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的原则

 

读经:

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林后十五45~47)

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后裔永远的约。(创十七18~19)

耶和华对他说: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强于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廿五23)

神就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罗九12~13)

约瑟对他父亲说:我父,不是这样,这本是长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头上。他父亲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他也必成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弟兄将来比他还大,他兄弟的后裔要成为多族。(创四八18~19)

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上八5)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预定一个作王的。(撒上十六1)

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大安慰他的妻子拔示巴。与她同寝,她就生了儿子,给他起名叫所罗门。耶和华也喜爱他,就藉先知拿单赐他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因为耶和华爱他。(撒下十二1424~25)

 

      今天下午主所给我们的信息,是在这几段圣经中。这些圣经节,不过给我们一点神在圣经中所启示的原则。我们可以称今天所讲的道的题目为第二的原则,或是第二的律法均可。

 

神不喜悦第一的】在方才所读的圣经中,我们可以看见神所要的,神所拣选的都是第二,而非第一。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记着说:第一个是属于地,第二个是属于天。第一个是属血气的,第二个是属灵的。我自己常觉得,这是圣经中最希奇的,就是神在圣经中常常拣选第二个的人。以实玛利是大儿子,是大哥;以撒是兄弟。神却拣选以撒。以扫也是长子,是大哥;雅各是次子,是兄弟。但神所拣选的是雅各,而非以扫。我们往下看见,以法莲是第二个儿子,玛拿西是第一个儿子。神却拣选以法莲。拔示巴生两个儿子;但神击打第一个儿子,叫他死了;神却爱第二个儿子所罗门。神爱所罗门,甚至叫先知拿单去赐他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意思就是被耶和华所爱的。我们的主按肉体说,是从这一系生的。

      所以,我们在圣经中看出神多是拣选第二的,而不拣选第一的。不只这些,神不要第一个王扫罗,神要大,就是第二个王。神说大是合我心意的人。

      神为何不要大哥,而要弟弟呢?为何第一个是被神所恨恶的呢?为何第二个是被神所拣选的呢?这就是我们所要查考的。

      神不只对以色列人是这样,不只对信徒是这样,神对罪人也是这样作法。在出埃及记里,神为何要以色列人为他们的长子在门楣和门框上涂血呢?为何第一个儿子就有危险?为何第二个儿子倒没有危险呢?为何圣经中头生的牛羊要赎出来,凡不赎出来的,要把牠们的颈骨打断呢?把颈骨打断,就是把牠们的中枢神经打断,这意思就是死。为何头生的牛羊要赎出来呢?为何第二生的牛羊就不必赎呢?不只头生的牛羊要赎出来,就是头生的儿子也要赎出来。第二个儿子就不必赎出来。第一个儿子不出赎价,就不算神的子民,就要被剪除。为何长子是神特别厌恶的,特别不喜欢的呢?为何次子就被神特别的爱,神对他特别的有恩情,神对他特别的宠爱呢?为何要把整个利未族,作为赎以色列人长子的赎价,不够时,还得用银子来补满呢?神为何这样特别要拒绝第一个儿子,而拣选第二个儿子呢?

      我们知道圣经的记载不是随随便便的;圣经所以如此记载,乃是表明一种极紧要的原则;虽然这原则不是尽人所能明白的。我们也知道神的作为,不是任意所之的;他所以一次两次以至于多次如此作,乃是因为祂的道路原是如此,祂的一切作为,都受祂的道路支配的。所以,我们若能学会这个原则和道路,就我们在认识神和属灵的事上必定有不可限量的进步。

 

第二的意义】到底神不要第一的,而要第二的,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现在要把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六节再读一读。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我们知道,哥林多前书十五章都是讲身体复活的问题。不过我们读这段圣经的目的,并不在乎身体的复活,我们所注意的是属灵的原则。按这段圣经所讲的,先是有属血气的身体,后有属灵的身体。这里属灵的原则,就是凡属灵的是在后,凡属血气的是在先。这就是神为何拣选在后的,拒绝在先的缘故。

