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6、全足与无穷尽的属天生命

 

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约十10)。

 

保罗说: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心而活,也就是在神儿子里的信心(加二20另译)。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我们所要强调的就是活这个字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

 

现在我们要来看基督活在我们里面,成为我们的生命这件事;我们也在寻求,要明白那生命的意义和性质的某些方面。为此我们正在详细察看使徒约翰所选择的七个兆头。他称它们为叫兆头,因为它们是具有某种意义的神迹,并且那意义才是重要的。我相信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情,都具有比我们所想象的更深入的意义。我们可以就着耶稣所行的这些神迹而下结论说:祂行了些神迹,当我们再往下看时便说:祂还在行神迹;然后再就着这些不同的神迹说:这是耶稣所能作的。

 

当然,那样作并没有错;然而在这些里面含着比其表面更多的东西在每一个兆头里面,都具有一个完整的生命教育。其中的每一个兆头都含着整个生命的一个奥秘。

 

我们在约翰福音里面已经看过了其中的三个兆头,并且你可能已经看出这些兆头累进的性质。

 

在加利利的变水为酒,显出这生命与其它生命不同的性质。耶稣所制造的酒和其它的酒全然不同,并且是更好的;在基督里赐给我们的生命也是一个具有全然不同特性的生命。

 

第二个兆头是医治大臣的儿子,我们看过,从耶稣而来的这生命是一个永远的生命,时间和距离对它没有权势。祂在一个地方说话时,在许多哩之外就有事情发生。时间和距离被摆在一边。这是超越时间的生命,那就是这生命的性质。这一点对老年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安慰。我们的身体和心思都会变老,但在我们里面那基督的生命永不会变老。哦,这生命真是具有一个胜过时间的奇妙能力!

 

其次我们看过在毕土大池边的瘸子得医治,我们也看过这生命使人从捆绑中得释放的能力。这生命是一个具有荣耀自由的生命。我想保罗的话能够彻底说出这人的经历: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这样的话应用在毕士大池边的这人身上正合适在这生命中有一个伟大释放的能

力。

 

在还没有开始讲到另一兆头之先,我们再略作一点说明。虽然这只是读经上的一个问题,但却是必须注意的。我们应当知道,在约翰福音里面,对于主耶稣的作为,或祂的教训并没有按着顺序排列。有许多记载在其它三卷福音书中的事,约翰并没有提到,诸如祂的教训,祂的工作,以及祂去的地方。因此在约翰所记的事情之间,可能相隔着很长的时间。当你读这卷福音时,你会以为事情是一个紧跟着另一个发生的,其实并非如此。例如,第五章和第六章的开头就是如此:这事以后,到了犹太人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五1)。那时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六4)。这并不是指同一个节期,并且很可能都是指逾越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其间可能相隔就有整整一年;并且在那一年内一定有许多事发生是约翰所没有记载的。当你在研读这本福音书的时候,必须记得这一点。

 

现在既然为着底下所要说的话铺了路,我们就要来看约翰福音第六章中约翰所选择的第四个兆头。(请注意,腓力本来说:叫他们每一个人吃一点但结果是他们都得着他们所要的!)

 

为要明白这兆头的意义,我们要知道其时间和当时情况:此时耶稣所受的欢迎已经达到最高峰。因为第十五节说:耶稣既然知道众人要来强逼祂作王。就着当时的群众而论,祂已经达到极其受欢迎的地步。

 

其次,祂已经进入祂职事的第二阶段,那是一个争论时期,官长们的敌意逐渐增加。祂一面是受百姓们的欢迎,另一面却不受官长们的欢迎。紧接在此兆头之后,敌意立刻显明,祂发现自己是处在一种正面争论的气氛中。这有两个原则:其一乃是祂对自己昕作的宣告,因为他们不愿接受祂对自己作的见证;另一原因乃是祂太受欢迎了。因为后来别处曾经这样记载着:祭司长是因为嫉妒才把耶稣解了来(可十五10)。乃是官长们的嫉妒使他们产生这种的敌意。

 

第三件要注意的事乃是:从这故事中就明显的看出,有许多人都只是挂着门徒这名字而已。请看本章的六十节:祂的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再看六十六节:从此祂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因此,明显的有许多人只是挂着门徒这名字而已。

 

所以我们发现面对着三班人物。第一班人乃是十二个门徒,第二班人乃是指上述那些门徒,第三班人就是那一大群的百姓。

 

这就是这兆头的背景,而你必须考虑到这些背景才能明白这兆头的意义。很显然的,这兆头是用来达成三个任务。

 

它的首一任务乃是要试验每一个人,这兆头并不是仅指某件完成的事,而是指一件事被设计好,要用来试验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它的挑战,且对它必须有所反应。主耶稣希望这兆头能有如此的结果。

 

这兆头的第二个任务乃是要把这些人筛一筛。你知道当主耶稣看出他们要来强逼祂作王时,祂就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六15)。祂不是按这件事的表面价值来接受它祂早巳看透了它。过不久祂向他们说:你们找我,并不是因见了兆头,乃是因吃饼得饱(六26另译)。哦!是的,所有的这些群众,这一切百姓,都必须被筛过。

 

第三个任务乃是要确认那些是认真的人。正像基甸的三万二千大军,被神减少成为极少数的一班认真的人。

 

请注意:祂用来完成这个三重任务的凭借乃是在饼中的生命。耶稣的心意远远的走在祂的举动之前,也远远超过祂借着祂所作的来表明祂的意思的诸般作为。关于这一点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证明那是真的,这一点你在本章圣经故事的开头就可以看出来我们从那里买饼叫这些人吃呢?祂说这话是要试验腓力,祂自己原知道要怎样行(五6)。对于这件事祂早巳胸有成竹了,它具有比外面的举动更多的意义,祂藉这种举动,朝着那种意义而去。

