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世上的光

 

你们是世上的光】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约八12)。祂说这话,并不怕世人向祂挑战。我们对祂的宣告自然丝毫不感惊奇,使我们深感惊奇的是,祂竟然对门徒们说(自然也把我们包括在其中)你们是世上的光(太五14)。主并非勉励我们,要我们作世上的光;祂清楚的说我们是世上的光,不论我们是否让光照亮在人前,或藏在斗底,以致他们无从看见。栽种在我们里面的那神圣生命,它本身和我们周围的世界迥别,这正是神所设计的一个光源,它藉着显出与这世界本质为黑暗的作强烈对比,要照亮世人,使他们明白这世界的真正性质。因此主接着又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五16)。单就这一处圣经我们已能清楚看出,如果今天我们使自己和世界隔绝,无异将世界唯一的光予以剥夺,世人就无从将荣耀归给神。这样作只有妨碍神在我们人和人类中间的旨意。

      我们先前曾说过,施洗约翰的平生的确是和这原则不同。事实上他是从这世界隐退到旷野,单独过着一种十分刻苦的生活,单靠蝗虫和野蜜养活身体。人从各处去寻找他,他虽僻处旷野,仍然是一个燃烧着的火焰和照亮人的光。但是我们都记得:他不是那光。他来只不过是为光作见证。他的见证在旧约先知序列中,是最后并最大的,因为他把主耶稣明指给我们看。惟独主耶稣是那来到这世界的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祂在世界并不是在世界之外(约一9~10)。基督教乃是出于基督,神能用约翰在旷野作一个呼声,但祂并不要蒙拣选的教会,过一种禁绝原则的生活。

      我们在前面曾看过禁绝这一件事──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这不过是这世界系统中的要素之一而已,本身就值得怀疑(西二21)。但是我还要进一步的来看,在罗马书十四章十七节那里,使徒保罗告诉我们,基督徒的生活根本不在那些所争论的作什么或不作什么:神的国不在乎吃喝──换句话说神的国完全不是吃喝的问题:只在乎公义、和平(即平安,下同),并圣灵中的喜乐。这些完全属于另一个不同的境界。基督徒的生活是由圣灵来引导的,并不是受某些特定规条的限制,说我们和世人到底可以交往到什么程度,乃是受我们里面那从圣灵而来的内在性质所管理。

 

属天的平安】关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我们先从和平看起,也许对我们比较有益。我们发现正是父答应子的要求,保守我们脱离那恶者的一个强有力的要素(约十七15)

      在神自己里面有一种平安,一种极深不受骚扰的灵,使祂虽对着那不可言喻的冲突和矛盾时,何不受骚扰,不感烦恼。主说在世界上你们有苦难,但在我里面你们有平安(约十六33)。当事情不顺或弄糟的时候,我们是何等容易受到骚扰!但是我们有没有停下来想一想,神的心所注重的那伟大的旨意,今天受到了何等的破坏。那是光的神,有一个永远的计划。祂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照在祂原先设计的大地上,就是成全祂计划的舞台。然后我们知道撒但偷着进来破坏神的计划,以致人爱黑暗胜于爱光。但虽然有了这样的挫折,(我们对撒但的破坏所引起的后果认识得太有限。)神仍保守祂自己在不扰乱的平安中。保罗告诉我们,神乃是将祂的平安──出人意外的平安,赐给我们,使它在基督耶稣里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腓四7)

      戍部队的任务是什么呢?他们的任务乃是拒敌近前,不使仇敌有机会来接触我们,除非仇敌能胜过他们的火力。仇敌如果不能胜过戍部队,就永远摸不着我们,因此我能像神那样享受平安,因为这平安如何保守神,也如何保守我们。对于这平安世人一无所知,主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约十四27)

      人对于主耶稣是何等难以认识!祂所作的每一件事在他们的眼中都以为愚拙,这是因为那在他们里面的光已经黑暗。他们甚至敢把在主里面的圣灵当作鬼王别西卜。当他们说主是贪食好酒的人时,主的反应是怎样的呢?主说:父阿,我感谢你(太十一1925)!祂一点都没有被惹动,因为祂的灵安居在神的平安里。

      我们可以回想主受难前夕的光景。好像每一件事都是那样昏暗:朋友在黑夜中出去卖祂,另一个在怒中拔刀相护,众人都争相走避,有人甚至仓惶而逃,在这种紊乱惊慌中,主对那些来捉拿祂的人说:我就是。祂非但没有丝毫的紧张和畏惧,却显出那种属天的平静和安祥,反而使那些来捉拿祂的人,因为惊恐过度而仆倒在地,这种经历在历代的殉道者身上一再的出现,他们可以被焚烧、受蹂躏,但是他们却享受祂的平安,且住在祂的平安里,使得那些旁观的人对于他们的庄严和沉静希奇不已,无怪保罗说这平安乃是出人意外的平安。

