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四章 

 

读经:罗马书六章十一节

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稣里,却当算自己是活的。(看原文是算的意思。)

 

应当算自己在基督里是已经死了】昨天我们已经看见,神钉死我们旧人的事实。旧人被钉死以后,我们该怎么办?这一节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应当算自己在基督里已经死了,也算自己在基督里已经复活了。对罪我们算自己已经死了,向神在基督里算自己是活的。

     什么叫作算?你知道世上的人,说话常常不准确,写文章也写得不准确。历史和故事里的记载,没有人敢说十成是事实,只是差不多是事实就是了。人类中间最准确的一件事是什么?就是算数。只有算数是准确的。二加二是四,顶准确。不能说,二加二是三,少一点儿。也不能说,二加二是五,多了一些。对于全世界的幼儿园生,二加二是四;对于全世界的大学生,二加二也是四。不能因为人作了博士,二加二就变作五。所以世上顶准确的,莫过于算数。

     在这里,神要我们算自己已经死了,因为我们真是已经死了。四就是四。不是四,就不能说是四。是这么多,才能说这么多。实实在在是死,才能算是死。比方你在店里替老板算帐,算起来亏本了两万块钱,你怎么办?你只好如数写出。你不能在帐簿上,把亏了两万,写作赚了两万。簿子里的帐和店里的收支,应当完全一样才可以。神叫我们算自己是死了,就是说,我们实实在在已经死了。只有实在是死才能算死,不是没有死叫你算作死。

     圣经里的算就是信心的态度。我们怎么算?用信心来算。我们知道主在钉十字架时,已经把我们的旧人也带去钉死了。那个没办法的你、充满了罪的你、污秽的你,已经在主的十字架上钉死了。也许你看见自己没有死,还是活的;我告诉你,这就是没有信心。

 

信神的话,不凭自己的感觉】我一直觉得,信徒中间最缺少的就是信心。真理知道,但是实际的经历接不起来。因为没有活的信心,所以才接不起来(来四2)。若是有活的信心,一切就都是真的。假使不信,真理是真理,你是你,一点也连不起来。假若你真信,一切的真理就都成为你的实际了。神说,你在基督里已经死了,你信,你就真的是死了。

     前年一位西国教士来见我,她是姊妹,有好几个孩子。她对我说,倪先生,我真是没有办法,一个孩子哭了我还能忍耐,再一个哭起来,我就没有忍耐了。我的忍耐只经得起一个,经不起两个,假使两个同时来,我就要发脾气了。倪先生,怎么办?我看看我实实在在还活着,一点也没有死,这就是我失败的原因。假若我真死了,什么就都好了,是吗?我笑着对她说,神在那里告诉你说,你在自己里头已经死了呢?神没有这么说。神是说,你在基督里已经死了。你的眼睛若看自己,你就看见自己完全是活的。你若看基督,就看见你实实在在已经死了。许多人知道同死的真理,但是回头看看自己,觉得自己并没有死。神未曾告诉我们,只要听了真理,看看自己,就看见自己已经死了。这是凭感觉,不是凭信心。信是看基督,不是看自己。信是看你在基督里,不是看你在自己里。信徒看自己是看不得的,信徒应当在基督里看自己是怎样。

     你只能信在基督里的事实,不能信自己。撒但会一直试探你,告诉你,你是活的;你在那里知道自己是活的呢?就是在你里面。撒但叫你看自己,欺骗你说,神说你已经死了,但那里有死?你回头一看,阿!果然没有死。你到底是信神的话,抑或是信自己的感觉呢?神说我在基督里已经死了,撒但说我没有死,我看自己也的确没有死。到底是信神的话呢,还是信自己的感觉?这就是有活的信心和没有活的信心的分别。你知道神说,你已经死了;你是信神,还是信自己的感觉?是神说的真呢,还是你自己的经历真?你应当信神的话,这就是信。你若有活的信心,回头看见自己还活着时,你就能说,我虽是这样感觉,但我不信我是活着。我不信自己的感觉,我信神的话。神说我死了,我就是死了。活的信心是什么?就是抓住神的话。只有神的话才是真的。我自己的感觉和经历会改变,但是我信神一切的工作,在基督里已经作成了。

     今天的拦阻就是在此,我们只看见自己是活的,却让神的话溜走了。我们里面有自己的感觉,就把神的话丢在一边。你觉得自己是活的,你自己的感觉和神的话相反,这时候你不该信自己的感觉,只要信神的话,才能得拯救。听到这真理的人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人,但大都是只知道真理,没有活的信心,以致一切都落了空。

