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章 外面之人的破碎与灵的使用(一)

 

事奉神的人必须会用灵

关于感觉的使用,我们所说的感觉,不是指情感的感觉,乃是指灵的感觉说的。哥林多前书二章所说的人,他的灵能知道万事。我们作神的儿女,乃是藉着灵知道事情。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灵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许多人的灵就是不能用,他们的灵派不上用场。比方说,福州的电灯,要用它的时候,偏偏不亮,不用的时候却亮了。这是不对的。在我们中间,也许可以说有三五个弟兄的灵是派上用场的,其余的人也许踫巧,偶尔用上灵。这样,我们用什么呢?我们用口才么?我们用脑力么?我们用聪明么?愿神怜悯我们,在我们用口才、用脑力、用聪明的时候,定罪我们。

我们作工的人,灵是基本的东西。比方说,假定我的工作是无线电报收报员,基本的东西是耳朵。你不能说,我的耳朵不行。今天在事奉主的事上,耳、目、手、脚、口出了毛病都不要紧,但灵派不了用场,怎么办呢?我们知道我们服事主、敬拜神,必须要用灵,就应当学习不要管情感、魄力多强,我们要求主使我们能用灵。这样我们,或者教会,把你送出去时,最少我们能放心。你们不要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事,在这件事上,我们是要你们的命。我们这个人要整个变了,把神学摔碎了,我们应当作一个能用我们的灵的人。

用灵的果效

能使用灵的人,在他身上就能得着四个果效。第一,能用自己的灵的人,就能在神面前。当他与别人接触时,他用自己的灵摸别人,还能一直保持在神面前;他不是接触人之后,还要回到神面前。第二,一个能用灵的人,就能够认识人。第三,一个能用灵的人,就能使里面的能力出来。以弗所书六章所说的要刚强,并不是求能力降临,乃是你要强,你乐意强,你里面的能力就使出来;你不乐意,你里面的能力就使不出来。一个能够使用灵的人,他这个人就能出来。如果你能使用你的灵,你这个人的灵就不是关闭的,而是容易出来,也就是你这个人很容易出来。有的人的灵很难出来,因为他外面还有许多壳子,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第四,灵容易进来。一个能使用灵的人,别人的灵容易进来,圣灵也容易进来。这样的人就容易从别人得帮助,因为他的灵是敞开的。

怎样能使用灵──外面的人要破碎

我们要如何才能使用灵呢?惟有我们外面的人,就是我们的思想、情感、意志破碎之后,我们里面的灵才能出来,我们才能使用我们的灵。一个人在神面前基本的功课,就是要让神破碎他外面的人。圣经把人分作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我们多出一个人,就是里面的人,因为我们重生时,神在我们里面生了一个人。今天我们里面的人是套上外面的人。这样,人碰着我们时,也许只碰着我们外面的人,也许是踫着我们里面的人。拉手和拉手套的分别是顶明显的。有的人来到你面前,你就踫着他的灵,就是他里面的人;有的人来到你面前,你踫着的是他的思想、情感和意志,就是他外面的人,因为他的灵套上他的思想、情感和坚强的意志。好像我们拉手时,摸不着对方的手,只摸到手套。一个没有得救的人,没有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分别。不是二个摆两边,乃是里面的人套在外面的人里面,一个人套在另外一个人里面。

今天人所需要的,乃是我们里面的人,就是我们的灵能够出来,这样,人才能得着供应。那么我们里面的人如何能出来呢?我们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如何能分开呢?里面的人如何不被外面的人套住呢?约翰福音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就仍是一粒,若是落在地里死了,就要结出许多子粒。我们跟随主的人,失去魂生命,就要得着生命。我们的魂生命若死掉,就能供应生命。什么叫作让生命彰显出来呢?就是当我们外面的壳子破了,里面的生命就能出来。今天有许多活的人,但这许多活的人不能生人(不能生产),就是说不能把生命释放给人。只有那些外面的人破碎的人,里面的人才能出来。你不要以为来福州学了一篇道,回去就能为主作工,这太便宜了。你外面的人如果没有被打破,没有打出一条出路来,你的灵就不能出去,你也碰不着人的灵。你对人的认识不能正确,你说好的人未必是好,你说坏的人未必是坏。外面的人不破碎,好像是不导电的。铜丝包着橡皮,怎么碰,都不会亮。外面的人,你怎么砸,也碰不到里面的东西。好像拉手,拉来拉去只是拉到手套。如果一个人在神面前受过试炼,外面的人被打破了,他里面的生命就能出去,他就能结出许多子粒来。

这一个外面的人破碎是什么?这一个就叫作十字架。十字架的破碎是加在人的什么地方呢?十字架乃是在人最强的地方下手。什么是你最强的地方,十字架就要在那里下手切割你。我曾经说过,人碰墙,总是先踫鼻子,因为鼻子是人最突出来的部分。人身上什么东西是特别露出来的,你要叫他不露出来是难的事。人身上这些强的点一被破碎,一被打掉,你就能够摸着他的灵。史百克弟兄的思想大、情感冷、意志强,他这人是厉害牢靠的。但你碰着他时,你不是碰着他的思想、情感和意志,你乃是碰着他的灵。和受恩教士是聪明且性子快的人,但她的聪明你不觉得,她天然的快你也不觉得。她天然的聪明和快都被破碎了。我们说把外面的人打碎,不是说把外面的壳子脱掉,乃是说外面的壳子要裂开,要打出裂痕来。如果主在我们身上打不出裂痕,我们就没有路走。一个人装作属灵的样子,绝对不行,我们非要有真正的破碎不可。

