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分别归神,是基督徒生活的头一个原则。约翰在他所写的启示录──耶稣基督的启示──里面,蒙指示看见两个永无兼容可能的极端,实质上如同南北极之别的两个世界。他在灵里先被带到旷野,看见巴比伦,就是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僧之事的母(启十七3)。然后他又受同一位灵的感动,被带到一座高大的山,指示他看耶路撒冷,就是羔羊的新妇或妻子(启廿一10)。两者的对照已经清楚到没法说得更明白了。

      我们无论是作摩西也吧,作巴兰也吧,如果要看见神要我们看见的事物,必须像约翰一样,被带到山顶上。许多人所以看不见神永远的计划,虽然听见了,在他们的领会里觉得不过是一些枯燥无味的道理而已,原因就在他们以平原的生活为满足。明白并不感动人;惟有启示才能。在旷野中,我们能看见一些巴比伦景象,如果我们要看见神的新耶路撒冷,那就必须有属灵的启示。我们一旦看见了,就脱离了原来的光景。因此基督徒的一切,全系于眼睛的被开启,但是若要在经历上进入所看见的,必须要准备好放弃那种普通的水平生活,而向上攀登。

 

分别为圣】那作世上淫妇之母的巴比伦城,她总是一坐大城(启十六19),以她庞大的成就为夸耀。然而羔羊的新妇新耶路撒冷,正好与巴比伦相对,她乃是一座圣城(启廿一210),她的特点乃是一切与她的分别归神相符合。是由神那里而来的,而且预备好了,要归给她的丈夫。因此她拥有神的荣耀。这是我们众人的经历。我们里面那出于神并全然分别归基督的,才是我们的圣洁。同样的原则,只有出之于天的,才能再回到天上,因为此外再无一物是圣。什么时候我们离开了这一个圣洁的原则,我们立刻就在巴比伦。

      因此约翰描写圣城的时候,他向我们所提圣城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她的城墙。圣城有门,可供神出入,但约翰却是先提到城墙。在此我要再重复的说,分别为圣是基督徒生活中首要的原则。倘若神要圣城在那日达到她的身量并得着她的荣耀,那么我们今天首先必须在我们心中开始建造她的墙。那就是说,我们应该在生活中看那些出于神的为宝贵,而拒绝并且离弃一切出于巴比伦的。我所说的分别并非要把基督徒分开。我们永远不敢采取闭关的态度,自己和我们的众弟兄隔绝,纵然在他们所作的某些事上我们不能有分,但我们必在爱里接纳同作基督徒的;对于一切属世界的原则,我们却必须分开不能妥协。

      尼希米当日在遭受到极大的反对之下,完成了城墙的重建。因为撒但最恨恶区别。人分别归神是牠所不能容忍的,因北尼希米和他一切的同工带着兵器作工,他们一面垒墙,一面准备随时应战。这就是要追求成圣的人必须准备好要付的代价。

      我们当然必须建造。伊甸园就是因为没有筑墙拒敌,以致撒但乘虚潜入。神原意是要亚当和夏娃借着修理防守(创二15),使他们成为一道拒敌的屏障。神今天借着基督,在蒙救赎的百姓里面,又计划得着一个伊甸,因着基督的得胜,是撒但至终所无法进入并靠近的。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启廿一27)

 

今生的骄傲】我们都承认,对于神的教会,使徒保罗得着了特别的启示。同样我们也感觉,对于这世界的性质,神赐给约翰特别的认识。圣经里面世界(Kosmos)这一个辞几乎是约翰所专用的,其它的福音书加在一起只用过十五次(马太福音九次,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各三次),保罗在他所写的八封书信中用过四十七次。但约翰一人就用了一百零五次(福音书里七十八次,书信中二十四次,剩下的三次出现在启示录)

