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章 基督的血

 

罪人两面的需要】人自从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被神赶出伊甸园之后,一面他失去了接受神生命的机会,不能完成神当初造人的目的;一面他犯了罪,成为罪人。为此,神不只要对付罪人的一面,同时也要对付人这一面。所以,神首先差遣基督来到地上,流出祂的宝血,解决我们罪的问题,作了补救罪人一面的工作。然而神光用血拯救我们脱离罪,祂的工作还是没有完全。我们的罪得赦免还不够成功神的目的,我们的罪得赦免,并没有使我们回到神的心意里。所以我们不是罪得赦免了,就可以足意、欢喜、平安了。

     罪好比一个工厂的产品,罪人好比工厂。罪的货品固然销灭了,但只要罪的工厂还在,就还是顶容易出货。我们的心污秽至极,没有一个人能够把他的心拿出来给人看。人这污秽至极的心,不能用血洗净,人的心必须换掉。主血的用处不是为着洗人的心,主的血乃是为着洗净人一切的罪。血不能洗人污秽的心,血只能洗净天良(就是良心)的亏欠。

     我们得救的时候,乃是接受主血的功效,使我们罪得赦免,但主的血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心。我们得救之前,心不诚实,得救之后仍会说谎;我们得救之前贪心,得救之后仍有小贪心;我们得救之前不义,得救之后还是不义;我们得救之前污秽,得救之后还是污秽;我们得救之前很会吹毛求疵,得救之后仍然很狭窄。我们一旦得救了,就想,从今以后我可以一帆风顺的作基督徒了。岂知不是这样。我们发现,罪固然蒙主宝血洗净了,但罪还是会源源不绝的来。因此,神不只需要用主的血来洗去我们已犯的罪,神还需要用一个方法,来除去我们那制造罪的工厂。工厂如果不除去,光对付产品,是本末倒置的,有一天产品还是要出来。所以要真正对付产品,一定要除去工厂。罪是已经对付了,但产生罪的人还在,所以人还要对付。

     泉州有一个信徒,刚得救的二、三周时,很得胜、很平安。然而再过几周,又发脾气如当初一样,他就非常受搅扰。我就打一个比方对他说,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小孩,他的泥娃娃脏了,他要我代他洗。我说,不行,泥娃娃不能洗。他不听我,还是要我洗,我只好替他洗。结果越洗越脏,洗到娃娃的毛都洗掉了,这个小孩就大哭。我就对他说,我早已告诉你,泥娃娃不可以洗的。不要哭了,我再买一个给你。我们就像泥娃娃一样,光在外面洗罪,结果越洗越脏,我们必须要从里面对付起,才能彻底解决罪的问题。

 

神两面的救法──血与十字架】人的外面是罪,里面也是罪;人作出来的是罪,没有作出来的也是罪。人实在是坏了,从里面坏了。我们好像一个债户,欠人许多钱,没有钱还债,主就来代替我们还所有的债。感谢主,主替我们还了钱,这帮助太大了。但是我们赚一千,吃千二,我们的主替我们还了钱,但我们却又要借债了;我们是有借债之癖,靠借债过活的人。我们的罪得赦免,我们还是犯罪;我们这人乃是罪人,是由罪组成的。所以我们不单要对付罪,更要对付人。对付罪是用基督的血,对付人则是用基督的十字架。

     血是为着洗罪,为着除去人外面罪的行为;没有血,人在神面前就不能得着救赎。十字架是为着治死旧人,除去人里面罪的性情。圣经从始至终没有说,血能够洗净人的我、自己、旧人、自我,或肉体。就好像泥娃娃没有办法洗净一样。圣经解决罪人的方法,乃是说除掉他。这就是十字架。十字架就是把旧人除去,把旧人钉死(罗六6)。全部圣经里没有一处告诉我们,血能洗净我们的自己、旧人、私欲、肉体等。有一个朋友写诗说,私欲罪恶,宝血洗清。这是不对的。私欲是用十字架钉死的(加五24),因为私欲不是外面的行为,乃是里面的性情。我们必须小心分辨基督的血与十字架的功用。

 

圣经里关于血的教训──旧约】现在我们要作一点查经的工夫,看看圣经如何说到血。首先我们要看利未记十七章十一节: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这血赐给你们,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赎罪。旧约里有三百多次说到血,但别的地方没有一次说到血的功用,只有利未记十七章十一节这里说到。这是旧约唯一的一处,告诉我们血的功用乃是为着赎罪。

 

四福音】第二,我们要看四福音如何说到血。四福音中说到血的地方不多,马太福音二十六章二十八节,主被卖前告诉门徒: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说出血作什么用。血使罪得赦免。主临死前一夜向人解释,血的作用乃是为了使罪得赦。这不像摩登派的人所说,血不过是牺牲的表示。不,基督的血乃是为着赎罪。

 

