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宝贝与瓦器

 

读经:

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我有此意,岂是反复不定吗?我所起的意,岂是从情欲起的,叫我忽是忽非吗?(林后一8~917)

倘若我叫你们忧愁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快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泪,写信给你们,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的疼爱你们。(林后二2首句,3上,4)

我们岂是又举荐自己么?岂像别人用人的荐信给你们,或用你们的荐信给人么?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林后三15)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其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四7~10)

我们在这帐棚里叹息劳苦,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林后五416)

荣耀、辱羞、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六8~10)

我们从前就是到了马其顿的时候,身体也不得安宁;周围遭患难,外有争战,内有惧怕;但那安慰丧气之人的神藉着提多来安慰了我们。(林后七5~6)

我保罗,就是与你们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不在你们那里的时候向你们是勇敢的主赐给我们权柄,是要造就你们,并不是要败坏你们;我就是为这权柄稍微夸口,也不至于惭愧。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利害;及至见面,却是气貌不扬,言语粗俗的。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那里的时候,信上的言语如何,见面的时候,行事也必如何。(林后十1上,810~11)

但我想,我一点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我的知识却不粗俗。这是我们在凡事上向你们众人显明出来的。(林后十一5~6)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7~910)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林后十4)

 

      我们如果在神面前好好的读哥林多后书这一本书,就自然而然的会看见,好像有两个人在这本书里面,一面你看见保罗自己,另一面也看见在基督里面的那一位保罗,你如果从第一章一直读到第十三章,你看见他所说的事都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原则。我们如果用几个字来包括保罗在这一本书里面所提起的事,就是四章里所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这句话,就包括了一切。在第一章里,你看见是这宝贝放在这瓦器里。从三章一直到末了一章,一面给我们看见瓦器,另一面给我们看见宝贝。我们在神面前读过这一句话之后,当神用祂的光来照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自然而然看见一件事,就是瓦器不会拦阻宝贝的照亮,瓦器没有法子埋藏宝贝的力量。

      你在这里所看见的这一个人,像我从前对你们已经说过的,就是全部新约里,没有第二本书像哥林多后书那样个人的。许多书信你看见都是道理,都是真理,都是启示。许多书信你看见都是从神那一边一直到我们这一边来的,但是哥林多后书,你看见是全部新约唯一的一本书,它给我们看见神所用来传递祂自己启示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如果没有哥林多后书,我们永远不能认识保罗这个人,我们只知道他所成功的事,我们永远不会认识这一个职事,因为有哥林多后书我们才能够看见他的职事,我们认识这一个职事,也认识这一个人。在这里我们看见他是一个瓦器。

 

宝贝从瓦器里显明出来】当我才起首作基督徒的时候,在我头脑里有一个理想的基督徒,我自己就按着我所理想的那一个基督徒尽力的去追求。我以为我如果能达到我所理想的那一个基督徒的样子,我就是一个完全的人。我盼望作一个完全的人,但是,我有一个理想的完全的人,理想的基督徒的标准。我想我如果能够达到那一个理想的标准,我就是一个完全的人。我想一个基督徒如果是完全的人,他应当一天到晚笑。如果有一个时候他在那里流泪,我说他不得胜,他大失败,他不对。我想一个基督徒如果是完全的,他的胆子定规大得很,在无论什么事情上都不怕,在无论什么事情上都有胆量。如果他在什么事情上怕,我就说,他没有信心,他不依靠主,他这个人不完全。诸如此类,有许许多多可以提起。或者说,如果一个人是一个完全的基督徒,我想他应当一点不忧愁。他如果忧愁,我就疑惑他是不是一个完全的人。像这一类的事,我想不必对你们多说,我相信有许多少年的弟兄姊妹,在你们的头脑里,都有你们所理想的那一种基督徒。我一点不怪你们,因为我自己也这样想过。

      有一天我读到哥林多后书,我读到保罗说心里忧愁;我说,唉,保罗也忧愁么?我读到他说多多的流泪;我说,哼,保罗也哭了么?我读到他说心里难过痛苦;我说,保罗也难过么?保罗也痛苦么?我读到他说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也没有了;我说保罗也绝望么?我再读下去,我就看见在这里,有许多的地方,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像保罗那样的人还有这样的事。我起首看见基督徒不是另外一类的天使。神没有把这一类的天使摆在地上说,这个叫作基督徒。我就起首看见一件事,就是保罗离我们很近,他没有离开我们那么远。保罗是我所认识的保罗,保罗不是我所不认识的人。我认识他,我看见保罗是一个人。

