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2、属天生命的性质

 

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约十10)。

 

我们再回头来看约翰福音,因我们已经看过这是一卷属灵教育的福音。其它的福音书大多是关于历史方面的是主耶稣在地上的生活、工作、和教训的历史。而约翰福音是基督在祂身位中的属灵生活和说明。你有没有注意到这卷福音开头是怎么说的呢?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4)。这卷福音主要部分,以底下的话作结尾: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031)。(请注意,第二十一章是后来加上的很显然的约翰原是想以二十章作结束,实际上他也是以这些话作结束)。所以,约翰福音是开始于生命在祂里头,而以要叫你们得生命作结尾。这福音主要部分有二十章,恰位于中间的第十章第十节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

 

这卷福音最开头的话是生命在祂里头,中间的话是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最终的话是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得生命。因此我们可从生命这词得到我们的问题:为什么耶稣基督要来到这世界?的完满答案。

 

请注意几件事:第一,主耶稣的一切教训和工作,都是关于一样东西,这就是祂所说的生命。祂所有的教训和工作,都和生命发生关系。

 

第二件要注意的是:耶稣曾明白的表示过:要得着这生命,乃是一个神迹,并且祂也证明过除非藉神迹是无法得着这生命的。另一面,我们要看见,若是要被这生命所得着,也是一件超然的事。

 

第三件我们当注意的事乃是:神的话已经启示出,得着这生命乃是神一切工作的基础。除非我们有了这生命,祂在我们里面不可能作什么事;祂要退在一边,并说:我不能作什么,除非我的生命在你里面,所以说,祂在我们里面的生命是祂所有工作的基础。

 

因此现在我们要来看约翰福吾,俾能从其中得着关于生命的教导。请再注意第二十章的话: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注意在门徒面前这几个字,约翰实际上是这样说:耶稣所行的这一切的神迹,祂是行在祂的门徒面前的。那是因为祂所要教导的乃是祂的门徒;他们该学习这些事的意义,因为他们将来要继承祂的工作。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除非门徒在场。耶稣绝不行一个神迹。若是有什么伟大的工作要完成,祂要四周看看是否有门徒在。祂行这些神迹不是仅为了众人的益处,(虽然他们可以得着某些好处,例如祂叫五千人吃饱);而这些事都是为了要教育门徒。耶稣非常关切他们到底是否明白祂所作的事的意义。底下我们会看见那是何等重要。

我是多盼望,当我使用门徒这字眼的时候,你不要想到两千年前的事!我想大部分在这里的人(即使不是全部),都是门徒:是那班学习基督的人。从前那些门徒的主要职责是要学习基督;我们今日的主要职责也是如此。基督徒最重要的事乃是学习基督。

我们现在再回到第二十章的末了两节圣经,也希望你标出三个词:在耶稣另外行了许多神迹这句话里面,标出神迹;在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这句话中,标出信;在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这句话中,标出生命。神迹信生命。整卷约翰福音,就总括在那三个词里面了,并且我们要花一点时间来看这三个词。

首先,我们要看神迹的意义。整卷约翰福音都集中在七个神迹上;而它们都是经过特别选择的。约翰说:耶稣另外行了许多神迹,并且如果这些神迹一一都写出来的话,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二十一25)。必定还有很多其它的神迹,但约翰只选了其中的七个,并把整个学习基督这件事都包括在里面了。

新约中曾用四个不同的词,来表达神迹。在有些地方,它们被称为奇事,说出某些事是相当不寻常、不普通、是一件奇妙的事。在别的地方,它们被称为异能,这字眼带给我们某些属灵、超然的能力的观念。在有些地方它们被称为似非而是之事,似是一种矛盾,而却是真的;因为它们与自然界中的次序互相抵触。而第四个用在神迹方面的词是约翰常使用,也是他自己喜欢用的词,他总是称它们为兆头,那就是说这些工作含着某些比它本身更多的东西。工作不是仅止于它本身,在它背后带着某种意义。它指着某些事物。的确有一个实际的工作,但它却带着一个属灵的意义,并且更是某些东西的兆头。那是约翰在神迹方面所使用的词。

 

这件事我们暂时说到这里,底下我们还会再讲到它。

 

第二个词:信,这是全本约翰福音的钥字,在其中出现了九十八次。在这书中的每一件事都以此为中心,要叫你们信。但什么是相信?这字本身意味二件事。它的意义乃是承认真理,也就是某种反应说那是真的,他是对的,我信他是对的。但它有更进一步的意义。希腊文这个字的意义是:当你相信那件事是真的时候,你就把你自己委身于说这事的人。在另一处,约翰以另一种方式说明它的意义:凡接受祂的(约一12另译),那仅是他们把自己交给祂的另一种说法而已。相信不仅仅是一种心智的事情;它乃是把一生都委托于你所相信的那一位。我曾听过****博士用一种很简单的方式说明它。那时我正坐在他后面的平台上,并且你晓得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他能把他的重量放于他所站立的平台上。他说:现在当我要走上这平台时,我并不是站在台阶上说:我怀疑这平台是否能托住我,或者当我走上去时它会不会垮下去而使我掉下来。我对这平台是那么有信心,所以我就走上去,并把我自己交给它。我对这平台没有任何的疑问,我把我整个重量都放在上面。接着他又说:那就是新约所说相信主耶稣基督的意义。所以,相信祂就是把你自己交托给主耶稣。

 

现在再看第三个词:生命,这件事把我们带到我们思考的主要题目上。兆头是主耶稣所使用的凭借;相信乃是人对兆头的反应;而生命乃是他们反应的结果。当他们把自己交托给主的时候,他们就得着生命。

 

