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两个天性

 

许多信徒的光景】许多才相信主耶稣作救主的人,常有一种的新经历,就是他们心里面好像有了二个性情一样。这两个性情是极不相同的。这两个性情中,是一恶一善的;有的时候,善的居上,就很爱人,很忍耐,很善良,很温柔;有的时候,恶的得胜,就顶忌恨,顶璪怒,顶邪恶,顶顽固。处在这种光景中的信徒,他的生命都是忽上忽下的,有时他的灵性好像是在高山之巅,有时候好像是在深谷之下。这种的灵性生活也好像是海浪式的──一波高,一波低。信徒处在这种光景中,真是莫名其妙!为何有时那样的喜乐呢?为何有时这样的忧愁呢?为何有时我是那样的爱人,那样的容忍受辱?为何有时我变成这样的没有爱心,丝毫不能忍耐呢?当他灵性高时,他就有说不出的喜乐与平安;当他灵性低时,他就充满了忧愁和郁闷。当未信主时,虽然犯了罪,倒也不觉得什么;现在呢,就大有分别了:虽然有时不如不觉中说了一句错说,作了一件错事──若在从前,则司空见惯,良心没有什么影响,现在──则自讼不已。虽然没有人来定他的罪,然而,他自己却控告自己不当如此。

      这样的自讼是非常难当的,会叫信徒又羞又惭,自怨自艾;直等到知道主已完全赦免他的罪,恢复了他灵性的欢喜,他才能欢乐。不过,这种欢乐是不能长久的,因为处在这层生命的信徒,他不久又要跌倒,从前的喜乐又要失去!过不多时,他又犯了从前所犯同样的罪!犯罪时,好像是很自然的;好像里面有一种能力,非常迅速的淹没了他,叫他好像不自主的,说了错话,作了错事。信徒处此光景,自然难免又是痛悔起来。他就不免在主的面前,有许多的许愿和立志,设立了许多律己的规章,以期下次不再蹈覆辙。一方面就重新求主的宝血洗他干凈,求主的圣灵重新充满了他。这样之后,他好像就很自足,以为这次是他末次的犯罪了,他从今之后,就要达到圣洁的路途了。但是,事与愿违,不久(或者就是数日后)他又失败了!自己又深自懊悔,痛恨自己的失败,心里非常难过,因为他圣洁的愿望已消散了,所有他自己立志的规条,都不能帮助他了。此后,虽然蒙主赦免之后,好像难信自己以后能保不再犯罪。虽然求主保守,然而,心中却是疑惑,以为:主到底真能保守他不犯罪么?

      少年信徒这样的经历是非常之多的,这样的自讼和难过是几乎每日都有的,也许一日自讼数次至十数次。在这样流荡旷野的生命中,就常有疑及自己的重生问题者。圣经岂不记说: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约壹三9)么?我自己时常犯罪,恐怕我还没有真重生呢!此时的失望和灰心,真非他们的眼泪所能表明的。

      他们既有许多失败的经历,就决计奋起精神,立定志向,与住在心里的罪恶,作最后的奋斗。从前自己软弱的地方,现在就特别留神注意。从前常在同事上失败,就特别在何事上检点。尽心打算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来十二1)。这固然在表面的行为上帮助他们许多,然而,(里面罪恶的活动,仍旧如前,并不稍杀其势,)到底也失败了。姑举一例:脾气。信徒知道了容易缠累自己的罪是急性之后,就在事事上制止自己发怒。这在较轻的刺激上,或可成功;在一二的试探中,也许有了效力;然而,这虽能忍一时的气,若对方再加重一点的刺激,就赫然动怒了。或者得胜几次之后,偶一失检,又发脾气了。或者在试采时,心中有了大交战:一方以为不可发怒,应当温和;一方以为对方如此无理,如此委曲人,若不惩戒之,无以泄忿。这种争战是信徒所最常有的。然而,可惜,失败总比得胜多;一忍不住又跌倒了。真蒙主重生的人,在他基督徒生命开端的时候,常有这种经历。也不知道多少的眼泪,因着交战失败而流啊!

