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章 外面之人的破碎与灵的使用(二)

 

外面之人破碎的果效(续)

能认识人

用灵摸人的灵

外面的人被破碎,第二个果效就是能认识人。我们作工的人,有一件顶要紧的事,就是认识人。当一个人来到我们面前时,我们必须能够认识他属灵的情形,知道他的问题在那里。我们如果不认识人,不认识人属灵的情形,我们就不能帮助人。作医生的人看病要用许多仪器,他们还未必能断定人的病。一个人到你面前,不一定把所有的话都告诉你。罪人常不肯把真话告诉你,信徒常不把重要的话告诉你。你如果想要光凭人的话来认识人,就不可能。你如果单藉耳朵和眼睛,你就不能认识人。只有灵和魂分开的人,只有能用灵的人,才能认识人。这是我们作工的基本原则。我们的认识人,乃是用灵来认识,因为人的灵是知道万事的。所以我们必须学习用灵来认识别人的灵,用灵的感觉来摸着人。我们不是光凭着人的话,乃是凭着人的灵来估量人的分量。我们总是要用灵来碰别人的灵。这就是深渊与深渊响应,深处向深处呼喊。

我们灵的感觉要能使用,外面的人就必须被破碎。每一个得救之人的里面都是清楚的,如果不清楚,乃是因为外面的人挡住了。我们说我们是藉着人的话,能够认识人的灵;但我们必须能从别人的话中,摸着他背后的灵。我们不是单凭耳朵和眼睛来认识人,乃是要用灵来认识人的灵。而人的灵是跟着人的话语。所以我们要能够摸着人话语后面的灵。骄傲的人,终归会显出骄傲的灵来。骄傲的人任他说多少谦卑的话,只要他的话一出来,你就碰到他骄傲的灵。他起初的话是学来的,但你听到他末了两句话,你就能说他的真人出来了。我们总是用灵摸着人的灵,才能知道人的实情。

分辨装假与人造的

一个人能够修改的话,只能修改他的思想,修改他的态度,但不能改他的灵。所以年轻的弟兄,简简单单就好了,千万不要装作;装作一点没有属灵的价值。有许多年轻人非常轻浮,有些年轻弟兄却显得非常老成。无论轻浮或老成,都是不对的。上海有一位得救的弟兄,得救一年,不老成也不轻浮。这是好的。任何外表的装饰都没有用,一个在主面前灵受过教训的人,他一开口,别人就知道。所有的基督人要进步,非得拆掉外表一切人造的谦卑、人造的安静、人造的敬虔不可。在荒凉的基督教里,你能够欺骗人,但是在我们中间,你不能欺骗人。我们千万不要假冒。

求神怜悯我们。当神在环境中用圣灵的管治来破碎我们,除去我们的情感、破坏我们刚强的意志时,我们就能受造就,我们就能摸着人的灵,我们就能认识人。少年人的错就是:不在属灵上被建立,却是在行为上被建立。这些外表的东西,有一天都要被拆毁。不但我们的话能撒谎,我们的行为也能撒谎。约伯是行为正直,远离恶事的人,但有一天他要为他的义悔改。我们在神面前总要作真的人,不要假冒,不要造作。

我们要知道,第一,我们与神的同在,是靠着里面和外面的人的分开;第二,我们认识人的灵,也是靠着里面和外面的人的分开。只有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了,我们才能认识人;我们终归不能以外面的人来认识人。当我们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分割之后,我们要学习听人说话,来摸着人的灵。我们也要看出人的假来,凡从人造的,都是假的,都是伪的。

认识神管治的手

我们如何能够分开灵与魂呢?我们不必自己作什么,来分开灵与魂,分开的事乃是在神手中。神在我们的环境中,安排了圣灵的管治,要把我们外面的人打破,好叫我的灵与魂分开。我可以说在七、八年中与外面没有交通,在神面前的亮光不多,也没有与人见面。但是我不能说,这七、八年中没有圣灵的管治。或者生病、贫穷、不好的遭遇等,这些都是圣灵的管治,为要破碎我外面的人。但如果我们没有学习,圣灵在我们身上就没有工作。圣灵天天都在找机会破碎我们,这就是我们属灵的路。新约中主要的话就是:天开了。神把一切属灵的原则都向我们打开了,今天并不是遮蔽的时代,今天乃是开启的时代。我们如果看见属灵的原则,就属灵的路乃是全世界最容易走的路。

一切都在于神的工作,在于圣灵的管治。你蒙神怜悯,就能追求得刚刚好。你的祷告要刚刚好,太多也不好,太少也不好。怎样是刚刚好,没有人知道。我们只有把全人都摔在神面前。如果我们凭自己,就是左右为难,重轻都不对。在属灵的路上,不在乎奔跑,也不在乎不奔跑;不在乎定意,也不在乎不定意;一切在乎神的怜悯。人的智慧没有用,加果神怜悯我,一切就都是刚刚好。人的头是全身的六分之一,如果变成四分之一,那就成了怪物。所以我们不能有那一点太过,那一点又不及。情感强的人,要配上强的灵;如果灵不够强,而配上一个强的情感,就不得了。我们身上各面总要配得刚刚好,但我们不能自己去配。主打一棒子在我们身上,那感觉叫你要,也叫你不要;但是却能作得刚刚好。如果你凭自己定意追求,总是不能刚刚好。这条路实在是绝路,但也是最快的路;一切都在乎你把自己交在神手中,不定意,不挣扎,只仰望神的怜悯。神就要照祂自己的意思作工在你身上,叫你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