      在约翰所写的头一封书信里面,他说: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壹二16)。这几句话清楚的反映出夏娃当时所受的试探(创三6),约翰用它来描写今世事物的性质。凡是能包括在情欲或原始之欲望的事,以及那些能激起贪婪野心的事,那些能在我们里面引起骄傲,并惹动今生需求的事,都是撒但制度中的部分。关于头两类也许不必花时间去看,我们用一点时间来看看第三类。凡能够在我们里面挑起骄傲的,都是出于这世界。就如显赫、富有、成就,都是受到这世界的赞扬和喝采的。今天人夸耀他的成功以乎是理所当然的。约翰却把能叫人有特别感觉的成功,也归属于这世界。

      因此当我们经历任何一种成功时(这当然不是我们应当事事失败),我们都该立刻来到主面前谦卑承认依附在我们天性里面的罪,因为每当我们一接触成功,就已经有相当程度摸着了这世界的制度。无论什么时候,当我们因着某些成就而有所自满的时候,我们该立刻知道,我们已经摸着这世界。同时我们也该知道,我们已经把自己摆在神的审判之下,因为我们都承认全世界都已经在神的审判之下?惟有我们抓住这一个事实,知道惟有承认自己需要主保守的,才能受到保护。

      但是难处在很少人认识这一点。连那些生活在个人家庭生活中的人,也和那些活在公众面前有大成就的人一样,容易陷在今生骄傲的网罗,作了它的掳物。一个每天在厨房里作饭或款待客人的妇人,同样会摸着自满自足的今生骄傲。凡不是归给神的荣耀都是虚荣,希奇的是连那些琐碎、微不足道的成功,也能增加人的虚荣。无论什么时候,我们若碰着骄傲就立刻碰见了世界,它就立刻成为我们和主之间交通的漏洞。巴不得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清楚看见什么是世界!并不是那些邪恶的事才是世界,不,凡是能抱住我们,使我们渐渐离开神的事,都是那敌挡神的制度中的分子。连那些因着正经事业上的成就而有的满足,也会挤在我们和神的中间,使我们和神之间有距离。因为它们所带给我们的,只是今生的骄傲,而不是向神的赞美,那么我们可以确定的知道,我们已经摸着了世界。因此我们若要维持和神之间的交通,使之不受玷污,我们就需要不断的儆醒并祷告。

 

入世而出世】那么逃避仇敌为神子民所布下之天罗地网的路在那里呢?首先我要着重的说,脱离陷阱的路并不在逃避或遁世。许多人以为只要我们禁戒世物,就能逃避这个世界。这是最愚蠢不过的办法。我们怎能用属世界的方法来逃避世界呢?我们要请大家回想主耶稣的话,祂说: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人说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太十一18~19)。有人以为施洗约翰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逃避世界的方法,但是我们要记得,不吃不喝并不是基督教。主耶稣也吃也喝,才是基督教。使徒保罗论到那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的,是世上的小学(西二20~22)。因此禁戒性物丝毫无助于逃避这世界的系统,因为它本身就属于这世界,是这世界的要素之一。然而有多少热心的基督徒,今天就是用这种禁戒今世的享受,想藉此脱离这世界!你纵然到穷乡僻野去筑一所小茅屋,过隐居的生活,尽你所能的躲得远远的,但是无论你到那里去,世界会跟着你去的。无论你藏在那里,它都能查出你的脚踪而跟着你去。

      我们蒙拯救,脱离这世界,并非开始于我禁戒这个,离弃那个,乃是开始于我们有了神对这世界的眼光,就是看见这世界已经在死的审判之下。我们在这一章的开头,就以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启十八2),来作一个开端。我们都知道,今天死刑的宣判乃是对于还活着的人,已经死了的人,就无须再有死刑审判。从某一方面来讲,今世是一个活的力量,正残忍的追踪并搜寻着它的目标,而另一面,死刑已经审判,虽然尚未执行,但它已注定必死无疑。一个宣判了死刑的罪犯,他除了在死囚中等待处死以外,还有什么前途可言?这世界也是一样,它已经受了审判,再无任何前途。今天这世界的制度还没有被卷起来,被神结束,但是有一天整个世界要像一件旧的衣服那样被卷起来是已属定案。我们若看见这一点,就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经历。今天有人藉厌世,或遁世的方法,像施洗的约翰那样也不吃,也不喝,要想逃避这世界,这不是基督教,乃是佛教。我们是基督徒,也吃,也喝,但是在我们吃喝的时候,我们认识吃喝是属于那已经受了死亡宣判的世界,因此它们无权管辖我们。

