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5、十字架与教会(一)

 

  我们已经讲过在我们的图表中的四个分段覧十字架与基督这个人,圣灵、这么大的救恩和主的再来覧现在开始来看,经过这些而进入的第一个圈子,即教会覧他的身体。

 

  按照圣经的指示,在这四个大题目的内容和意义中,第一个需要说明的就是教会。我们并不想把图中的细节逐一加以分析,但要略窥其含意,就必须做两件事,是指明那四个分段的意义和内容,并且必须明白教会的性质和职事。

 

   有一件事虽然很明显,但仍须申述一番:就是这四个分段是并列的,除非把它们看为是一个整体,教会就不是神的心愿和旨意中的教会。这一点我们以后还要再详加说明。

 

  神在永远里就选定要在教会中,并借着教会来启示基督覧就是他儿子覧的意义。同样圣灵的意义和价值也只有在此(教会)才得以具体化。教会是藉这么大的救恩构成,并确定了她的性质和职事。基督的再来在教会中有其主要的意义。我们再说,如果这些和教会的正常关系分开,把教会剔出,使这些道理与教会分开,就是使这些道理成为脱体的灵一样,没有实际和应用的明证覧只是一些各自孤立的东西。如果号称为教会,而不把这四样显出来,就是一个误称或仅具虚名,一个没有灵魂或性格的身体,一个没有神经或生命表现的塑料身体。

 

  所以第一件要紧的事要说明的就是在基督里:

 

  教会是神关怀的目标

 

  在神永远的计划中,当神定规要将这个照着他心意所创造的宇宙,最终都要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的时候,就决定以那个拣选的身体覧所谓的教会,就是他的身体覧成为充满他的丰满的器皿和工具。当神的旨意完成时,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正是教会,而不是教会以外任何的东西。如果忽略了或破坏了教会中所具有的团体生机的原则;代之以一种制度,一种组织,一种社团,则过了一代,就如同机器替补上一些损坏的零件一样,而不是有生机的生命的再生。凡教会不在神完满的观念中,就只能到此为止,以后只能活在她以往的历史、传统、创办人、和宣传之中。有些事物曾经或现在依然因一时的特别需要(对此我们容后再讲),蒙神的祝福,也蒙他眷顾,这些事物在它本身有限的范围之内,已经成为一些工作。这些工作除了有某一点价值外,它本身并不是有生机的再生者。它不能循着有生机的道路把种子撒出去,又完全又活泼的将基督的丰满彰显出来。这样的事物,在当时是有价值的,也是被主认为因一时的需要而有的一项工作,因着他爱他们,就把他更丰富的思想向他们显明;这就是一个关键。若不是借着生命来调整而扩大,或得以更新而延续;不然就是因不愿看见神要有的这种改变,而将旧的性质和活力逐渐在不知不觉中失去,结果不是原先的组织到末了自行关闭,就是成了一个属人的组合继续其工作。这样就变成像没有约柜示罗的帐幕一样。

 

  主可以祝福甚至兴起器皿和职事来适应一项特别的目的,来加强或恢复失去的价值,但过了一时他看见某些有关的特征和性质现在需要被承认和接受,他就竭力使这种亮光显明或得以看见。至于以后一切的增长乃系于有关这些负责者的反应。神若达不到他完满的思想覧教会覧决不停止。这里隐伏着一点,就是十字架与教会的关系。只有当我们让十字架对于神一切的思想已经产生了调整和扩大的功用,神才能和我们无限的一同前进。如果我们有一个牢不可破的思想,以为当初这样确为神的心意,就定规说:对于神的其它事情再也不能改进和调整了,这最终必是致命的。神不必把他所承认的东西取消,反而要将它摆在更大的范围里。事实是这样,如果神对于他的教会要显明他完满的思想覧虽然是在比较微小的团体中覧则照现在的情形,就有许多事情都必须重新调整才行。不错,这是一个生死的关头,一个得失攸关的问题,但这个乃是看我们对十字架的意义真正认识的度量而定。

 

