在国度时代,主要给十座城或者五座城与我们管理。这个时候,按旧约先知所说的光景是何等好。在此等光景中,管理十座城,或者五座城,是何等好呢?但是,在这个世界得着了他的魂的,在国度里,就要失丧他的魂。这是顶庄严的!凡在今世得了饱足,叫魂有所喜悦的,在国度里,就一点都得不着。我说了多次,我还要说,一直说。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的,就是在今世没有让魂得着饱足,有所享受,以背向世,以面向神,无论如何以受苦的心志当作兵器的,在国度里就要得着魂。这边有所得,那边就必有所失。不是有,就是无。今天有,将来就无。将来要有所得,今天就必须有所失。

      得救有永生,这是定规的,将来每一个信徒,都必进到新耶路撒冷。但是,天地尚未过去之先,有的信徒,在国度里必定无分。因为,在这世界上恨恶自己魂的,就要保守魂到永生。所以,请你们注意!主恨两件事:第一,恨我们的罪;第二,恨我们的魂,就是我们的己。主恨我们的罪,所以主替我们死,我们信就得永生。主恨我们的魂,所以,祂要除去我们的魂(是除去魂的生命,不是除去魂的功用)

      魂和罪的分别在此,就是魂所喜爱的不一定都是罪。说谎、骄傲、嫉妒等等是罪。衣不当如此衣而衣了,食不当如此食而食了,这是魂。穿好的,吃好的,不能说是罪,花钱多不能说是罪,但是,魂却有所享受了。

      盖恩夫人是十七世纪时,在主里顶深的一个人。她顶明白罪和魂的分别。虽然她不是这样的说法,她的经历却是如此。她生长在法国,她的家和贵族有来往,她有夫人的称号。她每一次到巴黎都顶怕,因为她里面会因所看见的而动心。后来她得胜了这个,但是,她怕另一件的事,就是照镜子。她人是顶美的,她越照镜子,就越以为自己是如何美,她以为她连走路都比别人的姿式好。这就是魂。魂是人天然的性情,就是人、动物的那种性情。

      人信主,胜罪,就能进天堂。除去魂,胜过魂,就能进国度。神所以不许我们在今世穿得太好,吃得太好,住得太好,是因这些已经有了世界的传染,得着这些,就必沾染了世界。现在一衣一食,都最容易落到世界里去。到了国度里,就是尽力去看天然美景,也不过叫我们更赞美神的造化;就是看自己的好处,也不过叫我们赞美神的救恩。在国度里,没有罪痕,因为魔鬼被拘留,罪不在世上了。

      神的儿子在世上,只接受了一个十字架,其余都是借的。牛槽是借的,客店是借的,进耶路撒冷的驴是借的,吃逾越节的那间房子是借的,最后的坟墓也是借的。主在世上没有一样不是借的。我们太不像祂了!

胜罪的上天堂,胜世的入国度,这是定规的。神在我们中间呼召一件事,就是要我们不要世界,专要国度。要我们恨恶自己,追求国度。

 

希伯来书十章三十八节至三十九节】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这里的义人,就是信耶稣得救的人,就是你和我。得生,当译作而活。义人必因信得生的意思,就是得救的,必一天过一天因信心而活着。许多人问我,称义是因着信,称义的人,还要因信而活,就有两个信了。这第二个信的意思,等下我要讲,在这里,我们要记得每一个义人,都得因信活着就是了。

      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他,指义人,指信徒。是一个信徒,才有退后的可能。这义人虽已得救了,但尚有退后的可能。我,指神。一个退后的义人,神就不喜欢他。

      我们却不是退后入败坏(原文)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魂(原文)得救的人。退后到何种地步呢?到败坏的地步。我们信的人是不至灭亡反有永生的了,但是,我们仍有退后到败坏的地步的可能。什么叫作败坏呢?就是所有的都落空,都拆光,都不牢。乃是有信心以致魂得救的人,这里又是讲到魂的得救了。退后就到败坏的地步,进前就到魂得救的地步。我们不是退后到败坏,就是进前到魂得救。

      有人以为退后到败坏这话不好听,就说,也许不是指基督人说的。但是,惟是基督人才会退后;罪人已经后到不可再后了,还退到那里去呢?凡不信子的,他的罪已经定了。惟独基督人才有退后的可能。一个信徒本来在世所作的一切都应当得赏,只因他退后,就都要落空。虽然他曾奉主的名传道,奉主的名赶鬼,奉主的名行许多异能神迹;但是,主要一点不承认,并且要对他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你这恶仆离开我吧。

      但是,我们不是退后入败坏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魂得救的人。这里讲到魂得救是因着信,这信,是什么信呢?有信心以致魂得救,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要读十一章一节: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这是魂得救的信;这是义人所靠着而活的信。十一章是当紧接在十章之末的。此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不是信耶稣。此信能叫你的魂得救。此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并非主耶稣基督。约翰福音几十次讲到信子的有永生,是讲到信主;这里是讲到信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我们读十一章十三至十六节: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他们是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我们看见么?这里讲到这个信是什么信呢?就是信神在国度里为他们预备了城。信他们在这个世界,不过是客旅,是寄居的。信他们的家乡不在此世。信他们所有的是在乎将来,不在乎今世。坚固城是不会倒塌的。义人天天如此信,是靠此信而活。魂是靠此信得救。可惜多少信徒忘了他在今世是一个客旅,是一个寄居的!

