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章 外面之人的破碎与灵的使用(三)

 

外面之人破碎的果效(续)

灵能出去

灵出去就是能力出去

外面的人破碎了,第三个果效就是,我们里面的灵能够出去,也就是我们里面的能力能够出去。我们作工不是把道理给人,不是把神学给人,乃是我们的灵能够出去碰着人。我们作工不是凭着知识,不是凭着神学,不是凭着道理,不是凭着理由,乃是凭着我们的灵。当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之后,我们的灵就容易出去。我们的灵出去,就是我们的能力出去。我们的灵出去,达到人的灵,这就叫人得供应,这就是造就。当一个人的灵出去后,如果碰不着别人的灵,灵就回来。好像挪亚所放出去的鸽子,牠在外面没有立足之地,就回到方舟那里。灵的出来,在灵感方面乃是叫圣灵在我们里面对人作工。我们所说五旬节圣灵的恩赐,乃是说圣灵降在人身上,是根据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工作。但圣灵的能力不只降临在人身上,圣灵的能力另有一面,就是能由人的里面显出来服事人。这乃是能力的正宗与根源。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我们里面的灵出来,当我们的灵出来时,我们里面的圣灵也出来了。

在新约里,圣灵是住在人的里面,人的灵成为圣灵的居所。翻译圣经的人对于许多许多的灵字,到底是大灵(Spirit)或小灵(spirit),换句话说,到底是圣灵还是人的灵,意见不一,无法决定。因为在许多地方,你说是人的灵,或说是圣灵都可以。如罗马书八章的灵,到底是人的灵或是圣灵,很难分别。保罗写信的时候,也没有意思要分别。因为得了重生的人,他的灵与圣灵是不能分开的;你强去分别,也没有什么用处。神是喜欢祂的灵与我们的灵调和。人的灵和圣灵是一样的,圣灵的工作,就是人的灵的工作;圣灵的能力,就是人的灵的能力。

供应人

我们的灵乃是我们里面的人,我们里面的人常被我们外面的人包住,被我们外面的人套住,也被我们外面的人圈在里面。因此圣灵的能力不能出去。我们自己的情感、感觉、特点、主张、智慧等,乃是拦阻,叫我们里面的人不能出来。我们这外面的人非破碎不可,否则里面的灵总不能出来。一个人能为神说话,就是他里面的人能出来;话语职事就是里面的灵能够出来,将生命供应给人。里面的人不能冲过外面的人而出来,这是事奉神的人基本的难处。我们外面的人必须被主打碎,里面的人才能经过这个破碎的人而出来。一个人一开口说话,你就知道这人是否破碎过的。我们欢喜看见受试炼的人。一个人如果受主的对付,经过许多试炼,他身上有创口、有伤痕、有血迹,圣灵在他身上就打出一条路来,你就要看见他的灵何等容易出来。但有的人,你听他说话,就知道这人只有思想、情感、口才、智慧。他对你说话,你只听到一些话,好像只有一阵风扑到你的面上,此外没有别的。一个被神破碎的人,灵就容易出来,听的人一下子就得着供应。有的人说话在那里转转转,只在头脑里绕圈子,灵却出不来。这样的人只是脑大的人,他的灵不能出来供应人。

尽话语的职事

什么是话语的职事?彼得说,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六4)以传道为事,在希腊文是diakonia logos,传字在希腊文乃是名词,就是服事,道就是话;所以翻得准确一点,应该是话语的职事。彼得说,我们应将自己交给话语职事。职事的动词,就是服事,就是伺候人。彼得在那里乃是说,各人有各种的职事,至于我们,我们要尽话语的职事,我们要用话语伺候人。话语的职事,就是用神的话来服事人,用神的话来伺候人。话语职事必须有话语;如果没有话语,就不能尽职事,就不能伺候人。我们如何以话语职事伺候人?一个人有话语的职事,就是他在灵中得启示、有负担,他里面有主的意思,有托付,有主的话,然后也知道如何讲;他把这话语说出去,这就是话语职事。在旧约先知书里,默示两字应翻作话语的负担(burden of theword)。换句话说,有负担就有默示,没有负担就没有默示。尽话语职事的人,必须先有话语的负担,然后才上讲台。

一个人有负担不难,但问题是他外面的人被破碎了没有?有时一个人的确灵里有负担,也有主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人始终无法给出一句相当的话。这样的人乃是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没有破碎的人,有时说话不仅不能减少他的负担,反而加重了负担。如果一个人破碎了,里面的人就能出来。有时一个人站在台上,话一直转,人被负担捆绑着,不能放松,不能卸去。他灵里的负担冲不过外面的人;好像外头讲外头的道,里头的灵背着里头的担子。他的头不听他的话,不能把他里头的担子,用话卸出去。他在台上讲二个小时,结果听的人感觉吃力,他讲的也吃力;他的话语虽然多,但灵不出来。结果原来的担子挑来,又原担子挑回去;来时担子有多重,去时澹子还是那么重。我们外面的思想不被破碎,就没有用。我们并不是说不要用思想,乃是说思想和魂要作灵的仆人。魂必须先受对付、受击打过,然后才能被使用。这样思想才不作主人,乃是作灵的工具。

