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六章 破碎与管治

 

奉献与管治

我们要外面的人被破碎,就需要在主面前有奉献;但是,我们的奉献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奉献只是表示我们这一边的意思,表示我们愿意无条件、无保留、无限制的奉献给神。我们可以在五分钟、一分钟之内将自己交在神手里,但这并不是说神在五分钟、一分钟之内就把我们这个人对付好了。我们愿意完全的奉献,不过是说我们在属灵的路上刚刚起头走,并不是说神已经作好了祂的工作。所以一个人能不能被神用,奉献还不是一切的条件。有了奉献,还要有圣灵的管治。圣灵的管治是非常要紧的事。这和我们能不能被神用发生极大的关系。需要我们的奉献加上圣灵的管治,然后才有可用的器皿。没有奉献,圣灵的管治在许多时候就有困难;但奉献也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所以我们要注意圣灵的管治。

奉献乃是我们在我们所得着的光里来把我们自己奉献给神;管治乃是圣灵在祂的光里来对付我们。奉献只能照着我们所领会到的来奉献,只能照着我们属灵的眼睛所能看见的来奉献。到底我们的奉献包括有多大,老实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不是充满了无限量光的人,我们的光非常有限。我们认为得着最大的光的时候,从神看过来可能还是黑暗。我们凭着自己的光所奉献给神的,永远不能满足神的要求。换句话说,神的要求超越过我们所能奉献的。我们的奉献不能满足神的心,因为我们知道的有限,我们的光有限。但是,圣灵的管治就完全不一样。圣灵的管治是神在祂自己的光中看我们有什么需要。不是我们看,是神看。神知道我们有某种的需要,神就藉着祂的灵在环境里替我们安排某种的遭遇,来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所以,圣灵的管治远超过我们的奉献,并且是超越过不知道多少倍,这里面有极大的差别。

圣灵的工作乃是根据于神的光,圣灵的工作是照着神所看见的来作。所以只有圣灵的管治才是彻底的、完全的。我们自己是莫名其妙,到底我们该遭遇什么,我们不知道。就是我们拣选最好的时候,还是充满了错误。我们自己以为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常常不是神所认为我们需要的。我们这一边所看见的,也许不过是千万分之一,但是圣灵在那一边替我们安排的时候,祂是按着神的光来安排的。圣灵所安排的管治,是远超过我们的思想的。许多时候,我们没有预备得着这个管治,我们也以为根本没有这个需要,所以当圣灵的管治临到我们身上,就叫我们惊奇骇异。圣灵在环境里所安排给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料想得到的。有许多圣灵的管治都是突然而来的,好像神没有预先通知我们,就给我们一个相当大的击打。我们自以为活在光中,但神看这是非常微细的光,甚至神不以为是光,而圣灵是以神的光来对付我们。我们想我们认识自己的情形,但事实上我们不认识,只有神认识。从我们接受祂起,祂就替我们安排我们的遭遇。祂所安排的都是与我们有最大的益处,因为祂认识我们,祂知道我们的需要。

圣灵在我们身上的工作,有积极的部分,也有消极的部分,有建立的部分,也有拆毁的部分。我们重生以后,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了,但是我们外面的人叫祂不得自由,好像人穿了一只又硬又窄的新鞋,反而不能走路。外面的人给里面的人难为,里面的人不能支配外面的人。因此从我们得救的时候起,神就要对付我们外面的人,破碎我们外面的人。神对付我们这个外面的人,不是用我们所认为需要的方法,乃是祂看我们需要什么,祂看我们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过分的强,在什么地方是我们里面的人所不能支配的,祂就按着祂所知道的来对付我们。

