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门徒的主要职责

 

简介

一个重生有神生命的人,都被称为基督徒。但这人是否在祂的生命里得到训练,成为真正基督的门徒?这本小书从主的门徒的经历里,告诉你如何使生命成长、成熟,作基督的真门徒。

 

在开头这一章,我们要作一点概略的说明,作为下面几章的根基。然后逐章的把我们现在所题的加以较详尽的讲解。我们要先引述主的话来概略的看看作门徒的性质。这一章是相当重要的。

 

你在新约中,会看见主的百姓有各种不同的名称;从这些名称我们就可以看出基督徒是怎样的一般人。这些名称大部分是他们自己起的,却有两个例外。基督徒这名称是某些人开玩笑起的。安提阿人本来就喜欢给人起绰号,他们发现基督徒这名字,对于这般信徒是再恰当不过了,所以就称呼他们为基督徒。另外一个名字虽然不是他们特别为自己选择的,却是普遍的被采用,并且别人因这名称认识他们过于任何其它的名称。

 

这些不同的名称,也许你还记得。它们是:门徒、信徒、圣徒、弟兄、路中之人(中文译为信奉这道的人)而耶稣称呼他们为我的朋友。

 

这六个主百姓的名称中的每一个,都可用来包容并表达某些特别的观念。若是我们把主耶稣放在中心位置,这些称呼就显示出主的百姓是聚集在祂周围的一班人:在祂周围的就是这些门徒、信徒、圣徒、弟兄、路中之人,以及那些祂所称呼为我的朋友的人。

 

我们要专一来看头一个称呼:门徒,我们所要讲的也不会越过这称呼。这称呼有双重的含意:其含意的一面是关乎祂的子民,另一面是关乎主自己。就着那些被称为门徒的一班人,这称呼就说出他们是学习的人。这称呼是来自一个希腊字,其意义为学习;不过它含着一种积极的要素,意指着某种不仅仅靠头脑的学习;也就是说,把所学得的付诸实行。所以门徒乃是一班学习的人,且把所学得的付诸实行。

 

在使徒行传中,这个称呼出现了三十次,这是颇耐人寻味的。那就是说,它是在主离开这世界以后,继续存在的一个名称;这也表示,他们仍然不断的学习且把他们所学习的付诸实行。我们常把门徒与主耶稣在地上时联想在一起,可是门徒这名称是在主离开这世界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仍然存在的。的确,它甚至延续到现在,并且我实在盼望你们能看见,我们在此时此地仍是祂的门徒:是向主耶稣学习,为要把所学习的付诸实行的一班人。这是就着我们这一面的观点所看的门徒的意义。我们是蒙召在这时候来作基督的门徒。

 

这名称的另一含意是关于主耶稣的。当然它的意义就是说,祂是教师,是我们所从而学习每一件事的。当祂还在地上的时候,那名称(教师)常用在祂身上,而在这一方面祂有四个称呼:即师傅(或作夫子)、拉比、拉波尼以及主。你大概还记得人家是用这四个称呼来叫祂。他们称呼祂为师傅尼哥底母说:我们知道你是从神那里来作师傅的(约三2)。但是祂与所有其它的教师都不同。祂不像一般学校的教师,因为祂的教训是属灵的,而不是学术性的。而教师这称呼本身含着某种非常重要,非常丰富的意义。我们这时候要花大部分时间来看约翰福音,因为在这卷书里,我们能更深的学习到主耶稣是教师的意义。在这卷福音书里认识这词出现了五十五次,而这词是教师和门徒所常用的。因此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出,这卷福音书的题目乃是认识,因为它的内容都是关于认识方面的,而主耶稣就是那位属灵的教师。

 

其次,我们要注意,那真理在这卷书中出现了二十五次。要认识什么?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所以题到二十五次的那真理是和题到五十五次的认识互相关连的。

 

另有一个词是和前述二词有密切关系的,就是那光;它在约翰福音中出现了二十三次,所以这卷书的主题乃是藉那光认识那真理,这就替我们描绘了门徒的学校的光景。

 

这一切都是有关于教师这称呼的。

 

拉此这称呼是特别用在主耶稣身上的。在马可福音中,祂三次被称呼拉比;在马太福音中有四次,而在路加福音中一次也没有题到。其原因你马上可以看出来。在约翰福音中祂有八次被称呼拉此此其它三

卷福音书题到的总次数更多。从这一点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约翰所真正要表达的是什么。

 

拉波尼不常出现,它是拉此的强调称呼。你可能还记得,复活日早晨的园中当主耶稣转过身来叫马利亚时,她便呼喊祂拉波尼。这称呼的意思,就是那位伟大的教师;它只有在约翰福音中使用过。

 

可是何以路加福音省略了拉比的称呼?在这福音中主耶稣被称呼为主的次数此其它三种称呼的次数更多。路加在他的福音中对主耶稣所喜爱的称呼乃是主(主人);你若是还记得他写福音的目的,乃是要显明主耶稣是那位最完美的人;那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他喜欢这称呼。主耶稣是主人,而路加的意思是说:我们都是这人的仆人。

