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十字架与基督这个人

 

  要认识我们主这个人,若是离开十字架就不可有真正的认识和了解,这是极其重要的,同样只有当基督这个人被认识时,十字架才能被真正的了解和赋予足够的尊重。这两件是并行的,也是互相倚赖的。

 

  耶稣是谁

 

  当主耶稣在地上生活的日子,他的门徒和一般百姓乃是要一个没有十字架的基督。他们不明白十字架的地位,那些与他们所有的希望和期待相反的。当他一提到十字架的时候,就有一个黑影侵袭他们,他们就绊跌了。的确,他们实在是极端反对这种思想和意见的。

 

  他们不能认识十字架的意义和价值,并且虽然主耶稣不断地说到他自己这个人乃是神的儿子,然而他们却完全不能认识他。他们中间偶有一二人只在光照的一剎那间那样看见他,可是从他们的行动来看,似乎他们失去把握,而疑云又笼罩了他们。当他被钉之后,就我们所见到的,他们的光景就指出,主耶稣这个人的实际并未占有他们最里面的生命。但是非常有趣并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主耶稣一直指示说,等到十字架成为事实的时候,这两层的不可能就可以除去。约翰福音第八章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在那里主耶稣一直把一切都集中在他这个人是谁的问题上。

 

  我是世界的光法利赛人对他说:你是为自己作见证,你的见证不真。耶稣说:我的见证还是真的,因我知道我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你们却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他们就问他说:你的父在哪里?耶稣回答说:你们不认识我,也不认识我的父;若是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从下头来的,我是从上头来的;你们是属这世界的他们就问他说:你是谁?耶稣对他们说:就是我从起初所告诉你们的(约八:12~25)。

 

  后来的记载乃是一切的转折点。

 

  所以耶稣说:你们举起人子以后,必知道我是基督(约八:28,最好将这一章读完)

 

  主耶稣更着重的对尼哥底母立下了同样的原则。尼哥底母对于基督这个人一直是在暗中摸索,他说: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做师傅的。主耶稣指明说,为了要看见必须借着某一事情的发生,而获得一个新的能力,因此重生是必需的。然后他带尼哥底母来到十字架前,用与第八章同样的话语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三:14)。这就是那不变的定律,只有十字架才能揭开耶稣是谁的奥秘。

 

  在基督里的人得以与神联合

 

  在我们以上所说的话里面,隐藏着基督意义的重要因素,让我们简单的来看这个因素的内容。在圣经整个的启示里面,基督最显著的代表是什么?答案就是:与神联合。

 

   自从人成了有罪的受造物之后,与神联合就成了人追求的目标。人用尽一切的方法,去寻求唯独借着与神联合才能有的平安和安息。人不知道自己在那里,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人和神的交通已经失去了。但圣经指示我们有三件事,成了神的关系破裂永久不变和一直活动的记号:一、谎言;二、仇恨;三、死亡。

 

  堕落的结果

 

  一、相信了谎言

 

  人不但相信了谎言,并且这个谎言也进入了他的天性里面,他就成发一个虚谎和黑暗的魂。他自己既不认识真理,也没有认识或成为真理的可能。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十七9)。撒但告诉人说,如果他采取与神命定的相反行动,并且擅用自己的智慧,而不依靠神,他就会像神。人接受了这谎言,争取至高的权力,以自立为理由,因此就完全落到了谎言的辖制之下。这个演变使人的成就一天比一天得到扩展,人就变成他自己权利的主人(人自以为如此),而对于毁坏和灾难乃是人类科学不断增长所造成的结果这个事实,却盲然不知。人相信他一直在进步,事实上,道德的水平并没有与知识一样的发展。

 

  这件事并无需深究,仅就着这一点简单的说明,就可以确实的看见,人类是骑在一支谎言的老虎身上,将来他一定会被撕成粉碎。但这个谎言的力量就是因为人不认识它,人对于它的性质和来源是瞎眼的,并且是在黑暗中。这就是魔鬼反对神的一切把戏。