 

什么是他们藉以被筛的试验?在本章经文中可以找到这问题的答案。耶稣所要的门徒乃是那些祂能成为他们每天需要的粮食的一班人。如果他们在日用的饮食和主耶稣之间作一个选择的话,祂所要的乃是那些拣选主耶稣的人。这是为什么祂说我就是生命的粮的原因。这是一件关于生存或死亡的问题:你们有没有我关系着生命或死亡。我所要的门徒就是那些知道得着我才是他们的生命的人。因此你看出祂是在作筛的工作。请注意下面的经文: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里面祂的门徒中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从此祂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约六536066)。这是这故事最终的结局,那也正是为什么耶稣行这兆头的原因。祂曾说: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二十七节)。祂对那些接受的门徒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那些曾经强逼祂作王的群众,不久就要喊着:钉祂十字架!当耶稣受审问的时候,那些人的声音在那里?那时候是相当安静的。不,他们还没有看见,在他们的生命中,祂是他们所需要的。

 

因此祂筛出了许多门徒,在那些接受的门徒和真门徒之间划出一条明显的界线。而当他们回答祂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六十八节),这时候祂已经得着了祂行这兆头所要得着的人。

 

你要注意,在此有三件事,其一乃是这兆头是关乎祂到底是谁的问题。他们是否真看见,祂乃是从天上降下来神的粮?多数人之所以离去,是因为他没有看见。因此若是我们里面能够得着耶稣基督的启示,对于我们的生命是何等的重要!就是这一件事,使得使徒保罗能够一直走到他路途的终点。哦,这位亲爱的弟兄所经历的艰难是何其多呢!想一想他所受的苦难,他所受的逼迫,和他所必须面临的一切反对!想一想在他一生的未了所说的:凡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我(提后一15)。是什么原因使这人能得胜到底?答案乃是他自己所说的: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里面(加一16另译)。耶稣基督在他里面的启示,成了他的生命。

 

我想我们能说,这件事在彼得和约翰以及许多其它的人身上也是真的。对我们今天在这里的人也能成为真的。我们由于圣灵的启示得以看见耶稣是那从天上降下来神的粮,而外面的人如何需要天然的食物,我们里面的人照样需要祂。这件事常可以从我们所拣选的看出来。例如,我们有一个机会可以使我们得属灵的食物,而同时又有机会或受邀请可得某些物质上的享受,那么,那些真实的门徒总是要说我所要的是属灵的食物!因为它对我比任何属天然的快乐更为重要。这才是耶稣所期望得到的门徒:就是那些以祂为他们惟一生命的人。这种情形可用祂所用的一个词来表达,就是若不(Except):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你们若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你找不到别的能代替这件事。只有这件事,否则什么都没有或者说,就是这件事,否则就是属灵的死亡。

 

是的,祂要的是那些以祂为惟一生命的门徒,有无数的门徒要基督,也要别的;基督对他们不是全足、惟一的生命,而主就是要这一群挂名的门徒筛出去。祂一直在作这样的事,祂在新约时代就是作这样的事。那些临到早期教会的逼迫乃是祂用来筛出这种门徒的方法,并且历代以来祂也用了许多的方法来作这件事。祂今天也在作同样的事。哦,神在基督徒当中所进行的是一个何等厉害的筛的工作!这工作在东方已经开始,并且将要扩展到西方,西方世界无法免去祂这工作。无数自称是基督的门徒的人,将被显明他们的本相。因此在基督所强调的这一点上,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而有把握。如果基督不是我们惟一的生命,我们将会离去,因为迟早在这试验跟前我我们要站立不住。

 

但在未了,我们要说到一件较令人欣慰的事。这事是这兆头的奇迹。祂在每一件事上都是从很小的地方开始。在我们的英译本圣经中有一句话:在这里有一个少年人(九节),但希腊原文说:在这里有一个小孩,可能这小孩受他母亲差遗,带着一篮子的饼和鱼出去卖,以便维持她的生活,那些离家的群众就对他提供了一个很好做生意的机会。因此他尽量接近前面,他献上了他的货物,对于将要发生的事充满了好奇心。结果使他大为惊讶!耶稣把他的几块小圆饼和几条小鱼拿在手中,祷告之后祂就开始递给门徒。祂给了,再给,再给,不断的给,直到那五千人中的每一个人都得着他们所能吃的,并吃饱为止,而且后来还有许多剩下来的。耶稣所给的生命是何等的没有穷尽!祂是没有终了,也不受任何限制!

 

亲爱的朋友,这并不仅仅是某些我们用来说说的事情而已,它是非常真实的。也许我们会一再、一再地像安得烈那样令人怀疑的乐观的人。我们可能面临一种的局面,并说:那里会有那么多的饼叫这些人吃饱呢?但主已经应付了那需要,并且永远是有多出来的。也许我们今天已经满了,但明天还有更多的。

 

这一点是很实际的。如果你回到你自己的生活中,你就知道每天都有要求临到你身上,而且有时候这些要求可能是你无法应付的,于是你就说:我不知道如何越过这难关!我也不知道如何应付这需要!请你记得,你有生命的主住在你里面,在祂里面有无穷尽的生命。你今天可以过得丰丰富富的,当明天来到时也是一样,直到你一生的最后一刻仍然一样。

 

我求主耶稣使我们在这聚会未了时,祂自己在这种方式里得荣耀就是求祂使我越讲越丰富。这就是在主耶稣基督这人里面,临到我们的生命的特性。

 

但愿我们学习靠祂而活!我所说的活,并不是光指生存而已。我所指的乃是按天然来说我们决不可能有的活。──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