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9、属天的生命胜过死亡最大的权势

 

读经:约翰第十章四十节至第十一章五十七节

 

我们现在所要看的这故事,乃是主耶稣在地上的生平与职事的最后阶段。祂本来已经离开了犹太,因为犹太人的官长们想法子要杀祂;但现在祂勇敢的来到那地方,并且祂所行的这最后神迹(即兆头,下同),将使他们更要下定决心设法除灭祂。门徒们清楚的知道祂若回到犹太地必死无疑:门徒说,拉比,犹太人近来要拿石头打你,你还往那里去么?(约十一8),耶稣知道,门徒也很清楚,犹太地意味着死亡。

 

我们曾说过耶稣一直对付死亡各种形态的意义,并借着生命来胜过它的每一种形态。  

 

首先,在加利利的迦拿之婚筵中,酒用尽了,祂对付了死亡的某一方面,那就是失望和失败,死亡总是带着这种意义的,祂以生命胜过了死亡。

 

后来祂又回到迦拿,迦百农的大臣就来见祂,因为他的小孩病得快要死了。当耶稣在祂所在的地方说了话的时候,那个远在迦百农的孩子就得了医治。死亡总是要牵涉到时间它是在时间里的一个东西,我们死的时候就是我们在地上时间的结束。但是在某一个时候耶稣说了话,而在许多哩外的小孩就得了医治。若是耶稣当时要从迦拿来到迦百农,就要花费许多时间。这行程使大臣必须从下午一时动身直到太阳下山,然后第二天早晨再动身。可是当耶稣说话的时候,所有的时间都被祂所消除。祂的生命胜过了在死亡中的时间因素。

 

我们也看过祂来到邪路撒冷的毕土大池子,那里有一个被他的褥子捆绑了三十八年的可怜病人。他的褥子把他所有的一生与地紧紧的捆在一起,我们曾说过,他乃是在律法捆绑下之以色列人的写照。主耶稣就在一霎时间,借着祂的生命把那人从他整个的捆绑中释放出来。死亡就是捆绑。希伯来书的作者说到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5)。但在律法捆绑形态中的死亡被基督的生命所胜过。

 

接着我们就随从祂回到加利利,我们看见祂使五千人吃饱,那几个饼和几条鱼一直增加,直到每一个人都吃饱,而且还有很多剩下的。死亡也说出限制它使每一件事都受限制。但耶稣却借着生命胜过在加利利一切的限制。我们可以这样说,在祂所给的那饼里面的生命是无穷尽的;如果当时在场的有两万人或五万人,结果仍然是一样的。死亡就是限制。这一点在属灵上此在物质上更为实在。属灵的死亡是一个大的限制,但耶稣所给的生命除去了一切的限制。

 

接着我们看见祂行走在海面上,这就说出祂超越了自然律。最大的自然律乃是死亡。如果你决不会死,那必定是非常不自然了!但是在那狂风劲吹的海面上,耶稣胜过了一切自然律。就在门徒们由于自然的权势而受死亡威胁的地方,耶稣借着生命废除了自然的权势。

 

然后我们又看见祂行第六个神迹,就是使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得看见。死亡永远是瞎眼这一点在属灵上比在肉身上更为真实。属灵的死亡就是属灵的瞎眼,在这方面我们都是生来的死人,因我们一生下来都是在属灵上瞎眼的人。但耶稣叫那生来瞎眼的能看见,因此这神迹就说出在耶稣里的生命废除了属灵死亡中的瞎眼。

 

因此我们看见了耶稣对付死亡在这几种形态中的意义。这些事情的每一样都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作为死亡某些形态的表样;而耶稣借着在祂里面那属天生命的能力,对付了这一切死亡的形态。祂借着祂的生命把死亡变为生命。

 

现在我们要来看第七个兆头,而前面六个兆头都集中在这兆头里面。这是读拉撒路复活故事的方法。这是一个总括性的故事死亡的各种形态都被集中起来,而最终被耶稣基督完完全全的对付了。这是为什么这位智能的圣灵要引导约翰,用这个兆头来包括其它六个兆头的原因。

 

这是符合属灵原则的,七包涵其它所有的一切;因为如果你知道一点关于圣经数字的话,你就知道七是属灵丰满的数字。当你遇到七时,你就摸着了属灵的归结。我们只须要看看圣经的最后一卷书就清楚了,因为那是一本说到各种未了的事物的书。其中的每一件事都要达到归结和丰满。而在这书中最显著的一个数字乃是七,有七个教会,七个灯台,神的七灵,末后的七灾,末后的七号你可以这样的一直看过本书中的七,因为在本书中每一件事都达到了丰满,也达到了最后的阶段。全本圣经都可以归结在这最后一本书里面。这本书的开头提到创世记神乐园中的生命树生命的河涌流出来。

 

因此,七这数字是属灵丰满的一个数字。而圣灵就照着这原则,引导约翰把拉撒路复活的事记在末了,因为在这兆头中,死亡最大的权势被主耶稣所胜过,因为祂就是复活,祂就是生命。耶稣是安稳地行走在死亡所弥漫的气氛中。每一个人都知道祂一接近耶路撒冷就必死亡。这一点祂知道,祂的门徒知道,其它的人也知道;官长们就等待着祂回来,要置祂于死地。整个气氛都充斥着死亡。而就在耶路撒冷近郊的伯大尼,拉撒路淹淹一息,最后也死了。