 

雅各书一章十七至二十一节】十七至十八节: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恩赐(原文),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祂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们,叫我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十七节说到恩赐;十八节说到神用真道生了我们,叫我们在祂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这两节是相合的。十七节是说神给我们恩赐,十八节是说这恩赐,就是神给我们的永生。可见接受雅各这本书信的人,已经得了这个恩赐,已经是初熟的果子,已经被神用真道生了,已经得救了。

      十九至二十一节:我亲爱的弟兄们,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但你们各人要快快的听,慢慢的说,慢慢的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所以你们要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魂的道。十九节称亲爱的弟兄,可见是已经得救了的。雅各的意思,重生得救的事,你们已经有了,也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不够,还要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魂的道。雅各给我们看见的顶清楚,一个人得重生了,但是,他的魂还没有得救,必须再领受能救他魂的道才可。魂得救是在重生后加上的一件事。没有重生,魂就没有得救的可能。神是把道传给我们,就是国度的福音。我们要今天失丧自己的魂。我已经讲过两次,许多事,我们一点作不来,但是,如果我们肯让圣灵作工,祂是作得来的。得永生与魂得救是一样的。如果罪人不要得救,神并不把罪人放到天堂去。固然愿意的都可白白取生命的水喝;但是,不肯到主面前来的人,主也没法救他。如果我们不肯失丧自己的魂,主也不肯把我们放进国度里去。必须你求主使你到一肯失丧自己魂的地步,主才有法子。

 

彼得前书一章三节至九节】三至四节: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祂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我们读了这两节,就知道接受此书的人,是已经得救了。

      五节: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这里所说的信是什么信呢?是和希伯来书十章三十八节因信而活的信一样的。他们虽然已经得救了;但是,末世要显现的救恩,他们还没有得着。得着重生了是好,但是还不够,还应当得着末世要显现的救恩才好。

      六至八节: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义、带耀、尊贵。你们虽然没有见过祂,却是爱祂,如今虽不得看见,却因信祂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这几节是讲到因着将来有救恩的缘故,所以就是经过百般的试炼,却仍然是大有喜乐。

      九节:并且得着你们信心的果效,就是魂(原文)的救恩。这一节又明明说到魂的得救了。彼得也是说已得重生的人,还要得一救恩,就是魂的得救。这救恩是在何时得着的呢?末世。就是从主耶稣显现在地上起头的。我们每一个得救的人,最后的结局是一样,但是在国度里却有不同。我们信主得救了是真的,但是,魂也应当得救。

 

彼得前书二章十一节】亲爱的弟兄阿,你们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魂争战的。私欲与魂争战就是叫魂得不着好处。

 

彼得前书二章二十五节】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魂的牧人监督了。这一节我们要抓牢,我们的魂是有一个牧人监督的。

 

彼得前书四章十七节至十九节及彼得后书一章十至十一节】最后,我还有两段圣经提出来,请我们注意:

      彼得前书四章十七至十九节: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神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若是义人仅仅得救,那不虔敬和犯罪的人,将有何地可站呢?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魂交与那信实造化之主。愿我们抓牢神的话。我们已经成功神的家;但是,审判是从神的家起首的。有的义人,是不过仅仅得救的!所以,弟兄姊妹们,你和我要照神的旨意受苦,要将自己的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我们要定规不肯留下什么为着自己的魂,不肯使魂有所享受,要照神的旨意而受苦。

      彼得后书一章十至十一节: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的,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这里称他们为弟兄,可见是已经得救了;但是,还应当更加殷勤,才可到一坚定不移的地步。得永生,是不移的;但是,在国度里,有的人要被移动。

      我们要比较两句话,就是仅仅得救与丰丰富富进入基督永远的国。一个是仅仅得救,比得救多一点都没有。好比考试定规七十分及格,考后刚刚七十分,比七十分多一点都没有。这只是得救了一半,我们要作一丰丰富富进入国度的人。

      在此,我要讲一个故事,来表明这个意思。欧战方结束,在伦敦城有一个盛大的举动,参观的人在伦敦是有史以来没有那么多的。这是因欧战告终,兵士返国作凯旋的游行,受国内人士的欢迎。当兵士经过之地,有鼓掌、有称赞。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以为若不是他们这样忠勇,就不能救英国。那些兵士一步一步向前走,鼓掌称赞的声浪是一直不绝。这样一排一排向前走,到了一个时候,鼓掌称赞的声浪格外大了,甚至多人流泪,甚至贵族都致敬,甚至君皇之尊都脱冕,这是什么缘故呢?是因紧接在后的,一车一车的兵士,不是这个断一腕,就是那个伤一足;不是这里缺一肢,就是那里伤一体!他们是在战争时受了创伤的。当这样的伤兵经过时,真是享受了极隆重的尊敬与赞美。哦!前面的那些兵士是过去了,但是,他们所得的荣耀,是远不及后者那些受伤的兵士的。

      我们许多仅仅得救的,到了将来,天堂是进得去的,但是,不能丰丰富富进入神的国。如果曾在世受过苦,为着主的缘故有所舍的,他们在那天,要像那些受伤的兵士凯旋的时候所享受的,鼓掌的声音大,赞美的声音大,荣耀也大。我们每一个都当吃苦,为主有所损失;那一天,就有冠冕加在我们头上。我们的魂,必须得救。但愿我们更贫穷,更受苦,更为主的缘故舍弃一切。但愿神祝福我们。―― 倪柝声《基督的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