 

  二、建立了仇恨

 

   在仇恨这件事上也是如此。一切的争战和流血,永脱不开个人的利益和自我的获得。亚当的立求个人荣耀和该隐杀死他的兄弟并没有多少不同,都是出于这一个原则;无论是在原初个人之间的争斗,或是数百万人彼此做殊死的毁灭,究其根源,都是为了人的攫取欲望。该隐这个名字就是攫取或占有的意思。我们对此必须完全忠实,基督教在这个原则上并不例外。基督徒们已经分成数千宗派,其中很多是彼此仇视,最少也是在彼此猜忌。信徒中间的彼此忌恨,甚至在新约里面已经论及。这些都是魔鬼作祟,但魔鬼也有它的根据;就是在人旧造的天性里它得到了地位。在神儿女中间的每一个分裂,在本质上,与好战的无神世人是一样的。这乃是起源于那出于旧造的自己维护自己的因素。在基督徒中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真正的分裂。每一个分裂,无论怎样都是否认并违反基督的。其明显的原因可能不是因为大发肉体,但是总是有了出乎基督以外的其它因素。仇恨总是与神合一被阻断、被窒息、被破坏的一个记号;关于这一点我们暂且摆在这里。

 

  三、死亡

 

  破坏与神联合的第三方面就是死亡。如果人与神之间关系的调整与和谐是在于生命,那么人直到如今还没有得着生命。新约是这样说,只是没有加以讨论。死亡,在圣经中的意义并不是生存的停止,也不是不活动的光景;乃是与真正生命的源头脱节,因而产生了一种无能的情形。属灵的死亡就是一个有权势的活动的东西,凡真正关系到神旨意的事,都因着它被算定是不能的。

 

   为要实现神一切的计划和旨意,和他对创造所预定的使命,享有他自己神圣而非受造的生命是必须的。人就着天然来说是没有那个生命,而人本主义是魔鬼最狡猾,最得人心、并且是使人最受愚弄的谎言之一。所以人既是如此,就不能见神的国。与神联合就是享有神的生命,那个预备乃是借着重生而有的一个赐予。这样我们就被带到基督自己和他的十字架上。

 

  在基督里的一个新的人性

 

  在这里虽是蒙了光照的神的子民,想要查其究竟,仍是过于深奥且有误解的危险。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并且可以定为结论,就是道成肉身乃是为了宣告神与人、人与神之间的联合,这就是神的心愿。在这里我们看见神是把他自己和人连结在一起了。但是我们必须清楚这并不是和有罪的人,或是和堕落的人性有了联合。神乃是预备了一个身体就是那圣者(参来十5;路一35)。当基督来到这个世界时,他带来了一个人性,虽然也是人性,却与所有其它的人性不同。因此就有了两个不同的人性,一个是这个独一的人所单代表的,另一个是其它一切的人所代表的。虽然如此,他的人性仍不过是试验的性质,因为身体生活的原则同样也是靠着宝血;他一样的忍受疲倦和饥渴,所以也有死和见朽坏的可能。他确实是死了,但因着神权能的干预,和他本性道德完全,或者说是圣洁,却没有见朽坏。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诗十六10)。基督受试验完全是为了他救赎的使命,一俟救赎工作完成之后,了虽仍然有人的身体,却不再靠血肉的原则或灵魂生命的根基活着了。现在这一个身体乃是一个属灵的身体,所以是一个荣耀的身体。我们不是要成为基督在地上复活以前身体的形状,乃是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或说成为荣耀的身体。(注一)

 

  我们要指出:在基督里,神与人已在一起,而这联合完全是在基督这个人里面,不是在我们自己里面。这就是为何与神联合永远只在基督里的原因,这是圣经中一个大的启示,在新约里启示得更完全。在我们经历到复活的生命基础之前,这个在他里面的联合一直是在一个信心的地位上;并不是在我们必死的身体里一个实际的联合。但以后愈来愈实际。在基督里神有完全的满足,所以神就将自己交托给他。这个联合完全的。

