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7、胜过天然能力的属天生命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031)。

 

耶稣在祂的门徒面前行了许多神迹,约翰就从其中挑选几个,使作祂门徒的人能相信并因此得生命。因此,训练门徒最后所达到的境界乃是生命。我们已经看过约翰为此所选择的七个兆头:就是耶稣在祂门徒面前所行的,是用来产生生命的。

 

我们也是主的门徒,所以祂也要以相同的方式训练我们,使得祂对我们的训练所产生的结果,乃是祂的生命活在我们里面。

 

现在我们来看这些兆头的第五个。

 

读经:约翰六章十六至二十一节

 

这个故事并不长,却是相当完满。因为这是约翰从许多兆头中挑选出来的一个,他既然从那么多兆头中选定了它作为他七个兆头中的一个,他必定认为它是非常重要的。

 

请注意这件事是单为门徒而行的。因为当时群众都已经离开了,耶稣所应付的只是门徒而已。因此,这件事对门徒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

 

马太与马可都记载这件事,而且他们所记的比约翰更为详尽,那就意味着约翰自己只是有一个目的,为此他就删减他的内容,只为达到一个目标。但在马太和马可福音里面说,耶稣催门徒上船,这个催是很强的一个字:它的意思是使变成必须耶稣使门徒觉得需要上船。在新约圣经中这个催字另有几种不同的翻译,它们会使你觉得这个字是十分强烈的。

 

你或许记得那一个关于患血漏妇人的故事,她挤在人群中间,摸主耶稣衣裳的禭子,祂知道有能力从祂身上出去。耶稣周围看看说:谁摸我?门徒说:夫子,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你还问,摸我的是谁么?(路八45),在希腊文里面这里的拥拥挤挤和催是同一个字。你曾否挤在人潮里过?当你挤在一大群人中间时,你是多没办法!如果人潮是向着某方向,而你要朝另一方去是非常困难的。他们催着你朝着他们的方向而走。因此你看得出这是一个强烈的字。

 

另一个例子乃是当耶稣被抓去受审时,经上说:看守耶稣的人,这句话里就使用了与催相同的一个字。我希望这里没有人曾经被强有力的警察逮捕过!但你如果真有这样的经验,你就知道,你想要逃跑是没有用的。因为他就这样抓住了你,说:你跟我来,你反抗也是没有用的。他催你走,这就是圣经记载当时耶稣催门徒上船时所用的字。祂并不是以请求的口气说:现在我希望你们上那条船。祂却是这样说:我要你们上那条船并到对岸去。

 

你或许以为我在这方面说得太多了,但底下你会看见这个字对这个兆头是非常重要的。

 

耶稣曾对腓力说:我们从那里买饼叫这些人吃呢?祂说这话是要试验腓力,祂自己原知道要怎样行(约六5)。当时祂既然知道祂要如何使五千人吃饱;因此,当祂催门徒上船时,祂当然也知道要作什么。那就是说,在祂心思里早已有了一个计划和一个目标祂早预定好这件事要成为他们受训的一部分。耶稣总是把门徒们放进诸般的环境中,藉此使他们觉得须要对祂自己有新的发现。我们看过,这一点在使五千人吃饱的事上,是多实在。祂故意把祂的门徒们放进某种的环境中,使他们绝对需要对祂自己有某些新的发现。这也正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中祂所要作的。在湖中所发生的狂风大浪,对耶稣来说,并不足为奇祂在事情发生之前就知道了所以祂就催门徒上船。

 

底下我们就要从这故事本身来看其中的兆头。我认为在这兆头中含有四个兆头,但我们要记得:一个兆头要比一个实际的事件含意更广,也就是说,这件事具有比它本身更深入的意义。另外,我们要知道主耶稣的工作与教训都着眼于将来,而整个将来都包容在这兆头里面。

 

现在我们就来看其中的细节。这时候耶稣正在山上祷告,在那里代求。山在圣经中都有属灵的意义;在此乃代表高处。因此在这兆头中的头一件事乃是说出:耶稣已被高举坐在高天至大者宝座的右边(来一3)。作诗的人预言到耶稣时,说:你已升上高天,掳掠仇敌(诗六十八8)。使祂从死里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遇一切执政的(弗一20-21)。祂在天上作什么呢?希伯来