我们的头脑是没有用处的。假使试探来时,你的头脑就想,怎么作才是死呢?我告诉你,这样作根本就是没有信心。问题是说,你在基督里已经死了,你信得过么?不是你去死,乃是你已经死了;不是怎么作,乃是一切已经作了;不是你里面怎样拒绝试探,是怎样信神的话。店里赚了钱,帐簿上算起来自然是赚钱。神说我已经死了,我怎么算?当然算我已经死了。许多人知道只要死,一切就都好了,其实他早已经死了。一切的问题,在基督里已经作成功了。并非说我去死,乃是说我已经死了。

     我若不是实实在在死了,神怎能叫我算作死呢?事实上若没有死,神怎能叫我算是死的呢?店里若亏本,东家能否叫你写作赚钱呢?我实在是死了,神才叫我算是死的。神不会叫我作假帐。感谢神!我在基督里实实在在已经死了。我有经历也好,没有经历也好,我的旧人已经死了。试探不会加增基督的工作。基督的工作,你有经历,祂是已经作成了;你没有经历,祂也是完完全全作成了。你只要算是死的,有信心就有经历,没有信心就没有实际的经历。比方试探来时,你里头动了,这时你是信你里头的动呢?还是信神的话?我告诉你,此刻就证明,你是相信神或是相信感觉。

     信神不可信凭据,只要信,不必有凭据。真的东西用不着凭据,有信用的人也用不着凭据。比方我借钱与总统,不用人来担保;借给拉车的人,当然就要叫人来作保,不然怕他走掉。神的话不必担保,一说就算了。为什么?因为祂是至尊至大的真神,祂说了就算(参来六13)。我的感觉告诉我,还没有死,还在犯罪,这时候你信什么?是信在基督里死了,还是信在感觉里活呢?凡信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有福了,一切的问题在此就可以解决了。

     活的信心是信神的话,不是信道理。知道道理,道理在头脑里不生效力。要信神的话,拒绝一切属乎自己的东西,信神已经作成功了。试探来时,你的心又动了,因为你又骄傲、又污秽、又挂虑、又忧愁、又嫉妒,你怎么作?我告诉你,有信心的人就会赞美神说,我虽忧愁,我还是死了:我虽发脾气,我还是死了;我在感觉上虽与神的话相反,但我还是赞美神,一切神都已在基督里作成功了。你若信自己是在基督里,看见你实实在在是与祂联合的,你一定跳起来说,感谢神,我已经死了!

     今天的难处就是只看见真理,却看不见神的工作。只看见真理,却没有看见真理中的那件东西。好像你读地理,却从没有到过所读的那地方。你必须得启示,得神的亮光光照你,然后就会看见你在基督里的地位。现在你还看不见,所以没法相信。比方我走进房间躲在里面,你能相信我在房间里,因为你看见我走进去。今天你看不到自己已经死了,反而看见自己一点也没有死,看来看去旧人还是活着。但是感谢神,你虽然看不见也信,因为看见你在基督里与祂合而为一了。所以祂死,你也死。不能说,祂死,你没有死。比方这只瓶子里有汽水,我把瓶子带到码头,丢在海里。瓶子在那里,里头的汽水也在那里。不能说,瓶子在海里,汽水到青年会或王弟兄家里来。因为瓶子在那里,里头的水也一同在那里。神把我们放在基督里面,因此基督死了,我也死了。

 

我们得在基督里是神的工作】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说,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换一句话说,你们得在基督里是神的工作。我是一个无用的人,我的手拿不起八十斤,但我能把水倒在瓶子里。神把我放在基督里,就像我倒水在瓶子里一样。祂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祂把我放在基督里,比我把水倒在瓶子里还容易。你们在基督里是本乎神,这是神的工作,因此什么时候基督死,那时候你也死了。

前年我在开封开特会,来聚会的都是政界的人。当我讲在基督里的时候,其中一人问我,我怎能在基督里?怎么基督死,我也死了?基督活,我也活了?我说,我们能在基督里,乃是神作的。是神把我放在基督里,基督的经历就变为我的。神一切的工作都在基督里,不在我里面,这就是基督教和别的宗教不同的地方。别的宗教,一切是作在人里头,只有基督教不在人里头作工。基督教是一切都在于基督一人,你若与基督发生关系,基督一切的经历和工作就都成为你的;你若不与基督发生关系,就你还是依然故我,基督的工作与你不发生效力。

     你知道灯泡怎么会发光?灯泡藉着电线和发电厂的电力接触,就会发光。发光的力量不在灯泡,是在发电厂。什么时候灯泡和电源接触,灯泡就发光;一把灯泡取下来,灯泡自己一点没有光。因为发电的工作不在灯泡里,是在发电厂里。神的工作也是这样。神在人里头没有工作,神一切工作都在基督一人里面。死在基督里,复活也在基督里,一切都成功在基督里。有活的信心与基督接触,这一切工作在你身上就发生效力;没有活的信心,你还是与以前一样。所以问题只在于信,藉着信,就能与基督发生关系。只要相信神在基督里所作的。