 

  注一:我知道关于以上所说的就是对于基督不朽坏的血可能发生的问题,但我的论点并不是关乎他道德性质的问题,不过是暂时把他放在血肉生命的基础上,好叫他也可能有身体的死。朽坏只是限于这个意义,并不是属灵的或道德的。我也知道生理学家对朽坏究竟是否基于血肉尚在争辩,但我想圣经确实是这样说的。

 

  谎言、仇恨、死亡、在基督里都消除了

 

  这个标题的含意和假定,就是说破坏联合的那三层结果和标记,都已经在基督里完全废除不存在了。换句话说,基督就是谎言、仇恨、死亡的反对者和否定者。所以基督属灵和属天的启示,正如约翰福音所说的,仍是以生命、光、和爱为本。光和真理是可以彼此换用的名词。在这个记载中,基督使这些远超过一种抽象的观念,使之人格化,并且说:我就是这些。在他里面没有黑暗、阴影、谎言、或不绝对透明。在他的本性里没有仇恨、争竞、宗派、或争战。他对人的态度,或与人的关系上,也没有这些情形,(他只是对世界和人里面的邪恶才有这种情形)。在他里面永远没有与生命的泉源分离的光景。他能够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十一25)他所以能消除一切破坏与神联合的情形,乃因在他里面没有自己。你可以很容易的发现,魔鬼在许许多多的方式中,全力以赴的就是要叫他照着自己的方针去行;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成就,自己的防卫,自己的保守,自己的怜爱,自己的自恃,自己的智谋等等。在这些事上,无论那一点若得到成功,则等于在神与人之间又插入一个分裂的桩子,败坏了整个救赎的计划。但是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并经过极度猛烈的磨难,始终得以保持那完全没有自己的纯净立场,这就使世界的王无法施其伎俩,联合得以安然无恙。生命、光、爱能以得胜,因为自己已被完全否定。但这完全是就着他自己说的,迄今仍然是他独有的。如果就停在这里,仍旧是一粒,只唯他如此而已。

 

  借着十字架分享基督的人性

 

  我们继续来看约翰福音,到了十二章廿节有几个人说:我们愿意见耶稣(约十二21)。对于这个请求,主耶稣的答复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说:现在来见我;就如同在这里已经看到了我的人一样,等于没有看见我;那就是说看见了却不明白;另一层是说:实实在在的看见并且认识我,就必须与我有活的联合;那就是说,凡我与父、父与我彼此之间的关系所有的,在你里面也必须有。所以他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我决不一直仍旧是一粒,我与父是如何联合,就是要你在我里面也一样与我有联合。但在这一点上,我们仍是借着这个人被带到十字架上才能达到。我现在心里懮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约十二27);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耶稣这话原是指着自己怎样死说的(约十二32~33

 

  使徒保罗曾以一个广泛的、明亮的、解释的叙述,论到这整个的问题。我们来指出这重要的各点。

 

  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五14~16

 

  有人将上面的一段另译如下:

 

  我看见了基督的爱,我在他那一次的死里,看见所有使我们与神隔绝的死都已经在他的死里解决了。

 

  这是很有力的一个说明,如果我们要知道唯独基督是使神和人联在一起的那一位,我们就必须在经历中来到十字架这里。我们必须认识了的死就是我们的死,然后借着信心从经历中来认识这在他里面的复活生命,在那里,老旧的生命已经被弃绝了。

 

  藉十字架显明基督这个人

 

