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章 得胜的道路

 

读经:

有一个官问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那人说,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耶稣听见了,就说,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就甚忧愁,因为他很富足。耶稣看见他就说,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路十八18-24

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史长,是个财主。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某经过。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祂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撒该站着,对主说,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十九1-10

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后十二9

 

得胜是基督】前几天晚上我们已经看见,主耶稣如何把祂的肉给人吃,就是把祂的生命给你我作生命。我们得胜并不是基督帮助我们,也不是因为基督加给我们力量,加给我们能力,叫我们能够得胜。圣经里所给我们看见的得胜,乃是基督得胜。得胜就是基督在你我里面,代替你我活着,代替我们得胜。一切的问题,只看是你,还是基督。普通人都以为好的是自己。如果是自己,脾气好的就容易得胜,不好的就难得胜。岂知天然的好坏并没关系,这些都不过是在你以外的事,问题只在基督。脾气好、脾气坏,同样需要基督。得胜和你天然的性情一点没有关系,只问你有没有基督,如果有基督,你就能够得胜。

 

得胜的道路──凭基督不凭自己】今天来看看,我们到底应该怎样,才能让基督在里面活着,在里头代替我们来得胜。我们看路加福音十八、十九章。把这两段圣经连起来看,我们就能清楚看见得胜的道路。十八章里头有一个富人,十九章里头也有一个富人;十八章里是一个官,十九章里头也是一个官;十八章是一个少年人,十九章是一个老年人;十八章的那个财主是来找主,十九章的那一个是来看主。他们对主都感到兴趣。

     头一个财主来找主,他是要寻求永生,是要得救的人。他对主说,良善的夫子,我怎么作才能够得着永生(路十八18)。永生就是永远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非受造的生命。到底我们有什么方法才能得着?主对他说,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20节)主给他看见他所当作的。但他说,这些他从小都遵守了。然而主说,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21-22节)

     今晚有钱的人听了,也许心就跳起来了。卖了一切分给穷人,还要来跟从主,真是办不到。别的都不要紧,要把钱拿出,真是要我的命。问题不是说有钱人应当这样作,才能得永生,是因少年人问他该怎样作,然后才能得永生。主对他说,不奸淫、不偷盗、不作假见证。主并不是叫他去作这么多,才能得永生;主乃是叫他看见,诫命他不能守。不是叫他看得永生的条件有多高,乃是叫他看见,他自己差得太远。主的目的,是光照显出他的软弱,叫他看见自己没办法救自己。

     只是少年人没有看见这一点,反而回答说,这一切他从小就遵守了。于是主就对他说,他还缺少一件。少年人所缺少的,就是除去他的富足。主说,还缺少一件。各人都有各人所缺乏的。也许你想,最能忍耐、谦卑、有爱心、圣洁,这一切你从小就有。然而无论如何,主要说,你还缺少一件。每个人的缺乏不同。也许你刚硬,也许你自夸,也许你话多。这一件并非固定的,有人缺乏这件,有人缺乏那件。因为按各人普通经历的现象看来,各人所有的失败、犯罪都是特别的,没有人能同时犯各种的罪。每一个人都有一种罪,一种不能胜过的罪。得胜与否就是用这一种罪来试验。

     多少人能够不奸淫、不偷盗,但是不能够赒济穷人。许多人能够孝敬父母、不作假见证,然而还缺少一件。有许多罪,你在神前能够一一的胜过,就以为得胜了。但是慢着,别太快了。都胜过了么?还有一件,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那一件,一件特别的罪。就是这一件,断定你是失败,还是得胜。得胜和失败就是看你对于这一件罪,这一件一生一世打扰你的罪,是否能胜过。有一两个罪,一生一世跟着你,你碰来碰去都是碰到它。你早晚踫到它,与它特别有交情,这个罪犯熟了。

     在这少年人身上,问题不是奸淫不奸淫,偷盗不偷盗,乃在于能否赒济穷人。本章的少年人所缺少的,就是这一件;但是你我所缺少的,也许是别的。我们以为一切都胜过了,但是还有一件。基督徒得胜的道路,起初单靠自己也许能胜过许多的罪,但是末了许多罪中还有一个特别的罪,胜得过这罪才是得胜,胜不过就是失败。

     弟兄姊妹,今晚如果你从来不觉得有一件打扰你的罪跟着你,你必定还没有得胜。人若没有看见有一件罪正在打扰他,这人不只得胜的生命尚未起头,而且连想都未想到得胜。所以,人的罪都是一般的,一切的人都是受一般之罪的压制。乃是当你追求得胜时,你就看见许多罪都有办法解决,却有一件罪没有办法胜过。

