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

 

读经:希伯来书十二章至三节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神是把两件事放在人的面前:第一,将永生放在罪人面前;第二,将国度放在已得永生的人面前。信的人有永生。但是,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五20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七21)这给我们看见,得永生只要相信,进国度却是另外有条件的。

一个人一得救之后,神就把他摆在一个路程里去奔跑。基督徒的一生,乃是一个赛跑。这个赛跑并不是为着得永生,并不是说赛胜的人才能有永生,反之,乃是已经得永生的人才能赛跑。这个赛跑的结局,就是有的人得的冠冕,有的人得不的冠冕(林前九24-25)。

冠冕是什么呢?冠冕就是国度的代表,冠冕就是作王、掌权、得荣耀的代表。得着冠冕,意思就是得了国度,与主耶稣一同作王、掌权、得荣耀;得不着冠冕,意思就是得不着国度,不能与主耶稣一同作王、掌权、得荣耀。冠冕乃是国度的记号。基督徒的得永生,是没有问题的了;但是,他们的得国度,是要看他们如何奔跑而定。

人一得救之后,神就把他摆在这个直望着国度的路程上去奔跑。他的言语,他的行为,他的思想,他的生活,他的一切,都与他将来能否得到国度有关。不来奔跑的人,是自己断定自己不配得国度;奔跑不好的人,乃是自己耽误自己得国度。神已经把每一个基督徒都放在这条道路上了。至于得着国度与否,那是基督徒自己定规的了。他的舍弃,他的奉献,他的忠心,他的得胜,要帮助他作个得冠冕的人。而那些贪恋世俗,随从肉体的人,都要看见他们虽然已经靠着主耶稣得了永生,然而天国还不是他们的。

希伯来书十二章一节所说的见证人是指着什么呢?按字面看,好像就是指着第十一章所说的那些大有信心的人。但是,实在说来,不是指着那些人,乃是指着那些人的事情。这里的见证人,按原文是与使徒行传一章八章、二十二节,二章三十二节等处的见证同一个词,所以也可以译作见证。神的话是说那些人的事情所得的见证如同云彩围的我们。

这许多见证是证明什么事呢?是证明神这么大的救恩(来二3-4)。这大的救恩,不只是罪得赦免,更是指着国度。国度就是我们奔跑的目标。神给我们这么多的见证,为要鼓励我们度信心的生活,来奔跑这个路程,来得着国度的荣耀。在第十一章里,那些信心的伟人所直接信的虽然不都是为着国度,但是,他们的信心就是他们的路程,他们那样不顾一切的相信,就是他们脱离一切来奔跑他们的路程。他们所直接相信的已经得着了,如有的被提,有的得地,有的复活,有的免灭亡;但是,这些并不是神所应许最后要给他们的。他们因信所得的一切,不过是证据,证明他们也要得着神所应许的国度。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看所应许的: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十一39-40)这是说什么呢?是说国度。他们已经得着证据了,这证据,就是神证明他们将来必定得着国度。

许多的见证,就是神因许多人的信心所赐给的恩典。神已经这样的听祷告,行神迹,来证明他们这样的奔跑路程是祂所喜悦的,国度是他们所必有的。我们因为有了这许多的见证,就必须奔跑这信心的路程。

神把国度放在我们面前,神把一个路程给我们去跑。跑完了,就要看见或是失败,或,是得胜。得胜的就要与主一同作王;失败的,得救是得救了,但荣耀与他无分。

路已经摆在这里了,要跑的人,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重担可译作重量),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奔跑有两件最要紧的事,就是:一、放下重担;二、脱去罪。

我们先说脱去罪。罪是最会拦阻人进步。罪会使人失去奔跑的资格。罪就是犯规;犯规的人是不许他赛跑的,犯规的人是要叫他出场的。

信徒应当脱离、弃绝他所已经知道的罪。不论是嫉妒、骄傲、心中的污秽、口中的谎言、急躁的性情、放纵的私欲,都会使信徒不配作个赛跑的人。失了赛跑资格的人是没有可能进天国与主耶稣一同掌权的。信徒必须站在罗马书六章六节、十一节上面,算自己向罪已经是死了;信徒自己也必须拒绝罪,不让罪作主,并将肢体献给神作义的器具。所有得罪神的地方,都得真实的承认过,悔改过,弃绝过,而得着神的赦免。没有一个不平安的真心是能奔跑前面的路程的。我们不应当有未弃绝的罪,以致长久的觉得真心有亏。我们如果有得罪人的地方,也必须好好的向人认错。如果在物质上有亏负人的地方,也得按力之所能去赔偿。不应当有什么对人不起的地方没有弄好。不要怕损失,不要怕丢脸。不然,你就不能奔跑这个路程。我们更当注意,有的罪的面貌并不如我们所想的那样不堪,它很容易诱惑我们。摩西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来十一25),可见罪还有可乐之处呢。有很多罪是令人畅快的。人的肉体喜欢犯罪,因为罪是可乐的。但是一个真有信心的人,是宁可受苦害,受凌辱,却不愿享受罪中之乐。我们应当拒绝罪,不然,我们就是自己断定自己不配进国度。

