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压力的能力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八至十节

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

 

      保罗要弟兄们晓得什么呢?晓得他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离。这苦离是什么性质的呢?是被压的苦难。压力在他们身上压到什么地步呢?到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没有了。这是关乎外面的光景。心里的感觉又是如何呢?也是如此。他说,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这样的结局是什么呢?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这位神曾拯救我们脱离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

      我们在每主日上午所讲的信息,都是特别注意到属灵生活的原则。今天是要讲压力与能力的关系,或说迫力与能力的关系。弟兄姊妹们,我们基督人所特别注意的就是能力。在属灵的信徒中更是注意能力的问题。你们常问,某人有没有能力,或问某人的能力是大是小。你们无论在那里,都能听见这一类的话。

      现在我们要看,压力或者说迫力与能力,在圣经的教训中所给我们看见的关系。第一,我所要说的,就是压力与能力是成正比例的。那里有压力,那里就有能力。基督人若不知道什么叫作压力,就不知道什么叫作能力。惟有经历过压力的压迫的人,方能知道能力是什么。你若越多受压迫,你就越有能力,越知道什么是能力。

      在我未把压力与能力在属灵方面的关系讲解之先,我要把此二者在物质方面的关系,先说一点,好叫我们从属物质的东西明白属灵的原则。你们见过炉子上烧开水怎样烧的么?你们也许看见过开水店里如何烧开水卖。他们是一天到晚,一年到头,一直烧水的,蒸气常是充满了房子的,但是这些蒸气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它并没有什么能力。我们如果另外去看一个锅炉,或是在火车里,或在轮船里,我们就要看见人在锅炉底下烧着强有力的火,锅子里的水也是开的。但是他们却不让蒸气随便出去。他们的锅子是用厚的钢铁作的,蒸气被压在里面,愈过积蓄愈多,但因外面的压力,它们不能分散,就聚结成为一种能力。当这蒸气的能力从一小口放出来时,就能叫火车轮船行走得那么快。二者同是蒸气,为什么它们的能力有这么大的分别呢?开水店里的蒸气无用,火车轮船上的蒸气有用。因为一种的蒸气没有受压迫,是散开的,所以一无所用。一种的蒸气是受压迫的,没有散开,所以当这股受压迫的蒸气从唯一的出口冲出去时,就能成为极大的能力。弟兄们,不特物质的定律是如此,就是属灵的定律也是如此。凡无压力的就无能力,惟独压力才能生出能力。

      基督人若要明白什么是能力,他必须先明白什么是压力。压力或迫力常在使徒们身上。他们天天受压迫,天天紧张,天天挑重担,天天有事拉住他们,叫他们不能平安无事的度日。但是神就是藉着这个,将能力赐给他们,使徒受的压迫太大了,所以没有人能像他们那样的有能力。因为压迫使他们仰望神。弟兄们,你们的压力有多大呢?你只能凭着你的压力,来测量你的能力。锅炉的压力有多大,蒸气的能力也有多大。从来没有一个信徒的能力能大于他所受的压迫的。一个信徒若要测量他在神面前的能力有多大,他该知道,他的能力只能像他在神面前所受的压力那么大,决不会过此定律的。

      常有信徒祷告神说,神阿,求你给我能力。你知道你所祷告的是什么吗?神答应你的祷告,神就要叫你受压迫。因为神知道,生命的能力只能从生命的压迫而生。有压迫的生命,就是有能力的生命。无压迫的生命,就是无能力的生命。大压迫的生命,就是大能力的生命。小压迫的生命,就是小能力的生命。我所说的能力,乃是指着生命的能力而言,并非指着其它的能力而言。

      我们现在要稍微看一点属灵的事,来证明压力就是能力的原则是如何的正确。

 

罪的压迫】我要问今天在座的弟兄,你们中间有多少是有清楚胜罪的经历?有谁清楚知道,那赐生命之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律呢?你们中间有谁曾清楚的对付了罪,脱离了罪呢?为何基督人中很少脱离罪,很少胜过罪的人呢?也许是因不会运用这个原则。只因他不知道利用罪的压迫。罪压迫他们,他们却因着罪的压迫灰心了,而不如利用这压迫来呼求神,仰望神的拯救。许多时候,我们必须受罪的压迫到一地步,到自己不能自助自救,到里面再也受不住,一刻也受不住罪的压迫时,你就要看见你有能力到神面前,你有能力接受基督的得胜,然后你方能得着释放。