  这就需要我们说一点关于神的话语所教训的:

 

  教会是什么

 

  因为教会在神关乎他儿子的永远旨意中是如此无比的重要,因此仇敌就竭力的要带进混乱、误解、迷惘、幻想、和分裂。一方面教会带着恶者那样明显的痕迹,另一方面,因为纷乱和混杂;许多真正神的仆人从教会职事的完满意义中转向了别的。这件事的意义给予我们一个深刻的印象,凡含有教会团体生命之原则者覧如合一、交通、生命的关系覧没有不立刻成为撒但有兴趣和关切的目标的,它总要来分裂、混乱、破坏,用邪恶的因素使事情因人的不同见解而更加厉害。这是一件非常狡猾而难以处理的事。真正的难处并非能用辩解道歉来完全消除的。为此对于教会的真实性质须要有相当的认识和了解。

 

  自然,要决定教会是什么,其控制的条件之一,就是我们的观点。从新约的观点看,是在诸天界里的,现在在地上的教堂造成尖顶的,真是把教会上下颠倒了。这样大部分是属地的,只有极小的一点是属天的。我毫不怀疑,那个发明尖顶教堂的人,原意是要为了表明教会是指向天的;这自然是对的。但是还有另一方面的看法,真正从神的观点看,教会在他的安排里,除了做见证之外,与这个世界是没有关连的。她并不是为了指向天的,她乃是一个属天的东西,是要向下做见证的。现在若在别的方面把教会和这个世界连了起来,就不啻把她所会影响世界的生命能力完全抹煞了。所以教会决不可以是一个国家的,也不可以是国际的。在神那里没有中国教会、印度教会、美国教会、或英国教会这个东西。教会不属于任何国家。只可以说教会在某一国或某些国家里,也不能说教会包括了一切国家或各国的人覧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等等。在教会里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思想、言语、和行动,那就是一个可悲的失败,没有看见神对于教会的心意,而我们在这一点上对或者不对,实在是一件大事。

 

  同样,关于教会真正的认识,我们必须看见,教会绝不可以有派系,不可有联合派系,也不可以有非派系的派系。若有一个各教派的属世联盟,必定完全失去了神的观念,且在属世的价值上也是可悲的破灭,好像国际联盟的结果一样;那就等于又一次的属灵崩溃。

 

   在上面所说的那些国家,或许有的地方有教会,有的地方没有教会,但教会是在它们之外的。

 

  就我们所看见的,我们只是说到消极的方面,然而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来看。有些神真诚的子民,需要提醒他们,教会也并不是建造在某一些神特别的启示上。关于教会或基督的身体,亮光并不能使那些有亮光的人成为教会。教会并不是因着对于十字架或基督身体更丰满的意义有所看见而组成的。关于教会的解释、这些认识是重要的,然而对于教会的事实,那还不是基本的。

 

  还有许多别的消极因素影响到这个结果,当我们说到积极的方面时,那些因素也将包括在内。如果我们受到以上所说的那些事情的冲动或影响,那是因为我们根本还没有看见基督。

 

  教会是基督的彰显

 

  基督覧神子,也是人子覧在他复活的身位和人性里并不是一个犹太人!他也不是任何别国家的人,他完全是另一个人。首先的亚当是什么国籍的人呢?不,他就是人类。在圣经里提到因撒但和背叛而产生的那些分别和不同,神在基督里都得到了恢复,并且越过了这些而向着更大的目标,这就是有一天无论任何东西都要完全同归于一覧实际的并且是宇宙性的一;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正如现在神的心意所论到他的。因为神的教会除了基督的根基以外,没有别的根基。所有属乎我们的天然和所有属乎现今这个邪恶世界的都不是教会,因为教会乃是基督团体的彰显。我们对于这件事若有属灵的认识,结果就不会再说:

 

  xx的教会或某某教会。这样在心思上是一个彻底的改变,结果在话语的改正上,也是十分自然的,并非空谈或勉强。

 

  若看见了圣灵在新约中所表明的基督,就要来看教会乃是开始于:

