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彼此扶持与互相激励

 

      约翰在他的福音书里为我们保存了一件事,是其它三本福音书中所未曾记载的。这件事满了丰富的神圣意义,照亮我们便我们知道在地上该如何生活。这件事就是约翰福音十三章主离席用毛巾束腰,倒水在盆里,然后洗门徒的脚。主的行动包含着许多功课,这是我们该学习的,我现在无法加以细说,只是我要请大家特别留意主洗完门徒的脚之后的吩咐。主说: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14~17)。这里的彼此洗脚到底何所指?我为弟兄洗脚和弟兄为我洗脚究竟有什么意义?

 

世界的尘土】这里面所包含的真理,特别着重使我们灵里更新,力上加力。我们不久就会看见神的儿女最使父神心中感觉宝贵的一件事,乃是学习彼此扶持,互相激励,在灵里得以复苏;我们如何成了弟兄们得力的原因,同样我们的弟兄也是使我们灵力得以复苏的凭借。

      我先要说明这段圣经和罪的问题无关。无论是光着脚走路或穿着拖鞋,甚至是穿着皮鞋,都无法使我们的脚不沾上尘土。但是如果不小心跌倒在地上,甚至辊在尘土中,弄得满身是土,衣服上也沾满了灰尘,那就不能说是无可避免的了;要这样说就完全错了。从这里到那里,走路是必须的,但我们用不着从街的这一头滚到那一头去,我可以走到那一头去,何用在泥浆中打滚!同样原则,基督徒如果跌倒,且生活在泥潭中打滚,那当然是罪;为得着神的赦免,那必须悔改。我们不需要这样一种和主同行的走法,我们也下能以这样偶尔跌倒是免不了的作借口。我想在这一点上,我们都觉得是错的。

      关乎我们脚上的尘土,无论是谁,也不管多谨慎,当我们行过这世界的时候,脚上免不了要沾些尘土。倘若我们和地根本不接触,那自然可以纤尘不染。但是要这样,除非离开世界方可。倘若我们必须接触地(谁都从心里盼望最好能免去),被尘土所沾染是免不了的。主也曾责备那请祂吃饭却没有给祂水洗脚的西门说:你没有给我水洗脚。所以,约翰十三章里面的彼此洗脚,并不关于犯罪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罪必须藉着血而得着赦免。神不要我们沾染罪,乃要我们靠拯救脱离罪。彼此洗脚所关系的不是当我们天天在地上走路的时候,无法不染上这世上的尘土。主说:你们是干净的,这是因为得了主宝血的洗净。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干净了。因此以罪而论,主的血已解决了罪的问题。但是当我们行经撒但的国度,自然有一些东西会沾在我们的身上。这些沾在我们身上的事,往往就成为我们和主之间的幔子,这是我们所逃不掉的,因为我们天天都摸今世的事物,无论是忙碌的事务或欢娱的消遣,还有受了那必朽坏之道德的标准,和不敬虔的展望。所以主说: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干凈了。

      现在我们来看实际应用的方面:有的弟兄姊妹每天必须到机关或商店里去上班,一天工作八小时,这并没有错;去工厂或商店里作工绝不是罪。但是你们从作事的地方回来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常觉得身心都疲惫,对什么事都感到厌倦?这时候若碰见一个弟兄,似乎很不容易直接就谈到神圣属灵的事。你彷佛受了什么感染,身上似乎披了一层薄膜、我再说:并不需要犯了罪才会这样;这是由于和世界的接触,使你身上蒙了一层黯淡的幔子。这种感觉是由不得自己的,你彷佛觉得这时里面起不来,无法立刻和神有交通。早晨亲近主时所得着的亮光已经黯淡,新鲜已经失去。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

      或者我们再以姊妹为例:姊姝们必须料理家务,假定一个年轻的母亲,正在准备着午餐,炉子上在煮着菜。就在这时候,小孩哭起来了,门铃又响了,牛奶又开了锅,所有的事都挤在一块儿发生,她去开门的时候,牛奶飞掉了,如此顾此失彼的忙完之后,她坐下来稍息,这时候,她彷佛需要一种力量使她里面能再起来向着神。她感觉身上蒙了一层什么,不是罪,而是因着忙碌所扬起的世界的尘土,蒙在每一件事上。这些事黏在她身上,成了她和她的主之间相隔的薄膜,又像一层云雾,使她感觉黯淡,无法立刻进到神的面前。我想这些已经足够说出我们需要洗脚。

 