 

但请看看耶稣!祂对拉撒路的死的态度就代表了祂对死亡的态度。有人告诉祂拉撒路快要死了;而祂在灵里知道拉撒路已经死了。祂也在灵里知道祂自己不久也要死。祂怎样面对这局面?请看看祂面临这情况时那安祥的态度:祂没有惊慌、没有紧迫的感觉,没有惧怕、没有失望、没有忽促。祂完完全全的掌握了这局面;并且祂如何掌握了拉撒路的局面,祂也同样的掌握了自己所面对的死亡。在拉撒路的事件中我们一点也看不出任何迹象显示死亡得胜,或死亡是主宰者,耶稣对于这一点从不担懮,祂能够安祥的行走在其间,并向它走去。

 

这是相当感人的一个场面。你有否看出这件事的意义?让我们再说一遍。耶稣知道这几天在耶路撒冷的公会决议要杀害祂,因此祂知道回到耶路撒冷必定是死,但祂仍然安安静静的来了,没有任何惧怕。祂正掌握着整个局面这一切都包含在拉撒路的兆头中。

 

哦,每一个人都要催促祂快一点!他们都认为这局面将是一个可怕的悲剧,是一极为严重的事,他们就不明白为什么耶稣并不把它看得那么严重。祂是那样的掌握了这局面,以至于它对祂来说并不像一回事似的。

 

但是我们说过,有一两件事我们必须注意,就是祂必须让人知道死亡就是死亡,死亡乃是一种情况,说出所有的事都是人类一切能力所达不到的。当我们死的时候,我们所有作事的本领都结束了。耶稣必须让我们知道,死亡的确是死亡,意思就是说,人类尽一切所能的仍然是无办法的情况。那是完全超越了天然的能力和盼望。耶稣非常注意观察,事情是否这样演变,并看看人们知道不知道死亡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祂在所居之地仍住了两天,并且在祂到达之前又拖了两天的原因。祂要使整个情况坏到连盼望都没有了,这是祂特意促成的,因为祂那时正教导门徒们一个属灵的功课:死亡就是死亡,并且在这种情况下,惟独那位全能的神才有办法:除了主没有人能够有任何的作为。发生在拉撒路肉身上的事既然是一个兆头,其背后必然有一个伟大的属灵意义。

 

过不久耶稣将要受死,那时,只有全能的神才能有所作为;除非祂亲自干预,就再无前途可言。天然的能力绝对不能作什么。

 

亲爱的朋友,这就说出在基督的死上与祂联合的意义。你从罗马书第六章知道,我们已经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第五节)。并且保罗在别处也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与基督的死联合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我们被放进一个完全没有指望的地位上,除非主作事。当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时,他又加上:不再是我,乃是基督。不再是我!对于大数的扫罗,那是一个何等大的我!从前他是一个大我就是满带着天然能力的我。看看他如何逼迫教会!他使尽了他强劲的力量。我们也知道他智慧中的我。大数的扫罗乃是一个具有相当大的天然智能以及极多天然知识的人。他具有一个强烈的热心实在是一个非常大的我。现在这个非常大的我说:我已经钉十字架不再是我。不再是天然的能力、天然的智慧和领悟;不再是天然的热心或是任何其它的我。不再是我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除非是主,再没有什么事是我所能作的了。

 

哦,教会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学会这功课!我们都读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但我们和当初以色列人的光景没有什么两样:圣经说他们每安息日读神的话,但他们对他们所读的,完全不明白。虽然我们手中有罗马书六章和加拉太书二章二十节,但请看看基督教中还有那么大的我!

 

前面说过,当耶稣死的时候,所有一切天然的盼望都结束了;惟一的希望乃是神来到,并使祂从死里复活。这就是拉撒路复活的兆头。

 

首先,耶稣必须使每一个人都知道死亡就是死亡,它乃是人盼望的结束,没有人再能对它作什么。拉撒路的两个可怜的姊妹跟死亡的局面搏斗,想要找到些许的盼望,但他们每一个尝试都失败了,只好接受这事实。他已经死了四天了。这是耶稣所必须教导的第一个功课。

 

盼望你们的思路是属灵的,而不是属天然的。属灵的死亡是真正属灵的死亡。在属灵上认识死乃是指再没有任何天然的盼望。当耶稣建立了那事实之后,祂就转到事情的另一边:显明祂,也只有祂,是复活,是生命。只要祂在场,事情就不会绝望。在祂里面的生命超越过整个环境的这件事在属灵上和肉身上同样是真实。

 

现在我们必须把前面六个兆头再看一遍,因为我们说过,它们都可以合并到第七个兆头里面。

 

