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我的律法在他们心上

 

      在前面几章中,我们已经构成一幅这世界的图画,它不仅是一地方,也不仅是一种人,它实在也不仅是一些物质的东西,乃是一种属灵气的系统,而它的首脑就是神的仇敌。这世界是撒但的杰作,并且我们已经说过牠正尽其全力和机智要使世界繁华。目的何在呢?乃是要俘掳人,使人归牠,并向牠忠诚。撒但有一个目的:要在普世人的心中建立牠掌权的范围。牠虽然明知这种掌权只不过片时而已,但牠仍以此为目的。时代越过越近末期,撒但亦罄其所有,倾其全力以赴,神子民的苦难因而越过越加剧。因为神的子民在这地上是一个客旅,是寄居的,他们在世界却不属这世界,因此他们处境艰难。他们为了减轻属灵的紧张,往往想借重环境上的远离。人若能离世全然与主同住,那是何等的美好!

但是这显然不是神的旨意。因为在主向父的祷告中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十七15)。保罗在这一点上,也有同样的思想。当他为着某一件事劝哥林多的信徒,不要与那等罪人交往,他怕人对他的话有所误解,立刻加上进一步的说明。保罗不要他们采取隔离政策,他们不该和世界上的罪人隔绝,包括哥林多前书五章里面所提的那几等罪人在内,因为要那样作,除非离开世界方可。他说:我先前写信给你们说,不可与淫乱的人相交。此话不是指这世上一概行淫乱的,式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这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林前五9~10)

 

与世人来往】所以从保罗的话中,我们能清楚看出,我们不只可以,而且应该和世界保持相当的关系,因为世人是神所爱的。问题就在我们和世人究竟应该来往到什么程度?可以涉入到什么地步?我们都同意,我们和今世事物不得不有一些接触,但必须有一个限度;在这限度之内方属稳妥,越过这界限就有摸着撒但的危险。

      我不以为我们会把这个问题着重得过分,因为它的严重性和危险性都那么实在。假若有一天你不幸患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引起极大的痛苦,以致医生不得不用吗啡或海洛英给你止痛,你岂不立刻警觉到使用这药物将产生瘾的危险!虽然你遵照大夫的指示,接受他的治疗,但你是战兢恐惧,小心翼翼的,并且为这事祷告,因为你知道在这种药物里有毒性,会支配人。尤其是治疗的时间如果拖长,危险就更大。

      每一次当你我摸着今世的事物,我们无法不常常摸着──我们应该比患病时用吗啡更战兢恐惧,因为今世的一切事物背后是鬼魔。在生病时大夫不得不用鸦片作治疗,如同今天我们生活在世上,也不能不和世界发生关系,无法不作生意,或从事某种行业,或受雇作职员,以维持生计。我们不知道能够接受这种危险的药物到什么程度,还不致形成毒瘾;同样,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能从这世界赚多少接,用多少世物,在职业上和世界发生多少关系,尚不致被世界所钩住。我只知道每一件世事的背后都有撒但的能力。因此,每一个基督徒对于这世界的灵必须有清楚的看见,好认识它是如何不断的暴露在危害之下!

      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说得太过。也许你觉得这是讲道的好比喻,但无论如何,着实有太过之嫌。然而当你一旦看见了这世界和它背后那邪恶的势力,你就会看世界像鸦片,在世界背后的邪恶势力,用此来引诱并俘掳人。那些眼睛蒙开启认识世界真实性的人,当他们每一次摸着今世事物的时候,无不战兢恐惧的仰望主。他们知道他们随时随刻有被撒但缠住的危险。正如初初用麻醉剂,因它能使剧痛顿减,往往受到欢迎,但是没有多久,使我们发病的就是这麻醉剂,没有它就叫我们痛苦;同样我们在主的权柄之下来用今世的事物,也是合法的,但是我们若不加注意,今世的事物就会成为我们跌倒的原因。只有蠢人才会对险境漫不经心!