  我们必须回头看一下,十字架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它有什么效果?我们所说的一切,对于基督这个人,完全与十字架无关,他并不需要十字架。然而到了一个时候,为了救赎我们,那原不知罪的,必须在我们的地位上成为罪。在那个时候,他被放在人的地位上,成了撒但的谎言及其黑暗的牺牲者:同时他也将我们堕落而有的仇恨背在他身上,在那样沉重的经历里,在那代表的地位上,他感觉失去了父的爱。并且还有那个责任的第三方面就是死亡,在一个可怕的时候,基督和他的神离开了,失去了联合。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廿七46)。这奥秘对我们是太深奥,但事实和原因是清楚而明白的。

 

  他就这样死了,他尝了死味和神完全分离,被神完全弃绝,极可怕的死!但是在他自己,他乃是神无罪之子,既是如此,他就不能被死拘禁(参徒二24)。因为他根本是无罪的,于是经过那个黑暗所临到他的忿怒,他复活过来了。他胜过并毁灭了死的本原、根据、能力和死亡之主。

 

  借着软弱和失败,他赢得奖赏和冠冕;

 

    借着被践踏,把我们一切的仇敌踩在他的脚下。

 

    他成为罪,降到阴间。粉碎了罪的权势;

 

    进入坟墓,摧毁了它,借着死废去了死。

 

  这是超过人所能够做的。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林后五19)。

 

  这样借着十字架,所有与神隔绝的一切原因和性质全被消灭了;借着基督的复活,我们与神的联合就是完全的。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八1)。

 

  这个完全不定罪的与神交通,因着我们相信基督,借着圣灵住在我们里面而得以实现;这乃是那些发觉与神之间有隔离,深切渴望与他恢复交通,并且承认罪是隔绝的原因,而来到十字架之下的人所享有的。这样仰望钉十字架的基督就是救恩的创始成终者,他们就发现他实在是超过人,甚至超过最伟大的人以上。他们发现在他里面,并且唯有在他里面才能找到神。

 

  再从另一方面来看,我们能不能想象大数的扫罗,当他在大马色路上看见这位荣耀高举者就是神的永远之子是如何感觉呢?他一向相信拿撒勒人耶稣不过是一个人,并且是人中的骗子,是因着欺骗和亵渎而被处决的。那实在需要在亚拉伯有一段时间,好把那个错综复杂的观念得以调整,并转变他整个的眼光。

 

  当我们看见他那十字架的时候,十字架就会远超过人类一切为主义而死,为大义而英勇的死的观念,以及那一些贬低与不适于对基督的死的解释。

 

  使徒控告犹太人的话是这样: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徒三15)。

 

  所以我们再回到我们开头的重点上。人需要借着十字架才能够真正认识耶稣是谁;既借着十字架真实的看见他,我们就看见十字架是何等的伟大、奇妙、神圣和可畏。

 

  无怪乎撒但一直想要贬低他基本的位格,并使他削弱!无怪它这样不停息的想要剥夺十字架的真实意义!凡作这两件事其中之一者,请认清这种感觉或是瞎眼究竟从何而来?他们在无意中是和谁有了连结。

 

  基督徒也要知道一切仇恨、爱心的缺乏、分裂和争竞,一切偏见、猜忌和属灵的瞎眼,以及一切属灵的死亡,都是因为对于十字架没有正确的认识;有些地方仍被未钉的肉体所占据。一个真正钉死在十字架的人,不可能同时还有他个人的兴趣,或是与神其它的儿女们不能相和,对他们没有爱心。生命、光和爱的基本要素就是基督的丰满彰显乃是十字架在旧造范围里工作的实际,和新造范围里基督复活升天的大能。

 

  换句话说,所有这一切不过是说:基督的十字架能带我们进入与神生命的联合和合一里去,如果我们活在那个联合的丰满意义和价值中,我们就是那借着生命、光和爱所写出来基督的活书信。我们若在这事上失败了,那就是说,我们在基督里与神的交通在某处或因着某个原因失败了。我们与他同行的度量将是基督这三个特点生命、光、爱的度量。── 史百克《十字架的中心性与宇宙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