     在上海有一位弟兄,许多罪都胜过了,他也把所有的奉献了,但是他的脾气没办法不发,他追求到一个地步,看见只有这一个罪不能胜过,这一个罪一直阻止他,他能胜过这罪就得胜了,不能胜过这罪就不得胜。得胜的问题集中在最末了的这一个罪上。我们都想自己能,但假若自己真的能,就用不着主来代替。

     神摆了一个最末了的罪在你面前,看你怎样应付。十条诫命都守了,神说,还缺少一件。还有一件你不能,神是叫你知道你不能。我们都以为我会、我能;神没办法,只得把最末了的罪留下,给你看见到底你能否?少年人听见,他想,那可糟了,把一切卖了分给穷人,前途怎么办?若是这样,那我没有办法。于是他忧忧愁愁的走了(23节)。他不能得胜,他什么都能作,但他爱钱的心没有办法。

     路加福音十九章还有一个财主,也是一个官,不过不是普通的官,乃是税吏长;他是一个年纪较长的人。弟兄姊妹,是少年人用钱阔气呢,还是老年人?当然是少年人,因为少年人涉世没有老年人那么久,对钱没有多大的认识,没有多大的交情。老人在世上活久了,一天到晚和钱接近,更清楚钱的用处。所以许多守财奴大概都是老人。因此,可以说撒该也许比前一章那少年人更爱钱。

     撒该要见主,因为人多看不见,就爬上桑树去。主见了他就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他就下来,欢欢喜喜的接待耶稣。旁边有人唧咕议论说,哼!这个税吏长多坏,主也到他家里去!他就站起来说,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1-8节)这样一说,他的财产都完了。撒该所作的,就是那少年人所不能作的。少年人,主叫他作,他不能作;撒该,主没有叫他作,他却自己这样作。两人一样是财主,地位相同,少年人自以为能得永生,至终得不着;撒该自以为不配,至终得着了。

     扫罗比众人高过一个头(撒上十23),但撒该实在比众人低一个头。撒该不能,但是他却作到了。分别在那里?主说,今天救恩临到了这家,因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系(路十九9)。救恩是出于耶和华,今天神替这家作事。撒该能把所爱的钱拿出来,少年人不能,因他靠自己。撒该是神拯救的,因他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信神的人,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加三7)。少年人打算自己作,问主作什么才能得永生;撒该什么都不作,只藉亚伯拉罕子孙的地位到神面前,只依靠神的拯救。

     两人本来一点分别都没有,都是财主,都是官。少年人好,撒该坏,天然性情好坏没有关系。少年人不奸淫,不杀人,不偷盗,但是结果他不能作。撒该那么坏,但是结果他能作。原因在那里?如果必须把所有的拿出来给穷人,然后才能得永生,这样就没有人能得救。少年人以为自己能作,结果作不来,就忧忧愁愁的走了。路加福音十八章二十四节,主耶稣说,有钱财的人进神的国,是何等的难哪!不是不能,只是难。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主的意思是说,那少年人要进神的国,一点办法都没有。给主这样一说,门徒就想,那可糟了,这样谁能得救呢?大家口袋里至少还有一些钱,这样谁能得救呢?主说,在人不能,在神却能。我不能,神能。少年人靠自己不能,撒该靠主就能。一个不能得救,一个救恩临到了他的家。

 

在人不能,在神却能】路加福音十八章是说在人不能,十九章就给我们看见在神却能。在人不能,依靠自己不能;但是在神凡事都能,神在人里面作工,就能拯救他。有活的信心信神,就能作出人所不能作的。全世界的人都爱钱,连小孩子都懂得爱钱。中国人学英文,头一句就是money。人临死写遗嘱也是讲钱。人都是爱玛门的。神和玛门对立,你不是事奉神,就是事奉玛门(太六24)。钱财的势力大到一个地步,与神同地位!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如果神能救我们脱离最爱的,就能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罪。在人不能,在神却能。

     少年人听见了主的话,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办不到。不错,他实在办不到。然而他的错就在这里,他以为办不到立即拉倒,他一看见自己的弱点就走了。所以人知道自己不能,不错;若以为神也不能,就大错了。知道自己不能,不错;以为自己已经完了,乃是大错。在十九章,人靠自己不能作,但是神能作。在人不能,在神却能。得胜之路就是看见自己不能,但神能。神能藉着基督得胜。眼睛看自己,不能得胜;知道自己只会失败,还是没法得胜。得胜的道路,不只是看见自己不能,更是看见神能将基督赐给我,代替我得胜。不是我不能,就完了。我不能,但是靠着在我里头的基督,凡事都能。

