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四章 外面之人的破碎与灵的使用(四)

 

外面之人的力量有限

在我们来看,外面之人破碎的第四个果效之前,我们先来看为什么我们外面的人需要被破碎,里面的人才能出来?我们都知道,一个人身体的力量有限。譬如一个人也许只能够挑三十斤,如果现在他已经挑了三十斤在路上走,忽然看见一张小桌子很美,有十斤重,你想能不能再把桌子加在他身上,叫他担回去?当然不能。他受了三十斤的限制,无法再将那多的十斤挑回去,只有眼睁睁的看那桌子留在原地。那三十斤是他的责任与度量,是需要的;而他身体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不能再加上十斤。同样的,我们外面的人,我们的思想、智力、主张、情感等,也都有一定的限度;我们魂的力量乃是有限的。

许多人知道身体的力量有限,但没有看见他们外面之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譬如人的情感有一定的限度,富有情感的人不一定能够无所不爱。如果他把所有的爱都放在家人身上,他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爱别人。一个大力士并非能够作一切事。一个女孩在学校里能爱她的朋友,在家里不一定能更爱母亲。爱是有限的,一个人不能爱所有的人。照样,我们的思想也是有限的。所以想别的事想得太多的人,灵要出来时,就没有思想来帮助里面的人。那时思想反而会成了里面之人的拦阻。有的人意志强,主张很多,喜欢作人的谋士。我们也许以为这样的人,意志定规有无限的力量。但是许多强硬的人,当神要他决定一件事时,他的意志反而游移不定,对于神的事不知如何决定。因为他意志的力量在别的事上浪费掉了,所以他的意志就好像旗子在风里飘一样。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

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外面之人的力量,就是魂的力量,好像体力一样,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外面的人需要破碎,魂需要受对付,使它不再脱离灵而单独行动。我们要外面的人不用光它的力量,这样灵才能用它。我们的心思、情感、意志都要受节制,好能够被里面的人使用。

情感有限

外面的人破碎,意思就是外面之人的情感、心思、意志受对付。被情感所支配、富有情感的人,他的爱乃是有限的,他爱一个人,就爱之如蜜;恨一个人,就恨得如仇。这样的情感倾向必须厉害的受对付、被破碎。这样神才能用他这外面的人。如果一个人的情感受了这样的对付,他的爱被神打碎了,神就能用他去爱各式各样的人。一个人情感被破碎,不是说他失去情爱,乃是说他失去自己情爱的倾向与选择,能广爱众人,爱众弟兄姊妹。主要抽去我们情感的命根,叫情感被神使用,叫情感失去以自己为中心的倾向与对象。一个人如果全心全意爱妻子,爱儿女,他忙碌去爱的结果,就没有余力爱别人;他不能爱教会,不能爱弟兄姊妹。主就要用圣灵管治、环境的安排,来对付他的情感,或者是用话语职事来责备他,好叫他外面的人破碎,让里面的人出来,这样他就能够爱所有的人。我们里面的人不能出来,乃是因为外面的人太强、太忙;外面的人忙着别的事,灵就不能出来,里面的人要施爱,而外面的人的爱却用完了。

思想有限

对于思想,有的人是很愿意想的,他一天到晚异想天开。他的头脑好像一部机器整天在那里转,忙个不停。他在一整天里把思想的力量都用光了,等到灵需要思想的帮助时,思想就没有余力来帮助了。灵要出来,却没有思想作出路,这时思想就成了大拦阻。思想越灵的人,对于属灵的事越是不灵。凡是大头脑的人,都要求神施恩,管制他的思想,好叫他的灵里头有话时,他的思想能把话说出来。我们对于思想,必须要有管制。思想若是成天转,等到灵要用它的时候,就没有办法。江北的弟兄头脑大、思想多,充满知识,但在属灵的事上,没有碰着多少实际。许多人为圣灵担忧,但圣经乃是说,不要叫圣灵为人担忧。那些人可以不需要想那么多,不需要担心那么多。当灵要出来时,需要思想的帮助;里面的人需藉外面的人彰显。思想越多的人,灵越不能彰显。外面破碎了的人,思想就能响应灵里的话、灵里的意思。如果思想整天忙,有自己的事,里面的人就不能出来,因为里面的人不能单独生存,不能单独活动。