 

我说这些乃是为了要说明作门徒是怎么一回事:并且让大家知道基督徒的伟大职分,乃是要学习基督。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研讨的题目,请问你,什么是你一生中最大的愿望?恐怕你的答案与我的并不相同!在我心中的最大愿望乃是要认识主耶稣;并且这愿望随着年日的增加而加强。对于祂,我还有许许多多不知道的;关于祂我常遭遇许多难题;并且这些难题根本不是头脑方面的,而是属灵方面的,是一些属于心中的难题:例如,为什么主耶稣那样说,那样作事?祂为什么照着祂所是的来对待我?祂之于我一直是那么深奥,而我是多么盼望能认识祂!认识主耶稣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我们现在所说的并不是一些新奇的数据,而是古老的,且是大家所熟识的圣经,可能有人想,他已经十分明白约翰福音了;也许你真是如此,我可不是这样。我始终发现,这卷福音包含着比任何我所知道的事物更深的真理和价值。我仰望主,使我们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我们都能明白这一点。

 

前面所说的都是比较偏重门徒方面的,至于这位教师本身又如何呢?祂教的是什么科目?每位教师都有他自己的科目:有的教神学,有的教科学,有的教哲学、或艺术、或机械、或各种其它的事物;而主耶稣的科目又是什么呢?

 

(我倒是希望你们现在都回自己的房间,各人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答案,我想若是等一会念出各人的答案,那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答案乃是祂自己,祂自己就是祂教导的科目。耶稣永远是祂自己要教训的题目。祂把每一件事都说到祂自己身上。祂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十四6),我是好牧人(约十14),我就是生命的粮(约六48),我就是门(约十9),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约十一25另译);祂自己就是祂的题目,祂曾经讲论过许多的事,但祂总是把这些事引到自己身上。祂对于父说了很多,我们也能从祂对父的讲论中对父有所认识;但祂总是从父说到祂自己,也从祂自己引到父,祂说:我与父原为一(约十30)。祂对于圣灵讲了很多,但祂总是把圣灵联于祂自己。祂对于人讲了很多,但祂又是把人引到祂自己,祂喜欢称自己为人子。祂对生命也讲了许多,但祂总是把生命联于祂,并且从不把生命看作祂自己之外的东西。祂对于光、真理和能力也讲了许多,但总是把它们联于祂自己。总而言之,祂就是祂自己教训的题目和内容。

 

可是我们现在要来看,这种把祂自己当作教导内容的方式,带来了一种完全的创新。无疑的,主耶稣开创了一个更新性的举动。当然,有些人不能接受它,因为它对他们来说,太具创新性了。然而却有人说:从来没有像祂这样说话的(约七46),有人曾经为祂作见证说:祂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可一22)。祂是带进了一种完全的创新,而这种作为是藉祂对自己的讲论启示祂自己所带进来的。祂永远说到祂自己,祂也是在这世上惟一有资格这样作的人。

 

因此,门徒的本分乃是要认识祂,并且作祂召他们去作的事: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十一29)。耶稣自己带来属天的知识,并且在祂里面我们得以进入属天知识的领域中。祂所说的并不是仅仅止于字面上的意义而已,尤其重要的乃是这些所指明祂是如何的一位。

 

每一位真实的教师,并不重在说很多事情,而是重在当他讲说事情的时候,总是带着某些他自己的成分。你在学校的时候,遇过各种教师;我在求学阶段也遇过好几位。有些教师教导我或试着要教导我某些事也许是算术、英语或是许多科目中的一种。我希望能从那些教师对我所说的话中,学一点东西;而其中的一位,在我记忆中,印象特别深刻。他说了那么多事情,但他却同时把某些他自己的成分带给我。我能够说:他不仅仅在讲课,他留下某种的印象;他把某些自己的东西留给我。我之能记得他,不是因为他教的科目,而是因着他自己。他在我的生命中影响了我。主耶稣就是这种教师;祂不只是光讲论事情或某些课题而已;祂的题材非常奇妙,正如我们看过的,就是:父、圣灵、生命等等;但祂在话语之外,还给我们更多的领受。当人们听过祂的道以后,便说:从来没有人像这人这样说话。是祂在他们的生命中留下某种的痕迹,以致他们走的时候就把某些东西带走了。后来,圣经上有这样的话说:他们就想起耶稣的话来(路二十四8)。某些东西已经进入他们生命的深处,所以他们能说:我不仅从耶稣学得某些真理,而且在我的生命中我还从我的教师得着某种东西。我已经被祂影响。耶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那就是说,祂话的背后还藏着某些东西。

 

在一切学习中,具有包容性并控制性的一个基本问题是:为什么主耶稣来到这世界?当然,你可以用一处简单的经节来回答这问题,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前一15)。那是圣经的话,一点也不错。或者你要说: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十九10),那也是千真万确的。还有很多其它类似的话,似乎都可以回答这问题;可是,你要把这些经节合并起来看这时候你就不容易得着完满的答案了。这个问题除了前面题的几点以外,还有许多其它方面的。我们必须分成两个步骤,来试着解答这问题;头一步实际上是非常大的一步。

