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世界已埋水底

 

读经: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五至十六节

祂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许多人对这段圣经的后一半觉得诧异,何以主耶稣不说信而得救的人应该受浸。相反祂说: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我们常常把主所没有说的读到主的话中,结果往往对我们产生危害。每一句话主怎么说,事情就怎样,一点一画都不能更改。如果这是事实,那么只有那些对祂有了信心,又受了浸的才能得救。有的人就在这一点上感觉困惑。他们也许要抗辩说,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请不要困惑,也不要怪我!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主的话。这次序是主自己定的,相信之后受浸,受浸然后得救。我们不可以把它颠倒为相信,得救,然后受浸,虽然我们宁愿它是如此。主的话坚定不易,我们的分乃是留意听从。

      (有人对马可福音十六章十六节的话是否出于主表怀疑,对于这件事,我无意加以解释。有一次,我在一个乡村里遇见一个姓陈的裁缝师,他有一本马可福音,当他读到这一段被人评论为并不属于马可福音的经节时,他却相信这是主的话。当时那村庄里没有一个基督徒可以给他施浸。他该怎么办呢?接着他又往下读,读到二十节,看见神自己用神迹奇事随着,证实祂自己的话,他觉得这就够了。因此他作一简单的决定,要证实主在十八节里所给的应许。他去看同村几个患病的邻居,经过祷告后,奉主耶稣的名为他们按手,然后就回家了。他告诉我,过了一段时间,他们都痊愈了,没有一个例外。这件事使他大得鼓励,信心得着坚定,当我遇见他时,他一面安安静静的作他的裁缝,一面忠心的见证主耶稣。如果他能这样将主的话当话,信主说了就算数,我有什么理由不信?)

      因此我再重复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你们也许要对我说:你一再这样说,你是否要说受浸的重生?不,这绝不是我的意思!主从来未说过信而受浸的就必重生;主既没有这样说,我自然用不着如此信。主却明明说: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所以我相信的乃是受浸的得救。

      那么问题自然就来到,主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路加记载那些听了彼得的劝勉说:你们要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浸,彼得的话到底何所指?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问自己,我们所说的得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怕许多人对于得救常常有一些不准确的观念。许多人(几乎是大部分)对于得救的观念往往是指我们将来不下地狱,进入天堂;或者是指我们脱离罪恶,使我们过圣洁的生活,但是我们错了。圣经里面得救的意义远超过这些。圣经里面所说的得救,它所相关的事远超过罪恶和地狱,或者是圣洁和天堂等等,它还与别的事相关。

 

得救与世界】我们知道神所赐的各种美善的恩赐,乃是为使我们能应付并敌挡与我们为敌的邪恶。祂所以使我们称义,因为我们在定罪之下。祂将永远的生命赐给我们,因为我们在死亡之中。祂赐给我们赦免,因为我们有罪。祂使我们得救,又是为着什么呢?上面曾说过,称义的对面是定罪,天堂的对面是地狱,赦免的对面乃是众罪,那么与得救相对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往下将要看见,得救的对面乃是世界(Kosmos),它是和世界相对的。

      撒但是基督的仇敌。牠藉着人的肉体,产生了今天地上这许多形形色色的事,我们没有一个人不受这些事的牵连,无人能以幸免。整个世界的样式,特别使父神心厌。我想大家都知道,宇宙中三个黑暗的势力,就是世界、肉体和那恶者,正好与三而一神的三位格相对。肉体与保惠师的圣灵对敌,撒但敌挡主耶稣基督是主,而世界乃是敌挡那万有的创造者父神。

      我们所说的这世界(Kosmos),它一直与父神又是万有的创造者为敌。从圣经说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这一句话中,我们能看出父为着祂永远的旨意来创造,并且为此作工不息。远在创立世界之前,父就在祂心中定意要在这地上建立一个秩序,这秩序的最高层乃是人类,他们能自由的彰显神儿子的性质。但是撒但伸进手来,对此加以干扰。撒但以地作牠的跳板,人作工具,抢夺并窃据了神所创造的,使之以牠自己为中心,而彰显牠的形像。因此,这一个与神原初旨意不同事物的系统或制度,乃是对神所定计划,一个直接的反对。