意志有限

有人喜欢作众人的谋士,也喜欢作神的谋士。他喜欢出主意、作主张,他喜欢指挥、安排。等他把意志用光了,在事奉神的事上,需要用意志顺服神的时候,他却无力顺服。在神面前意志最柔软的人,所决定的事乃是最刚强的。在历史上我们能够看见,最温和的人所定的事是最刚强的。那些意志受过对付的人,乃是不喜欢出主张的。意志不是越用越大,反而你如果滥用,到了需要在神面前定规事情时,你的意志就不能用。一个意志强的人,常常是一碰就倒的。他在已意上意志强,但在神面前一遇试炼就倒。彼得在未受主对付之前,乃是头一个意志强的人,但他的强没有受过对付,他只在自己里头强,因此三次否认主。主要带领许多天然意志强的人真是难,彼得在面临死时就逃走了。他的强乃是未经对付的强,所以他需要主厉害的对付,把他天然的强打碎,好使他的意志能被灵用。许多意志强的殉道者,在主面前都是受过对付的,意志是柔软又刚强的。

外面的人破碎之后的情形

外面的人破碎之后,有什么情形呢?首先,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他在神面前是对的。所以,什么是复兴?复兴就是那里有破碎的人,那里就有复兴的人,就能带出复兴;破碎的人能到处带出复兴。这复兴不是由祷告出来的。(我不是轻视祷告得来的复兴。)有人以为祷告是把不乐意、不愿意的神,祷告到无法不来祝福我们。神是众恩的神,祂巴不得祝福我们;但祂在人中间找不着对的人,祂找不着出路。所以祂要我们祷告。祷告不是把神祷告到肯,乃是把人祷告到对。不是我们的竭力,叫神乐意;乃是我们被破碎,在神面前成为对的人,神就在我们身上有出路。如果外面的人不破碎,灵就不能有能力出去。

在一个破碎的人身上,神就有路,人一破碎,他的灵与听众是近的,与对方是近的;他的灵随时能够出去,他的话不要转许多转。他外面的人的壳子破了,与人的距离就没有了。人与他是顶近的,他很容易认识人,人也很容易接近他,从他得帮助。

一个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能够管制他自己的灵,他能随时用他的灵;当他的能力从灵使出去的时候,他能管理自己的灵。我们必须肯在神面前倒下来,肯被破碎,到了一个时候,我们就能管制灵。这样,在每一个聚会中,我们就能带下祝福。所以,聚会如何能得祝福乃在于你;一个聚会得不得祝福,乃是你能管制的。你如果是受过对付的人,你能管训你的灵,你一推灵,灵就出去。这样,你就把祝福带到聚会中了。当你能使用里面的人时,你的灵就不受外面之人的影响。并且你能管制灵,你就是神的执事,就你要叫聚会得祝福与否,可以任你自己施展。管制灵的权柄乃是在执事身上。

外面之人破碎的果效(续)

别人的灵容易进来

容昜从别人得益

外面的人被破碎的第四个果效是,别人的灵容易进来,也就是容易从别人得帮助。我们外面的人被破碎,与我们在神面前的作人也有关系。你外面的人一受对付,别人的灵稍微有一点动作,你就马上能有响应,能得着供应,别人的灵很容易就进来了。甚至一个最简单的基督徒,他的灵动一点,你就得着帮助。在别人的话背后的灵,是容易帮助你的。如果神的灵在一处作工,你进去的时候没有感觉,碰不着灵,这就表明你活在外面的人里。比如你到一个公会去,也许那里有许多事可以批评,但总有一点灵的事,你能从那里得供应。你如果不容易从别人得着帮助,就表明你外面的人没有破碎,你的灵不能出去,别人的灵也不能进来。一个外面的人受过对付的人,乃是最能接受帮助的人。有一位姊妹说,我从来不轻易听人的话。又有一位弟兄说,我从来不容易受感动的。又有一个人说,我从来不掉眼泪。这样的人如何呢?这样的人乃是外面的人非常硬的,他们必须被摆在死地,叫他们硬的壳子裂开。如约翰福音十二章所说的,麦子的壳是硬的,必须落在地里,受潮湿、压力,吽壳软下来、裂开,里面的胚芽就能出来。外面的壳子破了,才容易听人的话,容易受感动。不仅他的灵容易出来摸着人,他也容易看见自己的错,容易悔改,容易认错。这样他就有宽广的路,让灵自由的进来,自由的出去。

有一位弟兄,身上老是有某种毛病,是一种典型的软弱点。负责弟兄常对他劝说,提醒他那个典型的软弱点。然而这个典型的软弱点,在他身上却是硬的点,任你劝他,也没有用。这样的情形你要如何对付呢?你里面必须积蓄怒气来应付。在你能够对付弟兄的难处之前,你心里的负担必须越过越重,忿怒也越过越加增。等到有一天,你里面的担子够重了,你就用话语倒在对方身上。对方尽管可以造坚硬的壳子,但你不是以扫帚去扫,你乃是用大锤来打破。这样他才能从你得益。