圣灵破碎我们外面的人的方法,不是藉着叫我们里面的人刚强,不是藉着叫我们里面的人多得恩典。这不是说不要里面的人刚强,乃是说神对付我们外面的人,另有祂的方法。圣灵是藉着外面的事来叫我们外面的人衰微。如果要里面的人来对付外面的人,这不大容易,因为这两个性质不一样,里面的人不容易叫外面的人受伤,里面的人不容易叫外面的人受击打。但是,外面的人和外面的事的性质是一样的,外面的人很容易受外面的事的影响。外面的事能叫外面的人受击打,外面的事能叫外面的人痛,外面的事能伤外面的人,远过于里面的人所能作的。神是用外面的事来对付我们外面的人。

圣经上说: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又说: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吗?一分买两个,两分买五个,这是很便宜的,第五个是加给你的,是不要钱的,但是,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圣经又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数过译作号过更准确,不只每一根都数过,并且每一根都是编过号的。因此,我们就可以明白,在基督徒身上所有的环境,都是神安排的,没有一个环境是我们偶然遇见的。神要我们看见,一切都在祂的安排之下。

神安排这一切的时候,是根据于祂所知道我们的需要。祂知道怎样能与我们里面的人最有益处,怎样能把我们外面的人拆毁干净。祂知道某一件外面的事可以拆毁我们外面的人,就叫我们一次遇见、两次遇见,接二连三的遇见。你要在神面前看见,过去这五年十年,你所遇见的事,都是神替你安排,来教育你的。你如果埋怨谁害了你,你就太不认识神的手;你如果以为自己命运不好,你就根本不认识圣灵的管治。我们要记得,我们身上所有的事,都是神的手量好了给我们的,这一切都是与我们最有益处的。我们自己也许不会挑选这个,但是神知道这与我们最有益处。如果不是神安排这些管治,我们不知道已经落到什么地步。这些安排是保守我们干净,把我们摆在祂的路上。这些安排是最好的,神不能给我们比这些更好的。许多人不能顺服,口里有埋怨,心里有反感,这是很愚昧的事。我们要记得,这一切都是圣灵所量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

一个人一得救之后,圣灵就开始作这些事。但圣灵要能自由的作这些事,还要等到一个时候。什么时候圣灵才能自由的作呢?要等我们奉献。人得救的那一天,就是圣灵开始给我们管治的时候;人奉献的那一天,就是圣灵自由的给我们管治的时候。人得救以后,虽然还没有奉献,还是非常爱自己,很少爱主的心,但是你不能说圣灵的管治没有在他身上,圣灵还是在那里安排,圣灵还是藉着各种事情要带他到神面前去,要把他外面的人打破。不过,在这样一个没有奉献的人身上,圣灵并没有自由的作。是当一个人蒙了神的光照,把自己奉献给神之后,圣灵才自由的作。你到了一个地步,觉得你这个人不能凭着自己活,不能为着自己活,你在你那一边所有的微细的光中,来到神面前说:我把我自己奉献给你;生也好,死也好,我把我自己奉献给你。这样,圣灵在你身上的工作就要加强。奉献是要紧的,奉献能让圣灵自由的作,不受限制的作。所以你不要希奇,为什么当你奉献之后,有许多遭遇都是你理想之外的。这没有别的,因为你曾将你自己无条件的交在主的手里,因为你曾对主说:主!按着你的看法,把对我最有益的事作成功在我身上。你这样奉献之后,圣灵就自由的作在你身上,没有顾忌的作在你身上。我们不走主的路则已,我们要走主的路,就绝对要注意圣灵管治的工作。

最大的受恩之法

一个基督徒自从得救那天起,神一直给他恩典来造就他。人从神面前得着恩典,有许多方法,这些方法我们叫它作受恩之法。像祷告就是一个受恩之法,因为我们藉着祷告能到神面前去得恩典;听道也是一个受恩之法,因为我们藉着听道能到神面前去得恩典。受恩之法这个说法相当好,教会这几百年来都接受这个说法。我们需要有受恩之法来受恩典。我们自从作基督徒起,天天的生活都是一个受恩之法又加上一个受恩之法,再加上一个受恩之法。这就是说,我们聚会,我们听道,我们祷告,我们这样,我们那样,我们都能从中得着恩典。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件事,就是有一个最大的受恩之法,是我们所不可忽略的,这就是圣灵的管治。也就是说,在基督徒的生活中,大部分的受恩之法是在圣灵的管治里。你的祷告,你的读经,你的聚会,你的听道,你的等候,你的默想,你的赞美,你所有的受恩之法,都不及圣灵的管治这一个受恩之法。神给我们这么多的受恩之法,没有一件比圣灵的管治更要紧。圣灵的管治是最大的受恩之法。