      所以我们今天面对着两个世界,两个掌权的范围,它们的性质完全不同,且是对立的。以我们而论,今天所面临的问题不在将来上天堂或下地狱,今天的问题是在我们面前有两个世界,到底我们属于那一个?是基督执掌王权的那世界,或者是站在它的对面,属于那处处与基督为敌的事物?撒但是这事物实际的头子。

      因此与得救发生关系的,不单是个人罪得赦免,和逃避将来的地狱,它更是和我们从一个制度中出来有关。当我们得救的时候,我们就从一个整个的世界中出来了,进入另一个世界;主救我们,现在就将我们从撒但为着向神旨意挑战而建立的那整个组织的系统里救出来。

      这一个范围,这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Kosmos)以多方面出现。当然罪恶在其中位居首要,如世上的情欲;此外那些人所重视的处事标准和方式,也是构成这世界的成分之一。就如人类的思想、文化、哲学,都包括在内,再加上出之于人性那些社会和政治的崇高理想。

      此外无疑的还有这世上的各种宗教,加上属世界的基督教和属世界的教会。无论在什么地方,人若仗着天然的能力掌管一切,你就看见这个世界的因素,这些正是受撒但直接鼓动的结果。

      倘若这就是世界,那么得救又是什么呢?简单说,得救就是我逃脱了这些。我从构成这世界(Kosmos)那包罗万象的事物中出来了。我再不属于撒但款式的事物,我的心专在神心所关注的事物之上,我以神在基督里那永远的旨意作目标。既蒙拯救脱离了今世的一切制度,我就进入神在基督里所定永远的旨意。

      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主既如此说,主的意思也就如主的话一样的明白。我因信接受主的话,又受了浸,因此我就成了一个得救的人。这就是得救。因此千万不要小看受浸这件事,受浸是个大关键,关系极大。受浸的关键不亚于当我们置身于两个互相激烈争战中的世界,我们从其中之一,被迁到另一个。

 

受浸与世界分离】另有一段圣经中也说到受浸和得救的关系,就是彼得前书第三章,使徒彼得告诉我们说: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彼前三20)。他说这水是一个表明,英文修订本却注说是一个预表。接着他又说:这水所表明的洗礼,现在藉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你们(彼前三21)。彼得说到这受浸,如今也拯救我们。彼得显然是相信,我们藉着受浸得救,正如同挪亚一家藉水得救一样牢靠。请记得,我不是说藉水重生,我也不是说受浸方得免去地狱之苦,或者方能脱罪。大家要听明白,我们现在所说的乃是得救。它并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它乃是基基本本的关系到我们和今日之世界制度的分离。

      若要更清楚彼得的话,便要回过来看那事的来源。创世记六章到八章,那三章圣经如同一幅图画,有很深的意义。我们能看见,在挪亚的日子,整个世界已经败坏了。原先是神所创造的地,因着人把自己服在撒但的权下而败坏。罪恶既得以进入,立刻大肆放纵,到了一个地步,甚至连神的灵也不得不说:够了!情形已经演变到无可挽救的地步,只有将它交给审判和毁灭。

      因此神吩咐挪亚造方舟,他带着全家和各种有血肉的活物进了方舟,然后有洪水来毁灭全地。洪水把方舟从地上漂起,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凡在地上有血肉的,无论是人或兽都死了,只有在方舟里面的蒙了保全。这里的重要点并不在他们得以逃脱被洪水淹死的厄运,重点并不在这里。这里要我们看见主要的点乃在挪亚一家八口,乃是全人类中唯一从那败坏的事物制度,就是那埋在水底的世界中出来的人。一个人的存亡就系于此,出来的自然就活着,留在其中的注定已沉沦。出来就是得救,得救并非出来以后的结果。请大家注意,这里有很重大的分别。所以什么是得救呢?得救乃是今天我们从那判定要灭亡属撒但的世界中出来。

