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复活的大能

 

读经:

神已经向我们这作儿女的应验,叫耶稣复活了;正如诗篇第二篇上记着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徒十三33

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十二13

就为你们不住的感谢神,祷告的时候,常提到你们;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常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札;并知道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祂从死里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又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一16-1719-2022-23

我们要在神面前看一个问题,就是复活的大能。这是太大的问题,不是短短的篇幅所能说得完全的。我们只有一点意思,就是盼望把复活最中心的东西稍微说一下。但是,我们还得说明,这一个不是人的话语所能说得透的,也不是人的思想所能想得通的。人要明白复活,话语和思想都没有多大用处,因为这是超越过人的思想和话语的。我们只有仰望主的灵给我们启示,给我们看见。

人的限制

我们先要在神面前明白一件事,就是人的受造虽然是完全的,是好的,但还没有达到神的目的,因为人还没有神的生命。可以说,人的受造是完全的,但不是完成的。神造万物的时候,都造得完成了,但是神造人的时候,还没有造到完成的地步。从某一点上来看,人是完全的,是已经造好了。可是当分别善恶树和生命树摆在那里的时候,这就告诉我们,人的被造还是没有完成的。人是已经造好了,已经是一个活的魂了,但是人还没有生命树所代表的生命。神所造的万物都造好了;从一方面来看,人也算造好了,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人还没有到完成的地步。人与万物所不同的点就在这里:万物被造之后是不需要再加上什么的,因为神对万物并无其它的要求;而神对于人是有特殊目的的,所以人被造之后还有那末了一步需要完成。而这一步是要人自己主动加上去的,就是要加上生命树上的果子。可惜的是,人加上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而不是加上生命树上的果子。我们必须看见,人的被造并没有完成,神还没有得着祂永远计划中所要得着的人;即使人没有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人还是不能满足神的心意。换句话说,人还没有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也罢,人已经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也罢,人总是有限度的,人总是有所缺的。即使人达到了人的最高点,还是有所缺的,人在神永远的计划里还没有达到十分完成的地步,因为人还没有神的生命。

我们要知道,神创造亚当的目的,不仅仅是把土搏一搏,吹口气,成了一个活的魂,就完了。不,这是不够的。因为人还没有神的生命;人只有受造的生命,而没有非受造的生命;人还是要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人的受造不过达到了某一点为止,人还没有达到神所要人达到的完成地步。因此,从亚当一直下来,神还是在那里继续的工作,要得着一个完全合乎祂计划的人。我们看见,从创世记第三章以后,在整个旧约时代,神在挪亚、在亚伯拉罕、在以撒、在雅各、在约书亚、在撒母耳、在大等等的人身上继续不断的工作,为的是要在这些人身上完成祂所要完成的目的。我们也看见这些人的的确确是被神得着了,神在他们身上也的的确确是作成了祂的工作。以神在这些人身上的目的来说,可以说他们是被神得着了。但以神永远计划所要得到的那个人来说,他们还是不够的。这些人都不过是到了某一个地步就停止了,一个一个都是到达了某一个地步就停止了。不过,另一面我们也要看见,他们所达到的最高点,也就是神计划中要得到的那一个人所该有的。

到了新约,来了一个人,是神自己的儿子来作人,是道成了肉身,这一个人就是神一直期望要得着的人。神计划中所要完成的人,到了这个时候,才是真的完成了。这一个人,就是基督耶稣。我们要记得,基督就是神多年所期望要得着的人。基督是完成的人,是代表神的人,是典型的人。

但是,当主耶稣基督在地上的时候,祂那样的作人,还是不够的。祂虽与地上的人不一样,祂有神的性格,是一个完全的人,但是,在能力上,祂还有人的限制,时间能够限制祂,空间能够限制祂。那四个人台来的瘫子要见主耶稣,因为人多,人还得把屋顶拆了把他缒下去,才能到主的面前(可二3-4)。有人要摸祂,还得去挤,才能摸着祂(可五27-31)。那一个百夫长,主说他的信心是大的,因为他对主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他知道不必挤到主的身边去摸主,这是他认识主的那一个没有限制的方面,所以主说他的信心是大的(太八5-10)。以主耶稣作人一方面而论,祂在地上的时候所彰显的,还是有限制的,还没有达到神所要的最高点。这不是说在性格上,乃是说在能力上。在性格上,祂是不能更完全了,可是在能力的彰显上,祂是受限制的。乃是在祂死而复活之后,才达到了完全的地步,才达到了最高点。