认识人的灵如何

普通说来,人的灵总是经由说话出来的。当你听人说话时,你要学习安静的听;你不是要注意他说的是罪、圣洁、好、坏、是、非等,也不是要知道他所说的故事的底细,你乃是要看他的灵如何。一个人说话时,尽可以事情是对的,而灵却是错了。我们服事人,不在乎断定事情的是非,谁对谁不对;我们服事人,首要的必须看人的灵对不对。一个人作的事也许是对的,但灵不对;一个人的灵不对,就一切都错了。我们是帮助弟兄的灵,不是帮助弟兄的事;我们是断定灵的是非,不是断定事情的是非。主总是先说灵如何,然后才说事如何。

有一次主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的时候,雅各和约翰看见撒玛利亚人不接待主,就对主说,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么?(路九51)他们这样一说,他们的灵就出来了。按事情本身来说,他们是对的,他们要这样作乃是为着主,也合乎圣经;但主对他们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灵是错的。主在这里乃是要给我们看见,听人的话,不要注意外表的对错,乃要知道人的灵如何。人的话一出来,他的灵就出来了。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灵一有错,就必须向神悔改,求神赦免。一件事即使在各面全是对的,但你还要问,在神面前需不需要悔改;若要悔改,就是错了。神看我们对不对,乃是看我们的灵如何;灵错了,一切就都错了。

当一个出事的弟兄或姊妹,来到我们面前时,我们要注意他们的灵对不对。当我们听人说话时,我们的思想、情感都要停下来,安静的听,等候他的灵出来;我们总要给人有机会流出他的灵,我们要用灵积极的碰对方的灵。人常重看事情的是非对错,但我们是要看人的灵对不对;我们是要跟着人的灵走,不是跟着事情走。我们必须仔细听人的话,才能摸着人的灵。许多人虽然有耳朵,但常常欠缺听话的能力。一个人听话有难处,他要摸人的灵就有难处。我们必须藉着听话,来碰人的灵。比方说,有一位打拳的弟兄,常常与另一位打拳的人碰一踫,看到底拳力如何。我们也要这样用我们的灵,来碰别人的灵。我们要能测量人的灵到底如何。只有能够好好测量人的灵的人,才是主的好仆人。

我们要摸人的灵,总得听人说话;我们必须安静的听,等候对方的灵出来。神的话是说,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一个人不管他用意如何,手腕如何,总是他口里所说的,就是他心里所充满的。人的灵如何,他的说话必定把他的灵露出来。他如果是狂傲的,狂傲的灵就出来;他如果是虚假的,虚假的灵就出来。你听人说话,就能摸着他的灵。人常常注重事情的是非对错,但我们要注意人的灵到底对不对。所以,一面我们要求神对付我们自己的灵,一面也要学习安静听人的话,我们要把什么都摆下来,认人的灵。在有些人身上,他的灵是错的,你用软的话对他说得不对的,你要厉害对付他才对。我举个例子,上海有一位姊妹,她到底骄傲与否,我们如何断定呢?她是个好说话,不容易听话的人,她的灵最容易露出来。有一次,一位有地位的人要请她帮忙作一件事,她对那人说,我要寻求神的旨意如何,我是听神话而行的人。若不是神的旨意,就是你跪下求我作,我也不作。我还得听神的话。这句话就代表地的灵如何,这乃是骄傲的灵。她前半句话也许是对的,但后面一句就把她的灵露出来了。一个人的灵如何,他的话终归要露出来。

栽培人的灵

我当初刚刚学习事奉主时,常与王载在一起,我和他常常争意见。我与他之间有许多故事。经过这么多年后,我再说到与他的关系,我没有什么感觉,所以我可以说一点。那时我十七、十八岁,我经常去见和受恩教士。我去她那里,都是告状,大约有四、五十次之多。但是和教士没有一次说我对。有一次我拿了许多凭据,要说王载是错的。连王载师母也劝他说,不要去白牙潭找和教士,因她知道他是错的。但到了那里,我说了许多之后,和教士还是说我错了。和教士对我说的话虽是错的,但至终她还是对的。因为我固然在外面的行为上是对的,里面的人却不对。

我三年之久在白牙潭那里学习,那是非常有益的。有一次有一个人要受浸,我们有三个人在那里,我年纪最小,王载比我大两岁,另一个姓吴的弟兄比他大七岁。我就想,他比我大两岁,我什么都得听他的,现在那位弟兄比他大七岁,他该听那位弟兄的。那知他并不听那位弟兄的。我想这样世界上就没有是非了。我又到和受恩教士面前说王载错。我说了半小时或一小时,里面充满义怒;我年轻血气的义怒憋不住,一直说一直说。然后和受恩教士对我说,几个月来,你来我这里,多数是来说王载不对。即使我说王载错,到底与你何益?你到底是要争是非,或是要背十字架?等一等她又说,看看你,这像是羔羊的态度么?她大声叫我的名字说,倪柝声!你这是背十字架么?我马上掉下眼泪来。我这人倒下来了。从那时起我就不再控告人了。我觉得欠她许多。今天再也没有那日子的机会,可以学习这样宝贵的功课了。我在她手中受对付虽然很苦,但这些对付乃是我的祝福。

弟兄们,请你们记得,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不是讲是非,乃是对付人的灵。和受恩教士是不谈是非的人,我是被她看透了。凭外面的人,我是气她,但我里面的人却是服她。我们为神作工,不是讲道理、理由、是非、对错,我们乃是认识人的灵,摸人的灵,栽培人的灵。这是我们必须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