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8、十字架与撒但的国度

 

  紧接着上一章的结束我们所说过的,现在要说到十字架在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境界里,所占的地位及儿意义(参弗六12)。

 

  我们必须记得,乃是在教会中,也是借着教会,十字架才在那个境界里有所作为。若是教会各个单独的肢体,就是个别的信徒,来攻击撒但的国度,或是进去想要颠覆它,那常是一件危险的事。只有基督能对付它,它也只有对基督才屈服,因为基督已经胜过了它。我们再说,基督乃是包含着团体的意义。在属灵的历史中,这个原则有时被人谨守,有时被人忽略或违犯,就有荣耀或是悲惨的结果。基督作元首的这件事就包括在这里面。主从来没有贬黜或委派任何个人来做元首。在教会里专权或个人的统治,就是正面干犯了教会最大的原则就是干犯了基督做主作元首的原则。所以在新约里面监督永远是多数的,绝没有单数的;是众长老,不是一位长老。就权柄而论,是团体的,不是个人的。

 

  这并不是说,若硬性遵守那新约的技术,就能使基督以元首的地位给所有执政掌权者有力的打击。历史证明并非如此。但是这种失败并不足以证明这个原则错误了;只不过显明这情形多半是技术的,而很少是属灵的。

 

  但论到我们主要的题目,这些不过是外面的,关于里面的内容,我们必须要十分清楚:十字架最终的地位,仍是在十字架当初兴起的范围中。在为着受造中为首的地位而有的宇宙性的战争中,十字架是处于最中心的地位。

 

  为着受造中为首的地位而有的宇宙性的战争

 

  我们用宇宙这个词,意思是超过地的。它包括地、围绕地的诸天、和诸天以上的天。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是在时间以外的永远里,也是在地方以外的宇宙里。十字架有着超过救赎的一面。救赎乃是和时间及这个世界有关的。救赎关系到人的罪和刑罚。救赎并不是为着撒但和不守本位的天使(犹6)。圣经关于撒但最后的记载是被扔在火湖里直到永永远远(启廿10)。神在教会里得着荣耀也是用这句话(参弗三21)。这是另一个对照,是属于同一期间的。关于堕落的天使,圣经说他们被永远拘留在黑暗里,专候大日的审判(犹6),并且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彼后二4),并不是等候救恩。

 

  当我们说到为着在受造中那为首的地位而有的宇宙性的战争时,有人可能很难想到这位无限、至高、永远的神,竟牵涉在这个战争之中,好像他竟然不能用一句话、一挥手就将一切阻碍扫除尽净似的。要胜过这个心理的难处,我们必须记得创造是建立在道德的根基上。在创造中,神将他自己限制在道德的条件之下,所以就将他自己带到这只以道德的根基施行权柄的地步。只有当他有了合乎他自己的道德性质的根基时,他才施行拯救。如果那个根基是绝对而不能感化的违反他的道德性质,他的干涉就以往以及将来都是审判和毁灭。因信称义在此有它的地位,神已经藉此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面预备或贮藏了他自己的道德完全根基,而那根基是为信他的人预备的。凡坚决并始终拒绝基督和神在他里面称义的那些人,必被撇在另一范围中。对此使徒保罗曾经说过,他说: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林后五11,可畏这个词是强烈的,实在就是惧怕)。神必须有合适的根基,使他便于施行他的权柄和能力;照样撒但也必须有合宜于它的性质的根基,来施行它的权柄。如果你把神的根基从他那里挪开,他就不能为你工作了。把神的根基给神,他才能运行,所有成圣中能力的意义也完全在此。耶稣因为他们不信,就在那里不多行异能了。同样,如果给撒但有了它的根基,它的权柄就被建立。反之,若把它的根基拿去,它就无能为力。所以撒但要建立它的国度,它唯一的目标就是致力于败坏,因为它知道这样神就不能挽救;这乃是一个道德的问题。如此说来,这场战争并不是由于两个统治者的职位和本身而产生的,乃是由于两个主所代表的两种道德的次序而有的,就是义和不义之间的战争。

 

  十字架除了救赎之外就是向这一方面进行的,十字架把教会摆在邪恶势力的范围中,建立了强而有力的道德地位和属灵的权柄。于是他借着十字架夸胜,那是因为十字架把撒但的根基从那里除去了。

 