     你读圣经,就可知道你里头不会改变。因神没有说过要把你改变,所以你自己和以前还是一样一式。假使灯泡对自己说,我到这里来,已有好多时候了,每天我都发光,我的里面一定有光了。它就走出来,看看自己是否有光。但是没有。什么时候它一离开电源,它就一点光也没有了。你若不与基督接触,你和以前还是一样一式。没有与主接触,好像读地理,不到那个地方,不能算数。你知道同死的道,但真的死还是另外一件东西。你若没有圣灵的光照你,道理就变成死的,一点不发生效力。

     当开封那人问我的时候,我答复他,他还是不明白。我就问他说,中国人是谁的子孙?他说是黄帝的子孙。我问他,可记得黄帝有一次出去和蚩尤打仗?他说,记得。我又说,假若蚩尤把黄帝打死了,怎么办?我们可还是我们?他说,假若黄帝死了,恐怕就没有我们。我说,黄帝死他的,我们活我们的,怎么他死,我们就没有呢?他说,黄帝死了,我们还没生下来,所以黄帝若死了,我们就没有了。我就说,你知道黄帝的子孙都在黄帝里面,他死,他的子孙就都死了。照样,那把我放在基督里面,与基督联合。基督死,我们也死;基督活,我们也活。不能说,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我们还活我们的,办不到。我们在基督里,基督的经历就是我们的经历。

     弟兄姊妹,头脑的明白道理是没有用的。盼望神给你亮光和启示,叫你看见你与基督是合一的,基督死了,你也死了。不是领会死,应当看见事实,知道你怎样在基督里与祂合一。问题是说,你有没有看见在基督里的地位。

今天神的儿女都注重道理,却没有看见道理中所说的那东西。所以我们听道理,不要自满自足。应当说,我只是初步的明白,我还要追求圣灵的光照,看见里头那实际的东西。信的人就有,能算的人就有。神说有,我就有。盼望神给我们亮光,使我们看见,我真是在基督里。

 

只要信而赞美】戴德生是一个在基督里顶属灵的人。一次他写信给他的姊姊,说到他不知道怎么一直失败,一点也不能得胜。说他不知道真理,他实在是知道的。可是结果,真理是真理,他是他,构不起来。所以,他一直在神前追求,盼望能和真理构起来。后来他又写一封信,对他姊姊说,鳞片已经从我的眼睛掉下来了。以前我追求怎样才能在基督里,我用尽方法使自己进去,但不一会儿又出来了。我没有办法使自己在基督里,因为无论如何进不去。感谢神!如今我明白了,因为我看见了,我已经在基督里。不是说怎样进去,乃是说怎样才不出来。别再出来,不可出来。主说,祂是真葡萄树,我们是枝子(约十五5)。我们在祂里面,祂就是我,我就是祂。不必自己努力作枝子,枝子生来就是枝子。

     比方这里有一个人,名字叫作唐文治。他跪在那边,恳切的祷告说,神阿,求你可怜我,开恩给我吧,使我作一个唐文治。神说,怎么?你不是唐文冶么?又比方这个花盆求作一个花盆,有意思么?我们也是这样,是枝子就不必再作,神说是就是。我们不必祷告,只要赞美。什么是信心?就是相信你已经与基督联合了。感谢神,因为祂已经把你放在基督里了。

     弟兄姊妹,你知道你得救了,真有把握,因为你相信主已经流血赎去你的罪。你依靠了,相信了,接受了,是否还要求神拯救你呢?(也许有人如此,但你知道那种人是不信神的话和不明白的人。)神说,信就得救,我们信,就知道已经得救了。我们立刻就会赞美神说,我已经得救了!

     关于与基督的联合,也是这样。我们不必求神叫我们与基督联合,因为一切属基督的人,是已经与基督联合了。只要信已经联合了,不必再求联合。我们若信已经联合了,自然也就相信旧人已经死了,用不着再去死,只要感谢神。你若看见你在基督里已经死了,你就看见罪在你身上没有办法。神说死,就是死,千万别求去死,因为一切神已作了。你应当说,我不求作,我只信是。神说我已经死了,我就是死了。

     求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祂的工作都已成功了。血已经赎罪了,十字架也已经钉死旧人了。对于补救亚当的堕落,消极方面已作到了,我们只要信就是了。愿神给我们亮光,叫我们看见一切都已经成功了。―― 倪柝声《基督完满的救恩与得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