书的作者告诉我们: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5)。

 

祂在属天的山上祷告,为圣徒代求。你已升上高天,你在为人代求,那就是这兆头的内容。耶稣按着心中对将来的展望进行祂的工作,祂也预见将来有一天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都赐给祂了的实现,我们要说:连海上的权柄也都赐给祂了。

 

其次,请注意在海上的兆头。我盼望你知道海在圣经中乃是代表这世界和其中的万国。当耶稣呼召在海上的渔夫西门时,祂说:我要使你得人如得鱼一样(太四19),换句话说:我要差遣你到万国中成为得人的渔夫。加利利海只不过是这世界和其人民的一个表号。彼得在五旬节得了一大群的鱼。圣经中对当时的群众有一句简括的话:从天下各国来(徒二5),这位伟大的属灵渔夫在五旬节的日子撒下了他的网,得了一大网的鱼。所以很显然的,海乃是指世界中的万国。

 

但世上的万国是多烦乱不安!海本身就不是一个平静的东西,它总是在改变,而你绝不能对它有什么把握。有时它起了狂风大浪,有时它似乎平静安宁,但它总是非常不稳定。那天晚上门徒们坐船出发时,海面似乎相当平静,但不久就起了变化。你也许记得保罗最后一次航行到罗马,当他们起航时,海面极为平静,但不久照样起了很大的变化。海的改变实在太快了!世上的万国是何等的烦乱不安,整个世界的局势也是何等的不稳定!或许这世界从来没有一个时候像今天这样的动荡不定,万国都在一片喧嚣的光景中。

 

耶稣就这样故意叫这些人进入海中,前面所说的,就是海的兆头,或是海的意义。

 

狂风又说出什么?什么是这狂风的兆头呢?它说出有一阵大风在吹着忽然狂风大作,指邪恶的势力横行在这世界的万国中,空中满了这些邪恶的势力,而这些势力像风一样的引发诸般的事物来反对神的百姓。这种光景在今天比以前任何时代更为实在。这是一个何等强劲的风吹向着神的百姓!在许多国家中,像苏俄、中国、刚果以及许多其它的地方,邪恶的势力正在反抗着主的百姓,挑起事端来反对他们。但我们不须亲自去这些国家就能证明这种光景。如果我们是主的百姓,我们就都能觉察出反对我们的邪恶势力。是的,有一个强风在吹着,是冲着我们而来的,要逆向着它航行的确是相当吃力的。主也曾对祂的门徒说过:时候要到,他们都要因祂名的缘故被万民恨恶。祂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约十四33)。是的,祂已经告诉过他们,事情将要如此,当他们进入万国中间时,他们要发觉每一件事情都和他们相敌对。祂很早就知道这一切了,但祂仍差他们进入这海中。

 

其次是祂在海面上的行走。我们要注意,虽然耶稣是在山上,门徒们是在海上,祂仍知道他们一切的情况:祂与他们之间并没有失去联系。祂清清楚楚的知道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这虽然是一件简单的事,却是相当叫人得安慰的。如果祂是在天上(我不知道那是在什么地方),而我们是在这地上,即使有这么大的距离,祂还是十分清楚我们的景况,祂与我们所处的环境是分不开的。

 

他们既然在这海上,当然要受这海权势的压制。前此,他们曾在同一个海上,同样的遭遇狂风;那时他们把主叫醒说:夫子,我们丧命喇(路八24)。这一次和那一次是同样的经历,他们在这样的情形下,被这些反抗的势力所淹没,似乎是必然的事,因为这些力量太强了,是他们所胜不过的。按天然来说,他们必定是要被制伏的。就在这时候耶稣走在海面上,要到他们那里去。

 

那天晚上门徒学到了什么功课?他们认识了:只要有耶稣同在,一切必然发生的事情都要整个被扭转过来。祂超越过一切天然的势力。祂的生命要此一切和祂相敌对的势力更具权能。这是祂所想要教导门徒们的。