 

  基督在信徒里面的内住

 

  基督一住在信徒里面,就建立了一个有生机的联合覧在生命里覧并且是一个身体的联合。主的桌子见证了这个联合,并且是为着一切真正的信徒的。在教会的初期,就如使徒行传里所显明的,关于教会全备的亮光还没有赐下来,但事实已在那里,他们继续恒切擘饼。(参林前十1617

 

  但擘饼和传饼决不会看作是分成许多饼或身体,仍然是一个饼。基督覧虽然分到万人里面覧并不是一万个基督,仍然是一个,照样教会也像基督一样。

 

  教会的长大也是同样的原则。那乃是基督的增加,在里面增加并开扩。教会得以长进乃是由于基督得着更多的地位,或者是她的度量在信徒里面有所增加。她在外面数目上的增加,只是基督进到更多的生命里去(参弗四1516)。只有基督的度量才决定教会的强弱、大小、有效与无效。我们不要把事情弄乱了。第一、我们不要把基督和基督教或教会四围所产生或形成的制度混乱了。所以我们不应该在心理上持有一种态度,因为某些信徒是在那些制度里,就以为他们不是教会了。这个在实际上的分裂和那些刚愎的宗派可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要把教会的实际和她的表现混为一谈。这是很多人跌倒的原因,也是人对于所谓的教会可悲的混乱和属灵贫穷反感的原因。

 

  教会的实际和她的表现乃是两件事情。实际就是一切在生命中与基督联合的人覧基督是元首覧就是教会。教会的表现是超过实际的,必须要承认基督的绝对元首地位覧那就是靠着圣灵把道理活出来。书信并没有把信徒带到与基督基本的关系中,只是把那个关系和包含的启示出来,并指示他们对此所处的地位当如何。就外表来看,可能有一个残废、憔悴、不健全的身体,但不能说不是一个身体,这就如在哥林多的身体的表现。事情几乎已经坏透了,如果我们现在听到一个地方教会有那种情形,我们一定会痛心疾首的宣告说,这和基督是没有生命关系的。但是保罗对于哥林多人并没有这样做,乃是写信给他们,仍然以他们是在哥林多的教会,他设法指明给他们看见基督和团体基督的关系是什么。他把问题归结在基督绝对的主权上。

 

  在升天的基督里一切都是完全的,信徒若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在表现上就可能失败。这表现有相当的价值,其关系并不减于神永远的旨意和满足;正如我们所说过的,撒但的烈怒是直接攻击这种职事;或指向任何在属灵实际中的教会的表现。这个问题不次于基督取得了他完全的地位,而使撒但再没有地位。

 

  所以最要紧的必须对教会覧就是基督的身体覧要有光。我们再说,教会的强弱全在于此。

 

  十字架的必须

 

  除非人出去,基督才能进来。这个在开头和继续都适用。堕落的人及撒但所产生的判断、思想、能力、感觉等,在基督里全没有地位。基督的度量乃是根据于不是基督的除去多少而定。这是一个基本又包括一切的事实,迟早必须要有一次一劳永逸的经历。我们必须要认识,模成基督的形像乃是在于生命的长进,而生命的长进乃是根据十字架的工作。那并不是基督要重新再死,也不是说十字架要重演,一次、两次、或许多次。十字架的工作和意义乃是一次而完全的成就了。但我们的天然在教会中的表现和结果,却都是限制基督的,所以是违反教会的,是反对基督主宰的元首地位的,是使属灵软弱的,是使撒但得势的。这一切要靠基督的十字架来对付。因此祭坛要立在殿门口,一个大的祭坛覧全牲焚烧的火祭。十字架在这个关系中取得了伟大的地位,使神永远的计划得以成功。

 

  如果有人对我们以上所说的发生问题,我们不劝你该如何作。我们只是说:请你再看看面前的十字架,求主指示你在他最丰满的思想中十字架的意义、让主耶稣作绝对的元首,迎接挑战,并顺服他所指示你的。── 史百克《十字架的中心性与宇宙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