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这世界的背后

 

读经: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1~32)

 

      这些话是当主耶稣在尽祂的职事时,在一个重要关键时刻所作的宣告。祂被许多热心的群众簇拥着进了耶路撒冷,几乎就在那时,主借用一个比喻,隐隐约约的说出祂将要舍命的事,随即有声音从天上来,印证主的宣告(约十二2428)。主藉着这两面重要的说明,将祂自己启示出来。这番话对于那许多去迎接祂、跟随祂进耶路撒冷,并喊着说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对大体的人而言,主的话表示对他们的寄望是完全相反,对于那些较能深思的,不久就要看见主这些话正是一个即将应验的预言,是预先说到祂的死,将如同一个罪因一样(约十二33)

      主的话虽然从一方面来说,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却在另一面,代之以一个稳固、牢靠又奇妙的指望。因为主的话无疑是宣告:政权即将彻底转变,这转变的彻底,是远超过所有犹太爱国人士所曾想望过的。这里的我和上文所说的构成了强烈的对比,就是人子和祂的对头(今世之王)的对比。这一粒神的麦种,藉着十字架顺服以至于死,使得今世恐怖的极权统治,随着它那骄傲的统治者之败亡而终结。又因着祂的复活,公义将代之掌权,人在那公义的王权下,甘心乐意的归顺于祂。因着爱的绳索,众人的心都被吸引,不再归给在审判之下的世界,乃归给人子耶稣。祂从地上被举起来,虽是为着受死,却因此被高举得以掌权。

 

什么是这世界地上正是发生此一转变,并带进无比结果的舞台,而冲突的点,乃是在这世界。这就是我们所要默想的,我们要从新约圣经中的一个重要的希腊字──Kosmos──来看它的意义。英文译本除了下面所提起的例外之外,一律译成这世界。(另有一个希腊字Aion也常被译成这世界,它含有时间的因素,所以更宜译成这世代。)

      我们该花一点时间从新约希腊文字典,就如格林姆氏(Grimm's)所著的,来看这一个字,就可以看出Kosmos在圣经中的意义非常广泛。首先,我们从古典希腊文中可以看出它原初的意义包含着两件事:第一,指一个和谐的秩序或安排;第二,指妆饰。后者在新约圣经中以动词的形态出现,Kosmeo意思是妆饰,就如圣殿是用许多美石妆饰的,还有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路廿一5;启廿一2)。彼得前书三章三节里面就有上面所提起的例外,翻译的人将Kosmos也译成妆饰,与五节里面的妆饰(Kosmeo)相符合。

      看过古典的希腊文,我们再来看新约的作者,你会发现他们对这世界(Kosmos)的用法不外下列三类:

      一、头一类是指物质的宇宙或地球,就如使徒行传十七章二十四节中保罗说:创造宇宙和其中万有的神。此外马太福音十三章三十五节及其它地方也曾用过;还有创世以来(原文是世界的根基),约翰福音一章十节说: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祂造的;还有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五节,你们往普天下去也是。

      二、Kosmos的第二类用法又分为两方面:

         ()它指居住在这世上的人,就加约翰福音一章十节的:世人却不认识祂;三章十六节的:神爱世人;十二章十九节:世人都随从祂去了;十七章二十一节:使世人可以相信

         ()从第一方面引伸出一个意义,指远离神并与基督为敌的全人类,就如希伯来书十一章三十八节: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约翰福音十四章十七节: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十四章二十七节: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十五章十八节的:世人若恨你们

      三、在圣经中Kosmos的第三类意义,乃是指这世上的事,诸如这世界上的物质、利益、财富、宴乐等等,虽然是虚空又多变的,却能激起我们的欲望,并吸引我们离开神,因此这世界上的事,最能拦阻我们向着基督。就如约翰壹书二章十五节说:世界上的事;三章十七节的世上财物,这里所用的Kosmos,不单指物质的,也包括那些抽象的或意识的,灵界的和道德的,或不道德的。因此哥林多前书二章十二节有世上的灵;三章十六节有有这世界的智慧;七章三十一节这世界的样子;提多书二章十二节世俗的(Kosmikos)情欲;彼得后书一章四节世上的败坏,二章二十节,世上的污秽,约翰壹书二章十六、十七节,凡世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都要过去。所以雅各要基督徒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7)

 

世界背后的故事】读经的人只要稍加注意,很快就会发现,Kosmos一字是使徒约翰最喜欢用的字,以上所引的经节正说明此点,同时我们也是由于他的帮助,才能有一个进一步的结论。