      许多人在他的头脑里,都有一个理想的基督徒。请你记得,那一个是你制造的,不是神所创造的。那一个基督徒不存在,并且神也不要那一个。在这里我们遇见那一个瓦器。但是特别的点就是有宝贝摆在这一个瓦器里。这宝贝遮盖了瓦器,这宝贝从瓦器里面显出来。这一个叫作基督教,这一个叫作基督徒。你看见在这里有一个人,他在那里怕,但是他又在那里刚强。他在那里心里作难,但是他在那里仰望。他在那里是四面受敌,但是他却不被困住。他虽然遭逼迫,但是他还不以为是被丢弃,被弃绝。看他的样子是被打倒了,但他却不至于死亡。你看见他软弱,但是他说,我软弱的时候就刚强了。你看见他身上带着耶稣的死,但是他说,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身上。你看见他有恶名,他也有美名;他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他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他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他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他以乎忧愁,却是常快乐的;他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他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我告诉你们,这个叫作基督徒,这个也叫作基督教。

      什么叫作基督徒?就是在他身上有一个根本调和的矛盾,那个叫作基督徒。什么叫作基督教呢?就是有一个生命,在那一个生命里面包括了一个名明其妙的属灵的矛盾。这一个矛盾是神所赐给我们的。有一班人,以为没有瓦器,只有宝贝。另一班的人,以为如果有瓦器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人的思想是在这两个极端里面。要就都是宝贝,是理想的好。如果在事实上有了瓦器,就以为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我们在神面前所看见的,是宝贝摆在瓦器里,不是瓦器被消灭。也不是说有瓦器,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乃是说宝贝在瓦器里面。

 

神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出来】使徒在这里说,在他肉身上有一根刺。我不知道这根刺是什么,不过我知道这根刺是叫保罗软弱的。他为着这件事,曾三次求过主,盼望主把这一根刺替他挪开。但是主对他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主的意思是这一根叫你软弱的刺在你身上,但是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主的能力怎样在软弱的人身上显得完全呢?他说我的能力覆庇了,或说我的能力荫庇了你的软弱,遮盖了你的软弱。我告诉你这个叫作基督教。基督教不是除去软弱,基督教不是光要主的能力,基督教是主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彰显出来。基督不是在地上造出一个新种类的天使,莫名其妙的天使来;基督教乃是在人的软弱里能够显出神的能力来。

      我引一个比喻:我有一次生了很厉害的病,两个月之内,我照过三次爱克司光,三次的报告都很不好。我祷告,我也相信,我也盼望神医治我的病。有几次我的力量比普通的时候好得多。但是在神面前我承认我有一股的气。我气的原因就是说,今天虽然身体很好,力量也不错,但是神这样待我有什么用?这一个病的根还在这里,什么时候都有再倒下去的可能。神给我这一个暂时的力量有什么用?我心里病得厌烦了。有一天我念圣经,念到哥林多后书,又念到这一章,说到保罗为着那一根刺三次求主,主不肯,主不作,但是主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为着刺的存在,主就加增恩典,为着软弱的存在,主就加增能力。我看见这是基督教。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求神给我看见更清楚一点。我里面就有这一个意思,好像在这里有一只船,吃水要吃十尺,要有十尺深的水,才能驶得过去。在这里有一块礁石,它从江的底凸出来五尺高。我就求神说,主若肯,求你把这块石头给我挪去,让这吃十尺水的船驶得过去。但是在我里面有一个问题,是把石头挪去好呢,或者是让神来替我们把水长高五尺好呢?神问我一句话,是把礁石挪掉好,或者是把水长高五尺好?我说水长高五尺好。从那一天起,我承认,许多的事情都过去。我不敢说不受试探,但是感谢神,在那一件事上我寻找出来,神能够另外给你所需要的,这是基督教。我再说,基督教不是把瞧石挪掉,基督教是多长五尺的水。这是基督教。有难处么?有,我们都有我们的难处。有试炼么?有,我们都有我们的试炼。有软弱么?有,我们都有我们的软弱。但是请你记得,主今天在我们身上所作的事,不是在消极方面除去我们的软弱,也不是在积极方面凭空给我们能力。请你记得,祂所有的能力都是显在软弱里,像我们所有的宝贝都是摆在瓦器里。

 

