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3、属天生命的特性

 

我们已经说过,门徒一词希腊文的意思,乃是一个学习的人;但我要对这说法略加修正。福音书原来并非都用希腊文写的,马太福音是以亚兰文写的,在亚兰文中门徒这词的意思并不是学生,而是学徒。因此,我们必须对原先的说法加以修正。门徒并不仅是学生他们是学徒。主耶稣本身是一个木匠,因此,祂不会把自己的门徒当作学生,祂多半把他们看作是一班学某一行业的学徒。你也许是工程方面的,或者是法律方面的一个学徒;一提到学徒,就表明一些相当实际的事,而说到学生则较重在理论方面的。主耶稣绝对不希望祂的门徒是理论化的,祂要他们十分务实,因此祂的训练并不是理论的,而是实行的。祂乃是为着祂的工作才训练祂的门徒,不仅要把他们训练成传道人,更要他们去作工。主耶稣自己不仅是一位演说家,祂更是一位示范家此二者是何等的不同呢!因此主耶稣就带祂的门徒进入各种极其实际的局面中。

 

在上一章中我们已经提过,约翰在他所写的约翰福音书中,说到耶稣的一切作为都是在门徒面前行的。祂带他们进入实际的局面中,使他们参与当时的局面而成为该事的一部分。既然主把我们当作祂的门徒,我们就必须牢记这点;也许这一点你本来没有想到过但只要你是与主耶稣有关连的,你就是祂的学徒。可能这观念对你来说是新的,但这事实早巳存在了;主耶稣正在带领你进入非常实在的境遇中,并使你在其中学些属灵的功课。你必须学习如何来掌握每一个境遇,这是非常实际的训练。所以不管有没有名称,事实总是存在的。什么时候我们与主耶稣发生关连,什么时候我们就成为祂的学徒了。

 

在新约中,有三方面说到关于门徒这件事。

 

第一方面,乃是呼召。这个似乎比对十二门徒的呼召更为普遍,圣经这么说:耶稣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来,就从他们中间挑选十二个人。第一个呼召是一般性的。主耶稣呼召所有的人说:来,跟从我。于是有相当多的人答应了这呼召;然后祂就从这些人中拣选了十二个人。这并不是说其它的人都不忠心或者不合适,但是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这十二个人,是进入了他们蒙召的真正职务中。

 

在各时代中都是如此。有成群的人不过是主耶稣的跟随者而已。他们都说自己是基督徒,这是在第一章中所提及的各种名称之一。如果你问:你是不是跟随耶稣的?他们会回答说:是的。可是很多这样的人并不是认真的跟随主。主必须得着一班认真的人,因此祂就吸引这样的人与祂格外亲近。蒙召是一件事,被拣选又是另一回事。在启示录中提及羔羊的跟随者,就这样说: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启十七14)。所以被选与蒙召是有区别的。(这是第二方面译者注)

第三方面,祂使他们进入祂自己的任务中,且把重大的使命托付给他们。这一点我只说到这里。

 

门徒被选所要从事的工作是什么?我可以把这句话的时态用现在式来表达,因我们是在同一个时代中:主拣选我们所要从事的工作是什么?就是:祂国度的工作。请注意:就从他们中间挑选十二个人(路六土3)。十二是国度的数字。耶稣这样作,是照以色列十二支派的样式,这十二支派将成为要来之弥赛亚的国度。十二是国度的数字,主耶稣来到这地上是要建立祂的国度,并拣选门徒或学徒来从事那国度的工作。

 

我们现在来注意一件重要的事,主耶稣事先就知道事情要怎样演变,祂也清楚的知道在以后的一生中要发生什么事。祂知道以色列人会拒绝祂这位弥赛亚,就是这位国度的元首;也要拒绝祂来到地上所建立的国度。这一切祂事先都知道,所以祂带着这样的预知作祂的工。祂早就知道有一天祂要对以色列人说: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太二十一43)祂作工时就预知国度要从以色列夺去,赐给教会。因此祂就拣选了十二个人,这些人是祂新国度的核心,他们是这国度的代表,他们称祂为主。他们到处宣告说:耶稣基督是主。他们是一班由于神的启示而看见耶稣基督在神命定中之地位的人。他们已经看见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了(徒二36 ) 。

 

主耶稣是那位新的君王,祂要建立新的国度,这与旧的以色列国有何等大的不同,后者是暂时的属地的国度,而前者乃是一个属灵的属天的国度。我现在不是要专讲国度,而是要指向某一目标而去的。祂曾拣选人,现在还在拣选人来从事于祂国度的工作。祂把我们放在祂的学校里作学徒,为要学习并认识祂国度的性质就是那真正的属天国度。

 

最后一件事,也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就是这新国度的根基,就是属天的生命、神圣的生命现在我们又回到上一章的信息中。当约翰在开头介绍主耶稣时,说:生命在祂里头(约一4),在这本福音书的正中间,约翰引用主耶稣的话说:我来了是要叫羊(作人)得生命(约十10)。在此书未了总结时他说: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