      什么是第一个的呢?请看约翰福音三章三节: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又三章六节: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主耶稣在此所说的是重生。主耶稣说,一次生是不够的,是要重生的。主耶稣是说,只有一个生不能见神的国,是没有用的;若有了重生,就能有永生,就能见神的国。主耶稣随后就解释第一个生是什么,就是从肉体生的;第二个生是什么,就是从灵生的。所以没有别的,凡从肉身生的,凡从生下来就带来的,凡生出来就有的,就是属第一个的。第二个的就是本来肉身所没有的,是从圣灵生的,从圣灵生了才有的。

 

重生的生命】让我们看从肉身生的所包括的有多少。这些就是从父母生我就带来的。有如:情感、天才、聪明,以及生下来就有的温柔、谦卑、仁爱、和平、果断、忍耐等等。凡这些在没有得圣灵重生之先就有的特长,就是在人看来是顶可爱的,主耶稣却都包括在一个圈内,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当自问:我重生后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否都从神生的?还是有从肉身生的在内呢?我们不要想罪和污秽是从肉身生的,应当除去;而温柔、忍耐、可爱的性情、聪明、天才等等,就可以留着,带着过去,不必从神生的了。岂知凡不必信主耶稣,凡不必依靠神,凡不必借着圣灵就可以有的,就可以能的,就可以是的一切,都是从第一个得着的,从肉身得着的,从父母得着的。这些都当拒绝,都当放下。凡因信主耶稣,因依靠神,因借着圣灵而有的,而得的,而是的,才是神所喜悦的,才是神所要的。

      所以,第一件的事,是重生。凡有两个生命的有福了!凡有两个性情的有福了!有人口里说信主耶稣,也作礼拜,若他所有的,不过是从父母生他而有的,若他所有的不过到此为止,就他还是一个应当沉沦的罪人。一个人所有的、所学的、所得的、所是的,若都是生下来就有的,就他在神面前是没有盼望的,没有用的。你若信主去得着第二个的,就是得重生。你就是得了救,就是得了永生。

      现在的基督徒应当注意一件事,就是分辨什么是第一个的,什么是第二个的;什么是父母给我们的,什么是神借着圣灵给我们的。许多基督徒有顶不清楚的眼光,他们不分别什么是第一个的,什么是第二个的;何者是从第一个来的,何者是从第二个来的。许多基督徒想,只要我热心,我很忍耐,我话语也说得很好,祷告也很好,热心的散劝世文,热心的救人,我的生活、生命、性情、工作就都好了。

      但是我请你们注意一件事。我所讲的,并非我不知而言的,乃是我所知道的。我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神从来不注意要人行善,神只注意你的善义是从何而有的,从何而来的,从何而得的。你这源头是什么。你作得好,但是从那里好起?不是神不要温柔,乃是问这温柔是从何来的?靠自己而得的呢,还是靠圣灵得的呢?你的热心是从那里来的呢?靠自己而得的呢,还是靠圣灵得的呢?这一切的原则是什么呢?就是凡事要问看,到底这事是从第一个来的呢,还是从第二个来的呢?神总是拒绝第一个,神总是称许第二个。所以你当注意你的热心,是从第一个来的呢,还是从第二个来的?

      比方:我的脾气顶急,我看见别人顶忍耐,我就顶羡慕他,说他好。但是,神要多说一句。神要问说,他是借着什么力量而有的呢?神要问,他忍耐的能力从何而来?我们看见第一个里的好,就说好;神要看见从祂出来的好,才说好。神看的好,才是真好。我们看传道人声音大,喉咙响,活泼办事,热心救人,就说他属灵。但神看这些是从第一个出来的呢,还是从第二个出来的呢?我们有一位弟兄说,现在的基督徒不会分辨,只要看见传道人用拳拍桌,就说他的能力大!我们当问,能力是从那里来的。凡天才、能力、性情是从第一个来的,我们都不要依靠。凡从重生之后所有的,凡从第二个来的才是神所要的。

 

坚拒第一的】不只传道人当如此。就是每一个信徒都当拒绝第一个的。凡是天生的好,天然的忍耐,有如橡皮松紧带,拉到没有伸缩力时,就停止了,是永不能和神同行的。若是从神来的,人要把他拉到多长,他就能拉到多长。属肉体的根源不能供给属灵的需要,这是定规的。亚当不能帮助基督,属亚当的也永不能帮助属基督的。多少人想,我能爱人就好了。但是,这个好了不够;这个好了,是否神给你的呢?