      主说在世上我们有苦难,但在祂里面我们有平安。倘若神把我们放在一个境界里,四围满了压力、要求、和需要,同样祂又把我们放在另一位里面,我们蒙祂的保守,没有一件事能使我们失去平安。主有一次曾问说,谁摸我的衣裳?当日在迦百农那些拥挤主的人中,有一个因信而来摸主的人,是主能觉出的,这一摸引动了祂满有怜悯的心肠,使祂立时觉察出;其余那些拥挤主的人,对主却丝毫没有影响。因此那些不安的群众,没有一个人摸着祂,因为在他们和祂之间,没有一点可以相通的地方。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如果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世人的生命,那么我们难免随着世界的风飘荡;倘若我们里面有属灵的生命,世界的压力就不能摇动我们。

 

光照在黑暗里】公义、和平和喜乐。神的国所关心的就是这些事,所以我们不要被带到以吃和喝所代表的旧的境界,因为我们所关心的既不是这些,也不是要禁绝这些;我们所关心的乃是另一个境界里面的事,因此我们这些在神国度里的人,无须禁戒吃喝。我们之所以胜过世界,并非在于消极的放弃这世上的事,乃是在积极方面进入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我们得着了这世界所不能提供的喜乐、平安和爱,这些是世人所极其需要的。

      我们不但不逃避这个世界,并且神还把我们安置在这世界中,这是何等的权利!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这是何等的一句话!教会是主耶稣的继续,是神安置在撒但领域中心神圣的殖民地。她是撒但所不能容忍的,像牠不能容忍主耶稣一样,但是牠又无法用任何手段把教会从世上除去。教会是天在地上的犆民地,是在牠领域中一个不属牠的器皿,撒但对她是毫无办法。保罗称我们为神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神定意把我们摆在这世界(Kosmos)中,就是要显明它到底是什么。我们要把神圣的光照耀出去,使所有的人都看见,他们一面是那样背叛神,而另一面又是那样无有和空虚。

      我们的任务并不止于此。我们还要向人传扬好信息,如果他们肯回转,那显在耶稣基督面上的神圣之光,必使他们得着释放,得以脱离这世上的虚空和虚妄,而进入祂的丰满。教会这两面的使命引起了撒但的仇恨。世上再没有一件事像有了教会那样使撒但不安,那真是使得牠如同芒刺在背,痛苦万分。也再没有一件事能使仇敌快乐,如果能够把那显明一切的光挪去。教会是那作神对头者肋旁的一根刺,是一再使牠激怒并痛苦的原因。只要我们在世上,足已将痛苦堆在撒但的身上。为什么我们想到要隐遁以逃避世界呢?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十六15)。这是基督徒的权利,也是基督徒的本分。那些想要逃避世界的,无非说明他们多多少少是受这世界思想方式的捆绑,我们既不属乎这世界,还有什么理由要设法逃避它呢?何况它还是我们该站立的所在。

      因此我们无须放弃我们这世上的职业。千万不可如此,因为那是我们为主作工的工场。这方面对我们没有一样是世俗的,却是属灵的。我们并不是在不同的环境里过不同的生活,在教会里就作基督徒,其它的时候就生活在世俗中。不!无论我们从事什么事业,或有什么样的职业,我们都是神的儿女,神不愿意祂儿女的生活和职业的生活分开。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无论在农场、在公路上、在店铺、工厂、厨房、医院、学校里,这些在基督的国度里都有其属灵的价值。我们该在每一件事上宣告是为着主的。撒但巴不得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基督徒,因为他们是拦阻牠的。因此牠试着用恐吓的方法,要把我们吓跑,如果此计不逞,牠就换一个方式,要使我们被包在牠所组织的世界系统中,使我们用它的思想方式,生活行动照它的标准。这两方面无论我们是落到那一面,都是牠的得胜。我们虽然生活在这世上,我们一切的指望、所有的兴趣、将来的瞻望,却全不在这世上,这就是撒但的失败和神的荣耀。

      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圣经记载说:黑暗不能胜过祂(约一5边注)。圣经从未告诉我们要我们胜过罪,却明明吩咐我们要胜过世界。论到罪的时候,吩咐我们要脱离罪,论到世界的时候,就说要胜过。

      我们需要蒙拯救脱离罪,因为神不要我们和罪有接触;但是我们不需要脱离世界,也不该求脱离,因为神的旨意,要我们和它有接触。神并没有救我们脱离这世界,而是要我们在世界之上并胜过世界。我们胜过这世界是一件确定有把握的事,如同光之胜过黑暗。

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胜过世界的是谁呢?不是那信耶稣是神儿子的么(约壹五4~5)?胜过这世界的关键就是我们和神儿子联合并得胜的信心。主耶稣说: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十六23)。惟有主耶稣能这样宣告,祂所以能这样,因为祂早先已经是这世界的王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十四30)。这是生活在这世上的人,头一个说这样的话。祂既这样说了,也照样得胜。藉着祂的得胜,把世界的王赶了出去,然后吸引万人来归回。

      因为主这样说了,所以今天我们也敢这样说。因为我蒙了重生,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所以我能像主曾在这地上生活一样的生活在这世界,同样我也可以像祂一样不属这世界。乃是一个放在灯台上的灯,照亮一家的人。祂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约壹四17)。教会要荣耀神,不是藉着从世界撤离,乃是将神的光照耀在世界中。天上不是荣耀神的地方,天上乃是神得着赞美的所在。荣耀神的地方乃是在于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