      我亲爱的弟兄阿,你有没有像以上所说的经历?你欲不欲知其原故?你要不要得胜?愿主祝福我们今天所谈的,叫我们学得如何长进在他恩典中。

 

肉身之源】我们未说我们现在的光景之先,让我们先明白,我们末信主前到底是这么样的一个人,然后再说我们信主后的光景。我们知道我们人是灵、魂、体三者合成的。灵是我们与神交通的机关;禽兽没有灵,所以,无论如同,他们总不会拜神。魂是我们人格的所在;我们的意志、心思、情感、刺激等等,都是魂的工作。体就是我们外面的躯壳。人虽然堕落了,然而,他还有此三者。后来,人重生了,他所有的,也不过此三者而已。神造人时,人是一个自觉,有知识的活者。他有灵,所以他与下等的动物不同;他有魂,所以他与光明的天使不同──天使纯然是灵。人是以灵为主,管治全人──管治魂及体。人的生活是完全为神:魂的情感和体的要求,都是以荣耀神、敬拜神为依归──受灵的督率。

      但是,可怜,人堕落并不取消人三个原质中之任同一质;然而,此三个原质却以此而颠倒其上下的位置。伊甸园中的光景,明告我们以人类已悖逆神,敬爱神的心已绝,已向神宣告独立了。女人看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这是体的欲望;居先。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这是魂情感的爱好;次之。能使人有智慧──这就是撒但的话:你们便如神能知道;这是灵弃绝神,而餍满魂和体的嗜好;最后。后来,人堕落了,叫他的灵、魂、体,都受影响。灵就受魂的压制;魂就受许多感觉的支配;体就有许多反常的嗜好和私欲,他们就迷惑了魂。原来是灵居首的;现在却让体居首,而饱满其所欲。这体的欲,圣经称之为肉身或血气。从今之后,人变成肉身了(创六3)。这肉身就是人犯罪后的性情──天性。性情就是指挥我们生命的原则,或天性。从亚当后,每一个从妇人生的人,都有这罪性──都是肉身。我们现在明白了这肉身的来源,和这肉身如何就是我们的罪性。我们现在可看这肉身的悾质如何。我们不能盼望修改这肉身──秉性难移,不移。主耶稣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我们应当看准了这就是两个字。从肉身生的是肉身。无论你如何改造、改良、修造,还是肉身。无论你如何克己、修行、自勉,还是肉身。无论你如何行善、慈悲、施济、博爱、服务,莫说你不能,就许你作到了,还是肉身。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生出来既是肉身,无论如何终是肉身;世上没有人能把肉身改变人了的;天上也没有神能改变的肉身──性情。

 

神奇妙的救法】神就是因他不能弥补、修造、改变人的罪性──肉身,所以,才有现在奇妙的救赎法。我们知道,主耶稣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乃是代替我们受死。我们也知道我们一相信祂,一接受祂作救主,我们就得救了。但是,到底为什么神因着我们一次相信祂儿子的名,就救我们出死入生呢?如果这个相信,并没有更换(与改变别)我们的生命,则神岂不是拯救仍然充满罪恶的人进入天堂吗?这里必定有一个奥妙的道理。

      我们信主耶稣之后,神并不是任凭我们照着旧有的罪性(肉身)去行事为人。祂所以命主耶稣死的缘故,一方面叫祂为我们当罪,一方面是将旧亚当的创造,一概和祂同钉死十字架,叫祂能赐给我们以新生命。当我们相信主耶稣作我们救主的时候,神就将这新生命──带着新性情──赐给我们,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神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当我们信主时,祂就是将祂自己的生命──神的生命和神的性情──分给我们。这个性情是完全新的,与我们旧有的罪性是完全不相同的;这性情并不是从修改我们旧有的性情而来的。这个奥秘的事就是当我们相信主耶稣作我们救主那一刻发生的。这就是重生──从上头生的,得着神的生命和性情。这重生并不是人可以觉得的,乃是神的圣灵在我们灵中所作的工夫,恢复灵从前所失去的地位,而另以神的生命安置在我们灵里的。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凡真实相信主耶稣的,都有圣灵这样在他里面作工。没有重生的人,不是口信,就是脑信。凡心信的,必定得救(罗十9);所以,必定重生。

 

信徒的两种性情】现在,信徒就有两个性情了,一个就是罪性,肉身──老亚当的性情。一个就是灵命──新灵,神的性情。弟兄们,你已经相信主耶稣了,你也知道你自己是已经得救了;所以,你是已经重生的了。你现在应当知道在你的里面,有两个性情。就是这两个性情叫你有许多交战的经历。你所以忽上忽下,时胜时败,都是这两个性情影响你。这两个性情解决你奋斗生活的谜。