彼此洗脚】许多时候我们被俗务所困,受责任所累,当我们跪下祷告的时候,往往发现需要等一阵子才能祷告,有的时候彷佛要等上十分钟,至二十分钟,才能回到和主相交的地位,就是当我们坐下来读主的话的时候,往往也发现需要相当安定的力量,才能恢复到对神向我们所说之话的开启。如果我们在回家的路上能遇见一位心里满溢着主身上带着和神交通那么新鲜的弟兄,是何等有福。他毫无用心的只不过和你拉一拉手说一句:感谢主,弟兄!他可能一点也不知道你身心的疲惫,但是他彷佛带着一个去尘的掸子把所有的积尘都给清除了。你立刻就觉得和神之间的交通又恢复了。

      有的时候你因着一天的忙累,带着一颗沉重的灵来赴祷告聚会,祷告的时候你里面还是起不来,接着又有人祷告,里面的情形依然不动。到了后来有一位弟兄或姊妹起来祷告了,你立刻觉得有一种提升的力量。你的灵得了复苏,有人洗了你的脚。因此洗脚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洗脚的意思就是恢复原初的新鲜,把一切带回到彷佛刚从主的面前和主手中出来!

      我不知道有过多少次这种经历,并不是受到罪恶的困扰,但是却感觉被这世界的尘土所包围,就在那种光景之下遇见一位弟兄或姊妹,他或她可能一点也不知道我的情形,但是就他这一经过,使我里面的一切又照亮了,当你遇见这样的一位弟兄或姊妹时,你立刻发现黑暗消失了。幔子撤去了。赞美神,你里面得了更新,又被带回到能直接享受和神接触的地位。这就是洗脚的意义,就是使我在基督里的弟兄里面得以更新,将他重新带回到彷佛刚从神同在的跟前出来的境地。主在祂儿女中所乐见的,乃是这一种彼此的服侍。

      如果我们与神同行,没有一天会不成为使我们的弟兄更新的原因。这是一种最有价值的服侍。可能只不过和弟兄握了一次手,或者仅仅说了一句常用的鼓励的话,也甚至连这些都没有,是显在我们脸上属天的光彩鼓舞了他。如果主能在我们身上有祂自己的道路,而我们和主之间没有阴影,那么我们就常常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主这样使用。我们可能自己并不知道,最好也不要想知道──事实上不知道更好,无论我们知道与否,主总是常常乐意用我们,使同作肢体的再得更新和重新得力。当我们的弟兄里面发沉、黑暗、心中背着重担,眼睛带着鳞片,满身被尘土所浸染的时候,他们会来到我们面前,很可能只不过经过我们面前几分钟的逗留而已,就是要得着这一种服侍,好得着神恩典的帮助。我们常常以为能传长篇大论的信息,吸引许多的听众,那是何等的好!但是有这种恩赐的人并不多。何况许多人并不常被这种长篇大论的信息所摸着,而使圣徒的心灵再度新鲜奋发,却是人人都能有的一种服侍,无论什么地方都能构到。这一种服侍在神的眼中是无价之宝。

 

属天清新空气的圣徒】但是我们对人有这一种服侍,并不是没有条件的,我们必须符合这个条件:倘若我们实实在在的与主同行,主自然会使用我们,因为主自己是无限量的。如果我们毫不黯淡,心里满溢着主的喜乐和平安,那么喜乐和平安必定从我们心中溢出。因此我把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摆在你的面前:你和神之间有没有任何争执?我所指的是实在起争执的点,是你自己所知道的。如果你里面并不觉得在那一点上与主有争执,那也无需自己细察并寻找;如果有,定规主会为你指出来的。主会光照你,使你知道你所忽略和失检的地方,祂会一直指着那一个点,使你清楚知道。用不着你转眼省察自己的里面而检点、分析、并挖掘。赞美祂,这是主的事,不是你的事,当你远离祂,失迷的时候,主会用光来照亮你的里面。

      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如果你和主之间还有争执,那么你非但不能使别人新鲜,你只能使人更发沉,使人更黯淡。你若这样,绝不能洗别人的脚。当他们下沉的时候,你只能使他们更下沉。但他们感觉沉重的时候,你带着这种情形到他们中间去,只能使他们觉得更重。你非但不能使他们从这种沉重和受压的情形中得着苏醒,和恢复,反而将他们投入更深的黑暗。

      和神之间发生争执必定使教会的生命枯竭,当教会能不断使人的灵新鲜并得着活力的时候,我相信乃是她能力最大的彰显。这种使人摸着天、使人里面上升、使人里面得着洗涤、得着更新的人,乃是无价之宝。

      你们也当彼此洗脚。主所给门徒的一切吩咐中,以这一件最戏剧化,这样一个词自然是从它最纯洁的意义来说的。主为了要使你们对这件事的重要性有深刻的印象,主自己就先作榜样亲自洗门徒的脚。这乃是主爱世间属祂的人的一个至爱的表现。祂将服侍的意义示范给门徒们看。这并不是讲台上的工作,这里是用一盆水和一条毛巾来服侍人。今天使神的百姓从跌倒的情形之下恢复,并带软弱得落到罪中的人悔改,这种服侍,自然一直需要;但是今天圣徒中最大的需要乃是使他们里面重获新鲜,就是使他们再度回到原初那出于神的新鲜。这就是能力。主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3)作这件事的。我不知道,这件事在你们身上有多大的影响,我认为没有一个能力比将从神那里来的新鲜显在世上更大。你不觉得这是神圣生命能力的最大彰显?在一个这样黑暗的世界制度之下又有无底坑出来的浓烟,能遇见带着属天清新空气的圣徒,那是何等的喜乐!这种新鲜带给你我神圣的生命之气。