      上面所说关于这世界三方面的定义:一、物质的全地或宇宙,二、地上的人,三、地上的事物,虽能使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世界,却仍未摸着隐藏在这世界背后的故事。古典的希腊文Kosmos一字乃是指一个有秩序的组织或安排,这一解释足已帮助我们摸着一点,世界背后还有故事。我们藉着摸得着的事物碰见了摸不着的东西,我们碰见了一个有计划的系统或制度,在这个系统或制度里面,一切都井然有序,功用配合得十分紧密。

      关于这一个制度,两件事必须加以着重的说明:

      第一,从亚当为那恶者开了门,让牠进到神的创造里那一天起,这世界的秩序就显出与神为敌的光景。这世界不认识神(林前一21),恨基督(约十五18),并且不能接受真理的圣灵(约十四17);他们所作的事是恶的(约七7),因此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雅四4)。所以主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十八36)我已经胜了世界(约十六33)使我们胜过这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信祂)(约壹五4)从我们所引约翰福音十二章的话来看这世界,就知道这世界是在审判之下。神对这世界的态度是从不与之妥协。

      第二,同一节圣经又清楚的说出那整个的制度是受着一个思想支配的。约翰一再的说到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十四30,十六11)。他在书信里将牠描写为那在世界上的(约壹四4),与之相对抗的有真理的圣灵住在信徒的里面。约翰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撒但是一个背叛的世界的统治者(Kosmokrator)──这字在新约圣经中只用过一次,以复数出现,是论到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众君(弗六12)。

      因此世界这一个有秩序的制度,乃是由它背后的统治者撒但所管辖的,约翰福音十二章三十一节所记载主的话,说到这世界受审判,所指的世界并不是物质的世界,也不是指世人,因为以他们而论,审判尚有待于将来。这里所说受了审判的世界,乃是指这个紧密的世界秩序,撒但是这世界的创始者,也是它的头。所以正如主耶稣的话清楚所指明的,那受审判的乃是牠,牠是这世界的王,牠已经受了审判(约十六11),要永远被赶出去。

 

要认识这世界】圣经使我们对周围的世界有更深的认识。的确除非我们能看见在属物质的背后那看不见的权势,我们就难免常常受欺。

这些思想能帮助我们更认识前面所提起的,彼得前书第三章中,使徒将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这些外面的妆饰(Kosmos),和在神眼中看为极宝贵不朽的妆饰,就是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对比。由此可以推想前者在神眼中毫无价值,是必朽坏的。我们能否接受彼得对这两种妆饰的评价,全视我们是否真看见他话的真实意义。彼得的含意是,在那些辫头发、穿美衣、戴金饰等等妆饰的背后,有一个权势在左右着这些,正为着牠的目的而工作;因此切勿被那势力所掌握。

      我们必须自问,是什么动机使我们与这些事发生关系?可能并不包含情欲的因素,我是无辜的,我只不过想在审美的观点上得到一种和谐的美丽和满足。这样作在实质上可能并无重大错误,但是你我曾否看见,因着这件事我们摸着了什么?我们摸着了在看得见事物背后那紧密的制度,这制度正是神的仇敌所控制着的。为此我们必须儆醒。

      圣经一开头就说到神创造诸天和地。当时祂所创造的世界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这样子。我们从圣经中世界一词的意义,可以看出这世界曾经过一些变迁,到了新约里面(虽然在诗篇和先知书里面已隐约的提到),世界才完全形成一个含有属灵意义的组织。我们可以看出那发展的原因。在人堕落之先,世界所包含的只不过是地面和其上的人,以及地上的事而已,那时候的世界还未成为一个系统化的世界。(Kosmos)。因着人的堕落,撒但就趁机进入,照着牠的计划,将地和地上的事,编组成系统,就是我们所说的世界。所以原初属物质的地,与经撒但编组而成系统化的世界亳无关连,人也是如此;但是撒但抓住了人犯罪的机会,利用人替牠开门,将牠所要建立的组织带了进来。从那时候起,地是属于这世界,人也是属于这世界了。因此我们可以说,堕落之先只有地,堕落之后才有世界;到主再来的时候只有主的国度。世界是属撒但的,国度乃是属于主耶稣,今日乃是主的国度要取代这世界,并且将来要完全取代。那非人手所凿的石头,打碎人骄傲的偶像时,这世上的国,就要成为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但二44-45;启十一15)

 