 

正如前面说过的,约翰以七个兆头构成他整本的福音书,就是属灵国度的福音,并且那些兆头就把国度生命的意义彰显出来。你记得约翰曾说过,他是从很多事迹中选出这七个来。我喜欢来思考约翰为什么这样做,他说主耶稣所行的兆头是非常的多!若是一一的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二十一25)。所以你可以想一想,约翰面对着那么多的数据!就对自己说:现在我要把这神圣生命的真正性质和意义传给那些读这书的人:所以我必须从这么多的数据中,选出一些最能够说明这生命的,作为这书的内容。于是他把这些数据从头到尾再看一遍,便说:这是第一个兆头,那是第二个兆头,。然后他说:这七个兆头就够了。他就把这七个兆头写在他的书信中,而成了讲永生的福音书。请记得他称它们为兆头,而不是神迹,虽然它们本身就是神迹;他也不称它们为异能,虽然它们是异能;他也不称它们是大能,虽然它们是大能。他让马太、马可和路加去使用那些称呼,他却称呼它们为兆头;因为他们不是仅指事情的本身,而是指向更大更重要的事。主耶稣作了工是一件事,它的意义往往是另一回事。约翰说:我想要透过主所作的工,来摸着其背后的属灵的意义。

 

你知道约翰福音中的七个兆头是什么,我们很快的再把它们看一遍以加深我们的印象:

1.变水为酒。

2.医治大臣的儿子。

3.在毕土大的池子边使久病的人起来。

4.使五千人吃饱。

5.在水面上行走。

6.使生来瞎眼的人能以看见。

7.使拉撒路从死人中复起。

 

约翰说:够了,我只要使人能了解那些兆头的意义,他们就会认识生命的意义了。

我们现在要来看七个兆头中的头一个兆头,就是变水为酒。

 

我们读经:约翰福音二章一至十一节

 

在这件事里面当然有许多教训,但我想我们只把握其中的一个重点。我们现在是讨论属天生命,这生命是耶稣到地上来所赐的。我们要来明白这生命的性质。我相信我们都已经领受新约所说的永远的生命!但是,能认识我们所接受的是什么,就是认识得着永远生命的意义,这生命是主耶稣在祂的位格中所带给我们的,这些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在这段经文中就说到这生命的头一个特性。

 

这个兆头的关键乃是管筵席的人的话。你们都承认这人知道所有关于酒的事,他知道什么是好酒,什么是坏酒,他是酒的专家。如果他不能鉴定酒的类别,他就不会被派来管理这筵席了。这位酒的权威就在他的断言中,把整个故事的奥秘向我们揭露。他的断言是什么?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如果这酒是被主耶稣和约翰用来说明永生的话,那么,这生命就具有一个特质,是有别于任何其它种类的生命的。每一种其它的生命都是这位专家所说的坏酒。但是,除非你已经尝到那更好的酒,不会知道其它的酒是多差。重点是说:主耶稣所赐的生命是具有它的特性的。

 

我们再来看这个故事,要记得这件事的中心目的是要训练门徒。圣经说: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我们不容易明白为什么约翰在这里说:第三日。如果你读一读前面的一章,你就要说:哦,原来那一件事是发生在第一天,另一件事发生在第二天,而这件事就是发生在第三天但圣经不这么说。它只说第三日,难道这有意义吗?有,祂第三天复活(林前十五4),第三天是复活的日子,是属天的生命胜过死亡的日子,是生命的日子。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亲的筵席。当约翰写这些话的时候,是胸有成竹的,因为他始终有一个思想支配着他的记载:我是照着复活生命的路线而写的。在他的福音书里每一件事物中,他都说到生命。所以管筵席的断言就说出属天生命的关键。在这生命里的特质是与任何别的生命回然不同的。所以你就能从字里行间读出什么是这生命的特质。

 

这和人类失败的途径是逆道而行的。在此筵席中有人犯了严重的错误,失败了:他们没有预备足够的酒,所以圣经说:酒用尽了。在一个婚筵中,那是一件不得了的事,因为在其中酒是一切,没有酒筵席就开不成。结果怎样?每一个人都以责备的眼光望着管筵席的说:哦,你这人真胡涂,事情都给你弄糟了,你该感到羞耻!这个可怜的人羞愧的低着头。这个管筵席的人真是一点光彩都没有了,而主耶稣因着带来了新酒就挪去了人的失败,消除了一切人类的羞耻。祂使这个可怜的人得以再抬起头来,并使他感觉这次筵席很成功而不是失败。

 

亲爱的朋友,这正是属天生命所要成就的它从我们的人生中清除失败。它使我们能抬起头来说:我的一生并不是失败也不是可羞耻的。我们不需要羞傀地垂头丧气,我们能抬起头来欢喜快乐。主所给我们的生命岂不是这样么?在这生命里面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它把这特质给凡接受它的人。如果你认为我是从我自己的想象中读出某种思想来,那我能向你证明我前面所说的话都是实在的。