我们回头去查看我们的受恩之法,就知道我们在神面前到底走了多少路。如果我们属灵的长进光是靠着祷告,或者光是靠着听道,光是靠着读圣经,如果我们主要的受恩之法不过是这一些的话,我们就已经失去了一个最主要的受恩之法。我们天天所经过的事,无论是在家庭里的,在学校里的,在工厂里的,甚至走在路上遇见的,这各种各样的事,都是圣灵在那里为我们安排,为的叫我们得着最高的帮助,得着最大的益处。如果这些益处我们没有得着,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最大的受恩之法,没有接受这个最大的受恩之法,这就是最大的损失。圣灵的管治是非常重要的,是基督徒一生中最主要的受恩之法。读圣经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祷告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聚会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各种各样其它的受恩之法都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我们需要祷告,我们需要读圣经,我们需要听道,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受恩之法,这些都是极宝贵的,但是,没有一样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如果我们在圣灵的管治这一方面没有学习,我们一定作不好基督徒,也一定没有法子事奉神。听道可以叫我们里面得餧养,祷告可以叫我们里面得苏醒,读神的话可以叫我们里面得滋润,帮助别人也可以叫我们的灵得释放;但是,如果我们外面的人仍然那样强,那么,人遇见我们的时候,就遇见搀杂,就觉得我们这一个人不是干净的。人一面觉得你的热心,一面又觉得你的搀杂;一面觉得你实在爱主,一面又觉得你也爱你自己;一面觉得在这里有一个宝贵的弟兄,一面又觉得在这里有一个刚硬的弟兄,外面的人没有被拆毁。我们得着造就,不只在听道的时候,不只在祷告的时候,不只在读经的时候,我们最大的造就,是在圣灵的管治里面。

所以在我们这一边需要一个完全的奉献,但决不可以认为奉献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要知道奉献乃是给圣灵一个机会自由去作,你说:主!我把自己交在你手里,让你自由去作。主!你觉得我需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我们对于圣灵所安排的,如果能服得下来,我们就要得益处。就是这个服得下来叫我们得益处。我们如果服不下来,一直和神闹意见,常常要凭着自己作,那么,无论怎样作,路总是不正直的。在我们这一边,基本的问题就是能不能没有条件的,没有限制的,没有保留的将自己交给神,让神自由的对付我们。如果我们明白神一切的安排都是为着我们最高的益处,就是使我们感觉为难的事也都是我们的益处,我们肯把自己那样的交给神,我们就要看见圣灵利用各方面的事来对付我们这个人。

各样的对付

有的人特别在某些东西上得不着释放,主就在他的东西上特别对付他,一件过一件的对付他,连衣服饮食那些最细微的东西,神都不放松。圣灵是何等仔细,祂不忽略一件东西。你爱一件东西,你自己还不知道,祂却知道,祂会对付,对付得非常仔细。到有一天,这些东西被拆光了,你就得着释放,得着完全的自由。有许多人,圣灵是在某些事情上来对付他,他所舍不得的事,主一件一件不放松的对付。在这些对付里面,我们能看见圣灵是何等周到,我们自己所没有想到的事,我们自己所忘掉的事,主都想到,主都没有忘掉。神的工作是完全的。没有达到完全,神不停止祂的工作。没有达到完全,神不满意。有的时候,神要藉着人来对付你,安排你所生气的人,安排你所妒忌的人,或者安排你所看不起的人来对付你,也常常安排你所爱的人来对付你。在你没有受对付之前,你还不知道自己是多污秽,多搀杂;你受了神的对付,你才看见你的搀杂是何等的多。以往你还以为你是完全为着主,等到受了圣灵的管治,你才知道许多外面的事对于你的影响有多么大。

