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章 教会与神的工作

 

如果我们真的认识神的工作,我们就不能不承认这外面的人的确是非常大的拦阻。我们能说,神今天是受人的限制。神的儿女必须明白教会的用处到底是什么,也必须明白教会与神的能力和神的工作的关系。

神的彰显与神的被限制

曾有一次神将祂自己摆在一个人的身体里面,这个人就是拿撒勒人耶稣。这个肉身可能成为神的限制,也可能就是神的丰富。当道成肉身之前,神的丰富是没有边际的。当道成肉身之后,神的工作就在这肉身之内,神的能力也就在这肉身之内,神不在这个肉身之外作什么,也就是说,神要受这个肉身的限制。但我们在圣经里所看见的,这一个肉身并没有限制神。祂可能限制神,但事实上没有限制神。这一个肉身充充满满的彰显了神的丰富。神的丰富就是这一个肉身的丰富。

那时神将祂自己摆在这一个肉身之内,今天神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能力在教会里面,今天神的工作也在教会里面。在福音书里的时候,神不在那一个肉身之外有祂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赐给子,今天也照样,神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教会,在教会之外神不作工。神不单独作工,神也没有藉着别的来作工,神乃是藉着教会来作工。从五旬节一直到今天,神的工作是藉着教会作出来的。当初,神如何将祂自己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摆在一个人里面,摆在基督里面,今天神也是完全的、无限的、没有保留的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所以,教会在神面前的责任是何等重,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工作,教会可能限制了神的出来。

拿撒勒人耶稣,祂就是神。神在祂里面彰显,祂并没有使神受限制,因为祂从里面到外面完全是为着神的。祂的情感是神的情感,祂的思想是神的思想,祂生活在地上的时候,祂自己能说:我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子所作的乃是从父那里所看见的;子凭着自己不能说什么,子所说的乃是从父那里所听见的。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人,神将祂自己摆在祂里面,能够说,祂是道成肉身,是神成为人,是完全的。到有一天,神将祂里面的生命分给人的时候,祂能说,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祂将生命释放出来,祂没有拦阻,祂没有限制。今天神也挑选教会作祂的器皿,神也将祂自己摆在教会里面,神也把祂的能力和工作摆在教会里面。神要藉着教会有一条路走出去。教会是神说话的器皿,教会是神彰显能力的器皿,教会是神作工的器皿。今天教会若能让神有一条路出来,神就能彰显祂的能力和工作。今天教会如果不行,也就限制了神。

福音书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一个人里面;书信基本的教训,就是神在教会里面。福音书告诉我们,神只在一个人里面,没有在第二个人里面,没有在任何其它的人里面,神只在耶稣基督一个人里面。书信也是给我们看见,神只在教会里面,神不在任何的团体里面,神不在任何的集会里面,神只在祂的教会里面。愿我们的眼睛能被开启,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

当我们看见这个荣耀的事实,我们就自然而然仰起头来远远的望着天说:神阿!我们所给你的拦阻是何等大!当全能的神住在基督里面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没有一点限制,没有一点减少;今天神的盼望,神的目的,乃是当祂自己住在教会里的时候,全能的神仍然是全能的,是没有限量的。神要在教会里也像祂在基督里一样没有拦阻的彰显出祂自己来。所以教会如果有限制,那也就是神受了限制。教会的无能,就变作神的无能。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些话,我们只能恭恭敬敬的来说它。简单说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拦阻,就变作神的拦阻;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限制,就变作神的限制。神如果不能从教会身上出来,神就没有出路。今天神的路是在教会里。

为什么圣灵的管治这么紧要,灵和魂的分开这么紧要?为什么外面的人必须破碎,必须藉着圣灵的管治来破碎?这没有别的缘故,就是要让神能从我们身上有路出去。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所讲的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我们所讲的不只是个人属灵经历的问题,乃是和神的路发生关系,和神的工作发生关系。这是一个大的问题:我们人该不该限制神?神在我们身上自由不自由?只有我们在神面前受了对付,受了破碎,神在我们身上才能不受限制。

教会如果要给神一条路,我们这些人就必须受神的对付,让神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就是我们最大的拦阻。外面的人的问题不解决,教会作神的路的问题就不能解决。如果神施恩,叫我们外面的人能被拆毁,祂在祂的工作上就要怎样的用我们作祂的路!

