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远离神的趋势

 

      我们都曾作过罪的奴仆,所以提到罪恶的事很自然的相信它们是出于撒但;但我们是否同样的认清,这世上的一切事也是出于撒但呢?我相信许多人对于这一点还怀着不同的思想。但是圣经却那么清楚的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撒但心中很明白,一般来说,用明显的罪恶去引诱真基督徒常是徒劳无益的,他们通常会看出那些事的危害而远避它。所以牠就用巧计布置了一个诱人的网罗,使许多无知失察的人陷身其中。对于情欲和罪恶,我们常能力避,但是对于那些似乎是无害的科学和教育,我们往往就失去了评价的标准,不知不觉的陷身在仇敌的网罗里,成为它的掳物。

 

这世界在审判之下】但是主曾清清楚楚的向这世界宣告了祂的审判,因为这世界已经与神的旨意脱节。主说:现在这世界受审判。显然凡是构成这世界(Kosmos)的,都在审判之下,倘若这世界不是在根本上已经错失,主就不会如此加以审判。主接着又说:现在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主这样说,不只着重的说出撒但和这世界系统之间那紧密的关系,而且说出这世界的被定罪与这世界之王的被赶出去是相连的。我们是否承认,撒但就是今日教育、科学、文化、艺术的主,而这些和撒但一样,已经注定必要败亡呢?我们已否认定,撒但正是那操纵着构成这世界系统之事的幕后主人呢?

      当人一提到跳舞厅或夜总会的时候,基督徒立刻有一种直觉的反对,我们认为这些十十足足是世界;若从另一个极端来看,当人讨论的题目是医学或社会服务时,我们可能毫无不良的反应。这些事往往得到我们的赞许,甚至还加以热心的支持。在这两个极端的中间,有千千万万种事,它们或具有好或坏的影响,因着各人见解不一,很难划一道分界线。但是我们要记得,神向这世界已经宣告了祂的审判,祂并不是向这世界的某一类事加以审判,不!凡属这世界的都已经受了审判。

你可以在你自己身上作个试验。比如你从事一项人所赞许的事业,有人对你说那是世界,你会被这话所动么?也许你根本不把这样的话放在心上。除非又有一个你十分尊敬的人直率严肃的向你指出:弟兄,你在这件事上摸着了撒但!否则我怕你不会有什么感觉,连引起你踌躇和不安也不会。当人对你说:你接触了教育,或是你接触了医学,你接触了商业。你有什么感觉?你反应的程度会和人说你接触了撒但一样么?倘若我们真相信,什么时候我们一摸着构成这世界的任何事,我们就摸着了这世界的王,那么当我们摸着其中任何一件事时,都不该没有严重和深切的感觉:全世界──不是世界中某些部分──都卧在那恶者手下。千万不要以为撒但只不过凭着人心中的罪恶和情欲来反对神,牠乃是藉着这世界的每一件事和神对抗。自然,你我都同意就着今世之事的本身来说,那是物质的,无生命的,并不具有为害人的能力,但是我们仍得看它们是抵挡神旨意的,因为这些事并不使我接触神圣的生命。

      创世记一章中,各从其类出现了多次,这代表繁殖的律支配着整个的生物界。但在灵界中却不受这律的支配。人类世代相传,父母生子女,但基督徒却不是世代相传,父母同为基督徒,也不能使他们的子女生来就是基督徒。人之得以成为基督徒,乃是因着神的作为。

      这个原则亦可广泛的应用在每一件人生的事务上。凡属于人类天性的,都自然的流传下去,但那些属于神的,只在神继续作工的时候才得以保持。而整个世界一直能继续下去,无须神特别的作为。这世界和其中所有的,一直向着与神旨意相反的方向发展,这就是这世界的性质。关于这一点,我们要引圣经和基督徒的经历来说明。

 

这世界的性质】我们先从政治的范畴来看:旧约圣经给我们看见以色列百姓和以色列国是特别蒙神赐福的。以色列百姓为了要和列国一样,所以求神为他们立王。先不说他们选立扫罗为王,我们都知道神在祂所定的时候,赐给他们一位祂为他们所选的王,要他照着祂的指示建立并治理以色列国。

      虽然这件事很清楚是出于神的作为,但是事实证明以色列国仍沿着自然的趋势,逐渐远离神,像列国一样。因为国是属世界的,她与这世界的每一件事一样,向着与神旨意相反的方向发展。世上任何国家,若听任她发展,她必越过离神越远,连蒙神选召的以色列国也不例外。当神的手向着她稍稍松开,她就随风飘去,和拜偶像的国联合。以色列国在她的历史上曾有过中兴,而每一次中兴都是神伸手干预的结果。否则,她就在下坡路上直坠。