      少年信徒有了这种里面交战,和控告的经历,就是证明他是已经重生的了。因为未重生的人,乃是死在罪中(虽然有时有良心的斥责,但这也是非常迷糊的),没有信徒所得的新性情,自然就没有新旧性情之争了。

      这种新旧的争战,圣经也曾很明白的说出。在罗马书七章里,保罗把这两种的生命,从他自己的经历里,活画出来;他说: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15)。这就是新旧性情的争战。这里所记载的,乃是才重生的信徒的经历。他此时在基督里尚是婴孩的,灵命初生,尚是幼稚,所以无力。我所愿意和我所恨恶的我,就是指着新性情说的。虽然新性情爱慕神旨,恨恶罪恶;然而,因着对方──旧性情──之强,加以自己的意志软弱,我就犯罪了。然而,我的新性情并不犯罪: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17)。头一个我就是他新性情的我。罪就是罪性的别名。所以,这节意思就是:犯罪不是新我作的,乃是我的罪性作的。(注:然而这并不取消人的责任。)保罗就继续下去说,这旧新性情──罪性和灵命──的积极相反: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我按着里面的意思,我是欢喜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18~23)。这真是每一个信徒所公有的经历。立志行善,却行不来;定规拒恶,反拒不成。当有试探来时,好像心中有一种能力()把我们圣善的愿望压住了,而说出所不当说,作出所不当作的。虽然有许多的立志,许多的许愿,究不能拦阻这能力不作工。

      保罗在加拉太书又说这两个性情的相争。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作所愿意作的(17)。旧性情与新性情二者是绝对彼此为仇的。二者俱要在我们里面得着完全的主权。旧性情有它自己的欲望和能力,新性情亦然。此二者同时存在于我们里面,所以有许多的争战。这好像利伯加胎中的以扫和雅各:二者是完全相反,在胎中不时相争。当神的儿子在世时,世上所有的能力都是打算杀害祂;照样,现在神的儿子居在我们的心内,作我们的新生命,我们里面所有肉身的情欲,也都是打算除灭祂。

 

两种性情的性质】当我们未再说下之先,让我们明白这两个性情的性质。旧性情是从我们肉体生的,在它里面并没有良善(罗七18);新性情是从神生的,它并不犯罪(约壹三9)。这新旧的性情是完全不同的,不特其来源不同,就是其作用也是大异。然而此二者却并存在信徒里面。旧的就是肉身。属肉身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罗八8)。新的乃是新灵。神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旧的性情,没有新的性情对待比较时,除了一些嗜好私欲为人所自怨了者之外,在人看来,它却非全坏的。但是,人重生了,新性情随着新生命来了,旧新相形之下,旧者就现它的真相来。

      旧者有了新的对照,就显为是罪恶的,属世的,属鬼魔的。新者是圣善的,属天的,属神的。因为这旧性情已深根固蒂的与人相组织──为时已久,所以,要在经验上把它灭绝了,是当用时日的。这新性情因为是才生的,因为人的肉身罪性太强,所以,就把它的生长和作用压住了──这是用人的话语,照着人的经历说的,如同荆棘把道的种子挤住了一样。因为他们相反,所以当你有试探时,就有了极剧烈的争战,因为旧者强,而新者弱,所以你常行你所不欲行者,而不行你所欲行者。因为这新性情是圣善的,所以当你失败后,它叫你生出懊悔之心,叫你自讼,叫你去呼求洗净罪恶的宝血。弟兄,你现在应当明白你争战经历的原因。这种争战,就是表明你已经得着重生了。

 

如何过得胜生活】现在最要紧的问题,就是我们应当如何得胜;换言之,就是我们当如何才能除绝旧性情的能力和作为,而叫我们按着新性情的愿望去行事为人,叫我们得着神的喜悦。我们现在读两节圣经:

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五24)

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2516)

 

      这两节圣经教训我们如何胜过肉身──罪性,旧性情,老亚当天性──的两个法子。其实,是一个方法的两方面,或两步骤而已。十字架和圣灵,就是胜过罪性的独一无二法子。在这法子之外,欲用人工的立志、定规、许愿等等为救济者,都难免于完全失败。