让我们来看看这生命。它是什么?它的性质如何?它的意义如何?我想你已经知道:这乃是一种未得着主耶稣的人所没有的生命。此处关于生命所用的词,和其它关于生命所用的词,是不同的。这不是动物或人类的生命,乃是属天的生命,是只有在神里面才有的生命。这是一种和所有其它生命不同的生命,因为在它里面具有另一种不同的性质。每一种生命都有它自己的性质,因此属天的生命就有属天的性质在里面。彼得说到我们得与神的性情(或作性质,)有分(彼后一4),因着这生命,神的性情就种植在我们里面。这种性情和我们天然的性情不同。我们也要来看那性情是如何表现的。

 

但是,要记得生命在祂里头(约一4)。祂在性情上是否和

其它的人不同?每一个人都能看出祂的本性是和别人不同的,而这不同,是由于在祂里面的生命所造成的。这生命本身就带着一个新而不同的知觉。请看看主耶稣!什么是祂真正的知觉?这是一件祂常论到的事,而且这在祂身上是何等的明显!祂说:我与父原为一(约十30),我常作祂(父)所喜悦的事(约A29)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约十25),哦,在约翰福音中父是何等奇妙的一个字!耶稣基督每天所感觉到的就是祂与父之间的联合,是那一种存在它们中间的合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约十七21)。主耶稣所感觉到的乃是祂和父神有最密切的联合,那是因为神自己的生命是在祂里面。祂的生命乃是一种对神有知觉的生命;这是一种在完全合一感觉中,对神的知觉。这就是得着这生命的意义。人类从来没有得过这生命。耶稣就在祂的身位中把祂带给我们;主不是来论到与神的联合,乃是来活出一种与神联合的生活,而且要把祂的门徒带进相同的联合中。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这句话的意思乃是说:我来了,是要叫他们也能得着我这种对神(与父相同)的知觉,使他们也能像我一样有属天的性情。(不是神格,乃是神的性情)。

 

这生命还有另一面。生命必须一直增长。你对这一点知道得很清楚!不论是什么生命,只要它真是生命,它必定会增长的。在你的花园里,你可以看出这件事;在人类身上当然也是如此。生命的律,乃是不断的有新的发展。主耶稣就是这样的光景:圣经上说祂乃是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二10),并且这里所说的乃完全是指长大,祂之得以完全、长大是借着诸般的苦难祂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来五8),耶稣乃是借着在祂里面的这生命的能力而长大;如果我们也得着这生命,我们也必定会长大。保罗说: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却在凡事上长大(弗四1415另译)直等到我们众人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所以得着这生命,实在说来,乃是告诉我们必须长大。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身上必定是出了毛病。

 

现在,请注意这些事:一个不同的性情一个不同的知觉一个

不同的关系以及一个不断的增长。

 

这些事都明白的表示在这卷福音书中。现在就以尼哥底母为例来说明前面的话;他夜里来见耶稣。我们就把他当作一个相当高尚的人。经上关于他题了不少的事,这不是说他是一个多好的人,但我相信他是一个很诚恳的人。他来到耶稣跟前,并称呼祂拉此(意师傅)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约三2),他到耶稣那里去作什么?很显然的,他来乃是要讨论神的国,因为耶稣看出他里面的意念。祂知道尼哥底母对神的国有兴趣,然而对他们所说的话,含有下面的意思:除非你得着神的生命,你绝对不可能进入神的国;你与我也不可能谈论神的国,因为我们的生命不一样。你如何得着这生命呢?你必须重生,并且如果你没有重生,你并不是活的。因此,我们很清楚的看出尼哥底母当时并没有神国的性质,因为他并没有神的生命。我们中间的任何人,若是要进入神的国就必须接受神的生命,这生命就是祂的本性。

 

接着,我们要说:这生命具有不同的知觉。这件事在撒玛利亚妇人身上,显得何等的美丽。可怜的妇人,她想知道生命的奥秘;可是她并没有得着它,她曾经试着要寻找它;而仍没有寻到。因此只能苟延残喘,于是耶稣开始对她说到生命,实际上祂是这样对她说:我要给你的水,将要在你里面成为活水,要涌流到永生。当你有了我所赐给你的生命,也就是在我里面的生命,你就会发现生命的奥秘。这种新的知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约翰福音的某一段的整个内容,都是说到这一方面。在这段的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耶稣单独在一边,另一边是犹太人的首领们。他们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彼此都不同于对方至少犹太人的首领们不了解耶稣。他们是何等的不同!耶稣以祂的指头点出真正不同的地方祂讲到神是祂的父。祂对他们说:你们不认识父,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约八44),我是从上头来的神是我的父。祂具有对父神的知觉,而他们却没有如此的知觉,其原因乃是他们没有这生命在他们里面。

 

关于生命的不断的扩展这件事又如何呢?在约翰福音第十二章中,也有一个关于这方面很美丽的说明。祂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在复活中出来的新生命使我们看见,那个种子增加了一百倍。只要那颗种子是有复活的生命,它的扩展就没有限量了;由于这新生命的能力,就能有不断的扩展,那就是生命的律。

 

亲爱的朋友,所有的这一切事情,对于你我都应该是真实的,因为这就是所谓得着新生命的意义。我信,我们所能说的这些事,使得主耶稣基督来到这世界,乃是要把生命赐给我们的这件奇妙的事,显得格外真实。约翰在他自己的书信中说: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约壹五12)。所以如果我们有主耶稣,我们就必有这生命;而这生命在这几方面的表现,在我们身上也应该是实在的。这就是永生的奇迹。但愿这奇迹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实在的。我们有了神的儿子,我们也就有这生命;正如前面说过的,我们知道我们既得着了这生命,还要得的更丰盛;也就是说,这生命要永远不断的成长。──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