      比方有一个信徒常会无意中说了谎言。只要一不小心,谎言就会冲口而出,他若不觉得这种谎言的可恶,他若不觉得说谎的痛苦,他若不觉得他是没有力量挣扎的,他是被这谎言压住的,他就不能得胜。乃是当他越想他不当再犯这罪,他就越感觉到这罪的压迫。一次过一次的挣扎,使他一次过一次的感受到这罪的压迫。但是,他仍是出言不诚实,使他越过越痛苦。他要到何时方能从这罪得释放呢?乃是到有一天,他觉得无论如何我不能不得胜了!我若不胜过这罪,我就过不去了。他觉得这罪的压迫了,他再也受不住了。这时压力已经够大,他胜罪的能力也够大了。就在这时,他好像有了更大的能力来到神面前来呼求,好像有了更大的能力来接受基督的工作。这时他在神面前能对神说,神阿,你若不叫我靠着主耶稣所成功的,来胜过我的罪,我就过不去了。他这样的拉住神,结果,他就得胜了。你看见么?罪的压力给他能力,使他能到神面前来得着释放。

      我再举另外一个比方。有的信徒常觉得,在他的心思里常有污秽的思想,常想不洁净的事情,他不能制止不思想。他们也知道这是不好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抵挡,也没有能力求告神。他们抵挡也是抵挡的,求告也是求告的,但是好像是漫不经心的,没有能力。这是什么缘故?是因为这人还不觉得罪的压力呢,所以他没有能力来得释放。如果他一次、两次,直到百次都是如此思想,一次、两次,直到百次都是如此的抵挡,都失败了,都向神认罪,都感受了这失败的痛苦,到末了他要觉得这罪的压力太大了,他不能再迟延了,就是五分钟也过不去了,那时也就要有信心,有能力,胜过他的罪了。平日他的信心无能力,到他感觉压力大的时候,信心也就有了能力。平日他的抵挡无能力,到他感觉压力大的时候,抵挡也就有能力了。所以请你们记得:压力是为着产生能力的。让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利用我们的压力,使之成为能力,好叫我们能够进前。请你记得,一个有能力的信徒,并非比我们另外多一股能力,乃是他知道如何利用他身上的压力。

 

需要压迫】有一位弟兄问我说,为何他的祷告得不着答应?我说因为没有压力。他问,为何必须有压力呢?我说,必须有压力,祷告方能得答应。我常问弟兄们一个问题,就是神听你的祷告么?他们常答说,一件事我三五次祷告后,我就忘了。为什么会忘了呢?因为你并不觉得需要压迫。希奇,大半人都是如此。你若是忘了,你不能怪神也忘了。你是有心无意的说了几句,神当然是不给你成就的。许多人的祷告好像作文章,你真要请他不必祷告。许多人祷告先违背了祷告的第一个原则,怪不得他得不着答应。祷告的第一个原则是什么?不是信心,不是应许,乃是需要。若无需要,就无祷告。所以神要答应你的祷告,第一件事祂是先给你需要。所以神第一件事乃是先给你压力,叫你觉得你的需要,然后你才会要神,才会得着祂的答应。

      诺克司约翰,是一位祈祷很有能力的人。英国女皇马利亚曾说:我不怕全苏格兰的军队,我只怕诺克司约翰的祷告。诺克司约翰是如何祷告呢?他说:神阿,将苏格兰给我,否则,毋宁死。他为何这样祷告呢?他里面的压迫太大了。他受压重到受不住了,所以他才如此向神要求。他心里有了这样的压力,所以,他就发出这样的祷告。直到今天,在苏格兰的教会,仍是全世界上最好的教会。

      你们也许不明白,当年摩西为何要如此祷告说:神阿,你若不赦免他们,领他们上去,就愿你从生命册上涂抹我的名。乃是因为摩西觉得有了需要,他受了这需要的压迫压到一个地步,就是神若不救以色列人,我宁可沉沦。所以神听他。