      赞美神,他们出来了!怎么出来的呢?经过水出来的。因此今天信而受浸的人,也是藉水得救,正像挪亚在方舟中经过洪水得救一样。这段藉水得救的圣经,正好说出他们逃脱了今天的世界,他们从整个事物的系统和制度里面出来了,而这些今世事物的系统和制度,加上它的王,已经在神的定罪判决之下。我们特别要对今天要受浸的人说几句话:请你们记得!浸到水中的不单是你们;当你们进到水中的时候,整个的世界和你们一同进到水中。而当你们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你们乃是在基督里出来,是在那曾凌驾于波涛汹涌之洪水上的方舟中出来,而你们身上的世界却从此长留水底。以你们而论,世界从此长埋水底,像洪水淹没了挪亚时代的世界一样。它在基督的死里被制死,永远不再复起。你们乃是藉着受浸作这样一个宣告:主阿!我把我的世界留在背后,你的十字架使我和世界永远分开!(注:这篇信息释放于一九三九年五月在伦敦的一次受浸聚会中。)

 

新世界】用象征的方法来说,当你们经过浸水的时候,每一件属于往日世界系统中的事物,都被这水所切断,再也不能回到你身上。从水里出来的只有你们自己。以你们而论:从这水中出来乃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中,在这世界里,你所遇见的乃是圣鸽和牠所拧下来橄榄树的嫩芽。你们从审判之下的世界中出来,进到另一个满有神圣生命新样的世界中。

      我要着重的再谈一次,下到水中的不单是你们,你们的世界也和你们一同进到水中,而你们的世界从此就长留水底。从你们所处那新的地位来看,你们会发现这水一直淹盖着你们从前所属的世界。就是那救了挪亚和他全家的洪水,却将曾是他们生活的世界淹没了。因此同是这浸水,一面将你我摆在基督里这得救的根基上,而另一面,也将整个属撒但的事物体系埋在水底。这受浸不单是结束了你这亚当子孙个人的历史,连你的世界也埋葬了,二者都死了,并埋葬了,无一能以复活。所以受浸乃是一切事情的总结。

      这就是说,你不能够将属以往那个旧世界里面的任何东西,带到新的世界中。一切属于原先境界中亚当里的事物,已经留在浸水所代表的审判中,永远不能回头。以往也许你是一家商店的雇员,或者你作人的仆役,或者你是一个老板、经理,或某一个事业的董事。今天你仍然作老板,或是仍然作仆役,但是你们会发现,当你们一摸着神圣事务,当你们来到神的教会中,当你们来到服侍神的时候,这里既没有自主的,也没有为奴的,既没有雇主,也没有受雇的。同样可能你是一个犹太人,或者是一个外邦人;或者你是一个誉满人间,受人尊敬的,或者你被人轻看,声名狼藉,要知道你们都是在亚当里。当你们一从这水里经过,这一切有系统的事物全都成了过去,再也不回头了。相反的你们看见自己如今是在基督里,在此既没有犹太人,也没有希利尼人;既没有化外人,也没有西古提人,只有一个新人。你们乃是来到一个全新的境地,这新境地里的事物,就是那橄榄树和橄榄叶所象征的,它的奥秘就是神圣的生命。彼得说:这水藉着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也拯救你们(彼前三21)。这句话将得救描写得多彩多姿。这里也包含着你已经进入到神正在创造的全新境界。照着圣经的批注家说(参杨氏《圣经分析汇编》):亚拉腊山的意思乃是圣地。姑不论亚拉腊山是不是圣地,我们感谢神,方舟乃是停在那里,更新的大地上,又充满了各种受造之物,正是象征着一个新的创造。从基督的死里面,神带进一个全然是新的创造,与基督的复活联合。祂带我们进入这新造,你我如今都在这新造里面。

      也许你要问我说,我们若不受浸有没有什么关系?对于这问题我只有一个答复,受浸是主自己的命令(太廿八19),就是主自己也拒绝了施洗约翰的推诿,受了他的浸(太三13-15)。彼得且说这受浸乃是一个见证,一个说明,见证我们在神面前有一个清洁的心(彼前三21)。见证就是宣告。因此你们藉着受浸,藉着所站之地,也是作了一个见证,也许是无声的见证,乃是用事实作见证。你们从这水中经过,乃是向整个宇宙宣告,你们已经把已过的世界留在背后;现在进入了一个全然是新的世界。这就是得救。你们是公开当众宣告,神已将你们安置在基督里,那全新的地位上。