属灵的矛盾生活】所以今天,我说在这里,没有一个基督徒坐在这里(没有一个人),他的瓦器太瓦了,瓦到一到地步,主的宝贝在他身上不能显露。无论你软弱到什么地步,请你记得,主的宝贝要在这里显出来。所以有一个属灵的矛盾活在保罗身上,有一个属灵的矛盾活在我们身上。你知道人家说保罗什么?人家说他言语粗俗,说他用心计牢笼人,说他气貌不扬,说他起的意念靠不住,是忽是忽非的。说他写的信又厉害,又沉重,叫人忧愁。但是矛盾在这里,就是神的宝贝摆在这一瓦器里顶好看。神的宝贝如果没有瓦器还不好看。我这样说,在这里有一个人,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人,我们感谢神,主从他身上照出来,主从他身上冲出来。他不是麻木的人,他有感觉,但是在忧愁里他说,我能够常常喜乐。他不是一直喜乐,一直忧愁,乃是在忧愁里一直喜乐。我告诉你们,这就是基督教。基督教的特点就是在这里。眼泪在那里流,脸上又在那里笑。有许多基督徒作得比保罗好,这不像。他们只在那里赞美,他们不像。有许多基督徒以为说,他能够作到一个地步,一直不忧愁,不难受。但是有的人一直在那里忧愁、难受,这证明说,宝贝在他身上没有彰显。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主耶稣能够从他身上经过。我曾看见过神最好的儿女,你看见他的时候,你立刻知道他这一个人是谁,你立刻知道他这一个人是什么人;但是,同时你也知道他在主里面是什么种的人。今天我们是盼望看见人的时候,一点看不见他的瓦器。有时我们的眼睛一直看人家的瓦器。但是认识神的人,看见许多神最好的儿女的时候,是能看见在这瓦器里头的宝贝。

      我从前曾踫着一位主里面的姊妹,你一碰着她,就知道她的脾气很急,作事很快,说话也很快,责备人也很快,写信也写得很快。但是我们感谢神,她的字纸篓里,恐怕有一百封信没有寄出去。因为宝贝在瓦器里,又要写信,但信又在字纸篓里,证明她两个都有,因为宝贝在瓦器里。你看见她,你就认识她。她本来是这样的人,但是你在她身上看见主。你看见有一个人受苦,有一个人受试炼,你看见这一个人是丰富的,你看见这就是宝贝在瓦器里。

      我愿意你们在神面前看见这一件事:神在今天所要求的、所盼望的,并不是那些抽象的东西。有的弟兄对我说,我不知道什么缘故软弱得很?我就对他说,软弱一点不要紧,会刚强的。有一个弟兄对我说,我作得顶不好,怎么办?我说,一点都不成问题,因为问题是在乎神将这一个宝贝放在我们里头。所以我们用不着在那里装假去修理这个瓦器,弄出一种腔调,弄出一种样子来。你们要看见,一切出乎神的,从你这瓦器里能够显出来。在星期日的时候我才和执事的弟兄们有一点谈话。有许多人,他们对我说,我替我家里什么人祷告,或者说,我为着我某一个病祷告,我为着我某一件事情祷告。我就问他,事情怎样?他说,我信,我信神要立刻医治我的病,我信神定规要救我的儿子,定规要叫我的丈夫得救。他定规得很,定规是这样,一点疑惑都没有。但是我告诉你们说,等一等你要看见他的病还是病,儿子还是不悔改,丈夫还是不悔改,难处还是存在。什么缘故?因为那一个信心是在天使身上的,不是在瓦器里面。那一个信心是抽象的,太好了。我能够说世界上没有这么大的信心。有的弟兄来对我说,我现在学习相信神,我不敢说,好像是,也许不对,但是对不对我不管他,我还是相信就是。我昨天已经祷告过,神已经给我应许,我知道神答应我的祷告,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缘故,今天早起又疑惑起来,又去祷告,你想怎么办?刚才走来的时候,在路上又疑惑起来,怎么办?我就对他说,你就是疑惑一点也不要紧。真实的信心是疑惑所杀不死的。老实对你们说,把真实的信心摆在疑惑里更好看。我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话。我愿意你们不误会我,我不是要你们去疑惑。问题在这里,就是人的瓦器和神的宝贝连在一起,不只是一个。