 

我要你们注意,因着耶稣基督的复活,在门徒们身上所产生的改变。请看当酒用尽了的时候,也就是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们的光景好像失去了一切。他们在诧异也许他们那样信靠祂是错了,他们都垂头丧气了;他们怕遇见那些知道他们是耶稣门徒的人。当那一个领头的彼得,在大祭司的院子里烤火的时候,有一个小使女过来就说:这个人素来也是同那人一黟的(路二十二56)。彼得却回答说:女子,我不认得祂(路二十二57)。这是何等的羞耻!多没有光彩!是的,他们是一班垂头丧气的人,因为他们以为酒用尽了。

 

再看他们在不多几日后的光景!他们抬起头来了,他们可以面对全世界而没任何羞耻的迹象,他们以相信主耶稣为夸耀,生命有了何等大的转变!在此之前他们是一班懦夫,甚至怕一个小使女;现在再看看他们的勇气!圣经里说到官长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徒四13),他们由懦夫一变而为大有胆量的人。本来他们没有睑面活在地上,现在成为一位满具威严的人他们能在任何人面前昂然站立。他们本来只想到他们自己,而且总想把每件事据为已有诸如国度中的首位现在成为一班忘记自己而且绝不自私的人,只想到主的利益,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他们本来对别人是缺乏同情心的,当那个可怜的迦南妇人来到主身后,喊着求祂帮助她女儿时,门徒就说: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请打发她走罢(太十五23),当主进了一个村庄,那里的人不接待祂,门徒就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减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么(路九54)。也有作母亲的带他们的小孩子到主那里,求祂祝福,门徒们就要把他们赶走,在他们心中对别人没有多少的同情。再看现在他们的光景!当主复活之后,生命进入他们里面后,全世界都在他们心中,而他们的心也如同世界那么大。他们带着这个伟大的同情心,到各处去寻找罪人。

 

从前,他们不能忍受任何困难,只要情况不太对劲,他们就准备要放弃。这话甚难(约六60),从此祂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约六66)。当情况变得艰难时,这十二个人也随时有放弃跟随主的可能。

 

再看看他们现在的光景!什么是艰难?他们已经大过任何他们从前所知道的事!所有的官长们,整个世界,一切的环境,连撒但自己都与他们作对,但他们仍然前往,他们不会放弃。因为这生命把新的维持的力量,就是忍受的力量放在他们里面。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这新酒里面。这生命本身具有一种特质,它使他们成为另一班人,是与我们天然的人完全不同的。这生命把基督自己里面的一切都放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就更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西一27另译)。亲爱的朋友们,在原来的陈酒里,没有什么荣耀的盼望;在那老旧、天然的生命里,没有荣耀的盼望。这盼望只有在基督所带给我们的新生命里才有。这生命就是主自己的特质。

 

你看见,在祂身上是有某种不同的情形。当官长们注视祂时,在他们的睑上显露出极大的不解。他们实在是困惑,也不晓得如何来解释祂这个人。他们看见过祂的生活、祂的工作,以及祂的生活及工作的奇妙事迹;他们听见过祂的教训,也发现祂的教训确是能应付百姓的需要。他们说:这不是那本匠么?(可六3)。但这木匠身上有某种不同的光景,并不是寻常的木匠所能有的。当祂在他们中间行走时,祂是何等的卑微,但祂在彼拉多面前显出的又是何等尊贵!他们想要使祂显得微不足道,但他们对祂所作的一切却并无损于祂的尊贵。

 

祂在他们身上显出的又是何等的忍耐!祂忍耐到底。主耶稣具有一种与众何等不同的特质!乃是在祂里面的生命的特质,只有神的生命、神圣的生命、永远的生命的特质才能说明祂性格的每一件事。

 

亲爱的朋友们,神要你我都有这相同的生命。这生命已由主在十字架上释放出来,且借着圣灵把它带给我们,现在我们是否明白这生命的意义?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必须有某种不同的光景。凡是有理智的人,都该像这位管筵席的人一样的能说这些人是不同的。他们有我们所没有的,在他们身上具备某种特质。我们这些身为基督徒的人必须带着属灵尊贵的标记,我们不该垂头丧气、没有勇气的活着;我们应当抬起头来,在我们身上该显出真正的胆量,在我们里面该具有受苦的恒忍。是的,这生命是有它的特质。

 

我不知道世人对我们要下什么断案?他们是否要这样说:我们的生命此起他们的生命来,显得那么可怜;他们的生命是不一样的,是更好的。你们竟把好酒留到如今?

 

这是头一个兆头。这兆头是何等丰富,是何等具有挑战性!它把一个大的问题带到我们心中。亲爱的朋友们,如果我们有了这生命,并且让这生命在我们里面自由运行,祂就要把这兆头的意义成就在我们身上。按天然说,我们都是坏酒,但当主耶稣带着祂的生命临到我们时,它就是最好的酒!──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