     说到这里,我特别记起一个人来,因为我觉得若是这人能得胜,全世界的人就都能得胜。去年在上海,有一个在差会作事的西国教士来找我,告诉我有一个人,受差会派到一间学校作事。他到上海差不多五六年,在学校里和同事以及学生相处都不好,因为他的脾气坏。学校里的人觉得真没有办法,差会也弄得没有办法,打算在八月间把他送回美国去。这个西国教士来问我,有没有时间和这个人谈谈?我说,为什么不带他来?他说,哼!真是不容易要他来,他这个人一定是犯鬼的,不然必不会这样。

     我觉得这话太厉害,然而我知道他所说不会错;并且我也觉得很希奇,就问他到底情形怎样。他说,这个人真古怪,从来不曾笑过,每次遇见人,总是给人一个不好看的脸色。他一天到晚生气着。假如你有点不对,他立刻把你抓来。没有一个人不怕他,人一见到他就都走了。六年来都是如此。在学校里没有一人和他合得来。家里的用人,至少两天要换一个。他在家里和人处不好,在路上和车夫也相吵。无论去那里,他总是和人家争吵。他这个人,好像不争吵不能过日子一样。自从我生下到现在五十几岁,从来未曾见过像他脾气这样坏的人。我在英国、美国、中国,走到各处,实在没有见过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我怕他实在是犯鬼,所以对他真是失望。我们打算八月间送他回美国去。倪先生,你是懂得得胜的真理,你对他有什么办法?我想在他没有回去以前,请你去看看他到底是否犯鬼。假若真的犯鬼,也可想办法把鬼赶出去。

     我听了之后,心中觉得非常的欢喜,因为又有一个没有办法的人了。一旦人没有办法,神都是医绝症的人。我就答应他,一定去看看他。他说,你到他的家里是不行的,因为他一定不肯出来见你。你只好到我们中间的一家去,同时请他也到那里,叫他和你碰头。我们就这么定了。

     过了两天,我如约到他们的家里去。那个人来了,他们介绍给我之后,就都走开了。我一看见他,差点给他吓倒,因为我一生一世实在没有看见过像他这样的人。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脸上无论那一个器官,都好像是专为发脾气用的。整个的脸孔就代表脾气。我觉得前天那个人对我说的话果真不错。他真可能一生一世不曾笑过,因为我觉得在他的脸上,无论如何摆不进笑去。他的脸是专专为发脾气用的,而且因为专专发了几十年,才有今日的现象。我一生一世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在以前没有见过,以后我相信也不会再看见。当我一见到他时,全身都给他吓冷了。我看恐怕真是犯着鬼吧!不过他一见到我,倒也会哭的,眼泪一直的落下来。他告诉我说,他们都不要我了。他这一哭,好像又在发脾气,所以脸弄得更难看了。那时,我吓得全身冰冷,觉得情愿在坟墓里坐三年,不愿在他的面前坐三分钟。假使他真的发起脾气来,那恐怕更要可布极了!

     我问他说:你觉得你自己怎样?他说,我常常替人买东西,传福音,为人祷告。人家病了,我为他祷告,他就好了。不过我承认我的脾气有点坏。我说,只是有点坏?他说,老实告诉你,坏极了!我就问他:从小就这样呢,还是现在才如此?(我所以这样问他,是要知道究竟这是天然的呢,还是犯鬼。)他说,如果我记得不错,我在七岁时就会打父亲,脾气一发,东西就都摔掉了。一直到了如今,我实在没有办法,不但不会荣耀主,而且一直的犯罪。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可怜的人,因为没有一人肯和我点头或说话,全世界的人都不要我了,以我为全世界最坏的人。他一面说,一面哭。我反而觉得好笑起来。他说,别笑我脾气这样坏。我说,不是笑你坏,我是欢喜的笑,欢喜你的没有办法。神有办法。他说,恐怕你没有见过我发脾气,以为我还有办法。他说话,好像要发脾气给我看一样。他的脸真是可怕极了。

     我说,像你这种情形,一点难处都没有,你得胜不难。他说,那里话,我一直的祷告、禁食直到今天,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看我还有希望?我说,只一下子就好了。不是你好不好,只问神能不能。你能说,因为你太坏,神就没法救你了么?你自己不能,但神却能。得胜不在自己,乃是基督在你里面,代替你得胜。如果是自己,脾气好的人容易得胜,脾气坏的人就不能得胜。得胜和脾气的好坏,根本没有关系。得胜并非靠自己,完全是在乎基督。完全是基督在你里面代替你得胜。得胜是在基督身上,不在你身上。他说,难道我能得胜么?我说,你不能得胜,没办法得胜,你承认么?但你不能,基督能。问题不在你自己不能,问题是在你要看见自己不能,基督能。