 

现在我们可以把这件事应用在我们自己的经历上,因为我们知道在这世上敌挡我们的是什么,也知道那些反对我们的巨大的属灵力量。而且可能有很多人也知道这故事的另外一面按天然来说,我们可能多次早就伏在这些势力之下,因为这些势力是太具威势了,是我们自己无法胜过的。那在我们自己里面天然的力量太大,是我们胜不过的。要使我们伏在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自己的环境、其它的人、甚至其它的基督徒的天然力量之下,并不难;保罗曾经和在哥林多信徒的天然力量厉害的争战过。此外,还有在这世上的天然力量,而所有的这些天然力量又从超然的邪恶势力得着加倍的力量,也就是在我们自己或其它人之外,另有一个东西在作祟,那恶者激动我们里面、经过我们工作,也经过其它的人工作,并且制造了一些环境。我向你们承认,有一个在新约圣经中,我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是保罗说:我们有意到你们那里,我保罗有一两次要去,只是撒但阻挡了我们(帖前二18)。我一直无法解释这件事!但你可以看出仇敌要直接反对在这世上属于主的一切;而且他的能力所驱使的天然的事情是你我所难以应付的。我们的确能证明这件事。我们不须要在我们自己之外来证明这件事。我们岂不知在我们里面有一些力量是我们所胜不过的么?若是主不管我们,任其发展,这些力量岂不是要胜过我们并把我们制伏么?

 

是的,湖上的风暴在主百姓属灵生活中,有极真实而类似的光景。但是我所要说的乃是:我们并没有屈服,我们这些主的百姓并没有被制伏!仇敌多盼望能胜过我们;有人也一直想把我们踩在脚底下;这世界也很想制伏我们,但迄今我们仍未被制伏。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十分刚强么?哦,不,绝非如此!是因为我们有十分坚强的意念么?是因我们说:我是不会被制伏的!么?这是仇敌立刻能接受的挑战。哦,不,绝不是这样。那乃是因为耶稣在我们里面,就是能在水面上行走的那位。祂不需要与水或风搏斗,祂把这些都踩在脚下: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二十八18-19)。你们在世上会遭遇许多的狂风,但是看哪,在一切的日子里,我都和你们同在(太二十八20另译)我们能站住是因为祂生命的权能胜过了世上一切的狂风。

 

耶稣借着他的作为来教导门徒,后来他们就更从自己生活中的经历和实际的遭遇得着证实。

 

请注意最后这件事。当我们把自己的一生交托在基督手中时,并不是永远蒙保守脱离难处。祂却常有意把我们带进难处中。祂要催我们上那船。当然,我们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但我们却知道主正在带领我们朝某一方向而去于是我们就遇到了难处。我们必须这样说:是主把我带进这难处中,我虽在这环境中,但有主负一切的责任。我们可能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主,但这样并不是说,此后我们可保没有难处发生。如果你们以为:借着把自己彻底的奉献给主,你就要蒙拯救脱离难处;那你不久要发现并非如此,许多年青的基督徒都是这样。当我自己年青时,我常想:只要我完全为着主,主就完全为着我,我也就绝不会有任何难处了。这些年日过来,我发觉我弄错了。不,完全交托的人并未蒙拯救脱离难处,但是主却使他们超越难处,或者使我们靠着祂的能力得以从难处中经过。难处并没有毁灭他们。难处在主的手中,反成为主教导他们某些极其宝贵功课的凭借,事后他们要说:经历这一切难处是值得的。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十二11)。

 

我不知道当这些门徒到达对岸时说了些什么话!我想若是有机会在一起交谈,他们会说:哦,这是多可怕的经历!我当时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但我对基督的能力学了一个伟大的功课,就是把世上任何东西给我,我也不愿失去这经历。

 

因此我们的属灵教育,乃是在于必须这个词,因为它是催字的真实意义。祂使门徒必须上船,而我们也必须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惟独借着这类的经历,我们才发现:我们所得着的是何等的一位基督,神所赐给我们是何等奇妙的永生。──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