      举个例来说,假定上海的市政当局下了一道命令,要关闭你服务的那间学校。当你听见了这消息以后,你马上知道,留在这学校里再无前途可言。你虽然还在那里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但你对这间学校不会再寄以任何希望。你对这学校的态度,就在你听见市政当局颁发这命令的霎那间改变了。或者另外用一个比方,假定政府决定关闭某一家银行。当你听见了这消息,还会再把一大笔钱去存在这家银行,以挽救这银行使它不倒么?你当然不会,你一旦听见了这家银行马上要关闭,连一分钱也不会再存进去。你所以不再存钱进去,因为你对它已经毫无盼望。

      我们有根据说,神已经颁布了命令,要关闭这世界。巴比伦倾倒了,虽然她的众军兵还在与羔羊争战,然而羔羊借着祂的死和复活,胜过了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启十七14),巴比伦从北再无前途。

      对于主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所示,也能使我们发现这事实,那就是借着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每一件属于这世界的事,都已经在死亡的宣判之下。今天我们虽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还在继续用世物,但是我们已经不能把我们的前途再建筑在属世的事物上。因为十字架已经粉碎了我们对这世界的任何寄望。我们要说,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已经毁了我们在这世界中的前途,这世界再也没有什么我们可以为之而活的理由了。

      真能拯救我们使我们脱离这世界的方法,都是从这一种启示出来的,此外别无其它途径。如果我们要知道自己对这世界爱之多深,以及世界对我们又何等难舍难分,只消一试逃避世界之法,立刻就能发现。我们无论逃到那里去,这世界必定把我们追回去。只有一件事能使我们对世界失去一切兴趣,因此也使世界在我们身上失势,不能再辖制我们,那就是当光照在我们身上,使我们看见了这世界已经注定要灭亡。一旦看见这件事,我们会自动的和整个撒但的制度分离。

      在加拉太书的末了,保罗对这一件事说得非常清楚。他说: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六14)。你有没有发现这一节圣经里面那令人震动的事实呢?论到这世界的时候,这节圣经说到十字架两方面的工作,在前面一章曾提到过。他说: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这一句话很像罗马书六章里面论到我们和主已同钉死的那一段话。但是这里他又特特的说: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当神将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启示给你我的时候,祂不单是告诉我们,我们已经钉在十字架上,祂还指示我们,连我们的世界也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如果你我无法逃避十字架的审判,那么世界也不能逃脱十字架的审判。你有没有确实的看见这一点呢?问题就在这里。当你们看见了这一点,你就无须再尝试着去弃绝你所爱的世界,因为你看见十字架已经弃绝了世界。你也用不着试图逃避那依附在你身上的世界;因为你看见,借着十字架已使你得以逃脱。

      正如许多的基督徒,在他们基督徒的生活中经历脱离世界的救恩时,往往使我们深感惊奇。因为它正好和天然的观念大相径庭。人以为解决世界的办法莫过于远避,不使自己的身体去接触危险的地带。但是要知道,身体的隔开,不足以隔开里面的灵;倒过来说也一样,身体和世界接触,灵却不一定被世界俘掳。属灵的捆绑乃是由于灵里瞎眼的结果,所以拯救乃是由于我们的眼睛被开启。我们在外面无论和这个世界有多少的接触,如果我们真的看见了这世界的性质,我们就脱离了这世界的权势。这世界主要的性质是属撒但的,它是与神为仇的。看见这件事就蒙了拯救。

  我现在问你,你的职业是什么?是商人?是大夫?你不必从此扔下生意不作,也不必放下医务。你只要简简单单的写下来。买卖已受死亡宣判;医药已受死亡审判。如果你因着看见了,认真这样作,你今后的生活将要完全改观。你虽然还活在那因着与神为仇而受到审判的世界中,你会知道该怎样活,像那些真爱主并敬畏神的人一样。── 倪柝声《不要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