拆毁与神工作的路

现在我们要来看,外面的人被拆毁以后,我们如何能读神的话,如何能作话语的执事,如何能传福音。

读圣经

关于读圣经,有一个事实,就是什么种的人就读出什么种的圣经来。许多时候,人是用他那个不顺服的思想、纷乱的思想、自作聪明的思想在那里读圣经。这样,他所读出来的圣经,都是他的思想,而摸不着圣经的灵。我们如果盼望能从圣经里遇见主的自己,我们那个不顺服的思想、不和谐的思想,就必须被神打破。如果我们的思想仍然是那样的不顺服,不和谐,那么,不管我们是多聪明,这个聪明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聪明看为了不得,但是从神看来却是一个大拦阻。不管我们多聪明,我们总没有法子凭着自己的聪明进入神的思想。

读圣经最少有两个需要:第一,需要我们的思想进入圣经的思想;第二,需要我们的灵进入圣经的灵。写圣经的人,或者是保罗,或者是约翰,他在写那一段话的时候是怎样想的,你也怎样想,你的思想要进入他的思想;他的思想怎样开始,你的思想也怎样开始;他的思想怎样发展,你的思想也怎样发展;他想到什么理由,你也能想到什么理由,他想到那里有一个什么教训,你也能想到那里有一个什么教训。换句话说,你的思想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思想也像一个齿轮一样,他的轮齿和你的轮齿是合得起来的。你的思想进入了保罗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约翰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你的思想进入了被神默示的思想,这样,你才能明白圣经的话到底是什么。

有的人读圣经,是以他自己的思想为主体,不过想采纳一点圣经里的思想,作他的材料。在他的头脑里,有他自己的道理在那里转动,他不过盼望从圣经里面得着一点材料来装在他的道理里面而已。我们站起来讲道,一个有经历的人,只要听我们讲五分钟、十分钟,就能知道我们是用自己的思想在那里引圣经呢?或者是我们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这两个完全不一样,是在两个世界里讲道。有的人站起来讲道,他也许是照着圣经在那里讲,讲得很好听,但是,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相左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不起来的;另一种相反的情形,就是当他在讲圣经的时候,他的思想进入了圣经的思想里面,他的思想是和圣经的思想一致的,是和圣经的思想合得起来的。这一种情形是正常的,但不是每一个人所能达到的。要使自己的思想能进入圣经的思想,就需要破碎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不破碎,连读圣经都不行。不要以为因为没有人教我们,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要知道是因为我们这个人不行,我们的思想没有被神制服,所以我们读圣经读不好。你一被神打碎,你就没有你自己的活动,你就没有你主观的想法,你就慢慢的,好像很软弱的,零零碎碎的,起首摸着主在想什么,你就能摸着写圣经者的思想,跟着他去想。必须在外面的人被打破之后,才能进入神话语的思想,外面的人就不再是你的拦阻。

读圣经,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写圣经者的思想,要你的思想能进入圣灵的思想,这是要紧的,但还不过是初步。没有这个,不能读圣经,有了这个,也不一定就能读圣经,因为圣经不光是思想。圣经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在这本书里面,神的灵出来了。不管是彼得,是约翰,是马太,是马可,每一个写圣经的人,当圣灵默示他们写圣经的时候,一面他们是顺着思想写,另一面他们的灵是顺着圣灵出来了。有一件事是世界上的人所没有法子明白的,就是在圣经的话语里有灵,灵被释放出来,就像先知的讲道一样。你今天如果听见一篇先知的讲道,你要看见不只有话,不只有思想,还有一个东西,是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在你里面是清楚的,那个我们称它作灵。在圣经里不只有思想,并且是灵出来了。所以读圣经还有一个基本的条件,也是最要紧的条件,就是你的灵能出来,能摸着圣经的灵。你的灵要摸着圣经的灵,你才能领会圣经说的是什么话。比方说:一个顽皮的孩子故意把人家的玻璃窗打破了,那个人家的主人就出来很重的责备这个孩子。孩子的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也把她的孩子责备一顿。在这里,我们觉得那个房主人责备孩子和那个母亲责备孩子不一样。外面同样是责备,但是里面责备的灵却不一样。那个房主人的责备是生气,他的灵是怒气的灵;那个母亲那样责备她的孩子,她在那里有爱,有教育,也有盼望。她那个责备是有盼望的责备,是有教育的责备,是充满了爱的责备。那个灵完全不一样。这不过是一个很浅的比喻。写圣经的灵,比这个强多了。写圣经的灵乃是永远的灵,写圣经的灵今天还在这里,一直充满在圣经里。如果我们外面的人被打破了,我们的灵能出去,就当我们读圣经的时候,不只思想能进入圣经的思想,并且还能摸着那个灵,摸着当初写圣经时候的灵。如果你的灵不能出去,不能摸着写圣经者的灵,你就无论如何不能明白神的话,圣经在你手里就是一本死的书。所以,话又得说回头,基本的问题是外面的人有没有被破碎。只有当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我们的思想才能变作可用,我们的灵也才能出来,神在这件事上才不会受我们的限制。所有的难处,就是我们一直拦阻神,连在读圣经的事上我们都拦阻神,都不能给神自由的路。