作话语职事的人,不只要在神面前有负担、有话语,并且思想要受对付。思想受过对付,就是能听话的,不独立,能将灵里的担子搬出去。这样话语出来,担子就能卸去。讲道不只要别人说你讲得对,你自己里面也必须觉得说得对。这样等你把话讲完,你的担子卸去了,听的人满足了,你也满足了。今天话语职事最怕的有两种情形:第一,有的人在职事上有思想,但没有灵的出来,没有使用灵;第二,另有的人在职事上有灵,也用灵,但没有思想。这两种情形都是里面和外面闹意见;这两种人都不能有好的话语职事。头一种人是头脑大、思想多,只是下死工夫思想;第二种人是灵里有负担,但没有话语,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闹意见,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不一致。只有一个破碎过的人,才能作话语的执事。破碎过的人,灵随时能够很快的出来,不兜圈子;并且他的灵一出来,就能摸着人。一个人没有里面的担子,不能尽话语职事;一个人有了担子,没有外面思想的合作,也不能尽话语职事。只有一个外面的人被神击打过,被神破碎了的人,才能作好话语执事。话语职事就是将里面的担子卸出去的职事。

显出外面的人破碎后的情形

1.意志柔软而刚强

一个人经过破碎,外面的壳子一旦破了,就有几种情形。首先外面的人一破碎,意志就变柔软。人的意志是占外面的人的一大部分。外面的人一破碎,他的人、他的意志就是软的;否则,他的壳子没有破,人就是硬的。壳子没有破的人,他的意志虽然硬,却不刚强;但一个破碎的人,乃是柔软的人,并且他的意志也是刚强的,但是不硬。这样的人好像车胎,刚强却不硬,是容易被请求的人。这样的人也很容易看见光;你很容易进到他里面,他也很容易出来。外面的人被打碎,意志变软的人,是容易请求,容易接受,能认识人,也容易办事的;他里面的灵容易出来,也容易接受神的话。有的人你和他谈两小时,还谈不清,有的人你和他谈二分钟就解决了。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的人,意志刚硬,喜欢强辩,把自己关住,他不容易接受神给的亮光和教训。外面的人一破碎,第一个情形,就是他的人是软的。但这不是客气的软,客气的软一点也没有用。一个经过破碎的人,他自然而然是软的。

2.情感易感而能表情

其次,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的情感受过对付,灵就容易出来而哭,灵也容易出来而乐。情感也是占外面的人的一大部分。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的情感是听话的,能够哭,能够笑,没有拦阻。他的灵要通到外面来,路近得很。那些对于人的七情难以表示的人,乃是没有经过破碎的人。神造万物的时候,第一天就说甚好;神有感觉。但有人一碰见话,如同碰到石头一样,没有感觉,因为他的情感没有破碎,所以灵不能使用。一个情感被破碎的人,他乃是易感的,而且是能表情的;他的情感一下子就能出来,是快的,是近的,是容易出来的。

3.思想安静而备用

第三,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的思想也受了对付。一个人的思想本来是以己为中心。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他的思想就一直转,灵不能使用它。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正当的情形,乃是灵要出来,而思想来帮助它。思想不过是工具,总是安静,受灵管制的。灵有负担,思想就有话语,来把负担卸出来。被破碎的人,他的思想总是随时预备好,让灵来使用;地遇到事情时,不是马上转思想,乃是先用灵,而后用思想来对付事情。他的思想是仆人,是工具,能够被灵使用。

4.灵容易出来

当我们外面魂的思想、情感、意志被破碎之后,就能作工,我们就有话语的职事。一个人受过对付,他里面有话语,外面有够用的思想,七情上也能够合式的表显,意志也是柔软又刚强的。这样,他的灵出来就没有拦阻。他里面的灵要出来,他外面的人能够听话,该讲的能讲,该笑能笑,该哭就哭,该作决定,能作决定。他里面的人要作什么,他外面的人都能合作。这就成功为一个话语的执事。

我们乃是用灵与神交通,也是用灵与弟兄姊妹交通。神是灵,是无所不在的;人也有灵,我们乃是藉着灵与神相交。人能够用灵与神相交,但人灵的外壳,就是我们外面的人,使我们不能爱神,也不能与神来往。只有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的灵才容易出来,才能够与神有交通,他与神是很近的。并且,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与人交往时,就能够亲近人。但外面的人没有被破碎的人,他与人总是有隔膜。对于用灵与神交通,以及与人相交来往,外面的人乃是大拦阻。你觉得外面的人拦阻你么?有的时候,你觉得很难对某一个人说一些话;你知道某一个人有不对的地方,有许多话你应当说,但你不敢和他说。这或许是对方有错,但有时是因为你自己有捆绑,你自己有壳子,灵冲不出来;你离人太远,你与别人不亲近。也许对方正等着你说话呢!但你的灵却闭住,不能说话。如果你外面的人破碎了,你和人就近了。外面的人破碎了,与人之间的间隔就除去了;你从里面走到外面就近得很了,你里面的能力很容易出来。