使徒保罗】我们再看使徒时代人对血的看法如何,首先我们来看看使徒保罗怎么说。保罗在罗马书三章二十五节说,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挽回祭在希腊文就是施恩座。约柜上面平平的盖子,称为施恩座。约柜里面有律法,能控告我们,定我们的罪;但作为施恩座的盖子盖在上面,表明一切的罪都在施恩座底下,神看不见了。保罗说这施恩座就是主耶稣,并说这是神凭着耶稣的血设立的。

曾经有一位安息日会的信徒,把十诫挂起来,却将其中第四诫剪去留空,以告诉人今天人不守第四诫,就是不守安息日。其实,人就是守了安息日,只要他犯了其它任何一诫,他就是犯了十诫。

     但是感谢神,主耶稣今天作了我们的施恩座,祂坐在律法之上,律法不能再控告我们。你若有本事把主耶稣挪开,你就有本事叫律法再控告我们(罗八33-34)。

在以弗所书一章七节,二章十三节,希伯来书九章十二至十四节、二十二节说到,基督流血是为着赎罪。血乃是为着洗罪,血不是为着洗心,因为人的心太坏了,无法用血来洗。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十七9),一切的污秽都是从心出来的(可七23)。血不是叫坏心变成好心,血只是为着洗罪,叫所犯的罪得着洁净。圣经里没有一节告诉我们,主的血洗净我们的心。有人也许要说,希伯来书十一章二十二节说到血洗净我们的心。但这节的心乃是良心。良心乃是与罪有关的,人有罪,良心就不平安;人一有罪,就不敢到神面前,与神就有了间隔,不敢见神,害怕见神。但耶稣的血已经流了,神不能不义,祂不能不洗净我们的罪。我们欠了罪的债,替我们还债的就是血;主耶稣已经流了血,所以神不能不算数。有基督担当了我们的罪,神就不能再向我们讨债了。一张债契只能讨回一次的债,不能讨回两次的债。我们有这样的信心,良心就不会再觉得亏欠了。

     有人问我说,我们是藉神的公义得救,或藉神的恩典得救?我回答他说,我们是藉神的公义得救。神的儿子从出生到钉十字架受死为止,是恩典的事;然而神的儿子自十字架被举起以后,乃是神公义的事。主已经死了,神就不能不赦免。神不叫祂的儿子来死,是可以的,神不过是不恩而已;但神既叫祂的儿子死了,祂就不能不赦免我们,因为神不能不义。不义乃是罪,神是无罪的,因此,神不能不义。主耶稣既流了血,神就不能不赦免相信主耶稣的人。

 

使徒彼得】第四,使徒彼得在彼得前书一章十八至十九节说,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圣经里没有一次告诉我们,罪是借着十字架对付的,旧人才是借着十字架对付的。圣经乃是告诉我们,罪是借着基督的宝血对付的。

 

使徒约翰】第五,使徒约翰在约翰一书一章七至九节说,神儿子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的心坏透了,连神都没法子洗,但我们的罪,神有法子洗。在汕头聚会时,有一天早晨六时,一位中年姊妹来哭说,一定要见我。这姊妹很不好,她是寡妇,行为放荡,有点钱,常常犯怪异的罪。她来找我说,我犯了许多罪,我的良心不平安,不知道神会不会赦免我?我就举约翰一书一章九节对她说,一切的罪都可得赦免。无论你以为可赦免的罪,或不可赦免的罪;你以为有礼的罪,或粗鲁的罪;你以为有道德的罪,或不道德的罪,只要是你所能点出的罪,都包括在这一切之内,甚至你不能点出的罪,也都包括在这一切之内了。

     她说,但是我太坏了,神恐怕不赦免我。我就对她很凶的说(但心里没有恶意),你知道你在这里疑惑谁的话么?你乃是疑惑信实的神,你乃是疑惑爱你的神,你乃是疑惑那位不能说谎的神。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么?你一生所犯的罪全都加起来,还没有你在这里所犯的罪大。疑惑神和祂的话乃是人所能犯最大的罪。她立刻就破涕为笑的说,这样,神果真赦免我了!我看到她快乐的样子,才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破涕为笑。第二天早晨她又来了,她说,我的罪是赦免了,但我的罪有许多疤痕,不好看,怎么办?我说,你再来读约翰一书一章九节下半节,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神儿子耶稣的血能将你的罪洗净,好像你从来没有犯过罪一样。既然神已经记不起你的罪,你也不应当记起你自己的罪;你要忘记你的罪,忘记弟兄姊妹的罪,也忘记别人一切的罪。不然,你的记性就比神更好了。

     约翰也在启示录一章五节末了说,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神乃是用自己的血来洗净我们的罪,使我们脱离一切的罪恶。我们从旧约和新约能够看见,血乃是为着对付罪,为着赎罪,为着洗净罪的。基督的宝血已经为我们流了,神是公义的,祂必须赦免所有靠祂儿子的血来到祂面前的人。所以,如果有人不信圣经这些话,就是把神当作说谎的(约壹五9-10);把神当作说谎的人,乃是犯了第一大罪。我们不该疑惑神的话,神说我们的罪赦免了,我们的良心的亏欠已经洒去了,我们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 倪柝声《神完成祂目的的路和得胜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