      所以我欢喜看见当初的教会聚集替彼得祷告,救他脱离凶恶之人的手。神听他们的祷告。彼得回来叩门,他们说,这恐怕是彼得的魂回来了。你们看见么?这是信心,真实的信心,神能听祷告的信心,但是人的软弱还摆在里面,你一点没有看见人的软弱藏起来。今天有的人的信心比马利亚、马可那一家人的信心还要大,非常有把握,相信神定规差遣天使,相信神定规把所有监牢的门都打开,或者像我这一个星期日说了那两句话,好像说,风吹一下是彼得叩门了,雨打一下又是彼得叩门了,他这一个人太相信了,但是,还不是那么一回事。我顶直的对你们说,那一种的基督徒只能他自己作,只能欺骗那一班能欺骗的人。认识神的人要对你说,基督教不是没有瓦器,基督教是宝贝显在瓦器里。我说人的疑惑的确可恨,我也承认疑惑是罪。从瓦器所出来的没有一样可悦纳的。但是问题不是瓦器,问题是宝贝摆进去。不是改良瓦器,修理瓦器,乃是把宝贝摆在瓦器里。我告诉你们,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祷告;许多时候,我们觉得很有把握,觉得神听我的祷告。在那里信心最刚强的时候,也就是在那里疑惑的时候。听神的声音最清楚的时候,也就是听魔鬼的声音的时候,但是在这一种情形之下,你说感谢神,赞美神,这是神所给我的信心。你看见这一个信心是不能改变的,你看见这一个信心还是在那里。你在神面前看见说,宝贝在瓦器里能够常常彰显,是在这里显出祂的荣耀来。今天我知道有许多基督徒的生活,有许多基督徒的行为都是人作的,不是宝贝的显现。都是人在那里作,都是人在那里为装,都是行为。一个正常基督徒的生活,我能够这样说,当你在神面前真实有把握的时候,实实在在有把握的时候,你反而在神面前觉得也许我会错。你在神面前真实刚强的时候,你反而同时在里面觉得我不行。你在神面前真实勇敢的时候,你在里面反而觉得惧怕。你在那里真实顶快乐的时候,你同时觉得这里面有事情。这一种的矛盾,就是证明瓦器里面有宝贝。

 

人的软弱不能限制神的能力】末了,让我这样说,有一件事我们要特别感谢神的,就是人任何的软弱,都不能限制神的能力。我们心里所想的是什么呢?我们的思想是:有了忧愁,应该就没有喜乐;流泪应该就不会赞美;软弱就应该没有能力;四面受敌就得被困住,打倒了就该是死了;疑惑就不能相信。但是,今天晚上,让我在这里大声的说,没有这件事。请你们记得,问题就是在这里,神就是要我们达到一个地步,给我们看看人所有的一切,不过作神藏宝贝的瓦器。人所有的一切,不过作神盛宝贝的瓦器。人所有的一切,从来没有一样能够埋藏神的宝贝。所以每一次碰着灰心的时候,就不要灰心。我虽然不能作,让积极的进来,那一个积极的一进来,就要显得更亮,更好,更荣耀。许多时候,我们祷告,我们疑惑了,我们觉得完结了,如果信心一进来,那一个疑惑虽然还在那里,但信心能够叫宝贝显得更大,能够叫宝贝在那里显得更荣耀。我在这里不是说理想,我知道我所说的话。在所有的瓦器里,神的宝贝都能够彰显。那一个属灵的矛盾,是基督徒所宝贝的地方。就是在这一个属灵的矛盾里,我们才能生活。就是在这一个属灵的矛盾里,我们才起首认识神。

      所以,当我们在神面前一天过一天,走这一条路越走越多的时候,我能够这样对你们说,你越过就越要寻找出来你里面的矛盾是何等的大。里面那一个裂开的地方,那一个隔开的深渊,你要看见越隔越大,里面的矛盾,越过越厉害,宝贝的彰显越过越厉害,但是,你看见瓦器还是瓦器。这是何等的好!你看见一个人,本来的一个人,神给他忍耐,更过于看见一个人本来是一声不响的。更好看见一个人,神把谦卑摆在他里面,更过于看见一个人本来是退缩的。更好看见一个人,神把温柔摆在他里面,更过于看见一个人凭着天然是软弱无能的。更好看见一个人现在有神的能力摆在他里面,更过于看见一个人是天然刚强的人。我告诉你们,这里面不知道分别多大。瓦器,无论什么种的瓦器,都能够在这里放宝贝,而这一个瓦器还是瓦器,充满了瓦器。所有软弱的人,自以为说,我这一个瓦器里面充满了瓦,我是特别瓦的人,没有盼望的人。请你们记得,一点用不着灰心,一点用不着难受。那一个属灵的,那一个刚强的,那一个厉害的,那一个从主来的,那一个在我们身上还要显出那一个能力,因为这一个瓦器要照得更亮,要照得更大。如果是这样,你看见这一个宝贝是何等的要紧。

      所以弟兄姊妹们,所有的问题都在那一边。我再说所有的问题都在那一边,所有的问题都是积极的。注意消极的人,是愚昧的人。主能够在每一个人身上显出祂的自己来。当宝贝在你身上的时候,许多人要知道。――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