      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失败都是因着我们罪性能力之强,所以陷至这个地步。所以我们能否得胜,全视乎我们能否弃绝这个罪性──肉身──而定。感谢神,因为我们虽然没法,但祂却有法子。祂在十字架上替我们预备了救法。当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时,祂不只代替我们死,祂并且把我们的肉身和祂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就叫凡属基督耶稣、重生的人,都有达到肉身钉死的希望。祂死在十字架上时,已经将我们的肉身也钉死在那里;叫祂的十字架,也变作我们的十字架。替死和同死都是主耶稣替我们成功的,且是已经完全成功了的。我们从前相信祂的替死,就得了重生;照样,我们现在相信我们的肉身已经与祂同钉死了,我们就有肉身死的经验。

      我们已经知道,无论如何,肉身总是肉身;所以,神才赐给我一个新生命和新性情。但是,这肉身怎样办呢?神既着为不堪救药、改造、神就决定把它结果了──叫它死。除了叫它死之外,并无其它善法。所以,把肉身和肉身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叫它死。这是主耶稣的成功──现在已经成功了。神知道我们自己不能把肉身钉死,所以,祂将我们的肉身与主耶稣同钉在十字架上,叫我们不必费力,而能有钉死罪性的可能。

      我们应当如同才能叫这同钉十字架,成为我们的经验呢?我已经说过,就是相信。罗马书六章十一节说:你们向罪当算(原文)自己是死的。罪就是指罪性──肉身。我们没有法子叫它死,惟有用算这个法子。算是我们意志和信心的作用。这意思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当取一种态度,以为()我自己是已经向肉身死的了;相信神的话,以为神所说的力是真的:神说,我的肉身是已和主耶稣同钉十字架了,所以我相信我的肉身就真是钉死了。我们一方面相信自己是死,一方面取自己真是已死的态度,就要真有向罪死的经历了。

      这样算了之后,我们就要看见十字架释放我们自由,肉身没有能力了。(虽然我们可以一次真算自己死,就有得胜的经历;但也有许多人在经历上,是逐渐脱离肉身的权势的。此则或是因自己的愚昧,或是因邪鬼的凭附。持之以信心,和意志的态度,也必能得胜。)但是,这并不是说,从今之后,我们里面就没有罪性了,只剩一个新性情了。若如此说,就是一个异端;不特混淆圣经的教训,并且违背圣徒的经历。我们未脱离这个罪形前,我们终不能除掉从这罪体来的肉身──罪性。所以,我们既已接受十字架的工作之后,因为肉身尚在,我们当需继续不绝的顺着圣灵而行,因为如此,就不放纵肉身的情欲了。

      十字架是我们钉死肉身的工具,圣灵是保守肉身不复活的能力。我们在消极方面相信十字架的同死,以除灭肉身的生活;在积极方面顺着圣灵行事,叫肉身没有死灰复燃的机会。许多信徒所以有肉身复活的经历者,就是在这一点上失败,一次不顺着圣灵行事,就一次予肉身以操权的机会。如果你在事事上都是在灵中行事,则肉身没有间隙可乘。

      这胜过肉身──罪性──的方法,你能从读经而知,能从听人而得;惟你在你经历里经验过,才知道这是真的。我常对人说,你若相信,在一刻中,你就能有这经历。然而我自己却是经过许多的时集,才得着!这怎么说呢?在许多时候中,我不过都是苦试而已:虽然倚靠十字架,究竟却有三分倚靠自己,和自己的算!神在许多时候中,允准我失败,叫我最终在经历上知道自己没有丝毫可靠的,就是我算自己死的算,也是没有什么功绩可倚靠的。所以,我们说一次算,就有得胜的经历,是真的:需逐渐明白,然后才有这经历,也是实的。

      弟兄们,你已经明白了我们的两个性情,和胜过肉身的法子。你可以就在你读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运用你的信心,算你自己向罪是死的;求主的圣灵把主耶稣的十字架,深深作工在你里面,叫你在经历上能胜过罪恶。此后,你当立志顺从圣灵而行。你从前立志失败了,现在当求圣灵加力给你的意志,叫你的意志有力倾向新性情。意志本来如舵,能转全舟;但不灵动的舵却也无用。既有圣灵加你力量之后,就当运用你的意志叫你自己顺着圣灵而行。应当记得:肉身并非化为乌有,它尚在;你若靠着圣灵行事,就能常守它钉在十字架上。否则,肉身又要叫你受它的亏。这顺着圣灵而行的意思,就是凡事稳静的倚着圣灵,结出那九而一的果。此中妙义,主要逐步在你的经历上,领导你知道。不过,你应当忠心。―― 倪柝声《碎饼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