外面的人被破碎的人,别人的灵很容易摸着他。有的人你很难劝他;你劝他,即使他外面点头还是没有用。但是一个破碎的人很容易悔改,很容易承认错,很容易服下来。一个没有破碎的人,他外表的温和没有用,有一天翻起来,就会闹得更厉害。许多人的刚硬、不服、不认错,乃是因为己、骄傲、面子,他要保守自己骄傲和面子。但一个破碎的人就不同了,他很容易软下来,很容易认错。有的人你很难走进他的心里,好像要用铁锤才能打开他的心。这样的人,别人很难应付,这样的人很难得着别人的帮助。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的人,你顶难在他身上找出一条路。一个人的灵若是不容易进入的,就要叫弟兄姊妹作难。

能够说直话

我拿孙弟兄为例。他原是法官,必须像政治家一样耍手腕。得救前他的灵是关闭的,别人为着避免被怪罪,就不敢对他说直话,于是都用手腕。但是如果他信主后,还把政治的作法、耍手腕的那一套带进教会里,教会就会大乱。他用手腕的结果,他是第一个错,我们第二个错,并且教会就不是教会,而是社会了。在教会里,我们乃是大家都公开,接受破碎,不顾颜面。这样,说话就容易,真实的事也就多;你有不对,别人能够说直话。孙弟兄乃是不易听话的人,如果他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分开了,许多的难处就自动消散了。如果我说话的时候,怕这位弟兄不快,又怕那位姊妹见怪,最后就不敢说。这样,教会的弟兄姊妹乃是社会、政治家、耍手腕的人群了。所以,我们外面的人必须被破碎,这样大家就能彼此说直话,也就容易彼此受造就、被成全。

借着神的话分开外面的人与里面的人

我们外面的人要破碎,乃是借着圣灵的管治;但神对于我们外面的人,不只要破碎,并且要与里面的人分开。神一面要破碎我们外面的人,一面也要我们外面的人不缠累里面的人,所以神要把我们的灵与魂分开。关于这件事,我们要读新约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至十三节。这两节给我们看见:第一,灵与魂,就是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是可以分开的;第二,灵与魂的分开乃是借着神的话;第三,灵魂的分开乃是像骨节与骨髓的分开,就是用神的话的利剑剖开灵与魂,将心中的主意和思念辨明。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利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都能刺入剖开。人身上最里面的东西,就是骨节与骨髓,两刃的利剑利到一个地步,能把这两样剖开,让人可以看见。神的话对于心思和意念也是这样。第四,神的话来剖开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这意思就是说,我们在神面前如何是敞开的,神使我们在自己面前也如何是敞开的。因为没有一样受造之物在神面前不是显明的,万物在造他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神分开我们的魂与灵,就是要叫我们看见我们自己,如同神看到我们一样。

灵魂联合乃因人在黑暗中

我们看见,神在我们身上有两个对付,一个是外面之人的破碎,这主要是借着圣灵的管治;一个是外面的人(魂)和里面的人(灵)的分开,这主要是借着神话语启示的亮光。我们要看这件事在经历上是如何。灵与魂的分开,不是借着神一个特别的行为,乃是有一天神给亮光,叫你自己知道什么是灵,什么是魂。我们要看见,黑暗乃是灵与魂联合的条件;没有黑暗,就没有联合。灵与魂乃是因为人的无知、眼瞎、在黑暗中,才联合在一起。当你在黑暗中的时候,就不知道什么是灵,不知道什么是魂,你不知道什么是里面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外面的人。当人在黑暗中的时候,就以为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不错。许多人想:我是一个基督徒,我顺服神,也看见神的祝福;我有许多祷告,神也垂听;我为主作见证,人也因我归向主。当人这样看自己时,口里虽然也承认人心是诡诈的,但自己不知道自己诡诈到什么程度。一个人说自己败坏,也不知道自己败坏到什么地步。甚至在这样说的时候,还自以为义,以为自己乃是神所祝福的人,总归不算太坏。这样的人乃是自己里面没有亮光的。他没有看见有多少事情是灵作的,有多少事情是魂作的;他不知道他的灵与魂是搀杂的。