复活的生命

什么是复活?复活是神得着了一个人,得着了一个祂所一直盼望要得着的人。我们的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是一个完全的人,但是这一个完全的人还是受限制的。神从创世以来所要的人,还不只是这样的。神所要的是复活的。在主耶稣复活的时候,祂把一切的限制都超越了,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再限制祂了。当我们的主活在地上的时候,还有死的可能。但是,祂复活之后,死再也不能摸着祂了。死被祂拆毁了,死的可能也被祂拆毁了。祂复活后曾对使徒约翰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8)祂再也不能死了,那一个死的可能已经被破坏了。现在人不可能再把祂钉十字架了,那一个死的可能没有了。这就叫作复活。复活,是神在永世里所要得着的人,现在在我们的主身上得着了!神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这不是指着伯利恒说的,这乃是指着复活说的。主降生在伯利恒,神还不能这样说;是到主复活以后,神才能说这话(徒十三33)。我们要记得,像主耶稣那样的人,在性情上、在品格上、在行为上,都是完全的,但是祂还是受限制的,还需要加上复活,才能把一切限制都解决了。复活就是说,在这里有一个人,冲破了人所有的一切限制。神所要得着的那一个人,在主复活的那一天,才得着了。

主耶稣的复活,与圣经中其它人的复活不同。例如:主耶稣叫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不过是叫拉撒路回到从前在世界上活着的光景而已。这,用一句土话来说,拉撒路是还魂了。他还是被布捆住的,不解开,还是不能行走(约十一44)。他不过是恢复了肉体的生命,他不过是起死回生,他不是像主耶稣那样的复活。主耶稣的复活是和拉撒路不同的。彼得、约翰为什么能相信主耶稣的复活呢?是因七日的第一日,他们听见了抹大拉马利亚的报告,就跑到坟墓里面去看,看见裹主耶稣的细麻布还放在那里,又见主耶稣的裹头巾另在一处卷着,但是里面的人没有了,所以他们相信了(约二十6-8)。拉撒路是还在布里头,布捆住了他的身体,但是主不被布所捆住,主是没有东西能够限制祂的。主在复活以前,也受肉体的限制,也受物质的限制,但是祂复活以后就不受限制了,连死的限制都冲过去了,一切的限制都不能再限制祂了。

所以有一位弟兄说,复活以后的主,不是祂来了,乃是被看见;不是祂去了,乃是不看见。以往祂要来,祂要去;今天也不来,也不去。今天我们能不能看见主,乃是有没有启示的问题。人得着启示就看见,人没有得着启示就看不见;人有启示就摸得着,人没有启示就摸不着。是我们看见与不看见的问题,不是主来或去的问题。来去的问题不发生,因为限制已经过去了,我们的主已经复活了。

当主耶稣复活以后,多马心里疑惑,他说:我非看见祂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祂的肋旁,我总不信。但是主说:不要疑惑,总要信。又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二十24-29)今天不是用手去摸的问题,乃是用信心去摸的人就必定摸得着。主今天是复活的主,从前那一种受限制的情形已经过去了;这一位复活的主,我们要用信心去摸着祂。我们能够信,我们就看得见主。我们如果看不见主,并不是主不在这里,乃是我们的肉眼没有法子看见。今天空间不成问题,时间也不成问题;人所受最大的限制是空间和时间,但今天这些都不能拦阻我们的主,今天的问题是我们到底能信不能信。什么时候我们用信心来看主,主就给我们看见了。