      这种情形在商业上表现得非常明显,甚至人已经丝毫不以为意。我想到诱人不诚实的试探和败坏的勾当,以商界中最大。这是尽人皆知的,我们也知道在尖锐的竞争之下,要想保持诚实的贸易,正直的行为,那是何等为难!许多人甚至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要在商界中仍保持正直和诚实,惟有那些绝对投靠神的人才作得到。

      我们可以从主的话来看两等人的对比:一等人是赚得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生命;而另一个买卖人,却变卖了他一切所有的,去买一颗贵重的珠子。后者主用它作为天国的比喻(太十三46)。历世历代神的灵常常感动买卖人跟随那一个买卖人的脚踪,步他的后尘。有不少知名的事业,它们的盈余为着广传福音或其它达到神目的之途径而使用。

      我想起一个企业,是一个敬畏神的商人所开创。他知道向神的敬畏乃得神赐福,只有当人活在神面前时公司方存在;而商业上的机智与干练,健全并有效的组织,本身也能将企业持续存留的。因此在这个企业的头一个时期,藉着创办者所供应的神圣生命,使那本属世界的企业安稳在神的权柄下。但是到了第二个时期,原初的约束随着创办者的过去,已不复存在,这企业很自然的坠入世界的组织中,那是意料中的事。向神的敬畏早已消失,而企业却继续发达兴旺。

      我们来看最单纯的农业。创世记中所记载原始的农牧,很说明了一些事。亚当堕落以后,迫得神不得不对亚当说: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餬口,直到你归了土(创三17-19)伊甸园中果木扶疏,谁也不会认为农事或园艺有什么不当,因为那是出于神的定规。但是一旦脱离了神的手而任意发展,虽单纯为农牧也同样渐趋败坏。人服在劳苦和失望的定罪之下,藉着劳苦而有的收获也含有邪恶的因素。挪亚藉方舟得蒙拯救,是神伟大的恢复行动,藉着这行动全地又得以重新起始。但是曾几何时,人又旧病复发,悲剧重演!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农业的本身当然没有错,但就在那时,已显出它引人离开神的方向。只要听任它自由发展,它就向着百分之百反对神的方向走。大家对各洲大陆的旱涝之灾的惨况,想必都有印象!

      但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教会,和属世的耕作之间有何万丈的不同?藉着神的恩典和内住的圣灵,她如果响应在她里面的生命,就能时时刻刻倾向神,走向神,纵然她偶因失迷而离开神,这生命也能唤醒她归回。

      再说教育,无论就圣经和我们的经历来说,都能给我们看见一点它的地位。以象征的说法来看,神之废扫罗而立大,正说明祂越过人看为出人头地的人(扫罗的身量比众民高过一头),而喜悦合乎祂心意之人。说得更认真些,像约瑟、摩西和但以理等人,他们的智慧曾蒙神分别重用于当代,而他们的智慧和悟性乃是直接从神领受的,并未假手于世俗的教育。而使徒保罗明明地把学问列在他所看为有损的万事之中,因他以对主耶稣的认识为至宝(腓三8直译)。他在今世的智慧和从神来的智慧之间划了一道清楚的分界线(林前一21-30)

      经历更告诉我们学术界属世界的情形;今日西方许多著名具有历史的大学或学院,大多为当日基督徒所创办,其目的在使青年人能在基督徒的影响之下受到良好的教育。当创办人还在世的日子,因着他们将真实属灵的内容充满在学校中,所以教育得以保持在建校的根基上。但是等到创办人一旦离世,原先支配学校的属灵影响力也随之消失,而教育自然就朝向唯物的世界潮流,愈过愈远离神。有的学校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显出这种转变,因为挣脱宗教传统并不是朝夕间的事,但这种演变的趋势却十分明显,许多学校已经彻头彻尾失去了创校之日所立下的根基。当一件属物质的事还在属灵的管辖之下时,它确能起一点它该尽的功用。一旦脱开了属灵的管辖,在它背后的能力,立刻就显出来。属物质的事受物质的律所支配,而它发展的方向正是说出它属世界的性质。

      当代传道事业的扩展,使我们能有机会,在此时此地从今日宗教组织来证实这原则。一个多世纪前教会所创办的学校和设立的医院,属灵的气氛十分浓厚,而目的纯粹是为着福音。所以并不注意建筑的美丽和雄伟,只求传福音的目的能贯彻。过了十年或十五年之后,你若再到那里去,看见学校或医院显著的扩大了,但得救的人反而不如从前多。到了今天,那些学校,已经纯粹成为教育的中心,当日为广传福音设校的动机已无踪迹可寻。同样许多医院今日已演变到只医治人身体的疾病,根本忽略人属灵的疾病。当日创设这些学校或医院的人,由于他们自身紧紧与神同行,所以能使他们所创设的学校或医院符合创设的目的;但是等到他们一过去,这些学校或医院很快就落到这世界里,去追求这世界的标准。这样一来,这些学校或医院就自然而然的置身于这世界之事的行列,对于这种光景丝亳不足为异。

