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区别

 

      请大家一同来看约翰福音第八章二十三节,主对犹太人所说的一段话,主说:你们是从下头来的,我是从上头来的;你们是属这世界的,我不是属这世界的。我要请大家特别留意,主在这里所用的从字和属字,这个字都是译自希腊文的埃克(ek),意思是出自,因此也有根源的含意。属这世界,意思是出于这世界,所以在这一段话的意思是:你们原初的地位,你们的本源是在下面,而我的源头乃是在上面。你们的源头是这世界,而我的源头不是这世界。问题并不在你是好人或坏人,问题乃在于你的根源和地位。我们现在不问这件事是对或是错,我们要问说,这件事是从那里来的,源头在那里?每一件事都决定于它的源头。

 

蒙召出来】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三6)。因此,当主对门徒们说:你们若出于这世界(原文)的时候,祂也用同一个希腊文的介系词埃克(ek)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十五19)。这里我们看见反面的不属这世界,此外又加上一句更有力量的话: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原文是我将你们从世界中拣选出来。所以这节圣经的后半有两重加强的说法。它不只在前面帠了埃克(ek)──出来,后面又加上一个希腊文的动词(eklego)拣选,而这个字的本身又包含着另一个埃克(ck)。主的这些话乃是对门徒们说:他们是祂从世界中拣选出来的。

      在每一个信主的人身上,都有这双重的出来(ek)。神已经呼召我们,从那广阔无边的组织就是世界(kosmos)中出来,从那亿万个人所属所在的世界中出来,清清楚楚的出来。从这里就产生了教会(埃克克里细亚ekkelsia)这个名称,意思就是神所召出来的众人。从那个大的世界(kosmos)中间,神在这里召了一个人,在那里又召了一个人,所有蒙神所召的人,都是蒙召出来的人。没有一个神呼召,不是召人从世界中出来的。教会就是蒙召出来的人。所以在神的心意中,绝没有不是出来的会众。

      如果你是个蒙召的人,那你就是一个蒙召从世界中出来的人。倘若神已经呼召了你,那么祂是要你在灵里完全活在这世界制度之外。我们原来是在那撒但的制度之下,欲逃无路;但是我们蒙了神呼召,神这个呼召将我们从世界中带了出来。这不过是消极的一面,这呼召还有它积极的一面,就是使我们成为一个新造。我们作神的子民,有两种称呼,每一种称呼都很重要,就看我们从那一个角度来看它。以我们已过的历史来说,我们是教会(ekkelsia),是一班蒙召出来的人;以我们今日在神里面的生命来说,我们今天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在天上之基督的彰显。从神拣选我们这个观点来看,我们是从世界出来的,我们若从今天所得着的新生命来看,我们是不属于这世界,我们乃是从上面来的。我们一面是蒙选召的子民,主召了我们,又救我们脱离了这世界的制度;另一面我们又是蒙了重生的人,因为圣灵使我们成为从上面生的人,所以与今天的世界制度绝对无关。因此约翰看见乃是一座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启廿一10)。以我们作为神的百姓而论,不只是我们将来最终要进入的境地,它又是我们原来的家乡。

      这真是一件令人希奇的事,在你我里面,有了一种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要素。它是属于另一个世界,不管这世界发展到什么程度,它永远不会为了迎合这世界,向前迈进一步。我们从神那里领受祂所赐给的这生命,乃是来自天上的生命,从未属于这世界。这生命和世界毫无相通的地方,却和天完全相符;虽然我们在每天的生活中,不得不和世界有那么多的接触,但是我们从神所得那属天的生命,永远不会让我们在这世界定居,并且感觉这世界不是我们的家。

 

