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夺回被掳掠的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神永远的旨意是要人掌权,而非别的受造之物。因此我们理当对世上的罪人满有怜悯心肠,而且在这转眼将逝的恩典时期,引领失丧的人归回救主,是我们今日夺回撒但掳物的唯一方法。撒但的掳物就是人,因此抢救灵魂是一件重大的事,我们不容忽视。

      关于传福意一事,我已在一本书中提起(《这人将来如何?》(What Shall This Man Do?London 1961){\LinkToBook:BookID=309,TopicID=248,Name=第四部 這人將來如何}。因此在结束专论世界一事的本书中,我要从撒但所辖制的物质世界,来看如何掳掠壮士,我们将从钱财方面来看。

 

将撒但的物掳给神】钱财是与神为敌的。神的话论到钱财时说它是玛门,或不义的钱财。主说:要藉着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路十六9)。主所说的不义的钱财,自然不是指用不义的方法所取得的钱财,祂乃是指钱财的本身是不义的。主所说的不义,既非指获取钱财的方法,也不是将钱财用之于不义,祂乃是论到钱财的性篔。钱财的本质是恶的。我们常常听见人说,这钱是干净的,或者说这是脏钱;但是在神的眼光中,是钱就是脏的。只有认识神的人才认识钱的性质,他知道钱在本质上是邪恶的。

      你如果不清楚一件事的性质,只要问那件事使你与神更近呢?或者引你远离神?钱财总是使人离神更远。在路加福音十六章十三节那里,我们能清楚看见主所立下的原则,我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我相信许多人能体会事情确是如此。因为经验告诉我们,钱财和神从来不在一起,因为钱财总是敌挡神的。

      我们自然可以对主所说的玛门作广义的解释,说它代表一切与神为敌的事物。但使徒保罗却说得最彻底,他说: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9~10)。换句话说,钱财唯一的能力就是使人远离神而失迷。

      世界的要素是钱财。你一摸着钱财也就摸着世界。钱财既然是属世界,而我们又不能不摸钱财,那么,我们要怎样才能既作买卖,和全属世界的银钱有往来,却不卷入世界,和撒但毫无关系?再进一步说,今日事事全需要钱,无钱什么事也办不成,那么要怎样才能使那用以建造敌基督国度的主要成分,转过来建造基督的国度呢?

      那投了两个小钱在圣殿库里的穷寡妇,所以蒙到主的悦纳,并承受主特别的称赞,是因为她将从撒但的国度中所夺回的,投入神的国度,因此得着主的称许。现在我们要问怎样才能有这种转变?我们怎能使本质是不义的钱财,用之于建造神的国度呢?你怎能确定在你钱囊中的一切款项,和世界之间的关连已经全断?你敢不敢说,你所有的钱,没有一分登在撒但的帐上?

      当日罗马的钱币上有该撒的像。主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我们怎么使钱和该撒分开呢?钱是今世之物。它是这世界系统中极重要的一部分。怎样才能将这属世界之物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将它献给神,为祂所用?

 

掳掠钱财的壮士】在旧约时期有硬性的原则,是一成不变的:一切永献的,就是人从他所有永献给耶和华的,无论是人,是牲畜,是他承受为业的地,都不可卖,也不可赎;凡永献的是归给耶和华为至圣(利廿七28)。换句话说,凡献上给神的,再不能作别用。当日所献的如果是羊,乃是将牠作为牺牲,献给耶和华,牠不再留在羊群中,使牠生养小羊。正如二十九节说:必被治死。牠的治死说出牠的蒙悦纳。

一切献上给神的钱,亦必须应用死的原则;那就是说,以世界而论,它已不再存在,以我而论,它再不我属。当主看见那穷寡妇将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投在圣殿的钱库时,主说:她是把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她投上的是她的生命。许多人所投上的不过是钱财,她乃是将生命和钱一同都投上了。换句话说,那两个小钱不再属她所有的时候,她的生命亦不再属她,她献上的乃是她的全部。

      倘若你要你的钱财从世界中出来,那么你的生命必须从世界中出来。如果你还保留你的自己,你所献上的一切,对神而言,毫无真实价值可言。你不能打发你的钱财从世界中出来,自己却留在世界,你必须带着它们从世界出来。