      我实在感谢神,在我幼年的日子中,我能有福分认识一位罕见的圣徒,我和她相识多年,从她身上发现许多属灵的品性,使我印象深刻难以磨灭的一件,乃是在她面前感觉神。你在她的面前不需要坐多久,甚至有时走过她的房间,不过和她握一握手,你就感觉神的同在临到你的身上。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就是这样感觉到。不只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每一个和她有过接触的人,都有这样的见证。我要承认在那些日子间,我的里面常常发沉,有时彷佛什么都不对劲。我只要走进她的房间,里面立刻感觉受到斥责,我感觉面对面的站在神面前,因此我又重新得着新鲜。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会立刻有这种恢复的呢?这当然不单是那些具有特别恩赐之人独有的服侍。主愿意每一个蒙恩的人都能将那使人从黯淡中重新明亮的生命分给人。请记得,我大胆的说,最能使基督徒的生命失去冲击力、受到严重危害的,还不是那些具体明显感觉的罪,乃是这一种里面的黯淡和下沉。我们可能偶尔被过犯所胜,任何一个人都会,但是因为我们立刻就感觉,我们就会去求主的赦免,然而许多时候我们所以里面黯淡多时,因为知道那不是罪,而漠不关心。这使我们在世人面前失去从神而来的锐利冲击力,如果这一时候,能遇见一个使我们的里面被提升的弟兄或姊妹,使我们再次恢复和神之间的交通,那是何等的有福!

 

你永不可洗我的脚那么有什么路可循呢?它有两方面:第一,我们和主之间必须没有任何因争执所造成的失和,而不立刻对付,因为我们和主之间一旦有了任何的不和谐,我们立刻就和这种使人灵里复苏的服侍无分无关。无论是一件什么样的事,都需要立刻解决,否则的话,我就没法被主这样用。这时我们非但不能给教会加上什么,反而成为教会的重担;对教会非但不能裨益,反而使她受到亏损和累赘。我们如果要对教会有所贡献,那么我们和神之间的关系就必须透明。没有任何的不和谐,这样我们才能蒙主使用,使我们的弟兄重新恢复力量,能以抵挡世界。

      第二,为了避免误解,我要清楚的说明:这是一件互相服侍的事。主说:你们也要彼此洗脚。我们给人洗脚,自己的脚也得被别人所洗。许多时候,很可能主用你洗别人的脚,同样,许多时候主也藉着别人洗你的脚,没有一班人是蒙了主特别的拣选,专门从事替人洗脚──使人恢复和更新──的工作,正如没有一个人能不在这世上行走,以致于不需要洗脚。像彼得一样,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说:我已经不需要洗脚了。我始终活在和主的交通中,已经纤尘不染;我能随时祷告、传道,无需这种服侍。甚至对主说:你永不可洗我的脚!

      教会中没有这一种起等的弟兄,无需更新的服侍,这是每一个神的仆人所最需要的。终日在工厂或厨房里忙碌的人,如何需要这一种使里面重新得以明亮的服侍;同样,终日为教会的事工辛劳的人,也需要重新得灵里的新鲜和明亮!我们极需要里面的恢复,虽然我们常常自慰,以致忽略了这件事。不管我们所从事的是明显的俗务,或是所谓属灵的事,世界总包围着我们,包围得那么紧,因此我们时时刻刻需要弟兄或姊妹使我们的灵能举起,和神有新鲜的接触,更新我们里面属神的能力。

      所以,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身体的原则,我们一直需要从同作肢体中重新得力,也要便同作肢体的从困乏中得着复苏。我们越随神前行,就越感觉需要弟兄。以这一面的服侍而言,没有一个人的服侍是无足轻重可以缺少的;也没有一个会达到一种境地,可以不需要这一种服侍。我向神祷告,求神使用我能使那些灵里疲惫的人得着复苏;同样我也求主使用弟兄在我灵里衰弱的时候,便我重新得力。倘若主藉着一位弟兄,为我除去沾染在我身上使我里面黯淡的尘土,以致我又重新得力,他所给我的服侍,就是基督在我身上的服侍。

      我所用的这些简单的比喻,加起来成为一道抵挡世界的阵线。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我们肯相信并实行这一件事,我深信这将使我们拥有足以使撒但坚强的营垒战抖的力量。主说: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