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苦胆调酒

 

读经: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髑髅地;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祂尝了,就不肯喝。他们既将祂钉在十字架上,就拈阄分祂的衣服。(太廿七33-35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当下耶稣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兵丁就拈阄分祂的衣服。(路廿三33-34

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五39-4144

众人听见这话,就极其恼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齿。但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就说,我看见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众人大声喊叫,摀着耳孕,齐心拥上前去;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他们正用石头打的时候,司提反呼吁主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又跪下大声喊着说,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说了这话,就睡了;扫罗也喜悦他被害。(徒七54-60

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罗十二1420

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一样。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林前四8-16

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可以略略自夸。我说的话,不是奉主命说的,乃是像愚妄人放胆自夸;既有好些人凭着血气自夸,我也要自夸了;你们既是精明人,就能甘心忍耐愚妄人。假若有人强你们作奴仆,或侵吞你们,或掳掠你们,或侮慢你们,或打你们的脸,你们都能忍耐他。我说这话,是羞辱自己;好像我们从前是软弱的;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说句愚妄话,)我也勇敢。他们是希伯来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以色列人么?我也是。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么?我也是。他们是基督的仆人么?(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人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十一16-29

当主钉在十字架上,兵丁还没有拈阄分祂的衣服以前,祂已经在犹太人面前,也在外邦人面前受了鞭打,被审判官定了罪案,也背起了十字架,走到各各他来受刑罚,行刑者就要实际的钉祂在十字架上。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件事情发生了。第一件,马太说,兵丁拿苦胆调和的酒给耶稣喝。祂尝了。就不肯喝。第二件,路加说,主为钉祂的人祷告,求父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主的十字架是没有苦胆调酒的

苦胆调酒是为着什么的呢?人被钉在十字架上,乃是一件最痛苦的事。当时的法律许可那些兵丁拿点苦胆调酒,来给受刑的人用,使被钉的人,可以稍微减少一点的痛苦。它的功效,有一点像今天的麻醉药。然而别人要喝,主耶稣却不喝。人的十字架有苦胆调酒,是因为在人的十字架上,有痛苦的感觉。

基督的十字架给我们看见:若有十字架,就用不着苦胆调酒;若有苦胆调酒,就没有十字架了。不能将这两样合在一起。主的十字架是没有苦胆调酒的,是用不着苦胆调酒的。所以不用,不是因为没有;是有,而且顶方便,是可以取用的;用了,就可以减少受苦的感觉;之所以不用,不是因为用不着,乃是被拒绝了。在这里你会问:为什么?那是因为十字架在别人身上是会生感觉的,十字架在基督身上却没有那一种的感觉(不是指肉身方面的)。若是真的背十字架,就没有感觉;若是有感觉,就是殉道,不是真背十字架。

殉道与背十字架

今天作殉道者的基督徒多,而背十字架的基督徒少。许多人受这种苦,受那种苦,虽然在那里不出声音,但是他的面孔却是摆给人看:我在受苦阿!这样的基督徒,不受苦还更好看些!这样的基督徒,背的乃是有苦胆调酒的十字架。

主钉十字架时,拒绝喝苦胆调酒。路加告诉我们,主在那个时候,还为那些钉祂的人祷告,求父赦免他们。这是没有苦胆调酒的十字架。主在十字架上受了许多的苦、各种的苦。但是主在这里,心里并没有一个感觉说,祂是受了冤枉;心里也没有一点的埋怨:看你们这些人,太可恶了!你们知道么,到了那一天,我要为这些事来审判你们。主所上的十字架,乃是一个没有苦胆调酒的十字架。苦胆调酒不是一种完全的麻醉品,但凡是自己仍有受苦的感觉的人,就需要喝它。

今天我在这里,不单是只讲一点圣经。今天有许多基督徒,从他们的态度上和说话上看,他们给人感觉乃是要作一个殉道者,而不是要作一个不要苦胆调酒的人。他在家里,被妻子责得太难过了;在公司里吃力不讨好;在教会中,在弟兄姊妹中间,尽作吃亏的人。他在面孔上给人看见:他乃是一个殉道者。若是背十字架,就没有受苦的感觉。需要苦胆调酒的人,乃是说出他心里有受苦的感觉。但一个真实背十字架者,是用不着苦胆调酒的。