这世界的事】政治、教育、文学、科学、艺术、法律、商业、音乐等等,正是构成这世界(Kosmos)的事,而这些事又正是我们天天所遇见的。这些事一旦从世界中除去,由这些事编组而成的系统就不复存在。历史告诉我们,这些事都各有长足的进步,但是问题在它们的进步究竟朝着那一个方向?这种发展最终的目标到底是什么?约翰告诉我们,时代的末了,敌基督要起来,在这世界上建立牠的国度(约壹二1822,四3;约贰7;启十三),这就是世界发展的方向。撒但今天正利用今世的物质、世人和世事,要把这些事归结成一个敌基督的国度。到了那时候,这世界的制度达到了高;那时,这世界的每一分子都将显出与基督徒为敌的面貌。

      你在创世记里读不出伊甸园中曾有什么技术,也未曾提到过机械工具。等到堕落以后,该隐的子孙中有打造铜铁利器的。人如果在几个世纪以前,说在所使用的铁器中,已经看见敌基督的灵,很可能被认为是无稽的幻想。其实多少年来,刀剑早已和犁头公开的互争短长了;到了今天,金属在人手中已成为杀人的恶毒利器,技术和工业之被滥用,已愈过愈明显了。

      音乐和艺术也是如此。弹琴和吹箫也是起源于该隐的家族,到了今天,撒但正藉着人污秽的手越过越表现藐视神的傲慢。在世界许多地方,我们很容易找出,绘画、雕刻和音乐与拜偶像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毫无疑问的,那一天正在临近,敌基督的性质将藉歌唱、舞蹈、戏剧和视听器材公开展示。

      至于商业,它和世界的关连更是值得我们注意。撒但是头一个奸商,将牠的诡计推销给夏娃。以西结书二十八章用表号的说法,论到牠原初的性质,我们读到:你靠自己的大智慧和贸易增添赀财,人因赀财心里高傲(5)。我想这一点无须多加论证,人大多可从经历中承认商业中的性质,因为撒但是商业的起源。这一点以后还要多说一些。

那么教育又怎么样呢?许多人都愿为教育辩护,说教育是有益无害的。再说,我们的子女岂能不受教育?但是教育和商业或技术并无不同,也是今世事物的一环,它也是从善恶知识树长出来的。许多基督徒是何等迫切的盼望,要保证我们的孩子们不受那些世界明显毒害的摧残;但我们又不得不使他们受教育。我们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他们不得不接触实质上是属世界的教育,而另一方面又能保守他们不受这庞大世界制度的危害?

      科学又怎样呢?同样是构成这世界(Kosmos)的一个单元,它同样是知识树的果子。当我们进入科学的范畴去探索物质世界的本质、人类的本质,立刻会引起一个问题:这些科学的研究、追寻和发现,应否有一止境?在知识的领域里,有益和有害的分界线究竟何在?怎样才能在追求知识的事上不陷身于撒但的网罗?

      这些是我们必须深入寻求的。我知道必然有人会说我说得太过了,但为了要把这问题看得透彻起见,我们必须从这里看起。因为人若爱世界,父的爱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二15直译)。最后,当我们摸着这世界的事时,我们总要问自己说,这件事对我和父之间的关系影响如何?

      时候一到,我们不得不进到世界里面去,并和它有接触;今天的世界也会来找我们,使我们无法不和它有接触。今天遍处有一个势力要俘掳人。你曾否感觉世界的势力的庞大?人今天最爱谈论的,你充耳所闻的,岂不就是钱?今天你终日所想的,是否就是吃什么,和穿什么?你无论到什么地方去,人最热衷谈论的题目也是这些。连基督徒也不例外!这世界竟然猖狂到一个地步,甚至扩张它的势力到教会的门口,连圣徒也要管辖!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今天这样危急!惟有对基督十字架能力的认识,才能拯救我们脱离这世界的权势。

     以往我们常常说到罪和天然的生命,我们很容易看见它们在属灵事上所带进的后果。但我们很少认识,当我们一摸着这世界,在属灵境界中所引起的后果!在这世界的背后,那属灵气的势力,正凭借着这世界和其上的事要诱人进入它制度的网罗,神的圣徒不仅要谨防罪恶,还得提防这世界的王。神今日正在建立祂的教会,要使她达到完全,好让基督能在宇宙中作王。同样,神的对头也正在建立这世界的制度,最终要达到使敌基督掌权的颠。我们当何等儆醒,免得在不知不觉中作了撒但的帮助,建造那必遭毁灭的国度。当我们面临取舍和选择的时候,我们所注意的,不该仅仅是好坏或损益的问题;我们当查问的是:这事是属于这世界的呢,还是属神的?因为这宇宙中只有一个争战,所以每当两件冲突的事摆在我们面前时,取舍的后果非同小可,若不是使神有所得着,就是撒但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