在加利利迦拿的婚筵:我们曾说,耶稣所变成的酒,具有一种新而不同的性质,好得无比的性质,是旧的酒所没有的。管筵席的说: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约二10)。耶稣所给的生命,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性质。当然,这件事在拉撒路的兆头的表面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我们却很容易领悟出来。设想拉撒路是你亲爱的兄弟,而你却因着他死了而失去他,因着时间的拖延,使得你再没有任何盼望(当时在犹太地死了四天,那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们说主阿,他现在必是臭了,因为他死了已经四天了):但神却使他从死里活过来,并把他交还给你;你岂不发现,你在复活中得回的他,和从前不一样么?还记得抹大拉的马利亚么?她已经失去她的主人,却在园中再找到祂。当祂呼唤她马利亚时,她转过身来说拉波尼我伟大的主人。她以前常称呼祂拉比,意思就是主人,但现在改称拉波尼而想要拉住祂的脚。她的意思就是说:我曾经失去,我今后绝不能再失去你,你之于我比往昔更宝贵。我相信在伯大尼就是这样的情形。在复活里有一种新的性质,乃是一种完全不同种类的生命,比从前的更为珍贵。因此在拉撒路身上就包括了第一个兆头,就是在迦拿的婚筵。

 

这第七个兆头也包括了大臣的儿子得医治的事。我们曾指出,在这兆头中一切时间和距离都被耶稣的话所消除了。所有的哩数和小时都在一霎之间被消除了。我们再回来看看拉撒路的故事。哦,对这些人,时间是何等的重要!祂为什么不急忙赶到?祂为什么一直迟迟不来?现在这位兄弟已经死了四天了。时间是何等重要的因素阿!距离也是个重要的因素阿!他的一个姊妹所能说的,最好也不过是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惟独主知道他什么时候要复活!耶稣来到现场,就

用一句话,所有时间和距离都被消除了。在耶稣里面的生命摧毁了时间祂的生命就是永生。因此拉撒路的故事包括了第二个兆头。

 

那么,在毕土大池边的那可怜病人又怎样呢?他被他的床褥和他的病,捆在地上有三十八年之久。那是一个活的死被律法所捆绑。耶稣就借着生命,释放了那人。在拉撒路的故事中包括了这情形:拉撒路出来坟墓再没有能力扣留他。解开,让他们走。这就是耶稣所给的生命中释放的能力。因此在毕士大池边的这人被包涵在拉撒路的兆头中。

 

我们从主使五千人吃饱的事上,可以看见耶稣所给的生命是何等的无限。它就是那样的继续下去,不断的延续,要延续多久呢?耶稣活多久就延续多久!就是那么的久,不会再久了但在这件事上你所信的是什么?祂长远活着(来七25)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看哪,现正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速速(启一18另译)。主耶稣所给的生命如同祂自己一样。会一直延续下去,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这个也包括在拉撒路的兆头里面。

 

关于主在海面上行走的事:我们看见在祂里面具有超越一切自然权势的能力。这一点在拉撒路的故事中也十分明显!在他身上的自然定律是什么呢?那就是死、朽坏,以及这一切所表明的,那就是自然律。而耶稣的脚就踩在这律的上面。祂行走在水面上;祂把这一切踩在脚下,尽管有这一切自然律,祂仍叫拉撒路复活。

 

关于那生来瞎眼的人:他乃是一个生来具有很大缺陷的人,耶稣把握住那缺陷,使它成为显明神荣耀的凭借。而这里的拉撒路也是一个有缺陷的人。你可以这样想,这两个姊妹尽她们所能的,要叫她们的兄弟不死。很显然的,他们是有钱的人,我们确信他们有最好的医学处方。他们为了要使兄弟的病情好转,什么都作了,但他就是天生有缺陷,注定某一天要死的,而现在他的缺陷正在发生作用。像那个生来瞎眼的人一样,按天然来说,那是一个绝望的情况。耶稣对这情况怎么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虽然死亡可以来临,但它并非最后的定案,最后的定案是属于耶稣的,祂把缺陷转变成为祂自己的荣耀。

 

末了我们必须注意,所有的这一切在门徒们的经历中都变成实际。你必须再把这七个兆头复习一遍,并看看它们在他们日后的生活中如何被他们所经历。这是耶稣在祂自己里面所要带给我们的,因为祂说: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

 

亲爱的朋友,如果我们是门徒(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是),这些就是我们在属灵的经历中该学习的事情。你回去后,坐下来静静的默想这七件事,你会看见其中的每一件事都在新约的书信中,是耶稣升天之后写下来的。在新约中充满这些事。圣经告诉我们:我们要心中的眼睛得开,使我们能认识祂和祂复活的能力,并且我们得以从律法的捆绑中被释放出来。

 

这一切事就构成了真正基督徒的生活。我们必须问自己:我在基督的学校中有否学习这功课?在我自己的属灵经历中,对于这件事我知道些什么?当我想到你们在这方面有相当多的认识时,我就高兴。我们并不仅仅是在研读圣经,或者讲论到圣经中的某些题目而已。我们是在论及属灵的经历。我们能和约翰同样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壹一1)。

 

这一切就是我们所该知道的,因为这是合在基督里之生命的要素。

 

愿我们每一个人都求主把这件事的意义教导我们,并把我们带进这伟大生命的实际中。── 史百克《在基督的学校里作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