再说到放下各样的重担(重量)。什么是重量呢?重量不一定是罪,不一定是最不好的,但是,是容易缠累我们的。不除去罪,就失去跑的资挌;不放下重量,固然有资格可以跑,但必定跑不快。我们几时看见人穿了皮袍披了大衣去赛跑呢?凡叫我们跑不快,拦阻我们进步的,这就是重量。

十九世纪有一位主所大用的人,他曾花许多功夫,编着了一本希伯来文字典。写好了,就送给他的朋友们看。朋友都大加赞许,以为这书一出版,他就成为有名的学者。但是,这位弟兄却将书稿烧掉了。他说,在编着时,已经灭少了爱主爱人灵魂的心,印书挍稿,更要费许多力量,所以不如烧了。印书挍稿并不是罪,在他却是一个重量。他脱离了他的重量。有些事虽然并不是罪,但是在我们身上是不是重量呢?这些事会不会帮助我们前进呢?凡会拦阻你前进的都是重量。就是一衣一食,都可能成为你的重量。如果你去赛跑,有人请你去吃一碗面,或者请你穿上一件大衣,你想能不能这样去跑呢?所以我们不只应当除去罪,也应当放下重量。如果有重量,就必定跑不好。

罗得的失败,就是因为他有重量。罗得本不是一个坏人,乃是一个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彼后二7)。可是,他的生活和亚伯拉罕不同:亚伯拉罕是住在旷野里,罗得是住在城里;亚伯拉罕是住在帐棚里,罗得是住在房子里。这是他们的大分别──一是轻省,一是有了重量。有了重量,虽然可以跑,但终至失败跑不动了。

马可福音四章十九节所说的,我们要注意。主没有说因为犯罪不能结果,乃是说,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欲能使人不结果。不必犯罪,只要一点世上的思虑就会叫你不结实。钱财固然不是罪,但钱财不能像两个翅膀那样帮助你飞。凡打算作财主的人,他必定跑不好。凡是神所给我们的本分,我们就应当尽力去作;但我们的心若被什么累住了,我们就要跑不动。

重量不是罪,重量在许多时候是合法的,但是它到底是个重量,会减低你前进的速率。也许你的重量是一个舍不得的朋友,是一个追求中的地位,是一点属世的雄心,是一间可留恋的房屋,是一碗可口的小菜,是一件华丽的衣裳。这些东西和千百其它的东西,虽然不是罪,但会拦阻你火速的奔跑。

所以,我们应当自问,有什么罪使我不能奔跑呢?有什么重量阻碍我快跑呢?罪叫你没有资挌跑,把你从赛跑场中革出去;重量叫你跑不好,叫你空费气力。什么是你特别的罪呢?什么是你特别的重量呢?我们要搜出这些罪来,检出这些重量来。

在这条路上跑的人,不只应当脱去容易缠累的罪,不只应当放下各样的重量,还应当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何以需存心忍耐呢?因为赏赐不是在一起头就给你,也不是在中途就给你,乃是在路终才给你,乃是在跑完最后一步才给你。起头虽好,中途虽好,但未必至终能跑得好。起头得胜,中途得胜,最后也得胜,才算得胜。没有到终点以先,没有一个人敢担保他是必定得

赏赐的。也许在最后的五步失败了。有一次二百公尺的赛跑,有一个人起头比别人快了二十公尺,岂知跑到离终点不过只有二公尺,竟然跌倒了。如果要得胜,你就当小心。没有到终局,就不能说你必定得着。保罗尚且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腓三12)何况我们呢。

什么叫作奔呢?奔不是站住,奔不是安步徐行,奔是往前快跑,奔是要用最少的时间,跑最长的路,就是要跑得最快。因为赛跑的人多,你要得着冠冕,就得跑在前面。我们得胜与否,是在乎我们跑的快慢如何。我们如果空花时间,无谓的逗遛,就必定失败。