有的时候,祂对付我们的思想。因为我们的思想混乱,我们的思想野蛮,我们的思想凭着自己,我们的思想没有约束,我们常常自作聪明,我们以为什么都晓得,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比别人想得更周到,所以,主让我们一次碰壁,二次跌倒,叫我们不敢乱用我们的思想。我们如果大蒙恩典,我们就要怕自己的思想像怕火一样。手一碰到火,立刻就收回来;我们一碰到自己的思想,也立刻就退回说,这不是我所该想的,我怕我的思想。或者神在环境里有各种各样的安排来对付我们的情感,有的人情感过分强烈,他觉得快乐的时候,没有法子叫他停下来,他觉得苦闷的时候,没有法子叫他得安慰,他整个人都生活在情感里。他如果觉得苦闷,就没有法子叫他唱诗;他如果觉得快乐,就没有法子叫他不轻浮;快乐引他到轻浮,苦闷引他到懒惰,他完全受情感的支配。当他活在情感里的时候,他以为情感是对的。因此,神要藉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来对付他的情感,叫他忧愁也不敢忧愁,快乐也不敢快乐,他这个人只能靠着神的恩典活着,只能靠着神的怜恤活着,不能靠着他的情感活着。

有的人的难处特别是在思想上,有的人的难处特别是在情感上。不过,这种反常的思想或者反常的情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虽然有这种情形的人也不在少数),外面的人最大的难处,最普遍的难处,是在意志。因为我们的意志没有被对付,我们的情感才变作难处,这个根是在我们的意志里。因为我们的意志没有被对付,我们的思想才变作难处,这个根也是在意志里。我们口里说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但是碰见事情的时候,我们有多少时候真是让主作主呢?人越不认识自己,越容易说这话,人在神面前越没有蒙光照,越以为顺服神是容易的事。人越是说出便宜的话来,越是证明他还没有出过代价。话说得很亲近的人,恐怕离开神还很远。因为没有光就很容易说亲近的话,但事实上不知道离开神有多远。是要经过神的对付之后,才真的看见自己是何等刚硬的人,何等会出主意的人。神要对付我们的意志,叫我们这个人变作软的、驯的。有的人意志相当硬,他总是相信自己,自己的意见总是对的,自己的感觉总是对的,自己的办法总是对的,自己的看法总是对的。保罗在神前面蒙恩的点有好几个,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我们想就是腓立比书所说的,不靠着肉体,意思就是我再也不信任我的肉体。我们也要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不敢相信自己的断案。神要让我们一直错,错到一个地步,我们不得不承认说,我以往都是错的,将来还是要错的,我实在需要主的恩典。许多时候,主让你因看自己的断案得着非常严重的后果,你断定一件事,结果失败了;再断定一件事,又失败了;而且失败得凄惨,甚至落到不堪收拾的地步。主使你一次一次受击打,到你下一次再下断案的时候,你要说:我怕我的断案,像怕地狱的火。我怕我的断案有病,我怕我的看法有病,我怕我的办法有病。主!我真是会错的人,我就是会错!主!你若不怜悯我,你若不扶持我,你的手若不挡住我,我就是错!这样,你外面的人就起首被拆毁,你就不敢相信自己。有许多时候,我们的断案是那么轻易,看法是那么简单,但是,等到我们在神面前一次一次受对付,被拆毁,经过各种失败之后,就会服下来说:神!我不敢想,我也不敢定规。神要藉着各种的事情,各种的人,从各方面来对付我们,这就是圣灵的管治。