      保罗也是如此。他说:我为我弟兄,为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开,我也愿意。若以色列人不得救,他宁可不得救。这种话语并非口里说说的,也非情感作用的,乃是因为需要的压迫,叫他有了这样的感觉。有的人常学别人祷告的话,但并无祷告的效力,仍归无用。因为没有压力。有谁曾祷告说,神若不听我,我就不起来呢?你里面如果真有这样的感觉与话语,神就要听你。也许有的人回去以后,照样的说这祷告的话,但是,最要紧的是感觉到压力。

      济南有一位弟兄,是一位顶好的弟兄。他有一哥哥,也和其它同学反对他,讥笑他。我去年在他学校里作工,也曾与这位哥哥谈过道,但他仍不信。我们的弟兄本来在校中常作见证,并且领导别的弟兄们。但有一段时间却不作见证了,常是脸无笑容。当我在那里的时候,别的弟兄就将这位弟兄的事告诉我。他们都怕他退后灰心了,请我帮助他。我虽与他会晤数次,他总是未谈几句话,就走了。他总避着我,我也觉得希奇。有一位弟兄告诉我说,他曾告诉他,他并无别的事情,只因他哥哥尚未得救。他哥哥若不得救,他就不作见证。这位弟兄在末了就说,他虽如此说法,我却疑他别有隐情。在末次聚会后的晚上,我就与他谈话。我问他为何近日如此。他说,神若不救我的哥哥,我就不作见证。我听过之后,就有把握。我知道他是顶诚实的;我知道他实在是为着他的哥哥。我就知道他必定在心里为着他的哥哥有了特别的负担,受了非常重大的压迫。这样就只有两个结局:若不是仇敌欺骗他,要叫他灰心,不进前作工,就是神要救他的哥哥了。若是神给他这样的压迫,叫他迫切的祈求,就他的哥哥必定要得救了。他的压迫是太大了,甚至不能过去了,所以才有这种现象。当我回家后,即得该校的弟兄来信说,某人的哥哥已经得救了。在我离开后不久,他的哥哥患了重病,就在这个时候接受了主,过后病也就痊愈了。

      这位弟兄的经历,就给我们看见一个原则,就是当神要听祷告之先,祂是常常先将重大的压力给人,叫人不能不祷告。我们本来没有能力祷告,有了这样的压迫,我们就能祷告了。神的压力愈大,我们祷告的能力也愈大。所以,让我们学一个功课,压力是会产生能力的。压力的目的并不是为压我们,乃是要我们利用,使其成为能力。从此我们能够看见为什么有的祷告神听,有的祷告神不听。为什么许多时候,大事的祷告神听,而小事的祷告神反不听。为什么当你的爱人、朋友或同工病危时,神听了你受压迫的祷告。为什么当你头痛、伤风、破皮的时候,神并不立即听你的祷告。我曾说过,凡不能感动自己的祷告,也决不能感动神。这都是能力的问题。而能力是随着压力而定规的。

      神为什么让这许多难事,没有出路的事,无法避免的事,临到我们身上呢?并非为别的,乃是要叫我们利用这个压力,去得着能力来求告神。我们的失败就是不知道利用压力,来作我们的能力。这样我们就知道,所有的压迫都是有目的的。但是,我的意思并不是要等到受圣迫到不得了的时候才祷告。我们该学习有压力也祷告,无压力也祷告。如果有了压力,我们应当利用每一个压力使之成为能力。你若利用每一次的压力以化成能力,你就要看见,压力来了,是神要显出祂叫死人复活的能力来。没有能力比复活的能力更大。你若受了压迫,在四无指望之中,你就能清楚的觉得,在你里面有复活的能力发出来。我若问你们,你们一生中得到祷告的答应有几次?我们最少总有几次的祷告,得着答应。为什么你们那几次的祷告能得答应呢?岂不是因为你们觉得压迫太大,不能过去,所以就在神面前倾心吐意,而神就这样听了么?也许你一生中从未禁食过的,到了那天你不能不禁食。你觉得你是被迫到神面前来的。你就觉得祷告不像平日那样是个重担,反之祷告乃是卸下重担。

 