主叫拉撒路复活这件事,是能叫我们得帮助的。我们记得,马大一看见主的时候,就说: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主说:你兄弟必然复活。马大说什么?她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她是犹太人,犹太人相信末日的复活。于是主又对她说: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约十一25,照原文直译)在马大的思想里,复活是和末日连在一起的;但是主给我们看见,主在这里,末日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因为主就是复活;主在这里,时间的问题就过去了。复活,就是时间不成问题了,空间不成问题了,什么限制都不成问题了。

我们的主复活了。当门徒关着门聚集在那里的时候,主来到他们中间,向他们显现;祂不必打开门,就能进来(约二十1926)。祂向往以马忤斯去的两个门徒显现,当他们认出祂的时候,祂忽然不见了(路廿四31)。这就是复活的奇妙;祂越过了时间,越过了空间。祂在这一秒钟能从这里一直达到地极。不是说过了三年五年才能作某一件事,不是说祷告了十年八年才能有某一件事,乃是说有一位是超越过了时间和空间的,这一位就是复活的主。主三十多年在地上,按着人来说,祂的智能和身量是一齐增长的(路二52)。但是,在祂复活之后,祂彰显了神完全的能力,这一个能力已经冲过了那最大的限制,就是死亡。祂的生命超越过了时间、空间,祂的生命冲过了死亡,所以,主是那永远者。人受死亡的限制,但是我们的主不受这个限制,这就是我们主的复活。

我们都知道,死是一个大的限制,非常大的限制。所有的生物到死就完了。一根草也罢,一棵树也罢,它最大的限制就是它的死。一只狗,一只猫,跟着我们已经三年五年,非常聪明,也非常有用,但是,牠不能一直活下去,牠的生命是有限制的,牠一死就完了。人也是一样。就像那个无知的财主,尽管他会盘算,但是,神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路十二20)死一临到他,什么都没有了。人有身体,能作许多的事情,能有许多的用处,但他的用处到死就停止了。可是在我们的主身上,死已经不存在了。死给我们的主一冲就过去了。死不能拘禁祂──拘禁就是限制。复活把最大的限制都冲破了。没有一个门、一个城、一座山能拦阻复活,也不是昨天、今天、明天的问题,没有一样再能拦阻祂。祂不只是活着,并且是不再死。祂不只没有死,祂也没有死的可能。祂是那存活的,祂曾死过,现在又活了,并且活到永永远远(启一18)。在祂身上,所有的限制都过去了。

复活,乃是神的大能。以弗所书一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祂从死里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主复活以后,就坐在父的右边,远超过了一切。不论是那一样,一切能说得出名字的,都超过了。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创世以来,神所要得着的人没有得着,等到主复活之后,神就得着了。神所要得着的,是要有一个受造的人是和祂一样的。如果没有一个受造的人和祂一样,神所要得着的就还没有得着。只有自有永有的神才是超越过一切的,但不是自有永有的人,神也要他超越过一切。必须受造的人也有一个是超越过一切的,神的目的才达到。主从死里复活,被父接到祂的右边之后,就把死的限制取消了,就把所有的限制都取消了,神所要得着的那一个人也就得着了。

我们必须看见,主耶稣降生是作一个代表的人。祂活在地上三十多年是作代表,祂复活以后也是作代表。祂三十多年在地上所代表的,是代表人的道德标准应该如何,或者说神对于人道德的要求是如何。祂复活以后四十天之久向门徒显现所表明的,就是神所要给我们的能力是如何。主耶稣一面所代表的,就是神所要的标准的人;神所要人的道德、行为,和属灵的情形,就是这样。所以,主耶稣来到地上,祂如果没有替我们死,赎我们的罪,祂就能定我们的罪,因为我们都是亏缺神荣耀的人,而祂是一个得着神荣耀,满足神荣耀的人,祂是一个标准的人,我们和祂一比,我们个个都是罪人,我们都是不及格的。当主耶稣在地上显在肉身里面的时候,祂那一个在道德上的标准,是每一个人都应该那样的。另一面,我们还得看见,主耶稣复活之后,更是代表神所要的标准的人。我们已经看见,神所说的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不是指着伯利恒的降生说的,乃是指着复活说的。也就是那一天,主耶稣对抹大拉的马利亚说: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神,也是你们的神。(约二十17)这给我们看见,我们作神的儿子,也是从复活起头的。神不只需要有道德的人,神也需要有能力的人。人光是有了标准的道德还不能满足神的心,还得有极大的能力才能满足神的心。主耶稣从伯利恒以来,从来没有亏缺神的荣耀,这就是道德标准的人。从主耶稣复活之后,从神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的那一个时候起,主耶稣是彰显另外一方面的人──有能力的人。到了那一天,就不再有时间的问题,也不再有空间的问题,什么都没有问题,只有人能不能看见的问题。

