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4、属天的生命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

 

在我们还没有继续看第二个兆头之先,我要说几句很重要的话。这并不是说别的事不重要,但是就着我们开头所说的事而言,这件事是不容忽视的。

 

我们所说的属天的生命并不是某种抽象的东西,而是和主耶稣有真实的关系的。耶稣自己就是这生命,而我们不可能没有祂却有这生命。它并不是与成位的主耶稣分开的。如果有人以为我们是在讲论某种称为生命而与耶稣基督这人无关的东西,那就令我十分难过。生命就是主耶稣藉以显示祂的位格的,这生命是那位属天的人的彰显。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有些吹毛求疵的人很容易说:你以生命代替了主耶稣。对于这种的指责,我们已经有了防备。我们所注意的是主耶稣的本身。我们只有借着生命的灵才能认识祂自己。那一位是耶稣之灵的圣灵,就是生命的灵。这并不是说基督是某种被称为生命的抽象东西;乃是说,基督本身就是这生命。

 

这一点说过之后,我们就要继续来看约翰所挑选的第二个兆头。

 

读经:约翰四章四十五至五十四节

 

这件事的关键乃是五十二和五十三两节:

 

他就问什么时候见好的。他们说昨日未时热就退了。他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儿子活了的时候,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

 

在这故事中我们要注意几个特点。头一点,这个迦百农人是国王的一个官员,无疑的,他是一个外邦人。

 

其次我们要注意他对主耶稣的礼貌。他称祂为先生先生求你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那是一个尊敬和礼貌的称呼。

 

然后我们要注意他不因主耶稣回答他的方式而跌倒。有时候主似乎以不太仁慈的态度来回答人。我们曾看过在迦南的婚筵上,祂是如何回答祂母亲的:妇人我与你有什么相干?(约二4)在另一个场合中,当一个叙利非尼基族的妇人,因着自己的难处来到祂那里时,祂似乎也没有很和气地回答她(町七2627)。而在这里,这人因着极大的难处,非常有礼貌的来找祂,但耶稣却这样回答他: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可是如果你更深入的注意耶稣这些回答,就会看见其中的原因。有时候主似乎相当不仁慈,但祂并不真是这样。在祂能显出祂的仁慈之前,有一件事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我们必须清楚,我们所要的不仅是某种益处,而是祂自己。)不仅相信祂能为我们完成,更是相信祂自己。我们是要祝福呢?还是要主自己?主耶稣总是设法使我们要祂自己,这正是这故事的情形。大臣对祂说:主,请你下去。我所需要的是你自己,没有你,我无法前进,这是生或死的问题。主耶稣看出这就是他的灵他不是要和祂争辩存心或讨论兆头的问题,却对祂说:主,你就是我所需要的。对于这样的光景祂总是要答应的。是的,祂有时候似乎是相当不仁慈,那是要试验到底我们的心是真要祂呢?或仅是求祝福。结果这人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

 

请注意,在这里信这字使用了两次。当耶稣说:回去罢,你的儿子活了;底下圣经便记载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但是从后面所使用的信,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原先的相信是带着些许的保留、困难或疑问。我想那人可能站了一会儿,并问自己:如果我不照着祂所告诉我的去做,那我便会落到绝望的境地,我最好还是相信祂所说的。我要回去,并且相信祂所说的是对的。他并没有把自己完全信托在主的手中。有一种相信并不是全心信托。可是最终圣经记载着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这是一种完全的信心,把他自己连他所有的都信托在主手中。

 

这些事我们只要注意一下就可以了,我们真正的负担乃是关于生命及其性质。我们不须花很多的时间就可以摸着这个特殊兆头的核心,这是这个属天生命很重要的特点,也是非常简单的。

 

请再仔细的看这故事。我们曾说过五十二,五十三两节圣经是这兆头的钥句。这是有关于时间的因素。当耶稣说:回去罢,你的儿子活了的时候,乃是下午一点锺仆人说:昨天未时(即第七小时译者注)热就退了。那人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那句话的时候。犹太人的白天是从早上六时开始直到下午六时结束;因此第七小时便是下午一点。

 

或许你会记得在福音书中其它的时间标志。当耶稣在十字架上把祂的灵交与父神的时候,经上说:遍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即第九小时译者注),那就是下午三点,正是太阳照射最厉害的时候。

 

在这兆头中时间的因素是特别重要的。主耶稣在下午一点锺说了这句话,那个人或许还须要从迦拿徒步旅行到迦百农。于是他开始长途的步行。可能在下午六点当太阳下山时,他不再继续他的旅程,因为当时在他们那个地方夜晚是没有人旅行的。因此他必定是走到某一个地方停留一夜,在第二天早晨再出发。于是他的仆人们前来迎见他。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主仆们相遇的准确时间,可是在他和主耶稣相会以及他和仆人相遇的期间,包括了第一天的其余的部分及晚上,并第二天早晨。这二次的相会的地方有好多英哩之隔需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和距离,可是生命在霎时间克服了这一切。当耶稣说了话之后这一切的时间和距离就消失了。当耶稣说这句话的同时,在迦拿事情便成就了生命进来了。

 

显然的,死亡在这孩子身上已经作了相当时间的工。在希腊原文中形容这孩子的光景所用的字是属于未完全式的,也就是说他越过越接近死亡。死亡已经逼近这孩子相当一段时间了,当这大臣到耶稣那里说:我的孩子快要死了的时候,死亡在这孩子身上的作为已近完成阶段。所以在这里除了地理因素之外,也有时间的因素。可是当耶稣说话之后,时间和地理就没有了。即使孩子是在六千哩之外,甚至在金星上面,也没有关系!