环境的压迫】不只罪有压力,需要有压力,环境也有压力。神要信徒在地上经过压迫,叫他们有好的生活。在信徒的环境中,时常发生许多不顺利的事。有的是家中的亲人给他们许多的难处,有的是外面的朋友给他们许多的难处。或是他所开的店倒闭了,或是生意清淡亏本,或是同事排挤他,或是别人反对误会他,或是他的家境困难。诸如此类的事,都临到他们身上,这是为什么呢?许多人平时不知道他们所得的重生生命,是有多么宝贵。他虽是重生得救的人,却不知道重生的生命可贵。当他受了压迫之后,他才知道重生的生命,就是神所给他的新生命,叫他能够得胜一切的环境。所有外面环境的压迫,都是要证明这重生生命的实在,和这重生生命的能力。主把我们摆在逆境里,就是要使我们知道若没有祂的生命,我们早是不能站住的。但是祂生命的能力,却因外面的压力而显明出来。你若遇见一件事,扎了你的心,叫你刺心的难受,叫你暗暗的哭泣,叫你无法自慰,不能过去,那时,你如果投靠神,你就完全的得胜。你自己要希奇,你那里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够得胜。这没有别的,乃是外面的压迫,叫你不期然而然的投靠了神,而显出主生命的实在和能力。自然,在不信主没有重生生命的人,在如此难受的环境中,必定不能过去,必要被外面的压力压倒。但是,基督人是重生的,里面有一个生命,是比外面的压力更强的。所以,他知道他受压迫的时候,就是他得胜的时候。因为环境的压迫,不过要显明他里面有重生的生命而已。

      我曾读过一张英文的小单张,题目是:你当作煤气机器。里面记着一个人的故事。美国毕斯堡全城都用煤气灯;煤气厂的厂主是个基督人。有一次,他遭遇了好多不顺利的事情。他的用户常常来信怪他许多不相干的事;与他生意往来的人们都反对他,不给他平日所该得的便利,他就祷告神,给他能力来胜过这一切。但是,祷告之后,情形比从前更坏。一天有一个工人来对他说,今天厂里的机器都停了,我们不知道是为什么缘故,也不知道是那里坏了,现在必得你自己去看。他只得去看。他查考之后,知道机器并未损坏,乃是气锅上的回门坏了,没有了压力,蒸气不能利用,以致全厂机器不能运行。就在此时,他听见一个小声对他说,你当作煤气机器。他后来说,从前驴子怎样对巴兰说话,今天这部煤气机器也对我说话了。感谢赞美神。他又说,回门不好,就无压力,压力一无,全城的灯火就都不亮了。压力会叫全城的灯光发亮,我不该拒绝压力。我当作煤气机器。

      弟兄们,一个人生命的能力,断不能大于他所受的压力。我们中间有一位弟兄,不肯在结婚时拜祖宗。他的伯父本来已为他谋就一个银行中的位置,只因他不肯拜祖宗,就不把这位置给他。我们都替他难受。但是这事不过是要表明他里面究有多大的能力。比方:有人要推我,我被推之后,仍然站得住,这就表明我里面有多少能力。外面的推,不过是表明里面的能力。外面的压迫有多大,里面所显现的能力也有多大。

      圣经中不只告诉我们有复活的事实,也告诉我们有复活的原则。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这是事实。但是许多关乎复活的教训,如认识复活的大能,就是复活的原则。所以复活不只是事实,也是应当在我们身上证明的一个原则。复活的原则就是根据于复活的事实。本来有一人祂的身体是活的,后来被人钉死了。在天然方面祂是死了,并且埋葬了。但是,祂却从死里复活了。死的捆绑在祂身上没有权力,在祂里面有了一个比死更有能力的东西。祂是经过死了,依然是活着,不为死所摸着的。复活的原则,就是经过死,而依然生存。