      某弟兄曾说,惟独从天上来的,才会回到天上去。我常想,我们所以说天是我们的家,是因我们和我们所有的,是从天上来的。所以回到天上去,就说回家。如果我们所有的是属地的,那末天就是我们的客寓,而非我们的家了!凡不是从神出来的,神不能收回去。这是定规的。

      我们要问:我们从信主时起,至这时为止,到底有何分别?是否我们作基督徒,不过是除去那些不信时的罪、失败、软弱、污秽和一切不好的呢?若是,人就要说,作基督徒只要除去一切不好的,就好了。但神说不好。神并不只说不好的是不好,并且也说有许多好的,也是不好。神并非说除去一切不好的,神说整个第一的,我都不要。不只肉体里的罪神不要,就是肉体的聪明神也不要。不只肉体的污秽神不要,就是肉体的善义神也不要。凡从第一个生命而来的,凡从肉体生命而来的,凡从天然生命而来的,神都不喜悦。所以一点也不可与新的调和。

      我们在四福音里,看见主耶稣基督对人说,凡不爱我胜过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生命的,就不配作我的门徒。主又在一个地方说,人若不恨他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就不配作我的门徒。但是我们的主在保罗的书信中,不只说儿女应当顺服父母,并且说作父母的不要叫儿女生气。等一等我们又看见夫妇之道应当如何,丈夫应当如何爱妻子,妻子当如何爱丈夫。福音书是一直说恨;书信是一直说爱。你若不能分辨第一个和第二个的,你若不能分辨肉体的和圣灵的,你就不能明白其中的缘故。你若不能分别第一个的和第二个的,天然的和超然的,就当主说,凡不爱我胜过他的父母、妻子、儿女的,不配作我的门徒时,你就以为你可以随便怎样的待你的家人;就当保罗说,父母、儿女、夫妇应当彼此相爱时,你又要以为你应当不顾一切的爱你的家人了。岂知主耶稣所祟止的是属天然的爱。保罗所命令的是属灵的爱。你的爱若是属天然的;就你必定要因你所爱的家人的缘故,与主疏远,减去交通,分了爱心,失了亲密。你若肯把你的父母、妻子、儿女等放在神手里,就是神叫你恨他们也都肯,你就要立刻看见神第二个的命令,就是爱你的父母、妻子、儿女。因为你已经脱了那第一的,进入那第二的了。有许多人只接受福音书的一半,又有许多人只接受保罗的一半,其实都是错了。

 

分辨第一第二弟兄们,我们的工作生活,必须脱离第一个出来的。我举例来说,比方:属肉体、属灵这两个名词,在字面上是容易懂得的。在生活中,我们却顶难分辨。那么,我们怎能知道那一种的善义是从第一个出来的,那一种的善义是从第二个出来呢?到底有什么标记没有,使我们能够清楚分别什么是什么呢?所以,让我现在讲一个定律,就是凡是属灵的,定规都是死过的。(凡有经历的人都要说阿们。)换一句话说,凡是属灵的,都是复活的。凡从生下来就有的,凡不必花神的力气就有的,就是第一个的。凡从生下来到信主时,所有的聪明、可爱的性情、良善、天才等,神都算是属肉体的。在这一段时间中的,神不喜悦。凡从重生起,神另外加上的,就是从我们信主耶稣基督后,神藉圣灵所加上的,才算第二个的。至于一切天然的长处,乃是专一的拒绝过,不倚靠着他们而活,以为他们是不足恃的,无依无靠地借着圣灵,盼望祂来引导,来赐能力,来赐得胜,来活出基督。一切第二的,就是一切出乎神的,需要我们专一的放下我们的智慧、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的天然秉赋。在这拒绝之后所得的,才是复活的、属灵的、第二个的。