      我们看见使徒行传在开头的时候,由于一项偶然的事件,促使教会注意到贫苦圣徒的照顾。那件慈惠的工作显然蒙神的祝福,但是要记得,它的性质是临时的,也许你会诧异地说:这工作若能一直继续下去多好!只有不认识神的人才会说这种话。倘若那时的慈惠工作一直无限期的延展到今日,它必然是已随着初期属灵影响的失去而变换了方向,成为这世界的事业,这是无法避免的。

      因为神所建造的教会,与每一个时代中那些出于教会中圣徒个人的信心和异象所创立有价值的慈善工作和公益事业,二者之间有显然的分别;后者的起源虽然也是由于圣灵的异象,但它自身就拥有持续下去的能力,而神的教会却没有这种能力。这些慈善公益事业,虽然是神的儿女所开创,但是一旦等到它们规模粗具,便可以经由世人来管理并维持,与开创时期那种必须凭借信心的性质大相径庭。

      我再说,教会之得以存留,需要她无时无刻的依靠神,她永不能离神独立。假定在一个城市中,有一个活的教会,经常有交通、祷告并传扬福音,还在许多信徒的家中或地区有属灵的活动。过了多年以后,你想情形会怎样呢?如果神的百姓在信心和顺从上忠心跟从祂,那么那地的教会,就满了主的生命、主的光和充满了具有权能的神的话,且远超过以往;反之,她若向神不忠,违背了主所给他们的异象,她同样可能成为宣讲无神论的所在,而昔日的教会已不复存在。因为教会的存在需要神生命不断的注入,时时刻刻的灌溉,她不能片刻与神的生命脱节。

假定在那城里与教会有关连的还有一所学校,或者是一所医院,一个出版社,或者是一些慈善事业,都是那教会之信徒本着信心所开创的。如果这些事业已经持续了十年,也没有别的公私团体起来接替它们的工作,社会需要这些事业的服务,那么它们可能仍然服务得有声有色,依然获得社会的赞许。因为只要具有普通才干的管理,它们的业务就能蒸蒸日上,无须神生命的新鲜输入。它们和这世上任何事业已经毫无二致,它们的存留根本不必靠神的生命,它们早已包括在现在这世界受审判的判语之下了,因为它们早已属于这世界。

 

这世界的事】假若我问你贵干?而你的回答是业医。很可能你除了珍视解除人间疾苦的终身职志之外,对于你所处的境遇,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危险。我若告诉你,医务工作不过是撒但控制之下这世界系统的一环时,教会有什么感觉呢?如果你是很有追求的基督徒,对我所说的话也很认真,因此大为吃惊,你的反应可能是后悔作了医生,觉得不如改行更好。这不是办法。你可以仍旧作你的医师,只是你要小心,因为你的脚正踏在仇敌所控制的强土上,除非你时刻儆醒,否则你迟早会落到牠的诡计之下,成了牠的俘虏。

      或者你是作工程师的、办农场的、开印刷厂的,同样你也要当心,因为这些也是这世上的事,和开设娱乐场所,涉足不良之处同样危险。除非你谨慎战兢如履薄冰,否则迟早你必落到撒但的陷阱里,失去作为神儿女所享有的自由。

      那么你一定要问说,我们怎样才能蒙拯救,而不被缠住呢?许多人认为逃避这世界的途径与奉献有关,需要更新,将自己献上,将自己更完全的交给神,为神的事活着。我要说:不!因为脱离世界是救恩的问题。我们按天性来说都在撒但系统的陷阱里受困,若不是神的怜悯,无人能以逃脱。我们的奉献不能救自己,我们所依靠的是祂的怜悯,惟独祂救赎的工作,才能救我们从世界的陷阱中出来,祂足能拯救我们。下一章我们要来看祂怎样救我们,神能将我们的脚安置在盘石上,使我们不至于滑跌。神且能帮助我们,照着祂的喜悦,使我们所从事的行业为祂的旨意所用。

     但是让我再重复的说:这世上的事自然的趋势是向着撒但而去的,它是越过越远离神。纵然有些事是出于属灵的人,它们的目的且是为着神的,但是一旦失去了原先所有的神圣生命之约束,会立刻自动改弦更辙,朝着月一个方向而去。无怪撒但的着眼点是在世界的末了,因为牠知道,到了那时候,凡是这世上的事,都要回到牠手中。就是现在,这世上一切的事也正在面向着牠而去,到了末世,牠预期必能达到牠的目的,但愿当我们摸着属撒但系统的任何一点时,这个思想使我们得以清醒,免得我们不期然的帮助牠建立了牠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