复活是太深的事,老实说,我们在这里只是摸着了一点点而已。我们要唱一首诗来赞美我们主的复活:

一. 千千年来只见人去,

去者何只万万;

复活的大能

去而不返成为规律,

不见有人复还。

二. 死亡有锁,阴间有门,

但是只为闭封,

是为留人,不为放人,

交通只许单程!

三. 神的儿子也经此门,

其外并加多锁,

死亡竭力为其已甚,

祂如常人躺卧。

四. 祂是生命,能即复活,

但祂静候三日,

乃是因受圣经束缚,

不是能力不致。

五. 阿利路亚!祂已复起!

千千万万之中,

去而回者只有此一,

只祂坟墓已空。

复活的大能

六. 祂已一次彻底毁伤,

死亡常胜之境;

毒针一次钉祂身上,

今已无法再钉。

七. 一个归回,全都归回,

祂是初熟的果;

我们,因着亚当,全萎,

基督,全得复活。

八. 阿利路亚!基督得胜!

永远不受包围;

阿利路亚!死亡权能

现今已经粉碎。

复活的能力在圣灵里

使徒行传第二章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复活,也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圣灵。复活是把死的拘禁给我们除掉。复活的主是超越过了一切。什么叫作圣灵呢?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了,祂就被神的右手高举,坐在神的右边;主一到父的右边,就把圣灵浇灌下来。所以,圣灵的能力就是复活的能力。主是将复活和复活的能力摆在圣灵里,让圣灵带到地上来。所以今天我们不能把复活和圣灵分开。谁是碰着复活的人,就是碰着圣灵的人;谁是碰着圣灵的人,就是碰着复活的人。当五旬节的那天,从上面倾倒下来,给他们看见的、听见的,就是圣灵。降下圣灵作什么呢?就是要作见证说,主已经复活了。圣灵作见证,光是在话语上么?不是。每一个碰着看圣灵的人,都知道主耶稣已经复活了。

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有人曾靠过主的胸膛,有人曾从主的手里接过东西,有人曾摸过主的衣裳繸子,有人的脚主曾替他洗过,有人的身体主曾把他扶起来过,有人的眼睛主曾用唾沫和泥抹过。现在,主耶稣复活了,主耶稣是在圣灵里了,我们所能看见的一位主,是那些在地上摸着祂,或者被祂摸着、被祂碰着过的人所没有法子看见的。今天我们所能看见的主,比他们当初所看见的主还要深得多。今天我们所碰着的是复活的主。在地上认识主的人能说,祂的智慧和身量渐渐增长。在地上碰着祂的人能说,祂十二岁的时候,我碰着过;三十岁的时候,我碰着过;祂的弟兄、父母,祂的历史,我都知道。但是,今天我们所碰着的主是超越过这一切的增长的。这一位主是超越过了任何的界限,连末了的这一个界限──死亡──也超越过了。

教会将近二千年来,为什么能够一直继续着呢?因为人陆续的在那里看见复活的主。教会将近二千年来,在这里,在那里,有许多人里面是明亮的,里面是看见主的。对于外面的基督,我们承认,我们没有福音书里的人清楚,他们所看见的,我们没有看见;主在肉身里面的时候是如何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今天对于我们主的认识比福音书里的人要清楚得多了,我们的里面比他们的里面要明亮得多了,我们是在里面摸着主。