话语的执事

神在祂的工作里,一面要我们明白祂的话,这是祂工作的起点,另一面祂愿意将祂的话一句或者几句摆在我们的灵里,像一个负担一样,要我们将这一句或者几句的话拿来服事教会。使徒行传六章四节说: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在希腊文里面,道是一个名词,传也是一个名词。传道这个词译得更准一点,就是道的执事、话语的执事。执事的意思就是服事。话语的执事就用神的话来服事人。

我们的难处是什么?就是里面有话,却不能释放出去。有的人灵里的确有话,里面有相当重的负担,觉得要把这个话传出去给弟兄姊妹知道,但是他站在讲台上讲了一句,里面还是那么重,讲了两句,里面还是那么重,讲了一分钟,里面还那么重,讲了一点钟,里面还是那么重,话语不出去,外面的人不能替他传达里面的负担。他要把里面的负担传出去,他要把里面的道讲出去,可是他外面的人没有给他一句相当的话,怎么说还是那么重。他来的时候担子是多么重,他去的时候担子还是多么重。这只有一个缘故,就是他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外面的人不能帮助里面的人,反而成了里面的人的拦阻。

如果他外面的人被破碎过,他就自然能说得出来;他里面有负担,有话,他外面的人的思想会有一句合适的话,刚刚好来表明他里面的意思。他里面的话一说出去,他里面的负担就轻了。他觉得越说越轻松,他觉得这是他的工作,这是用神的话来服事了教会。所以,里面的负担需要外面的思想给他恰当的话。如果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意思,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感觉,外面的人不顺服里面的灵,那么,外面的人要去摸里面的感觉却摸不着,要说出一句恰当的话却说不出,结果,神就没有法子从他里面出来,神受了拦阻,神得不着路,教会也得不着帮助。我们要记得,外面的人在话语的执事里是一个最大的拦阻。许多人以为聪明的人有用。这是错误的思想。不管你多聪明,外面的人绝不能代替里面的人。只有外面的人被拆毁,被打碎了,就自然而然里面的人能生出思想来,生出话语来,从外面的人冲出去。就是这个外面的人的壳子必须被神打破。这个壳子越被打破,灵里的生命就越能出来。壳子如果留着,灵里的负担就不能出来,神的生命、神的能力,就没有法子从你身上流到教会去,你就不能作话语的执事。神的生命和能力,最多的时候是藉着话语供应出去的。你外面的人没有被击打,没有伤口,你里面的人就没有法子出去。来听你讲道的人,听见了你的声音,但是摸不着生命。你要给人,但人还是不能得着。你里面有话,但你外面说不出,外面的人在那里拦阻你。

主耶稣的事是非常宝贵的,有人摸着祂衣裳的禭子,就得着祂的能力。主耶稣的衣裳禭子是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在祂人的最外面的地方,也能摸着祂的能力。我们的难处就是里面有生命,外面流不出生命;里面有话,外面说不出来;里面有神的工作,外面有了拦阻,没有法子出去。这就是神在我们身上没有自由的路,神不能从我们身上自由的出去。

传福音

人常有一个错误的领会,以为人听福音乃是听见道理对了才相信,或者以为人的情感被激动了所以才相信。但事实并不是如此;凡只被情感激动而表示信主的人,不会长久;凡是思想被说服的人,也不会长久。思想可以用,情感也可以用,但光是思想,光是情感就不够,因为人得救不是从情感从思想来的。一个罪人能俯伏在神面前,就是因为你那个灵能发出光来,你那个灵能这么一下冲出去,人就倒下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能出去的灵,才能有福音传出去。