或者我这样说,你们不容易明白,我再试看说一点。马太福音五章,是非常宝贝的教训,在教会中,有多少基督徒是这样行的呢?我年少的时候,在学校里是级长,因我书读得好,同学们都不如我。当我信主以后,有一天,有六个同学想来试试我,是不是能遵行马太福音五章的教训。我们知道,被打不还手还容易,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就很难。那天,我被他们一打,就变成不像一个基督徒了,心里就盼望神的白色大宝座快点出现。六个人走后,我心里因着被打而不还手很觉满意。但当我向主祷告的时候,我只有向主认罪,因为我看见,在我里面有了苦毒的感觉。受苦是一样的,但是里面有没有苦毒的感觉却不一样。

戈尔斯(Goils)是中古世纪的一位好弟兄,他在一个修道院里作厨子。每次修道院有大会,别处都会有人来,而且来的很多,戈尔斯就要预备十天内所吃的牛肉、羊肉、鸡、鸭、蔬菜等。修道院在一个山上,上上落落去买那么多食物,是不容易的。他也想要听道,不甘心光是自己作给别人吃,而失去听道的机会。他这样想来想去,晚上就不能睡觉了。主就来给他光照,让他认识十字架是给不是得,而这些都是出于神的安排。他看见了自己的错,就悔改了。这时候,他知道院长的声音沙哑了,他心里很难过,就另外专门预备了粥,供院长午夜工作完毕时吃。这个人背十字架,是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人打的。以后他成为许多人的祝福,因为他认识神。

十字架没有恨,没有怨言,没有自怜

连左脸也转过来给他打,若将这当作一个行为来作,就是一个没有得救的人,也有可能作得来的。基督徒的问题不是出在别人打你的脸,强逼你走路,拿你的衣服;乃是出在你里面能不能爱而不恨。

什么是十字架?十字架就是里面没有恨。没有恨,只有爱,所以里头没有声音。基督为一切逼迫祂的人祷告,就是因为祂里面没有恨,只有爱,所以祂不要喝苦胆调酒。

今天有基督徒受苦么?有!我看见过许多受苦的妻子,受苦的父亲,受苦的儿子。但是我也看到那许多人,在受苦时有几种不同的表现。有的人当时不说话(这是最普遍的),背后却说怨言。你若事情过了之后,竟有许多的怨言,这就说出在你里面有一种在受苦的感觉。所以你需要苦胆调酒,你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十字架。还有一种人,声音没有,怨言也没有,但是却去哭。十字架上有流血,却不是流眼泪。为什么流眼泪呢?是因为自怜。主的十字架是没有自怜的,乃是要怜悯人的。Havergal是个多病的人,他常说,大家都因我常生病而怜悯我,但我却并不可怜我自己,因为我所有的病痛,都有基督在替我担当。

在十字架上与在十字架下

只有在十字架下面的人,才会流泪;挂在十字架上面的人并不流泪。若能感觉到受伤,就不是在十字架上。有的人吃了一点苦,就觉得是一个殉道者了,那并不是钉十字架。那么,什么才是十字架呢?主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来十二32)一切钉十字架的人,都是被举起来的人。钉十字架的人,乃是在上的;你若是觉得你不上算、吃亏,你是在底下的人。什么时候你被钉在十字架上,就是你不觉得受伤;什么时候你觉得受伤,就是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真正的十字架,乃是心中只有祷告,对别人没有怨言,对自己没有自怜的。若是还有受苦的感觉,就需要喝苦胆调酒。

基督在十字架上头一个反应,就是不生怨言。假若环境临到一个人,在他身上有受苦的感觉,就证明在他身上没有十字架。若有受苦的感觉,就证明有苦胆调酒。并不是说所有脸上喜乐的人都是背十字架的人,也不是说所有哭泣的人都不是背十字架的人,真正的背十字架乃是没有受苦的感觉。

十字架有祷告,有祝福,有爱

主在十字架上说的话,乃是为仇敌祷告,祂爱祂的仇敌。保罗和西拉被打以后,就被下在监里,两脚上了木狗。他们在这么多的苦难中,却不喝苦胆调酒,他们对人没有怨言,对己没有自怜。他们的祷告、唱诗,都是真诚的。当保罗看见禁卒拔刀要自杀,就大声呼吽说,不要伤害自己。这说明他对禁卒有爱。

有的人先说一大篇他受苦的事给你听,然后也就祷告,我就被他的这个祷告浇冷下来了。有的作妻子的对我讲他们的丈夫怎么怎么的不好,她都如何如何的忍耐,但是我怕她所有的忍耐都有些狂傲在内。多有喜乐,有爱,乃是可悦纳的事;但若是有喜乐,却是假装出来的,乃是可定罪的事。