所以,今天圣灵在地上作什么?圣灵就是把复活的基督传递给人。今天如果有人对我们说,他知道圣灵而不知道复活,我们要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今天这一位基督是超越过一切的──超越过空间、时间,超越过死亡,超越过一切的限制,这一位基督是在圣灵里的!圣灵就是那叫主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圣灵的能力就是复活的能力。什么地方有圣灵的工作,什么地方就有复活能力的彰显。圣灵在那里,复活也在那里。

复活的大能

我们读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人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弟兄姊妹,我们看见什么是教会么?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时候,祂是完全的人,但是祂还不是教会的头。因为祂自己还是受限制的,死亡的可能还在祂的身上,死亡的可能还没有打破,如果这个时候说教会是祂的身体,那么教会也就是有限制的。是到主耶稣复活以后,祂才是教会的头,教会才是祂的身体;这样,祂超越过了一切,教会也超越过了一切。不错,主在地上的时候,是大有能力的,但是,如果我们光有主在地上的能力,我们也许觉得行了,神却还是觉得不行,觉得不够。必须主耶稣从死里复活,把最大的限制都打破了,神将万有都服在祂的脚下,使祂为教会作万有之首了,这样,教会才作祂的身体。必须主复活之后,教会才是祂的身体。主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祂是教会的头,教会是祂的身体了。头和身体是同样性质的,是完全一致的。头如何超越过了一切,身体也同样的超越过了一切。基督如何是没有限制的,教会也如何是没有限制的。

虽然,以我们这个人来说,我们今天还在肉身之内,还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但以教会的性质来说,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乃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乃是盛基督复活生命的器皿,所以教会也就能够经历基督复活的大能。弟兄姊妹,我们要记得: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我们一方面不能否认,我们不过是无用的瓦器,但是另一方面必须看见,神已经将基督复活的生命赐给我们,信心要叫我们经历这一个复活的大能。教会的历史告诉我们,教会在地上是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的在经历着这复活的大能。并且可以说,教会是在复活的根基上被建造起来的。等到有一天,圣徒被提,身体得赎,就能够完全的、充分的彰显这复活的大能。

我们先从初世纪的教会来看。福音在初世纪的时候,是被几个加利利的渔夫传开的。按他们自己的情形来说,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平民,他们的胆量也很小。我们看彼得,他虽然是十二门徒中最刚强的一个,但是当主耶稣被卖的那一个晚上,他也只敢远远的跟随主。到了大祭司的院子里,他就经不起一个使女的盘问,三次否认了主,这证明他和其它的门徒一样,是一个胆怯、软弱的人。但是到了五旬节,圣灵降临,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来说话的时候,他就不像一个胆怯而无学问的渔夫了。不但如此,他们还行了许多神迹奇事(徒二43)。当他们受到祭司们和守殿官,并撒都该人的逼迫,拿住他们,恐吓他们,不准他们传说主耶稣复活的时候,他们回答说: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他们为着主的道能这样的刚强,连当时查问他们的人都看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希奇(徒四1-21)。他们由软弱变为刚强,原因没有别的,就是因为他们认识了基督复活的大能,他们不再靠着自己天然的生命活着,乃是靠着那复活的能力活着了。

当司提反为着主的道,正在被众人用石头打的时候,他非但没有仇恨,反而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徒七60)。这样的能力是从复活的生命出来的。

保罗和西拉下在腓立比监里的时候,他们没有灰心、丧胆,也没有愁苦、哭泣,反而祷告、唱诗、赞美神(徒十六25),结果,连禁卒全家都信了神。这样的能力也就是基督复活的能力从他们身上彰显出来了。

但是,认识复活的大能,是要启示的。所以,我们需要以弗所第一章里的祷告: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常给你们(编者按:原文无赐人二字),使你们真知道祂;并知道祂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祂从死里复活。按原文的意思,这一个大力是属于大能的,所以也可译怍大能的大力,是大能所发出来的大力。这里告诉我们,神在信祂的人里面所运行的力是怎样的力呢?就是那在基督身上运行,使祂从死里复活的力。换句话说,神如何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使祂不受死的拘禁,冲过一切的限制,神向我们这些信的人显的能力也是一样一式的。