我们是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只奔一条路,就是摆在前头的路程。你不能拣选一条你自己所喜欢的道路去奔,你要奔神所摆在你前头的路程。在运动场中赛跑的人,有谁敢跑出画定的路线之外呢?他们只能跑在画定的路线里。这就是提摩太后书二章五节所说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的意思。最可惜的,就是有许多基督徒,奔跑得很热心,却没有奔跑在神的道路上。我们自己的热心、劳苦、活动,并不能代替神的旨意。一切在神的旨意之外的奔跑,都是引到损失的。神把路摆在你的前头了,你必须跑在这条路上,才能得着奖赏。

我们的脚要跑在神所画定的路线里,我们的眼睛要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这句话按原文的意思可译作望断以至于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意思是你对于别的一切都望断了,而去望耶稣。别的都不望了,惟去望耶稣。惟有仰望祂,我们才能笔直的跑。周围有很多的事情,要影响我们的视线,改变我们的目标,我们惟有仰望耶稣,才能有始有终的奔跑在神的道路上。

祂是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我们的信心起首于祂,结局于祂。我们所信的只有祂而已。我们一次在主里面了,我们就要常住在主里面。我们所思念的应当只有主耶稣而已。就是圣洁、得胜、完全的爱、圣灵的浸、热心救人、属灵的争战,也不应当夺去我们的心。一切的始终都在乎主耶稣。我们的信心,是以祂为始,也是以祂为终。除了祂之外,我们不应当仰望别的。我们若只仰望主耶稣,这些圣洁、得胜等等就要很自然的彰显在我们的生活上。若在基督之外有所追求,那都是使我们的道路弯曲的。在属灵的路程上,必须求神启示给我们看见,什么都是在基督里的;赦免、称义、重生是在基督里,圣洁、得胜、圣灵的充满等等也都是在基督里。什么都是基督。祂是始的始,祂是终的终;祂是阿拉法,祂是俄梅戛。我们的一切都在乎祂。离了祂,我们就不会奔跑前头的路程。

望断是仰望主的先决条件。我们若非先有所不望,我们就不能仰望主。在路上奔跑的人,如果东张西望,就必定跑得不好,或者跑错了路,或者竟至于完全停步。所以神叫我们不望别的,只望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主耶稣。不只如此,就是我们里面的回想,也是灵程上很有害的一件事。自己回想到自己,自己分析自己的感觉,自己一直顾念到自己的进步与否,自己过度的挂虑自己的灵性情形,都会拦阻我们前进。奔跑路程的一个极大的危险,就是因为我们急于进步的缘故,就不知不觉的不断回想到自己的情形如何,以致不能望断以至于耶稣。什么是仰望耶稣呢?仰望耶稣,就是不望自己。仰望耶稣,就是被耶稣吸引你离开了你里面的世界,而把你自己联合在你所仰望者的里面。仰望怎样的耶稣呢?仰望为你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包罗万有的耶稣。灵程前进的秘诀,就是在乎知道如何合宜的不回想自己的情形。知道什么是不望自己的人有福了。但愿神的灵亲自启示给我们看,什么叫作望断,什么是不当有的回想。

我们看主耶稣如何奔跑呢。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主耶稣是望着那摆在前面的喜乐而一直奔跑到那边。这喜乐是什么喜乐呢?祂自己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喜)乐。(太廿五21)这是指着祂千禧年的喜乐。我们的主是顺着祂的本性而顺服神,这是不错的。但是,圣经在这里给我们看另一方面的事实,就是神的赏赐和称许,特别是国度,也有一部分的影响在祂身上。我们的主也是为着摆在前面的喜乐,就经过了一切的羞辱和十字架而不退后。

为什么上文说祂是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而不说基督或主耶稣(祂复活后的称呼)呢?我们知道耶稣是祂为人的名字。神所以叫我们仰望耶稣,就是要叫我们注意到祂为人的那一边。祂凭着祂的本性而顺服神,乃是祂为神的一边。祂因着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乃是祂为人的一边。所以圣灵特为提起耶稣,叫我们知道,在祂为人的一边,赏赐也有它相当的影响的。我们为着爱神而顺服神,是不错的;可是另一面,神既定规用赏赐吸引我们来忠心事奉祂,那么我们因着前面的赏赐而有忠心的事奉,也必定不是错误。

保罗为什么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呢?他自己回答说: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3-14)奖赏,既是神召人来得的,既是保罗撇弃一切所要得的,那么我们为着奖赏而忠心事奉神,乃是神所喜欢的了。

我们的主因着国度的喜乐,便轻看,便忍受,那么我们呢?弟兄姊妹,你曾否因为将来国度的荣耀而有所撇弃呢?你曾否因为神的赏赐的缘故,就不作你所要作的事,或者作你所不要作的事呢?如果这个喜乐会吸引我们的主,难道这个喜乐不会吸引我们吗?古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信徒,因为要得着国度的荣耀,便舍弃了一切来跟随主,那么你呢?