新生命】我们要花一点时间来看神圣的恩赐,就是住在重生之人里面的基督的生命。关于这一点使徒保罗说得很多。在那卷满有亮光的哥林多前书里面,有一个很特殊具有双重性质的说明:第一,是神自己把我们放在基督里;第二,神又使基督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和救赎(林前一30)。这里所包括的范围非常宽广,人所有的需要,神已经在祂的儿子里面全满足了。我们曾在另一本书《正常的基督徒生活》{\LinkToBook:BookID=317,TopicID=292,Name=第四部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上说过,神并不是将公义、圣洁等性质,零零星星的分给我们,好像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候去零取。不,神的作法乃是一次永远的将基督给了我们,作为我们应付一切需要(包罗万有)的答案。神使祂的儿子作我们的公义、我们的圣洁,以及我们所缺少的一切,因为祂已经把我们摆在那位钉十字架并复活的基督里面。

      现在我要请大家注意,使徒所用末了的一个词,就是救赎。因为救赎和这世界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知道以色列人是神的赎民,神将他们从埃及救赎出来,以他们而论,埃及就是他们当时所认识的世界;以我们而论,埃及乃是代表在撒但管辖之下世界的表号。神对以色列人说:我是耶和华,我要用伸出来的膀臂救赎你们(出六6)。因此神将他们从埃及带出来,并且在他们和法老的追兵之间,安置了审判的墙垣,所以在摩西称颂赞美耶和华的时候,说以色列是你所赎的百姓(出十五13)

      我们从这一件事再来看保罗所说的双重事实:第一,神已经把我们摆在基督里,那么基督如何完全不属这世界,我们也完全不属这世界。基督是我们现在生活的范围,我们既在基督的里面,自然就脱离了其它的范围。父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得得蒙救赎(西一13~14)。这里所说的变迁,正是前面两章的题目。

      再进一步说,第二,如果神使基督成为我们的救赎,那么神也就等于使基督在我们里面成为抵挡世界的防线。我遇见不少的青年基督徒,他们试着用种种方法抵挡世界,过一种不属于世界的生活。他们发现要达到这种目的万分艰难,而事实上这种努力完全是无须的。因为主自己所是的,那不属世界的另一性质,就是我们抵挡世界的防线,此外再不需要加上什么。以色列百姓为何无须为他们的得赎作什么。是神把他们从埃及救出来,照样我们也无须为我们的蒙救赎作什么。他们只要简单的相信神为着拯救他们所伸出来的手和大能的膀臂。感谢神,神使基督成为我们的救赎,神在我们的心里为我们筑了一道防线,这防线在我们和世界之间,这防线,就是天然生命之外的生命,也就是主自己的生命,神已经将这样一道防线,摆在我们和世界之间。因为基督的缘故,所以世界不能越过。

      即是这样,我们又何需用这个方法,用那个方法,去敌挡或逃避今世事物的制度呢?如果我要在自己里面,找一点什么,试图和世界招架并胜过它,我立刻会发现,我里面是那样饥渴着要世界;我发现挣扎着脱离世界,我的挣扎非但是无谓的奋勉,反而使我更被世界缠住。等到有一天主开了你的眼睛,你会看见在你里面的基督乃是你的救赎,你在祂里面已经完全脱离了世界。这一天来到的时候,你一切的挣扎和努力,就要停息。你我只要告诉主,关于这世界的一切,你和我毫无能力,既无力求胜,又无路逃脱,但是我们要从心里感谢神,因为祂是我们的救赎主。

      我不怕你们感觉太详细,我要再重复我的话:这世界的性质,和我们从神那里得着圣灵所赐的生命,完全不同。世界所以恨我们,基本的原因乃是因为我们得着了神所赐的新生命,因为世界从来不会恨它的同类。正因为这一个基本的分别,我们无从使世界爱我们。主说: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

 