有两个在肉身也是姊妹的基督徒,一天,姊姊得罪了妹妹,妹妹不说话。但每次姊姊经过妹妹面前的时候,妹妹就唱诗。那意思就是说,你看见么?你是失败的,你得罪了我,而我不计较,我是得胜的。这样就使姊姊更难过。这乃是法利赛人的祷告,是用反常的祷告,假装的快乐来报仇。

什么是十字架呢?简单的讲:因为我是一个背十字架的人,里面没有受苦的感觉,不是假装出来的,乃是一种自自然然的。好像保罗和西拉那样的祷告;也如同司提反那样的呼求,他们都是不需要苦胆调酒的人。

基督徒真的背十字架,不是单在外面的行为上,转左脸,给外衣,同他走二里路;更是在心里的态度上。今天有许多的基督徒,在这三件事上,乃是作出来的,这不是十字架。十字架乃是里面不要苦胆调酒,是没有忌恨、气恼、报仇的乃是真能有祷告,有祝福,有爱的。

保罗在罗马书十二章二十节里说得真好:你的仇敌若饿了,就给他吃;若渴了,就给他喝;因为你这样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你自然流出来的爱,是能烧人的;你假装出来的爱,在人身上却点不着。

你要认识保罗这个人,你就要去读哥林多前后书。今天世上也有一班像哥林多人的基督徒。保罗对他们好,就说他是用心计牢笼他们;保罗对他们说直话,又说他是苦待他们。在这样的情形中,人要为自己说话,是何等的难。所以保罗多次的说,我乃是像愚妄人,说愚妄话。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十一)所以,虽然有那些人说了那些论断保罗的话,在保罗看那是不要紧的,保罗向着他们,仍然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

基督替你背的才是十字架

需要苦胆调酒的人,是因为有自怜,会生气,假装快乐来人。这样的人,是没有十字架的。事实上,十字架若是你自己背的,就不是十字架;只有基督替你背的,才是十字架。当难处临到,当事情搅扰你时,唯一能叫你不至身心崩溃的出路,就是立即把重担卸到灵里。你要把重担转卸于灵,因为身体无法忍受,精神也支撑不起。十字架对你身心皆有益处。若不是十字架,就只是一种行为的努力。但那生根于里面的爱,出自十字架的爱,乃是交织着基督的爱涌流到别人身上,这爱是超越一切的。许多人作基督徒作得不长久,因为他们只有外面的修行,只是努力遵行基督教外在的原则;那不过是强制自己,终久必会崩溃。

神若只给我们马太福音五章,而没有同时给我们十字架,那就是残忍的。但是当我们认识,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并且我们是凭着那在我们里面神儿子的信而活(加二20),事情临到时我们就不会有反应,因为受击打的是祂,不是我们;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活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在这一切事上,我们都逃逸了──祂的右手托住我们,使我们不至崩溃;在祂里面,并在灵里,我们就被带过去了。

若不是深深的认识十字架,试炼和苦难只会带来反应和崩溃;但在十字架的运行之下,只有爱。许多事情,我们今天只能有限度的经历;事实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如此,惟有爱不一样。惟有爱是我们今天就能完全经历的。神已经在祂儿子里面,将祂全部的爱给了我们,──在十字架,我们看见了这事的明证,我们得着了祂全部的爱。

钉死与受伤是两回不同的事。你真的钉死了,就不会受伤;你若受伤,就是还未钉死。我恨恶殉道者的感觉。许多人有殉道者的感觉,因为他们不认识十字架。也们只知流泪,不知流血。他们总是在自怜的水平上,寻求同情,而不是在更高的水平上,坐在诸天之上作王掌权,能宽厚的、无条件的、君尊的赦免人。若是人能钉你十字架,却不能伤你,你就是真属灵了。受苦是一回事,受伤是一回事,但钉十字架又是另一回事。

我们常听人说,某某人深深的经历了十字架,多年来他一直背十字架。事实却不然,因为他一直有眼泪,他只有殉道者的感觉。真正认识十字架的人,乃是像司提反一样,他的死是君尊的死,是安静的、完全自制的,将自己的灵交给神,并为杀害他的人求赦免。我们不会可怜他,只会尊敬他,并敬拜主。所有真正背十字架的人,都不会自怜,也不需要、不愿要人的可怜。仰望主使我们更多真的认识什么是十字架。

祷告:

我们的主,我们来到你面前,求你的赦免。我们是何等容易在受苦的时候受伤、夸耀、发怨言。求主使我们能由心里去爱人,真正的赦免人而不装假。叫我们在家庭中,以及各种的生活里,能进入更多属灵的实际。奉主耶稣名求,阿们。

──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