  教会是一个属天的身体;这意思就是他在属灵和道德方面是在撒但的统治之外的。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西一13)。为着她属灵的权柄,教会必须站在有利于十字架的地位上,作为分别和成圣的能力。撒但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败坏教会。我们对那些执政的、掌权的争战(参弗六12),并不是与有形体的争战,也不是为了获得一个升天的地位,乃是要对付魔鬼的诡计。这些诡计是双重的:一面要得着一个控告的据点,那就是否定我们的因信称义和成圣;再就是败坏或引诱我们到属地、肉体、和不圣洁的地步。这就说明了神给我们准备的军装的属灵和道德的性质。

 

  教会并不是把拯救和救赎的福音带给撒但的国度,而是要带给那些被它俘虏的人,让他们选择是蒙拯救呢?还是继续与撒但为伍?对于邪恶权势,教会是站在十字架的功效中以彰显耶稣基督道德的主权;因为教会本身是在他里面,所以他就能施行那权柄。

 

  情形是这样,在创世之前,神就计划将一切受造之物归在一个元首之下,那个元首就是他的儿子。这是在永远计划里不能改变的定规。神知道若只靠着强迫或是机械式的命令绝不能达到尽美尽善的境地,必须要有信、爱、和积极的圣洁(不是消极的无罪)。神又预先知道恶者要来进行一种有毁坏性的、有计划的工作,所以他有计划的为了取得最后胜利,就准备了从创立世界曾被杀的羔羊。这一切都是预知的,羔羊从永远来到时间里,是真正的被杀了,就因着羔羊的被杀,邪恶权势的根基就被剥夺了,一切从新又与原初的旨意连接起来了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教会蒙拣选的身体乃是在十字架的根基上产生的。基督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弗一22~23;另译)。教会乃是在这短暂的、有感觉的世界里,在撒但属灵气的国度中,显出并建立了他的权柄,并且一直在运用这个权柄!除非教会从她那属灵和属天的地位上落下来。然而十字架仍然是教会属灵争战的利器,邪恶的体系仍然感到它那压倒的能力。这就系于教会对以下三方面的应用:

 

  一、十字架的意义: 二、十字架给教会的地位: 三、穿上全副军装积极进攻。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要把有关的事概予详论。每一件事的本身可能需要写一册专书。我们乃是要指出十字架在每一件关系到神在基督里那永远和宇宙性的旨意中的地位。

 

  在我们的图表上还有一个范围没有说到。在未论及之前,我们必须在这一章里面再补述一点,为的是要更加强调一件事,就是能力乃是在于地位的问题。

 

  地位和能力

 

  无疑地,有一个词在今日的宗教圈子内尤其是布道团体内极其常用的就是能力。在讲道和祷告中,这个词成了主音经常应用,全世界无不如此。

 

  你听讲道和祷告的时候,有的言语你不熟习,可是你总听到有一个单调而重复的词念来念去,你若去问,毫不惊奇的就知道又是这个词能力。这个能力的失去和需要是在许多方面所显示而公认的;不但在心思更属灵的神的子民中间坦白而谦卑的承认,即是在那些大声疾呼凭技巧的策略而宣传、组织、推动等等的人们中间,也莫不如此;但是结果比原先所期望的反而是更加可悲没有生命。

 

  我们无意把这个问题从多方面来加以检讨,而只要解决一个基本的问题,甚至比接受圣灵还要基本。圣经对这件事与圣灵的关系几乎说得很少,的确无法作一完全的论说。主耶稣说得很清楚,五旬节之前必先有深刻而重大的事件显露。五旬节实实在在是一个结果,不仅是一个原因;许多事的结果和开头是一样的,是一个认可,不仅是一个保证。在基督要膏他的身体就是教会的肢体之前,他在约但河那样受膏,必须先将他们浸入他的死,在罪身的埋葬中与他联合。他死的意思就是旧造的门已经关了;首先的亚当已被对付,并且有效的贬黜到一个地步,他不能再得到神任何的眷顾和悦纳,真是已经死了;只有末后的亚当才能接受神的丰满。古时神的仆人受膏,对于膏油的用法有很切实而明显的规定,这圣膏油绝不准许倒在人的肉体上,也不准试着做类似的事。

 