基督教的文化】世人若看见我们有一种天性中的诚实和高雅,他们会加以欣赏和赞许,并对我们表示尊敬和信任。但是当世人一旦发现我们里面的诚实或高雅,并非出于我们,换句话说,这圣洁性质乃是由于神生命的结果,立刻就引起他们的敌意。把基督教所结的果子(教育、文化、公益事业等)指给世人看,往往得着世人的赞许;但是你若把基督给世人,立刻就遭到厉害的反对。纵然世界因着这些再发展百倍,也绝不会产生一个基督徒。人虽然可以模仿基督的诚实、礼貌、爱心等等,但这些永远不足以使他们羡慕作一个基督徒。今天所谓基督教的文化,赢得举世的尊敬和赞许,世界能容忍基督徒的文化,甚至还加以吸收和利用;但是对于基督徒的生命,也就是在基督徒里面的基督,世界却怀着憎恨和反对,必欲置之于死地。

      基督教的文化乃是试图调和世界和基督之间关系,所作种种努力的结果。从预表的图画来看,旧约里面的摩押和亚们,正是这事的代表,因为他们是罗得和所多玛调和、妥协以后间接所产生的结果;而历史证明,无论是摩押或亚扪,他们对以色列人的仇视和敌意,丝毫不亚过那些拜异教的列邦。历史又证实,基督教的文化常常和世界调和,甚至与世界发生争执的时候,往往站在世界的一边。只有一件事永远不能和世界调和,那就是基督的生命。这世界和基督徒的生命,在本质上是互不相干,彼此为敌的。以世界所能提供,称为天性最好的人,也无法和一个最平常的基督徒相比,因为根基不同,无法相比较。天然的良善是与生俱来的,再加上自己的培养和发展;而属灵的良善,约翰所说是从神生的(约壹五4)

      神在这世界上,已经建立了一个宇宙的教会;神又在一地一地栽种了很多当地的教会。神已经作了这一件事。所以我们再没有理由盼望神使我们身体和世界分离,来救我们脱离这世界。因为有许多真挚的基督徒,常常为怕受到世界的同化而感觉困惑。他们往往要问说,神把一个教会栽种在地上,会不会有一天被世界所同化?

      事实上这绝不是活神的难题。教会的根源既非出于这世界,而在教会这一个神的家庭中,没有一点和世界相通的地方,所以教会不可能被世界同化。这当然不能归功于我们这些作神儿女的人有什么长处。教会之所以能属天,并非因为我们热切的盼望她属天因此就属天,她之所以属天,乃因她是从天上生的。倘若我们根本是来自天上的,这就免去了我们在地上为找出路而有所挣扎和努力,也免除了设法使我们的身体和世界隔绝的努力。

      这世界怎能和另一世界混合呢?因为今世的一切不过是尘土,而属于神的另一世界,却具有神圣生命和神圣的性质。抗战期间,日机在南京巿滥施轰炸,有些弟兄曾参加紧急救灾的工作。有一次正当他们站在一所被炸毁的房子跟前,不知如何着手的时候,忽然碎砖和断木纷纷下落,有一个人从废墟中爬出来,他抖掉了满身的尘土和碎石,挣扎着站了起来,并且走了出来,而那些倒下来的断梁、破砖、碎瓦和尘土却成了一个死堆。这说明了只要有生命,就无须惧怕与世界相混杂。

在约翰福音十七章中记载,主向着父的祷告,其中有一祈求,使我们深感惊奇。主不只一次的说:世界又恨他们,因为他们不属这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主接下去却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ek)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ek)那恶者(14~15)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要留待下章再来看它。要知道基督徒在世界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神虽然已经将他们从那恶者和牠所统辖的世界制度中救了出来,却并未将他们从恶者的领土中撤出。他们在撒但的领土上还有任务未了,这任务和基督徒是不可分的。很多热心的宗教人士,常常试图采取遁世的方法,以期胜过世界。但这绝不是基督徒的态度。神呼召我们要我们胜过世界的战场,就在这世界。我们欢然的接受神将我们安置在世上这一个事实,何况神还为我们创造了和世界的区别。这区别就是神在基督里所赐给我们的生命,这生命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