      若有弟兄天然是顶忍耐、温柔、仁爱的,这不过是他天然的好处。神却让他的朋友、亲人、同工等来压迫他,扎他,欺他,伤他,到一个地步,叫他忍无可忍,不能不发脾气。到这时候,他才知道一切出乎天然的是不能经过死(顶大的试探)而依然存在的。他若在这个时候,仰起头来对神说:神阿,我的忍耐已经到了终点。求你让你的忍耐,从我身上彰显出来。你就要希奇在各种各样的死当中,你还是忍耐的,这就是复活。复活,就是神的生命经过了死,依然是生存的。一切天然的经过死,就不能复活。一切属神的,经过了死,反而活着。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什么是神的;什么是血气的,什么是基督的;什么是旧的,什么是新的;什么是天然的,什么是复活的。所以神让死临到你身上,使你知道到底有多少是能经过死的,有多少是不能经过死的,你才会知道复活。神为什么让压迫临到你呢?没有别的缘故,不过要你看见,一切你所以为能作的,能忍受的,能抵挡的,都是会没有了,会失败了的。你受压迫到了一个地步你只能说,神阿,我再也受不了,我的能力已经竭尽了,求你显出你的能力来。神是要你受压迫到一个地步,到压力能够引出祂的能力来为止。到了那时,压力不只成为你呼求的能力,压力也引出神工作的能力来。

      主耶稣耶稣也是如此。祂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我盼望你们和我能够天天更深的知道基督,和祂复活的大能。保罗一生的目的,也是如此。他说,我不是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乃是竭力追求,使我(不只知道基督复活的事实,也更)认识(经历)祂复活的大能。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章八至十节又说,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这是指他们外面所遇见的事);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这是保罗的环境和他的生命。他外面有顶多的压迫,他里面也有顶大的能力,因外面的压迫不过是显出他里面的能力而已。

      我们各人的环境都是神为我们安排的。请你们记得,不论你是在家,在学校,在商店作事,或是作别的工作,都是神为你安排的。无论你的环境或顺,或逆,请你记得:神是要你彰显基督的复活生命。每个基督人能否长进,只要看他如何对付他的环境。所有压迫我们的事,都是要训练我们,叫我们来得复活的能力。谁是有能力的呢?自然一个基督人若更长进,他就更有能力。这是定规的事。但是更深的生命,就有更大的能力,是什么意思呢?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有更大的压迫,就是因为他能对付一切临到他身上的压迫。一个信徒的生命如何,只要看他如何对付他的压迫就够了。可惜基督人常爱保守他天然的能力。我们常不愿死。我们也不愿我们的主死。主若不死,就没有复活。许多基督人以为少些难处,除些苦处最好。他们一遇见叫人难受、痛苦、哭泣的事,就求神除去这些。这样你就不过是活的,却不是复活的。若你本来能忍受十人辱,你就求神不要给你十人以上的试探。但神不然,却给你十一人的压迫。你对神说,我不能忍受,我作不到了。我告诉你,神就要你到这地步,叫你受压迫到一个地步,叫你自己的能力,你天然的忍耐,你血气的善良,无法再维持下去,叫你只好对神说,我不能再忍受了,求你给我能力来胜过这一切。那时,你要看见你不只能胜过十人的压迫,就是二十人也是能的,然后再给你新的、更大的能力。所以压迫越大,你的能力也越大。什么时候你无能力,就是因为你未经过压迫的训练。但是,你不需等到压迫到无可奈何时,方才仰望神。只要你一觉得无办法,你就该仰望神。这样,你就会得能力。如果我们遇见新的压迫,我们就当利用这压迫,叫它变成能力。这样一次过一次,你的能力就长大了。

      神从来不保守天然的;神只要复活的。神是要天然的经过死而复活。神从未改变天然的,神是叫死人复活的神,神是使无变为有的神。使无变有是神创造的能力,使死人复活是神救赎的能力。亚伯拉罕信神,就是信那使无变有,叫死人复活的神。人要保全保护他自己的生命,神却不要这生命。神要把他摔碎。在祂将你的生命摔碎之后,你要对神说,神阿,我无办法,只能像尸首一样,躺在你的面前,神就给你复活的。这就是得生命和能力的秘诀。所以,一天过一天,你若遇见许多压迫,你就要记得,压迫就是能力,我不该忽略了压迫。结果是你的压迫更多,你的能力更大,叫你能胜过一切,而得着更大的能力。

 

工作的压迫】许多神的工作也必须经过压迫,然后才有良好的结果。(请作工的人特别注意这一点。)但很少工人有这经历,或者愿有这经历。但是,你若是忠心的,就虽然从前你已有这经历过,将来你也许还要有。从前你若没有这经历过,将来你必定是要有的。神必定要把你所作的工,完全带过死。神不是喜欢死,神乃是要把工作带过死,以得复活。