      难怪我们都羡慕施浸约翰,加果我们能像他那样隐退到旷野去,远离城巿,过那种最简单的生活是何等的好!但是我们和他不一样。因为主差遣我们到世上去,和主同脚踪──也吃也喝。因为神甚爱世人,所以祂吩咐我们要传福音给万民听;这万民自然包括我们天天所接触的人在内。

      因此,我们在这里就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曾说过和世界的接触必须有一个界限。假定神已经为我们划了一道分界线,那么我们若不越过这极限,留在线内就安全;一旦逾越就十分危险。问题乃在这分界线究竟何在?吃、喝、嫁、娶、养儿育女、耕种、买卖,既是必须的,那么要怎样才能不被玷污?怎样才能和神所深爱,甚至将祂独生子赐给的世人来往,却仍保守自己不受世界的玷污?

 

信靠保惠师】如果主替我们规定,每个月可以买多少,卖多少,立下一个界限,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人人都能有所遵循。超过某一金额的就是属世的基督徒,不到所规定金额的不属世界。

      但是主从未给我们这种规条,所以必须不断投靠祂。主为什么不给呢?我相信主的美意是不要我们受条规的捆绑,要我们时时刻刻受另一种约束:就是祂生命的约束。倘若主曾给我们成套的规条要我们遵守,那么我们可以小心翼翼的持守。事实上,我们的责任远比这个更简单、更直接,我们只要保守自己住在主里面,就能遵守祂的律例。所以我们只要保守与主有继续不断的交通。如果我们在生活中不断和神保持亲密的交通,那么当我们快到那个界限时,我们里面的圣灵,会不断的提醒我们,这是极可靠的。

      我们在前面曾说到敌基督的国不久将显出。约翰在他的书信里曾对小子们论到这世界上的事(约壹二15),接着他警告他们说: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18)面对着这些事实和那险恶的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牠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3)。他们该怎么办呢?这些简单的小子们,怎样分辨灵的真假呢?他们怎么能知道那一地方是稳妥的可以去,那一个地方是非常危险的呢?

      约翰给他们的回答非常简单,简单到一个地步令我们不敢相信。他说: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他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住在主里面(约壹二2027)。这当然是指着主耶稣应许祂门徒的真理的灵说的,祂来了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并且要引领他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十六813)

      神知道任何一件事的安全极限,是我们所不该越过的。虽然神没有将这些极限标明,让我们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保惠师必然知道,撒但可能也知道。我们怎可不信靠保惠师呢?倘若有时我们将要逾越,难道我们不能立时转过来倚靠祂,使我们里面儆醒过来,知道那危险么?

 

矛盾的生活】关于这一点,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七章里面,也曾给我们进一步的指引,他说: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我愿你们无所挂虑(29~32)。他虽然论到好几件事,但显然有一个共同的因素,支配每一件事,那就是时候减少了。使徒说,当我们生活在这种特别受压的日子,唯一能使我们受到保护的,就是持守那原则──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的。

      那么保罗在这一点上,是否自相矛盾呢?他在以弗所书第五章吩咐作丈夫的,要爱他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而在哥林多前书第七章又说,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保罗的说法岂不使我们困惑,我们怎能一面爱妻子,如同基督之爱教会,而另一面又作到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怎能调和这两个极端呢?首先我们必须说,惟有基督徒才能过这一种矛盾的生活。也许保罗所说的,要像没有,能给我们提供一点线索。这句话告诉我们,问题并不在于外面,问题乃在于里面的态度,我们的心究竟忠于什么?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乃是从里面得了释放,并非在外面改变他的行为。他们能欢欢喜喜生活在以弗所书第五章里面所说的光景,虽然是有妻子的,用世物的,但因着他们身上没有世界的灵,所以能像没有妻子的和不用世物的人一样。