      这一点帮我们解开了圣经中许多问题,如果得救和地狱与罪关联,许多问题就难以解释。举个例来说,这一点显然照亮我们,使我们明白保罗和西拉,在腓立比的监狱里对禁卒所说的话,否则就很费解。当时禁卒问说: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你们怎么回答呢?倘若你是一个当今把福音传得很准的人,遇见这样的问题,你一定很有把握的回答他说:当信主耶稣就必得救。保罗却在给他答复中加上了一点,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能想象得到,你们要问说:难道我一人信主耶稣,我的一家都能得救?我要再请大家留意保罗的话,他不是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永远的生命。他是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要记得,保罗注意的乃是那整个事物的系统,和那个禁卒弃绝那系统而从它里面出来。那禁卒既是他家之主,他要宣告从那一天开始,他和他的家要事奉神;当这个宣告当众人宣布之后,连街上过路的人都会指着他们说:他们是信耶稣的。

      这就是得救的意义。向人宣告说,你属于另外一套事物的制度。人会指着你们说:这一家是信耶稣的,他们是属耶稣的!这就是主要你们得着的救恩,你们在神面前对众人作见证,我的世界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正进入另一个世界。但愿神给我们这一种得救,使我们发现自己已经从整个老旧将亡的世界中连根拔出来,稳稳固固的被栽种在那全新神圣的世界里。

      赞美神,在这一件事上还有它更荣耀的积极的一面。彼得说过了,这水藉着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也拯救了你们;之后,他又说:耶稣已经进入天堂,在神的右边;众天使和有权柄的,并有能力的,都服从了祂(彼前三22)。神已经立祂的儿子在万有之上,使一切执政的、掌权的,都伏在祂的脚下。这样的一位神,既能使祂的儿子进到如此的荣耀中,祂也必能救我们,无论是身体或魂,全然进入那新的创造。

 

两个相隔的世界】现在我们再简单的重述一遍,我们在这里有两个世界。一个是在亚当里的世界,受到撒但极严紧的捆绑;另一个是在基督里的新创造,是神的圣灵工作的所在。你我是怎样从亚当里的那个范围,进到另一个基督里的范围呢?倘若你对这个问题没有把握,不敢回答,那么我换一个方式来问你,你当初是怎么进到亚当里面去的呢?因为进去的路,也就是出来的路。你所以在亚当里,因为你生为亚当的后裔。那么你怎么出来的呢?明显是死了,就脱离了。同样你是怎么进到基督里的呢?答案也是藉着生(重生),彼得说: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彼前一3)。使徒保罗也说: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5)。死总结了我们与旧世界的关连,复活使我们与新世界联结。

      最后,我们要问说:是什么将这两个世界隔开?岂不是埋葬么?罗马书六章四节说:我们藉着受浸归入祂的死,和祂一同埋葬。从一面来说,埋入祂的死强烈的说到终结,我在亚当里所有的历史,已经包括在基督的死里面,因此当我从埋葬里面出来的时候,我就能够说:我是一个完了的人。但我们能说的不只是这个,赞美神,还有另外的一面。因着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所以当我们从浸水里出来的时候,我能够在生命的新样里行走(罗六4)。罗马书六章三节也包含着十字架这双重的果效。岂不知你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祂的死么?这句简单的话,同样暗示着受浸的两面。我们的受浸乃是进入两件事:第一,我这个信的人,乃是浸入祂的死。这是一件太巨大的事实,但它岂不正是那么确实?这并非藉着什么办法,因为这节圣经的后半说到第二点,我们受浸归入基督耶稣。藉着受浸我们归入基督的死,结束了和这世界的关系;同时藉着受浸我们归入基督耶稣,那从死里复活的基督,新族类的元首,为我们开启了与这个全新世界联结的门。我们这样从水中一经过,就简单的成功了一切,并坚定又公开的宣布这个世界已经在审判之下,当那位从地上被举起来的人子吸引我来归祂之后,这件事在我身上就成为实在。

     这是一个何等的福音,当向整个的受造之物宣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