 

耶稣在伯利恒的降生,并不是神儿子的诞生,祂的存在,并不开始于祂来到这世界:祂在未有世界以前就已经与父同在了。祂说:父阿,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约十七5)。我们不知道祂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不过必定是在时间开始以前开始祂的存在。祂从永远就与父同在。若是你能确定圣经中最早的话语的日期,那你就能知道问题的答案。也许你正在猜想,我现在为什么说这件事?那是因为约翰福音是从这里开始的,并且你绝不能明白主耶稣,除非回到那里: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一1)。那是这卷书的教训开始的地方。哦!我们是已经进入一个非常大的学校!就是永远的学校。我们后面还要看如何把这件事应用到我们身上?但目前我们只须注意这件事:主耶稣来到这世界并不就是祂存在的开始。

 

第二步我们要看:祂在人的样式中来到这世界,必定是和人类有关。祂并没有完全脱离祂的神性,却以人的样式来到这世界。这就说出祂的来到,必是和人类之生命发生极密切的关系。这不是为着天使,乃是为着人类。祂以人的样式来到人群中间为要教导人。神是在基督里,却来成为人的样式,为要作工在人里面;不仅是为着人,而且是在人的里面作工。神可以不必来成为人的样式就可以为人完成每件事,但为要在人里面作工,祂就必须以人的样式来到。

 

对于我们的问题,完满的答案是这样的:耶稣在祂自己里面带来神所希望人类得着的(却从未得着)。本来神希望人类得着他从未得着的,他却因着自己的不顺服而失落了它;并且一直没有得着神所要他得着的,像这样失败的人类是绝对没办法得着它的;因此就须另一等人来把它带给人类。

 

我们再重复的说,回答我们主要问题的答案是这样的:耶稣是在祂自己里面把神所希望人类得着的带给人,而这是人所从未得着的。这就是为什么耶稣的教训和祂的作为连在一起的原因。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当耶稣说完某些事之后,祂就作些事来证明它;祂从来没有说到任何关于祂自己的事而不作一些事来证明的。祂岂不说过: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九5)么?于是祂就把一个生来是瞎眼的人的眼睛开了。祂岂不也说过: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约十一25另译)么?于是祂就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就这样祂总是把祂的话语和作为连在一起,把祂的工作连于祂的教训。祂不只是讲论,而是在讲论的同时随着祂的作为。这仍是祂今日的法则,也是你我必须明白的。我希望这些日子我们就能有这样的学习;同时盼望不仅有话语,也有祂的作为随着祂的话语。

 

在此,我们顺便题一件事,是非常有帮助的:在这位伟大的教师身上有一些事是很不寻常的。你曾否注意,祂所拣选的门徒是怎样的一班人?为什么主拣选这一类的门徒?他们是怎样的人?他们不是当时一些伟大的学者,也不是具有大学学位的一班人。我想我们可以说,大体上他们是一些拙劣的人,并且似乎脑筋迟钝,他们总是把祂所说的话领会错了;或者不能抓住其中的要点。他们也常常忘记祂对他们所说过的事情,以致祂后来需要题醒他们,或者借着圣灵使他们想起这些事。保罗对哥林多基督徒的描述很可以用来说明这些门徒: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林前一26-27)。神这种作法并不是这世界处理事情的法则。如果你是彼得、雅各、或约翰,你在这世界的高阶层上,不会有什么地位的。祂为什么要拣选这些人;因为在他们里面有足够的地方容纳祂所要带给他们的。他们并不是已经富足或强壮的一班人。从某一角度来看,他们给祂最好的机会来把他们所没有的给他们。基督在世的日子,那一班已经有的人从来没有得着什么,你知道这是何等的真实!祂使人空空的来,饱饱的回去;祂却叫富足的人,空手回去。这是我们所该学习认识的!

 

当我们爬到山顶时,那些该撇在山下的事物之一,乃是我们的无知。你要说:无知的意义就是我不知道;但请你再想一想,什么是无知的特征?那就是我全知道。这岂不正对么?真正无知的人都以为他们什么都知道。

 

我想起几年前遇见的一位女士。当然,我不以为我是一位伟大的教师;但她对于我所讲的每一句话,都说我知道!我知道!如果她的生活证实她确实知道的话,那还说得过去;但事实证明她并不知道;对于这种一直说我知道,我知道的人,你是不容易帮助他的。无知的标记就是什么都知道,那也是我们来到山上时该撇在山下的事物之一。(注:此信息是在瑞士山上的特别聚会所释放的)我们必须是容易受教导的,倒空的、软弱的、自觉愚昧的,也是算不了什么的一班人。耶稣基督的学校充满像这样的人这是为什么祂拣选那些人的原因。

 

我们要记得我们是祂的门徒,每样事情都需要学习。我们对主耶稣的认识实在太少;但祂是我们中间的拉波尼,是我们伟大的教师。我信,如果我们的心向祂敞开,祂就要向我们启示祂自己。──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