我们感谢神,教会实际上是经历了这个复活能力的。我们的重生是藉着祂的复活(彼前一3)。我们传福音给人听,人接受了福音,这就是复活所结的果子。主曾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又说: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廿八18,十八20)两三个人对于一件事如果是和谐的,也就能够彰显出这复活的能力来。所以无论是人得着重生,是人在属灵的事上得一点造就,是人在圣洁的生命上有一点操练,都是复活能力的彰显(罗八)。我们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里,看见保罗所以能格外劳苦、天天冒死,就是因为有复活。在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里,保罗曾说: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这是什么能力托住了他,使他能这样乐意忍受呢?是复活的能力。腓立比书第三章又给我们看见,保罗所以能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就是因为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

我们从神的儿女中间,能够找到不少这样的经历。有的人,他虽然在久病之中,但他认识了这复活的大能,就能够仰起头来赞美神;有的人,在遭遇到极大的痛苦、患难和凌辱的时候,凭着天然来说,已经是力不能胜了,但是靠着那复活的能力,却能忍受。正如圣经所说,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林后四8)这些经历都是证明一个事实,就是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

我们要记得,元首的性质如何,身体的性质也如何。我们必须到神面前去求神,将那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我们,使我们看见复活的大能是应该经历的,教会在地上是应该享受神复活大能的。基督复活的生命是已经在我们里面了。我们应该求主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认识这个住在我们里面大能的大力,好让我们能靠着这复活的大能,刚强起来。这样,我们才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的软弱、无能、自爱、自怜。我们就能在罪恶、鬼魔、肉体面前刚强,我们就能超越过这些,不受这些的缠绕、影响和限制。

哦,复活是太大的事,不是我们的话语所能说得完全的,也不是我们的思想所能完全领会的。但愿赐平安的神,就是那凭永约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神,将智慧和启示的灵厚厚的赐给祂的教会,使祂的教会真能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阿们!末了,我们来读一首关于复活经历的诗:

一. 由死而生──恩主,这乃是说明,

生命在此,或是在于来世?

不必等候!毁坏破碎的器皿,

即今可在陶人手中陶制。

二. 由死而生──何等奇妙的复活!

种时明感软弱,起时强壮;

你的生命显于劳碌和折磨,

时刻非我,乃是基督我王。

三. 由死而生──客旅道路何孤单,

认识十架者却都愿同陟,

效法祂死,他们与祂同苦难,

因祂,自己利益看为损失。

四. 由死而生──福哉使命!能长远

从天上的洁清白明江河,

生命丰盛,带着洋溢的活泉,

告诉渴人,从兹无需再渴。

第一节以问句起,这一个由死而生的生,是现在的事呢,或者要等到来世?写诗的人凭着他所学习、所经历的就说:不必等候即今可在陶人手中陶制。这是引用耶利米书十八章四节的话。本来的器皿坏了,匠用这泥再作一个,这就是由死而生,这就是复活。这里着重在即今;不是将来,乃是今天。

第二节说出这个复活是何等奇妙的复活。种时明感软弱,起时强壮,这就是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三节所说:所种的是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复活的能力是要彰显在身体上的。到那一天,身体的形状要改变;就是在今天,这复活的生命也要作我身体的力量──显于劳碌和折磨。许多劳碌,许多艰辛,都不是我所能担当的,要我去担当的话,我一分钟也担当不了,然而你的生命托住了我,真的,时刻非我,乃是基督我王。

第三节起头说客旅道路何孤单,但是接下去说,认识十架者却都愿同陟,效法祂死,他们与祂同苦难。这都是由于认识了主复活的大能。这是把腓立比书第三章所说的复活带进来。

第四节是把约翰福音第七章带进来。在节期末了的那一天,我们的主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这是指着信祂之人要受圣灵说的。圣灵的能力就是复活的能力。经历主复活的人,也要把主的复活去供应别人。这一个复活的生命,丰盛的生命,叫所有口渴的人无需再渴。这是何等有福的使命!这首诗,如果我们把它多读几遍,就会帮助我们认识什么叫作由死而生,认识什么叫作复活。──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