     他说,那么我怎么作,才不会发脾气呢?我说,你什么都不必作,因为你作了这么多年,作来作去还是这么一回事。你走开,让基督作,让基督在你里面代替你。你的眼睛不要看自己,只管仰望神的基督,祂能叫你得胜。于是我和他一同跪下祷告。我叫他也开口祷告,把自己的失败老老实实的向神承认。他就祷告说,我实实在在是坏极了,对自己没有希望了,没有办法了。今后我再也不相信自己了,我不能得胜。神阿,你不代替我得胜,我永远没有办法了。今后我不管自己了。神阿,你自己去负责吧!

     他诚诚实实的祈祷,站起来时已经是午饭的时候了。他又问我说,回去以后怎么作?我说,什么也不必作。他说,对了,我忘了,什么也不必作。于是他笑了。也许这是他第一次的笑,好不自然的。当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真的什么都不必作了么?我说,真的,自己一点也不动就好了。撒但试探,要你忍耐;你说,我不会忍耐,基督,你去忍耐吧!他说,是,是。口里念念有辞的说,我什么都不必作了。如果我的脾气可得拯救,是神,不是我。他一面说,一面走。

     我担心他到底是否有活的信心,他的自己是否真的放下。过了几天,我打电话去问,有一个人回答我说,奇怪,真是怪阿!整个学校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六年来,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神在他身上显明了祂的神迹和权能。弟兄姊妹,这个人能得胜,任何人都能得胜。过了几天,他到我们那边聚会,也会笑了。他的同事和学生后来都作见证,本来打算送他回国去,因为他真的改变了,所以没有送他回去。

 

不接受撒但的试探】感谢神!在人不能,在神却能。得胜不在乎自己,得胜是基督!也许你没有像那个人这么极端,然而无论如何,只看基督,别看自己。回头一看自己就失败。撒但试探你,不是试探你犯罪,是试探你叫你作好。然而我们的旧人没有一点好处,除了犯罪,除了死以外,一点用虚都没有。神叫我们与基督同死,这是神对旧人的看法。旧人只配死,神对旧人的估价就是死;旧人除死之外,不配别的。

     我们的错,是以为自己软弱,求主给我们力量,就能够抵挡了。所以试探一来,就尽力的抵挡。魔鬼要你发脾气,你尽力的忍耐。岂知你一动,自己一出来,就糟了。顶希奇,撒但试探你,目的并非叫你抵挡,牠乃是要你出来。你一出来,就犯罪了。魔鬼只怕你不出来。牠来,你若将牠当对象,就失败了。所以试探来,你不要动,因为你的自己不会抵挡。你不抵挡,撒但就走了。你就觉得不知何故,莫名其妙,试探那里去了?问题不在自己,乃是基督作的。

在烟台有一个西国姊妹来找我,又是因脾气坏。脾气坏大约是基督徒中间专门的罪吧!她说,她的孩子一吵,她就冒火了。她真是没法忍耐。我就笑着对她说,既然不会忍耐,不必忍耐也就罢了。她说,尽力忍耐还是不行,不忍耐那还了得!我说,你忍耐才发脾气,不忍耐就好了。你就是因为忍耐,才忍耐坏了的。既然你不会忍耐,就不必打算忍耐好了,只要神能忍耐就够了。在人不能,在神却能。人要知道自己不能,同时要看见神能。我们普通都知道自己不能,但虽然不能,还想要能。神没有办法,只得让你去。得胜不在能不能,也不在仅仅知道自己不能。人不能,不要想能,不打算能,不必能,拉倒了,放手了,并且不能不改作还能,然后神才能。

     得胜是神迹,是神在你身上行的神迹。得胜的秘诀就是:我不能,神能。自己不能,不必打算能,也不把不能改作能。不必管,不必打算,完全是神作的,完全是代替。以前我们怎样因信得救,如今也只要相信就够了。我得救以后,不知何谓得胜。后来神开了我的眼睛,叫我看见我不能,神能。因此,我就以活的信心相信神,神就这样带领我过去了。

     愿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祂的救法,叫我们真的把自己放下,因着信接受神一切的话,叫神的话在我们身上能应验出来。愿神祝福祂自己的话。―― 倪柝声《基督完满的救恩与得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