      但是,神所给我们的第二个的,我们所得的太少了!我们借着第二个而活的也太少了!我们常常怎么作呢?我们就把第一个中的坏的除去,把第一个中好的就借用了。神是说,不只坏的、污秽的,和罪恶的应当除去;神也是说,我们本来的聪明、天才、温柔,和可爱的都当放下,带他们经过死。那末,我们要想:我们本来的聪明不用,我们应当作痴子吗?我们本来的温柔不要,我们应当顶刚硬吗?不是的。神要把这些带去经过死。比方:我是顶聪明的,我可以用我的聪明,从圣经中找出许多新的意思来;但我不靠自己的聪明,我专一依靠神。无论是读经、祷告,都依靠神。若不倚靠神就不能作什么。真像圣经中所说,你们离了我,就不能作什么。你就要看见,你已经经过死,你的自己已经放下了。你要看见,神要用你更新过的聪明。你能看见,凡是经过死,经过十字架的,神都要,神也都用。

 

靠着第二的生命生活】这是顶苦的生活!这是多么苦的生活!这样作,我们不能自由,不能作得快,我们必须多等候神,多祷告,先认识我们自己是没有用的,先认识我们自己是败坏的。但是,惟独这种生活是结果子的生活。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多少人不肯取这态度。所以他们一生一世在第一个里活着。他们一生一世不能在第二个里活着,因为天然的没有经过死。所以,他们外观虽好,终不能结出真实属灵的果子。我再举一个例。主耶稣基督是从来不知罪的。主耶稣若借着祂自己说什么,也是从来不会错,若借着祂自己来作什么,也必定是很好的,因为祂是没有罪的,清洁的,无瑕疵的,祂的性情和生命都是完全的。但祂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说什么;子从父所听见的,就说出来。为何祂不随着自己作事呢?因为祂看见,这是天然的,并非凭着神而作的。就是天然像主耶稣那么完全,那么清洁,那么美丽,也是不能跟随的,同况我们的呢?主是从天上来的,尚且不靠着祂完全的肉体,而靠着圣灵;就我们应当如何呢?祂无论如何,总要凭着神的旨意,靠着圣灵的能力,就是要我们看见,不是没有罪就好了,乃是我们的生活要不只胜过罪恶的,并且要胜过血气的;不只胜过污秽的,乃是胜过天然的。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太受我们天然的压制了。我们生活和工作太随着自己的意思而定规,太凭着自己的智慧而活动,太借着自己的能力来事奉神。神今天的呼召就是要我们专一的在祂面前,看见一切出乎天然的是同等的没有用处,肯谦卑、虚己的在神面前,作个完全顺服并投靠神的人。

我也承认这道路是苦的!这种生活,就是依靠的生活,卑下的生活,捆绑的生活,囚犯的生活,奴隶的生活。这种的生活是苦的生活。你若靠着第二个的生命活着,你要看见你天天是卑下的,受捆绑的,是像囚犯、奴隶的。但是,惟有这样的生活是神所喜悦的,惟有这样的工作是有属灵的效力的。一切出乎血气的,就是血气的圣洁,血气的热切,借着自己的秉赋,借着情感的冲动,在神看来,其效力是等于零的。

      末了,让我们记得一件事,就是凡不必多祷告,不必完全倚靠神,不必有圣灵的能力,就可以作的,就会作的,就能作的,必定不是神所喜悦的,必是神所定罪的,必定是出乎肉体的。我们所有的一切,必须是从谦卑倚靠神而得来的方可。盼望我们天天靠着神的生命来冶死天然的生命,直到主来到的那一天。但愿神的新造吞灭了我们的旧造。――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