      许多人在起首作工的时候,看见有许多人得救,他的工作很兴旺,事情都顶顺利。但是顶希奇!这种光景并不长久。过了一时,工作起首停顿了。从前得救的人似乎都不长进了。再过一时,也许不只工作有停顿的光景,你要觉得好像什么都变成冷和死的了。你要作,作不动。好像你已经失去能力了。你真是莫名其妙。你也许要以为你自己犯了大罪吧。你真灰心。你想你当怎么办呢?你觉得什么盼望都没有了。在工作的各方面,神好像都不赐福。就是在这样的时候,神要给你亮光来鉴察你的心。乃是到了这样的时候,你才知道你当初到底是为神呢,或是为你自己;是为着与人比较呢,或是为神的荣耀。你作工到底是为谁作的?当工作顺利兴旺的时候,你以为你凡事都是为着神的。乃是当工作受压迫的时候,你才知道到底你作工真是为神呢,或者还有我的成分搀杂在里面。

      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这真是顶苦的经历。那时你就觉得什么都是发沉发死的。你受压迫到一个地步,叫你不能不去问神说,神阿,为什么这样呢?为什么没有得救的人呢?为什么信徒们都发死呢?你被压到一个地步,叫你在神面前发生一个问题,就是我当如何作呢?我当到何地步呢?你要看见以往的能力,不够支配现在的环境。以往的经历,不够应付现在的要求。神也许就要指明给你看,在工作发达的时候,你有自足自满的心,你在暗中有了属灵的骄傲,为你自己的荣耀发热心,喜欢与人争胜,许多事都是为人,并非为神。所以,工作经过死是应该的。到了这时候,你要看见你的工作这样的受压迫,是于你大有益处的。

      摩西必须明白什么叫作割礼,才能作工。在他未作血郎之先,神要杀死他。神不能让肉体搀杂在他的工作里。神要你受压迫到一个地位,就是工作死了也不要紧,就是无人得救也不要紧,就是众弟兄们都散了也不要紧。因为工作和一切的事都是神的,不是你的。那时,你要对神说,就是神把工作都摔破了也好,事情都坏了也好,只要神荣耀自己的名就好了。这样你就经过了死。这是神对付祂工人的第一要紧原则。然后神才从新顶清楚的再把工作的重担,放在你身上。这个与当初的完全不同了。当初的工作是你自己的,是你因自己有兴趣而作的。现在是神的,不管有兴趣无兴趣都是一样的。工作是神的,神应当得着一切;不再是你了。所以你求神给你能力,在黑暗枯干的情形中,来作祂的工。你受过了压迫。你求神复兴祂的工作。不久就有了新的改变!从前兴旺的光景又有了。但是,你顶清楚的看见,不是你自己作的,乃是神作的。这样的压迫就给你新的能力来作工。本来是你自己作工,现在是神作工。神把祂的工作带过死,变成复活的,再后就没有什么能以拦阻祂的工作了。

      但是,可惜,有许多神的工人并不肯将自己放在神的手里。你如果是忠心的、顺服的,就你难免要受顶大的压迫,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了。有人问一位弟兄说,你在上海如何度日,是否很舒服,有否试炼?他笑笑问他说,有没有一个人是神所要用的,是不受试炼的呢?是舒服度日的呢?他无言可答。

      我们的能力,不会过于我们所受的压迫。神所量给他的压力越大,就他里面越有能力。神是藉着死来作工。若有人未经过死,他就不能作什么。我所顶怕的,就是许多人不利用压迫他的压力。不过是像开水店里的蒸气,不能使一辆小车走半里路。我在这两年中,深深觉得这一件事,压迫乃是能力的帮助。你们若有这经历,你们就要说,我所有的能力,都是从压迫得来的。我与人接触时的能力,都是从压迫得来的。到那一天,当我们站在神面前的时候,才知道主耶稣基督所受的压迫,是何等的压迫;使徒们在世所受的压迫,是何等的压迫;一切神所重用的人们所受的压迫,是何等的压迫。

 