我们所仰望的耶稣,就是这样的一位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祂如此,在过程的原则上,我们也当如此。

羞辱是人给祂的,祂便轻看。十字架是神给祂的,祂便忍受。祂被人误会,被人驱逐,被人控告,被人唾弃,被人定罪,但是祂不以为意。并非羞辱不厉害;祂所受的羞辱,乃是常人所没有受过的。并非祂圣洁的情感不觉得被人侮辱的可羞;祂的感觉也许比别人还要来得敏锐。但是祂轻看,祂并不重视羞辱。神所给祂的十字架并非不重;在人面前,在鬼魔面前,在天使面前,祂所要经过的,并非不难;但是我们的主忍受了十字架。祂接受,祂忍受。结局怎样呢?祂得胜的到了祂的终点坐在神宝座的右边,等候荣耀的显现。

我们是何等要保守自己的面子呢。我们怕羞辱,我们怕人的误会,怕人的批评,怕人的反对。我们尽力作一个圆满的人。我们躲避羞辱,我们不肯舍己,不肯为主的缘故受羞辱。就是受羞辱,也是勉勉强强的,不肯没有声音的,没有辩护的,没有躲避的,接受会使己的生命衰微的羞辱。

神所给的十字架,我们并不肯背负。我们没有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甚至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十字架的道路。我们并不知道一切临到我们身上的都是神所许可的。一切与我们心意相反的,冤枉我们的,使我们感觉痛苦的,挫折我们境遇的,使我们的希望成为泡影的,都是神所给我们的十字架。我们如何对待这些呢?我们心里是否在那里反抗呢?我们是否要见人就申诉呢?我们是否巴不得能免去这些难处呢?我们心里不服的态度,要叫我们在这路上奔跑得不好。

神让每一个十字架临到我们身上,都有祂特别的目的;每一个十字架也都有它特别的使命,都有它所要特别成功在我们身上的。我们如果按着神的旨意忍受了,像主耶稣忍受祂的十字架一样,(注意:祂的十字架乃是为着赎罪,我们的并不是,)我们天然的生命就多一次经过对付,我们就有更大的度量来充满神儿子复活的生命。我们反抗、不服的态度,和挣扎求脱的力量,都会使神的目的不得成功,使十字架空空临到我们身上,没有成功神所要成功的。

神把主耶稣这样的摆在我们面前,好叫我们效法祂,末了就告诉我们说: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这样就是指着祂如何受人的凌辱、欺侮、苦待、唾弃、鞭打、伤害、钉十字架(十字架也有出乎人的一方面)等等。我们要思想,要仔细的思想,要逐一的思想过,就不至于疲倦灰心。当主向门徒提起在地上受逼迫的事时,就说: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我们不能盼望得着比主耶稣更好的待遇。学生和先生一样,仆人和主人一样,也就罢了!我们所得的待遇,并不更甚于主耶稣所得的,就已经好了。因为人既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家人呢(太十24-25)?祂既在世上受那许多不堪的待遇,就何况我们呢?我们如果思想这个,就纵然受苦、受辱、受反对,也不至于疲倦灰心。

向着国度路程的奔跑,最怕的就是疲倦灰心。疲倦灰心,可译作魂里疲倦沮丧。魂是人情感、心思、意志的机关。魂里疲倦沮丧,意思就是魂没有力量。意志痿痹了,感觉冷淡了,思想没有兴趣了,什么好像都是空的,什么都听其自然,将来冠冕听命运!在这个奔跑里,最大的试探,就是当反对的事物猬集的时候,好像招架不住了,便放松了一切,不再认真的奔跑,去得天上的冠冕。

我们如果肯思想到主耶稣,揣摩祂的经历,我们就不至于如此放松了。基甸和他的三百人虽然疲乏,还是追赶(士八4),我们应当虽然疲乏,还是奔跑。

但愿我们都作赛跑的人。但愿我们都奔跑一直到路终。就是在我们奔跑的时候受了伤,受了人的顶撞,受了人的误会,受了人的厌弃,我们还应当因着主耶稣的缘故,打起精神,不疲倦的依然往前奔去。在赛跑中,有谁最得人的称赞呢?就是那受了伤,起来再跑,结果得了第一的人,这人必使人称赞不已。所以,受伤不成问题,受苦不成问题,就是好像要失败了也不成问题,跌倒了再起来跑,仍是最好的。弟兄姊妹们,今天我们都在路上,什么都算不得数,到了路终才有定评,我们不必因任何的缘故而自暴自弃,而疲倦灰心。我们要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