      因此要将钱财从撒但的境界,转到神的境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面包含着生产之苦。认真说,使人从撒但归向神,要比钱财从撒但的境界转到神的国度容易得多。因为神的恩典,即使我们自己向神忠诚不够绝对,仍能带人得救;但要使钱财从世界中出来,就没有这么简单。要使我们那本质上是邪恶的金银,使它转变合乎圣所之用,必须有极大的属灵能力。钱财像人一样需要悔改(转变)。亦像人一样,能够更新。单单将钱财投入奉献箱,并不能在本质上改变,你所献上的钱。除非你的生命和你的钱财一同从世界中出来,否则你无法使你的钱财从撒但的国度中得释,使它转归神的国度。你为神所作一切事工的属灵价值,几乎完全根据你处理的钱财已否从世界的系统中释放出来。我要问你,出来了没有?你能否说,你手中钱无一文属世界?你能不能说,你的钱不再是这世界(Kosmos)的一部分?因为它已转变?你愿否对神说:我愿将我所有的钱,无论是劳力赚来的,或人赠送的。全都转变属你?

      在保罗身上这原则非常明显;他对哥林多人说,我们所要的是你们,不是你们的钱。对于在患难中受大试炼的马其顿人,他们在极穷之间,格外显出乐捐的厚恩,他为他们作见证说:他们先把自己献给主(林后八5)。保罗曾深受旧约的熏陶,他知道凡到耶和华面前来献礼物和祭物的人,他们是和所带来的礼物一同献给神。这是他如此讲论的根基。

      有一句话听来令人震惊,但事实确是如此,那就是可供神用的钱有限,撒但的钱却无限。也许你要说,这岂不是和圣经所说,金和银都属耶和华的相矛盾?但是主亲自说过,有的物属该撒,有的物属神。自然,神既是造物的主,一切均属于祂,然而今日神的库存有限,因为爱祂,将自己献上,并积财宝在天上的人不多!如果我生在旧约时代,我可以算出圣所中有多少钱。我先将所数点的以色列人的数目,乘以半舍客勒银子,这是赎命的银子(出卅11~16)。此外再加上以色列人头生的男子超过利未人的数目,每人取赎银五舍客勒(民三39~51)。将两下相加,再加上以色列人还特许的愿,按圣所的平,估定的价银(利廿七1-8)。所以神的钱数决定于神百姓的数目。神圣所中库存的极限,完全根据向祂忠诚的百姓之多寡。

 

致富之道】现在你我要回答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我今天所接触的钱,是圣所中的舍客勒呢?还是不义的玛门?无论什么时候,当我收到一块钱,或赚到一块钱,我必须切记立刻将它从世界的平,调换成按圣所的平。钱能毁人,但钱亦能成为人的保护。不要轻看钱,在这方面它的价值太实在了。它在神的手中能有大的用处。倘若你自己全心全意从世界中出来,神若愿意,会在你出来的时候不致于空手,却要带许多财宝和你一齐从世界中出来。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的时候,他们带着许多财宝。他们将埃及人的财物夺取了,这些金器、银器,日后成为建造会幕的材料。他们亦曾一度以其中的一部分造了一个金牛犊,因此招惹神的愤怒,而被神弃绝。但是有一件事是明显的,当神的百姓离开埃及的时候,至少会幕的材料,亦和他们一同离开埃及。埃及的金、银、铜、细麻、全都转变献上为神的圣所之用。

      倘若你能看出在旧约时代中尚且有这一个实际,那么新约时期中的标准岂不更高!新约里面的理财之钥乃是我们不将任何东西扣在自己的手中。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路六28)。这是主亲口说的。主未说:积攒方能致富!主的意思是要达到丰富的神圣原则是给出去,而不是储存起来。神要我们在献上财物的事上,作得匀称,而不是随意而为。换句话说,祂要我们不是照着一时兴极,或根据情绪的催逼,而是根据与祂在这事上所立的约,并且持守不渝。

      这是因为我们看出,真正掳掠撒但家财的秘诀,乃是在于个人向祂的奉献。我们若不献上自己,却想要得赎脱离世界,那是缘木求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使徒保罗说: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林前六19~20)。无论你我从事何种行业以维持生活,或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赖神子民的馈赠以养生,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并非两条。我们同样是将自己献上给神,在地上是祂的见证人。认为只有传道人所作的才是圣工,作买卖的就不是,在神眼中毫无地位。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问题并不在于你我所作的是什么工,乃在我们生活的中心是不是神。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要按这恩膏而生活。将你自己献给主,全然并绝对的为祂活着,你就会看见,以你而论,凡属你的一切,已从撒但的帐簿中删除,转入神的账户。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