仇敌的压迫】现在有顶多信徒并不知道撒但的压迫。仇敌在我们生活中、环境中、生命中,能作许多的工作。可惜信徒并不知道。基督人常不知道为什么有许多纷乱的思想,为什么在他的环境中有许多不平安的事情。其实,有的是神所许可的,也有的是仇敌所作的。有一位弟兄,常有流荡不能集中的思想,试探要割自己的喉咙自杀。他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就说,这个思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你自己的呢,是神给你的呢,或者从仇敌来的呢?当然不是神给你的。这样,这思想只有两个来源,不是你自己的,就是仇敌的。你和仇敌的思想如何分辨呢?若是你自己的思想,你必定曾想过这件事。我就大声的问他说:你真的曾想过这些事情么?到底是你自己的呢,或是另一人已经替你想好,然后把这思想放在你里面呢?这是一个大原则!是你自己想呢,或是有人已经替你想好了,然后把这思想放在你的心思中呢?凡是你自己想的,才是你的。否则就是仇敌放进来的。他说,我从来没有如此想过。我说,那么这就是撒但给你的思想。

      我们对于仇敌往来不必客气。全世界第一个对仇敌客气的人,就是把罪带入世界的夏娃。有的基督人想我们当与仇敌讲理。我们的主耶稣在世时,仇敌为主作见证说,你是至高神的儿子。主耶稣如何办呢?祂不许仇敌作声。普通的信徒想,仇敌给我一个两个思想,不要紧。顶可惜的,许多信徒的思想完全是仇敌替他们想的。他的头脑是撒但的思想机器,被仇敌所使用,叫他一直思想。有的信徒从来不会管理自己的思想。当我们起始学习管理自己思想的时候,才知道管理自己的思想是何等的难。

      关乎疾病,我们承认,有许多病是我们犯了天然律的结局。但是,也有许多疾病是仇敌给人的。约伯长的毒疮就是仇敌给的,并非约伯不讲生,染了污秽所生的。我并不是说,所有的病都是从仇敌来的。我乃是说,有的病是从仇敌来的。

      关乎人的遭遇,有的人以为这不过是天然的事。但是,约伯的房屋倒了,他的儿女们被压死了,忽然牛被人夺去,羊被天火所烧,岂都是偶然的么?我们知道这些都是仇敌作的。所以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顶多的事情,都是仇敌的压迫。但是,可惜还有许多人糊胡涂涂的过去,置之不问。

      在几位弟兄,有一次在火车上散单张,遇见一位基督人就与他谈话,他们看见他满面愁容,就问他为什么如此。他说,我本是作生意的。在这几年之内,遇见了许多不顺不幸的事,不是家庭中出了事,就是生意中土了事,我苦极了。我越过光景越坏,我没有出路,所以就预备要自杀。我此番坐火车,就是要到某地自杀。他们知道这是仇敌的工作。就对他说,你想你这几年中所遭遇的事,是偶然的呢,或是有一个人在暗中为你安排的呢?他想了一想,就说,这真像有了一个人在我背后为我安排的。好像一只手在棋盘的后面,一步一步的把棋子下好了。我的朋友们就告诉他,这是仇敌的工作。并叫他抵挡仇敌,又与他一同祷告。他就好好回家去了。过了不久,他写信告诉他们说,我回家后,天天抵挡仇敌,凡是仇敌作的,我都不要,都拒绝,都抵挡,现在所有的光景,都渐次恢复过来了。感谢神,我现在虽未得着完全的恢复,但是,已经得着了拯救。

      我所注意的,乃是人不抵挡仇敌。最初仇敌给你一两个思想,结果是整个人、家庭、环境,都给牠弄坏了。你受了压迫,但是你并不抵挡。这是顶错误的。你要利用你的压迫,当作你抵挡的能力。当你受不住的时候,你当抵挡,那时你就要得着出路。许多时候,我们没有能力抵挡;乃是等到受到压迫到没法再过去的时候,在我们里面就起了一股的能力,叫我们能够抵挡。所以,当我们受压迫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的压迫乃是无用的,反之我们应当利用压力。因为压力能生出引出能力。让我们记得!我们如果知道如何利用压力,就压力不只不会拦阻我们,并且压力越重,我们抵挡的能力越大。――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