圣灵的管治这个功课,是永远不会缺少的。有的时候,话语的供应会缺少,别的受恩之法会缺少,但是,圣灵的管治这个受恩之法是永远不会缺少的。在话语的供应上,可以因着环境的限制而没有得着,但是圣灵的管治没有环境的限制,圣灵的管治反而因着环境的限制更彰显。你能说,没有机会听道,你不能说,没有机会顺服圣灵的管治。你能说,没有机会得着话语的供应,你不能说,没有机会得着圣灵的教训。因为圣灵是天天在那里有安排,随时随地都给你机会去学习功课。

你如果能降服在神面前,那么,圣灵的管治就正合你用,而且远超过话语的供应。我们应该认识这条路,千万不要弄错了,以为只有话语的供应是受恩之法,而忘记了圣灵的管治乃是最大的受恩之法。在这么多受恩之法中,圣灵的管治是最大的受恩之法。圣灵的管治不是有学问的人能得着,没有学问的人不能得着;不是聪明的人能得着,迟钝的人不能得着;不是有恩赐的弟兄能得着,没有恩赐的弟兄不能得着。圣灵的管治没有偏待,无论谁,凡是神的儿女,都能无条件的把自己交在神的手里,都能看见有圣灵的管治在他身上。在圣灵的管治里面,能够得到非常实际的学习。有的人也许要想,我如果有了话语的供应,有了祷告的恩典,有了信徒的交通,有了这许多受恩之法,岂不是很好吗?要知道其它所有的受恩之法没有一样能代替圣灵的管治。祷告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话语的供应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读经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默想也不能代替圣灵的管治,因为你不只需要被建立,你还需要被拆毁。在你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东西;不能带到永世里去的东西,都要被拆毁。

实行的十字架

十字架不光是道理,并且要实行出来。十字架要实行在我们身上,把我们自己的东西都拆毁了。我们一次被击打,二次三次被击打,十次二十次被击打,自然而然,到了一个时候,我们就不敢放肆,不敢骄傲了。不是当我们骄傲的时候赶快用记性去记得不应该骄傲。记住的不骄傲,五分钟就过去。只有经过神的责打,骄傲才爬不起来。本来我是骄傲的,经过神责打一次、二次、十次、二十次,我服下来了,我就不再骄傲了。教训、道理、记性,不能拆毁外面的人。只有神的责打,只有圣灵的管治,能拆毁我们外面的人。是被神对付到一个地步,自然而然我不敢骄傲。并不是勉强去记住,并不是因为前几天听见某弟兄这样说,所以我要这样作,根本不是照着这些教训去作,而是我的骄傲被打掉了,打走了,看见我自己的办法、看法,就像看见火一样,怕给它烧痛。我们乃是靠神的恩典,不是靠记性。神要把我们打到一个地步,不管我们记得不记得,我们总是那个样子。这个工作是可靠的工作,是长久的工作。等到有一天,主将这些事作成在我们身上的时候,不只我们里面能受恩,不只我们里面能刚强,并且这个外面的人,从前拦阻主的,破坏主工作的,破坏主旨意的,打断主同在的,也被破碎了。从前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能连在一起,今天外面的人是恐惧战兢的,谦卑俯伏的,是服在神面前的,而不是和里面的人合不起来,好像闹别扭似的。

我们每一个人在主面前都是需要受对付的。我们回头去看以往的年日,主是一件一件在那里对付我们,非把我们外面的壳子打破不可,非把我们外面的独立、骄傲、自私打掉不可。回头去看,主所作的都是有意义的。

我们盼望神的儿女能看见什么叫作圣灵的管治。神要叫人认识:我自己是可怜的人,我是多次抵挡主,我是多次失败,我是多次看不见光,我是多次凭着自己,我是多次骄傲,我是多次狂放,如今我知道主的手要破碎我这个人,我愿意没有限制的,没有保留的交在主的手里,盼望这个破碎能成功在我身上。弟兄姊妹们,外面的人非被破碎不可!不要一方面保留外面的人不被破碎,一方面又想要里面的人得着建立。我们要注意破碎的工作,我们也就自然会看见建立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