 

属天的生命是一个没有时间性的生命。它是永远的生命,因为是在神永远之子的里面。

 

正如我们所看过的,约翰告诉我们,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要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我们怎能知道祂是神的儿子?乃是因为祂赐给我们永生。

 

我们可以以此来试验其它的人例如印度的护持神的第八化身(Krishna)或者这世上的其它的偶像,看看它在半哩外能否有这样的能力。并看看它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这样的事。即使在现场也不能作这样的事。但是我们今天在这里就可以享受在数百哩或数千哩之外的代祷的益处。如果我们能认识一点主耶稣的同在和祂的生命,那很可能是在于数哩外有人代祷的缘故,当然,那只是按人所能领会的方式说的。就主耶稣而论是没有时间也没有里程的。只要祂同在。便没有这类的事存在。祂是神,而神的一个特性就是无所不在。在同一时间内祂是存在于每一个地方。

 

这件事是我们可以试验的。我们为什么为那些在地球的另一边的人祷告?因为我们信主耶稣是超时间和距离的。那些正在经历死亡工作的神的百姓,可以因着我们在这里与主之间的接触,而得着生命。可惜,我觉得我们这班主的百姓,主的教会,并没有充分的运用这生命的伟大效能。我们必须相信在世界另一边的人和主亲近的程度与我们并没有什么两样。而我们到底和祂亲近到何种程度?祂比手更近,比呼吸更亲。

 

无论祂的百姓在那里,祂之于他们都是一样的。我说过,要摸着这兆头的核心问题并不须要花很多的时间,但这是何等奇妙的一个兆头!主耶稣只要说一句话,所有的时间和距离就都消失了。这位大臣的信心摸着了主耶稣,主就把这信心引发了出来。也把这信心加以试验。祂的意思是这样:你是真心的么?你是否真的信靠我?或者你要的只是兆头和奇事?你真的相信我是谁么?这一切都包括在这试验的里面。当这人相信了主耶稣,虽然他信得不够刚强,但他接受了他的信心(只是一粒芥菜种那样小的信心),借着这个消除了如山一般的难处。

 

这里的重点乃是:信心永远是摸着主耶稣的。它摸着了神永远之子,祂是全宇宙之神的儿子,也就是那位远超过一切时间和距离的儿子。

 

这就是这兆头的意义。当我们真是在基督里时(用保罗的话),虽然我们相隔有数千哩之远,但神把我们看作是一班在一起的人。在主耶稣看来,我们这些人并没有在这国家、在那国家、或别的国家之分。在这宇宙中祂自己就是那惟一的国家;因此,当我们进入基督里的时候,我们就脱离了自己原先的国家和国籍。犹太人是相当排外的,且自以为是独一无二的国家和民族。主耶稣却常走出他们的国界而接触外面的世界。这大臣是列国的代表,因为他是一个外邦人。但在主基督里,每一个属地的区别都已除去。在基督里没有英国人,瑞土人,德国人,法国人或印度人。祂是惟一的国籍,这国籍是属天的。祂是惟一的语言,这语言是属灵的。祂也是属天的家乡。不管我们在这地上原来是什么种的人,在祂里面我们都成为在基督里的一个新人。在祂里面所有属地的时间和地方的区别都消失了。虽然也有人想,若能以每分数百哩或数千哩的速度,在短时间内飞上月球,那是一件多奇妙的事!但在这世界里来往奔跑总要耗去我们相当多的时间,然而,亲爱的朋友们,就在这时候,在基督里我们能与在数千万哩之外的弟兄们互相交通。

 

这是一个神迹。这故事就是这神迹的兆头。这生命是永远的生命,它是没有时间性的;它不知道什么是空间;当耶稣同在的时候,什么就都同在了。

 

在我们要结束之前,再回头说几句话。约翰告诉我们,主耶稣是在门徒面前(约二十30)行这些兆头。我们也曾指出,在马太,马可,路加的福音书中,门徒这词的亚兰文乃是学徒的意思。要学习基督也就是要学习这个伟大的奥秘。我们乃是在这永远学校里的学徒,因此我们就要学习基督在这方面的意义。的确我们也知道一些这样的事。我们中间也有人有这样非常真实的经历:在数百哩之外,别人正为我们祷告的时候,神就在我们这边垂听了他们的祷告。我们能学习这功课是极美好的。这就是耶稣所要教导祂的学徒的。他们都能说:多奇妙!耶稣在一个地方说了一句话,第二天就发现:正当那时候,且在好几哩之外事情就发生、成全了。

 

我确实知道这是初期教会所发生的大事之一。你在使徒行传中看见这类事情常常发生。例如:在该撒利亚有一个外邦人正在祷告。这时候在巴勒斯坦海边的约帕也有另一个人在祷告。这二人的祷告都在同时得着答应;而结果他们相聚在一起,并且使主耶稣得着荣耀。

 

亲爱的朋友们,这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主实在是把这件事放在我们手中让我们来运用。如果祂是木匠,我们是祂的学徒,那么祂就把这个工具放在我们手中,说:现在去,借着由祷告而得到的属天生命的能力去成就一切!

 

在这故事中还有很多别的内容,但我们只想把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提出来。我想主已经向我们启示了祂的奥秘。而我们所得着的是何等奇妙的奥秘呢!不论我们在那里,我们都不孤单。哦!正因为我们在这里的祷告,使某些在远处我们所亲爱的为主受苦的神的仆人们,得着从主来的帮助!我们要相信这个并运用这个。也使主得着荣耀。

 

我想这件事就说到这里;虽然我们在这方面说的不多,也没有花很长的时间去讲论它,但这是圣灵所已经启示出来的许多奇妙事情之一。主耶稣是何等伟大!在祂没有时间,乃是从永远到永远;在祂也没有空间的限制,祂是无所不在的。──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