神的工作不是脱皮手套,乃是打破手套,让手出来。这就是十字架对付外面的人,叫灵能与人近。神是灵,祂没有壳子,所以祂对任何人都非常近。一个人外面的壳子破了,他对任何人也能非常近。人一被打破,他里面的能力很容易出来,他和人很近;属灵的能力出来,路也很近,不要跑多远才出来。他这人是透明的,他外面的人没东西拦阻他的灵。这样的人才能作工。一个人如果被神破碎到这地步,灵能够自由出来,与人接触,此后一切的难处就不在他身上,乃在别人身上。一个破碎的人,他的灵一下子就能出来。有些被神彻底打倒的人,他们的灵顶容易出来。这种人不是多祷告,灵才出来,乃是随时随地,一下子灵就出来。今天神所要的职事,一切的秘诀就在此。这职事基本上是由里面作出来的,并且不是人作的,乃是神自己在里面作。

一个作话语执事的人,基本的根据就是他外面的人被破碎。每天无论何时何地都有圣灵的工作,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是有能力的,但我们必须是一个破碎的人,这能力才能出来。随时随地都有圣灵的工作,去找圣灵管治的人,是愚昧的;我们只管顺服圣灵的管治,接受神的破碎。无论如何,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总要分开。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一分开,灵就随时能出来。

我们外面的人如果不破碎,任其生长,会给基督的身体带来大难处。外面的人任意的生长,就好像人身上的毒瘤一样。比方说,一个人若是不小心手划破了一个洞,细胞就特别生于创口,把洞口封住。但如果有细胞忘记伤口已经封住了,却还一直生;这样一直生下去,就变成毒瘤(癌)。癌就是有一些细胞脱离身体的律而生长,自创一个中心,不停的生长。这样的细胞完全不受控制,所以除了割去之外,别无对付的方法。在正常的情形之下,身体每一个细胞有一定的生长律,并受生长律的控制;但癌细胞是和整个身体不同,乃是另一个律。在有癌细胞的地方,全身体都帮助它更坏。别种病全身都来防御,只有癌细胞是全身来帮助它生长,叫它变得更大,就破坏了整个身体。我们外面的人就像癌,形成另一个中心,另一个生长单位。有些人就好像长了癌,越给他属灵的东西,他越骄傲。有的人意见很多,你可以给他改一个名字,叫他意见。他整个人好像就是意见的组合,又不肯受对付,这样的人乃是基督身体上的癌。这样的人越有些属灵的经历,就叫他更多在黑暗里。癌乃是分裂的中心,癌细枹乃是不断的吸收、不断的扩展,来成就癌的中心。我们外面的人就是基督身体上的癌,我们对这癌必须有一态度,要割去它、要去掉它、要恨它。我们必须对付外面的人,像对付癌一样。

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

神如何破坏我们外面的人,如何拆毁我们外面的人呢?神用两条路来完成:第一,藉着话语职事用责备来对付。就好像主咒诅无花果树,无花果树就枯萎一样。无论你有多强,主若怜悯,不让你过去,就要有够强的话语职事来重重的责备你,就能把你打倒。这样的话语职事,不是一般的,好像给人抓痒,抓不着痒处,乃是一下子就把人打倒的。盼望教会里多有这样的职事。第二,藉着圣灵管治的工作。圣灵的管治是我们造的名词,是圣灵在我们外头所安排的一切工作。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也在我们的环境中作工。例如周弟兄的情感有很大难处,除了落在神的手里之外,不容易说他。若是弟兄把自己交在神手中,神有圣灵的工作,在环境上把地摆在死地;圣灵在他外面的管治,与在他里面的工作相合,他就能过去。否则,神不让他过去。必须有一次基本的拆毁后,再继续有圣灵管治的作工,这样外面强的人就能被打倒。现今在教会里,这样的工作很缺。所以弟兄姊妹必须接受别的弟兄姊妹的劝告或责备。我们必须求神给我们有这样的恩典,能接受人的责备。如果有弟兄因受人责备而生气,你可以问他:你活在地上是为维持自己的面子呢,还是要让神有路?

圣灵的工作就像福州人用长竿赶鸭子,鸭子总是喜欢随意走,非要竿子打,总走不好。有的人,主多年来一点接一点的打,他还是转来转去。我们不能像无知的鸭子一样;我们必须从圣灵的管治学功课。我们学了功课,才能对付弟兄姊妹,才得传福音,才能事奉神。你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了,从外面来的事,你能够把它与里面的人分开,不影响你里面的人;从里面出来的,你也能够送出去。这样你就有职事,就有供应,你里面的能力就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