有一位作矿工的弟兄,他是被神重用的。他写了一本书,叫作《见与闻》,说到他传福音的经历。我们读这本书的时候很受感动。他不是一个特别有学问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有恩赐的人,他是一个很平常的弟兄,但是因为他把自己完全交给主,主就重用他到这个地步。他的特点在那里呢?他的特点就是他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有一个破碎的灵。他第一次讲道,是在二十三岁,也就是他初得救的时候。他在一个聚会里面听一位传道人讲道,他心里迫切的要救人,他就请求传道人让他上去讲。可是他一上去,一句话也讲不出。他心里充满了救人灵魂的热火,眼泪像潮水那样涌出来,最后,他喊着讲了两三句话。那时,神的灵充满了聚会的地方,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罪和失丧的情形。在这里有一个人,他虽然年纪轻,但他外面的人是被破碎的,他没有多少话,但他的灵出来了,人也就得救了。他一生救了很多人。我们读他的历史,就知道这个人是有灵出来的人。

这就是传福音的路。传福音的路就是灵的出来。外面的人的刚硬没有了,外面的人是破碎的,所以灵能出来。你每一次看见人还没有得救,你就觉得非救他不可,你的灵就能出去。这是基本的问题。传福音纯粹是在乎外面的人被破碎,里面的灵能够出来摸着人。是你的灵出去把人的灵碰一下,是神的灵出去把人黑暗的灵点一下,人就莫名其妙的得救了。如果你那个外面的人捆住灵,神在你身上就没有路,福音在你身上就没有路。我们一直在注意对付外面的人,就是因为所有的难处都在我们这个人身上。我们这个人没有受对付,道理再背得多一点也没有用。救人的是我们的灵摸着人的灵。我们的灵如果摸着人的灵,这个人非仆倒在神面前不可。我们的灵如果能大大的释放出去,人就没有法子不俯伏在神面前。

神在这些年间是走恢复的路。神不愿意人相信得救了,过多少年才对付罪,过多少年才奉献,过多少年才听见呼召跟从主。主正在走恢复的路,福音也得恢复,幅音的果子也得恢复。应该是人一相信就从罪恶里出来,人一相信就完全奉献给主,人一相信就打破玛门的力量,就像在福音书里,在使徒行传里,主当初所拯救的人一样。如果福音是走恢复的路,那么传福音的人必须让主在他身上有通达的路。

我们相信,在主走恢复的路的时候,恩典的福音要和天国的福音合为一个。在福音书里,天国的福音和恩典的福音没有分别,到了后来,好像听见恩典福音的人没有听过天国的福音,好像恩典的福音和天国的福音是两个。但是到了一个时候,恩典的福音仍旧要和天国的福音合一,接受主的人也就是撇下一切的人,接受主的人也就是完全奉献给主的人。人的得救,不是贫穷的得救,而是厉害的得救,彻底的得救。

这样,我们就得在主面前底下头来说,福音要恢复,传福音的人也要恢复。要福音能进到人中间去,就要让神从我们身上出去。传福音需要更大的能力,也就需要付上更大的代价。如果我们盼望福音能被恢复,如果我们盼望传福音的人能被恢复,我们就必须把一切都摆上,对主说:主!我把我自己一切都摆上,我盼望你在我身上有路,我盼望教会在我身上也有路,我盼望我不作拦阻你的人,我盼望我不作拦阻教会的人。

主耶稣从来不是神的限制,祂从来没有限制过神。将近两千年来,神在教会里一直作工,要作到一个地步,教会也不是神的限制。基督如何完全彰显神,而不是神的拦阻,教会也要如何完全彰显神,而不是神的拦阻。神一步一步的教训,神一步一步的对付,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儿女身上剥夺,神一次又一次在祂儿女身上击打,神就是这样对付教会,神一直这样作,要作到有一天,使教会不是神的拦阻而是神的彰显。我们今天只得低下头来说:主阿!我们惭愧;主阿!我们耽误了你的工作,我们拦阻了你的生命,我们拦阻了你的福音,我们拦阻了你的能力。我们每一个都要对神说:神阿!我把我所有的都摆上,我盼望你在我身上有路。如果我们盼望福音有彻底的恢复,我们自己就得有彻底的奉献。愚昧的就是我们只觉得我们传福音的能力赶不上当初教会的能力,而忘记了当初的奉献和我们的奉献不一样。福音要被恢复,奉献就得恢复,两方面要一样的彻底。盼望神在我们身上有路可以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