  膏油常是预表圣灵的,而肉体是亚当堕落的旧天性。神绝对不许圣灵降在没有钉十字架的人身上。只有在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或作模成他的死),才是得着能力的路。所有我们寻求能力的动机都要受到火的试验。我们是否在寻求个人的势力、名望、声誉、威信、满意、成功、彰显和某些属于这世上国度里的东西呢?我们或许认为我们的动机是完全纯洁的;然而除非我们经过死,对于以上所有的任何一项都死了。当我们发现自己成为被侮蔑弃绝的人,我们的名如同恶人被剪除,我们工作真的受到捆绑时,然后我们才真正发现我们在神的工作上是否有任何其它的存心和动机,是否里面和外面的一切都死了,还是隐藏在那里,这是一个很好的试验。许多真正被神使用属乎神的人曾走过这条道路,神不准许圣灵降在我们的肉体上无论是原封不动的肉体,或是改良的、精致的、受过教育的肉体,都是一样。在五旬节之前,必须先有各各他。神的火降下之前,必须先有祭坛和祭物;而且必须是火祭,在那里一切都要被烧尽。当我们的主钉十字架的时候,他的门徒无疑的也将他们的野心、盼望、幻想、自信等每一件事带到了死地,因着他们深深的尝到了那个死味,而这个死就控制了他们一生所有的年日。他们的看法、观念、信念、方法、评价的准则、判断的标准、趋向、脾气、个人的声势以及他们生命中每一部分,都是在这个管治之下,浸入他的死愈深,也就更丰满的进入他复活的不是他们个人的生命里。每一个经历愈来愈比以往的苛刻、严格、利害,无疑的他们有的时候要诧异是否尚有余烬;然而生命却因此而更加丰盛。请看使徒行传第十章,哥林多后书第一章八至十节的例子。

 

  只有如此,才是能力的起首和根基。任何好像是能力,但却不是天然生命经过更深的死而来的,无论是个人的或团体的,好像是膏油所作的,而实实在在并不是膏油,所以最深处的感觉并不觉得是神膏油的涂抹。但是关于这个得能力的根基,另外有一个因素。在世界和肉体中,撒但有它法定的权利。这些法定的权利和撒但获得的根基,已有基督来解决;摧毁了这根基;并亲自占有了这权利。在他十字架的亮光和能力里就是他在受浸时所接受的并且根据他的预定地位,就是神所拣选的世界的王。基督具有一种神秘的权柄,是各方面所承认的,也是永远超过别的权柄的。在希腊文中exousia这个字,钦定本译作Power(能力),修订本译作authority(权柄),更准确应该谬作jurisdiction(权限)。譬如马太福音第七章廿九节所说的那个超越的权柄,是超过文士的权柄;在马太福音第八章九节,那个权柄乃是超过百夫长后面的罗马帝国的;在马太福音第廿一章廿三节,法利赛人否认这个神秘的权柄。在新约里面这个词用过九十四次,实在是非常显著的。撒但自称是这世界的权柄(参路四6)。基督并未否认它的宣告,乃是走向十架呼喊说: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基督既然解决了撒但和他宣称的一切根据,他就起来得胜的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普天下传这福音(太廿八1819;另译)。

 

  在这个得胜的光中,又因为他在自己里面持有这个地位,所以他对他的门徒们说:看哪,我已经给你们权柄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路十19),希腊文donamis,英文译作Power,中文译作能力,意思是赶逐的力量。他为着人替人得着这个权柄之后他本是神的儿子,他自己原来就有这个权柄他就应许他们,当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就必得着能力(徒一8)。没有exousia就永远没有donamis,这就是说没有地位就永远没有赶逐的力量。

 

  神只把他的能力给那些有权柄地位的人,这种人没有不联于基督的死、埋葬、复活、升天和主权的,这就是现在的属灵经历。基督经过他的十字架而有的权柄,要借着他身体中众肢体的合一而尽其功能。基督已经得着权柄,如果我们在各方面都接受并宣告我们和他的合一,我们就是联与他的,这样我们就成了那个权柄的器皿,在各方面经过了那些不承认他的得胜的仇敌的推动能力。借着在圣灵中的生命,我们能够借着从上面头得着启示,然后我们就可以把握情况,使仇敌的工作不发生作用。destroy(败坏)这个词在新约里的意思是使之失效,这乃是关系到魔鬼的工作。教会在各各他的根基上,因着教会就是他的身体,就逐渐完成这事。这不是所谓的赶鬼,因为只有圣灵在我们里面开头并借着我们动工,才产生这种果效,我们也必须认识他这种推动力(energising)。毫无疑问的这乃是因他们和他们得胜的主绝对的联合,并且认识他们合法的权柄而产生的。这权柄不是为了管治人,乃是为了管治撒但和它的国度。这也就是圣灵在使徒和初信的人身上的印证和膏油的根基。加拉太书第二章二十节永远是这件事的钥匙。── 史百克《十字架的中心性与宇宙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