      天然的人往往容易走极端,他若爱世物,紧紧的抓住他所有的,被世物所支配;他若热心宗教,往往轻看世事、世物,甚至抛弃一切。但是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和属天然的人全然不同。基督徒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不在于外面的禁绝世事或抛弃世物,乃是从里面蒙拯救,脱离世事、世物的辖制。基督徒并不离绝妻子,对妻子的情爱也未消减,只是作妻子的和作丈夫的不再受情爱的辖制。同样原则,虽然使我们哭泣的难处还在,但我们已不再受那难处的辖制。使我们喜乐的原因还在,但我们里面有一种内在的勒住,叫我们不使自己任由虚空的快乐所箝制。虽然我们还继续买或卖,一如往日,但是我们从里面得了释放,使我们不再受这些事的捆锁。这些虽然都还在,但这一切对我们却如同无有。

      我们有时谈到要像约翰那样,在地上维持耶稣基督的见证。要记得耶稣基督的见证并不在于我们能讲些什么,问题乃在于撒但对我们怎样说。神将我们安置在这世界中,祂常常把我们放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中,我们往往受到一种试探,觉得世人的处境远比基督徒容易,他们的日子好过得多。这正是因为基督徒在这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四围的每一点对他们都是陌生的。游泳的人虽然能纵身潜入深海,他若没有潜水衣和氧气装备,就无法在海底多留片刻,因为海的深处压力太大,而且必须赖空气方能生存。他因着任务的需要,在适当的配备之下留在深海工作,他并不属于深海,也无法在深海过生活,因海和他无关。

      因此使我们解决和世界之间的问题,并不在于外面行动的改变。有人甚至以为我们不为明天打算,就是属灵的标记。说实在的,那不但不属灵,且是愚蠢。我们该怎样为我们的需要有所预备,我们要到末一章时去说它,但是神的话很清楚的说到,我们要用世物,我们要吃、要喝、要买卖、要耕种,我们也该喜乐,有时也免不了要哀哭,然而我们不该把这些事用到极限。要认识和这世界的关系,及使属灵生命受到危害的地方。因此无疑的,我们得学习在保惠师温柔的引领和禁止之下,步履谨慎,事事小心。

 

我们是属神的】主耶稣乃是从上面来的,祂能大胆的向人挑战说,这世界的王将判,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显然界限不在祂所站立的地,乃在祂的心中。同样,我们在这个地上所遇见的一切,只要是从上面来的,对我们都是稳妥的,如同主自己是稳妥的一样。神在操纵着那供应我们属天空气的帮补(pumps)。神将属天的生命不断的供应我们,使我们在地上不致于窒息。因此一件事若是属灵的,是出于神的,无须我们挂虑不安,亦无须藉人力保全。主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感谢主,祂的臣仆无须争战,因为祂的国不属这个世界。

      神对我们也能放心,因为祂能对祂的圣灵放心。我们可以这么说,不可能有一种低质量的属灵生命,因为属灵的生命是神自己的生命。属灵生命绝不会被压倒,除非神自己,神从不为这事辩护。祂把一切交给保惠师,让保惠师带我们进入一切的真实。小子们哪,你们是属神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

      约翰说过了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手下之后,在同一节圣经中他给了我们一个极稳妥的保证:我们是属神的(约壹五19)。感谢神,我们是属神的!我们还能发现更有福的事实,来和这丑恶的世界抗衡并胜过它么?我们这些信主耶稣之名的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约一13)。感谢神,因为我们是从神生的,所以那恶者就无法害我们(约壹五18)

      简单的说,遍地满了撒但的势力。人若在圣灵里行走,顺从神那里来的恩膏,对祂的感觉不失去敏锐,那么撒但的势力也就烟消云散。神为我们画了一道安全线,就是神的同在,撒但就无计可施。神若占有一切空间,撒但还有何地可站?

      我们向神是否如此绝对?撒但能否为你我作见证说:我对这人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