哥林多后书四章说到宝贝放在瓦器里。瓦器不必油漆,不必修饰,乃是要破碎,让里面的宝贝露出来。我们不是在神面前装作多安静、多敬虔、多温柔;乃是要让里面的人能出来,神的生命能够出来。譬如,你这个人话很多,不要紧;你急就急一点,不要紧;你喜欢笑,就多笑一点,也不要紧。你外面的人不破碎,就是闭口、不笑、安静也没有用处。今天我们的问题不是手套好坏的问题,乃是手套破了没有。许多人作了这么多年基督徒,受神击打时,不肯接受,神在他身上就不能打出一条出路。主在地上所有的工作,就是天天要打你外面的人。但许多人在教会中,对弟兄姊妹的交通、配搭,老是不满意。他们一直批评别的人,说这个不对,那个又不对;他们认为只有自己是对的,别人都不对。他们老是保持外面的壳子,主天天在环境上打,但是一直打不过,这件事真是希奇。有的人甚至越打越不平,他们一直保持自己的完整。这样的人一点都没有用处。你如果走自己的路,怎么盼望神能用你作别人的祝福?有的人稍微摆在权柄底下,稍微割一点,就受不了,他怎么能作供应的人?

在圣经里,约伯是忍耐的代表,雅各是最受责打的人,是最学怜悯的人。教会的权柄越明显时,神的儿女越受责打。我们生下来大概都比雅各好得多,但是结局时,没有一个人比雅各好的。雅各起始不好,末了好。他有最坏的起头,在母腹里就把哥哥的脚拉着,一生下来就开始争;但他死时,是明亮的。旧约死得最好的人就是雅各。以撒上半生都是平安无事的,临终时眼瞎、受骗;但雅各一生的路越走越明亮。末了他不说自己的智慧,他说他是蒙怜悯的人。雅各乃是蒙怜悯最多的人,因为他是受神责打最多的人。

外面之人破碎的果效

能在神面前

现在我们要分别来看,外面之人破碎的四个果效,也就是我们前面所提用灵的四个果效。

外面的人破碎了,第一个果效就是,能够常在神面前。为什么人不能常有神的同在?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人是活在外面的人的范围里。外面的人是野的,是离开神的,所以常常需要回到神面前。一个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的人,他乃是活在外面的人里;外面的人也可以带他去讲道,但回到家里,也许他就塌下去。你要他再到神面前,他必须等第二天才能回到神面前。活在外面的人里有一个难处,就是他没法作事,他不能扫地板,不能擦玻璃。因为他一作事,人就跑到事情里,因为他是活在外面的人里。等一等他想回到神面前,要花很多时间才回得去。他不能作事,他一作事就跟着事情跑了。外面的人割开了,就是灵和魂割开了,这个人才能在神面前。一个人不能长久在神面前,乃是因为里面的人常受外面之人的搅扰。如果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的话,外面之人的搅扰,就不能干涉到里面的人。分开与否,就决定你的搅扰是停在什么地界。灵与魂没有分开的人,搅扰就达到里面的人;灵与魂分开的人,搅扰只达到外面的人,里面的人不受影响。

在雅各、约翰与主一同往耶路撒冷途中,因着撒玛利亚人不接待主,这两个门徒就要主叫他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撒玛利亚人,他们想要效法以利亚的脚踪。但主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不知道。焦急、生气、发怒,千万不可从灵里发出来。如果里面的灵被这些摸着,你马上就不能在神面前,你马上就出毛病。这乃是表明你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没有分开。神的儿女不能有这样的情形。

另有一种极端,有些人为要保守神的同在,他就不作事。这不是打破外面的人,乃是外面的人躲起来,作隐士去了。他不见人、不说话、不作事。这样的人外面的人也没有破碎,完整得很。他只能关起门来过生活。

但是一个外面破碎的人,他和人谈话,里面的人不被拖出去;他很忙,里面的人也不出去;他一天十二小时没时间祷告,也不必回到神面前;他记得神也好,不记得神也好,他不必回到神面前。他在作事的时候,与读经、祷告的时候一样。他是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分开的人;外面的事只能达到他外面的人,里面的人仍然在里面;他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忙在外面,而里面不乱。他作事,乃是外面的人在作,而不是里面的人在作。他可以重重的责备别人两小时,而不必回到神面前,因为他里面的人不出去,还是在神面前。发怒是可以不犯罪的;主曾在圣殿里发怒,这怒气是有量度的。祂的怒气只动到外面,而不动到里面。圣经说,含怒不可到日落。这样的怒气是量过的。这种量过的怒气,只有灵魂分开的人才能作到。如果责备的人和被责备的人都要去认罪,这不对。一个人从外面的人作事、传福音,他回来时还得认罪。

今天神儿女的错处和难处,就是里面的人不够刚强,而外面的人不够破碎。一个人不对付外面的人,而去对付外面的事,他分割外面的事,而不分割外面的人,这样的人就没有什么用处。人总得让外面的人破碎。但有的人真像泥土被太阳越晒越硬,他们越受管教越硬,这样的人没有用处。复兴乃是神在人身上有路能出去。多少人是越碰越硬,越碰越气。我们要像蜡烛一样,太阳一晒就软了,我们要作一个受对付的人。我们不是寻求外面高超的人,我们乃是寻求被破碎的人。一个人不管年轻、年老,越软就越香。这么多年来,神在我们身上不断作工,目的只是一个,就是打破我们。你千万不要误会,以为我们可以走快捷方式,我们不能作野的基督徒。我们总要受对付,接受破碎,好叫我们里面的人能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