神的话带着亮光,显明人的本相

这样的人要得拯救,必须由神的话而来。就是说有一天,我们不知道这一天是那一天,但是或早或迟,总有一天,神的话来了,带着亮光而来。神的光与话同来,把他心里的意念和主意都显出来。本来他里面的存心、意念,以为一切都是为主的,是完全奉献的。但是当有一天他在神的光中,亮光来到,他就看见自己里面的诡诈。原来他的意念与存心,乃是如此的为自己,他所作的都是出于肉体、出于魂,也是为着得人的荣耀,他有许多的意念乃是盼望得着地位、名声,甚至利益。当人还在黑暗中时,各种问题发生,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意念与存心是如何,但有一天光来了,就叫他看见,一切并不像他理想中的那样。他看见自己的意念里有许多下贱的思想,乃是完全以己为中心的。这时他就觉得很羞耻。这不是神特别的工作,乃是神给他光,叫他看见自己的本相。由于这光如此厉害,将他的本相全部显明出来、启示出来,就叫他懊悔、难受,在神面前好像瘫子一样无力爬起来。这样的悔改、难受,就把他外面的人破碎了。

神的话来了,光也来了,就如剑一样来了。这话来了,不问你到底作什么工,作什么事,神乃是将你的用意显给你看;神的光显明你的思念和主意,就叫你知道不能再自以为是,不能再如此下去。在光中,我们就看见,我们的美德是罪,热心是血气,在神面前的事奉是肉体。本来我们看一件事物是那样,今天不是了。乃是这样基本、厉害的看见魂,才将灵与魂分开,才将意念与存心辨明。一个人如果灵与魂不分,就不能在灵里作工,他只能在魂里作工。神要叫你看见你的魂是多么大,你的灵是多么少。那时你就知道,有许多方面都是魂,都是外面的人。你里面的人因着这样的看见而清楚了。这样的启示,叫你看见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你的魂就瘫痪,如车胎瘪了气一样。这就是灵与魂的分开。

认识自己如同神所认识的

十三节与十二节是同样要紧的,这二节乃是联在一起的。神光照我们,暴露我们,使我们心中的主意和意念都辨明,到底有什么标准呢?怎样的启示,才是启示呢?十三节说,我们在神面前是显明的、赤露敞开的。我们在祂面前是完全显明的、毫无遮蔽的。一切的遮蔽都不过是遮蔽我们的眼睛,不能遮蔽主自己。神如果怜悯我们,就要将我们这人显明并赤露敞开,直到我们能够知道自己,如同祂知道我们一样。这乃是神的救法。神要我们认识自己,如同祂认识我们一样。神的救法不是再把我们钉在十字架上。主在十字架上已经作了一切,祂已经把我们钉十字架了。现在我们乃是需要神给我们亮光,看见神所看见的我们自己的本相,这就是启示。这启示的光就把我们外面的人杀死了。这样,我们外面的人就和里面的人分开了。

我许多年说这样的话,虽然多次失败,但我仍要说,总得有一天,神用大光把你照一照,让你看一看,就是这不知不觉偷偷一看,就把你的灵与魂分开了。分开灵与魂,不是在灵里作工,乃是在魂里作工;神先给你看见你的魂,而后你才能看见灵有多少。这么一看,这么一赤露敞开,你的魂就爬不起来了,你的魂失去能力了。这一个看见,把魂看走了。这样灵与魂就分开了,你才有路走。这乃是最严肃的事。灵、魂分开,不是部位的问题,乃是亮光的问题。神的话快如利剑,乃是显明并赤露敞开的话,这话来照一下,你的灵与魂就分开了。灵、魂的分开,乃是叫你看见你的魂包含多少,不是叫你看见你的灵包含多少。总得有光叫你看见,这样,你就能知道有多少事是出于魂的,有多少善义、热心、奉献是出于自己的。当你蒙光照到这样的地步时,你才知道如何走路;你只有仆倒在地上,承认说,即使我悔改的泪,也需要主血的洁凈。求主使我们得着够多的亮光。

这光如何来我不知道,或者借着弟兄的谈话,或者借着话语职事的直言,或者借着环境的磨难,或者是因着许多事堆在你身上对付你,光就临到你身上。我们不知道光怎样来,但光总得来;如果光不来,灵魂分开的工作,无法进行。这件基本的事必须要解决,不然多一些神学有何用?多一些知识有何用?神如果怜悯我们,给我们光,我们就能看见自己一切的真相。光一来,人不必自己谦卑,不必自己要爱弟兄,不必自己要忍耐,他自然能谦卑,自然能爱弟兄,自然能忍耐。一切的问题就在这里;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一分开,许多难处自然就能解决。

里面的人与外面的人一分开,第一,在神面前的交通乃是自自然然的,而不是特意的;第二,对于别人的认识也是自然的;第三,在工作上,灵能出来,圣灵的能力也能够带出来,人碰着我们,就碰着灵;第四,自己能够作一个多方得着供应的人,全教会都是我的供应。如果我们的灵全开起来,我们就会有何等丰富的生命。

外面的人破碎叫教会丰富

只有外面的人破碎的人,他才能起首看见什么是基督的身体,也才能摸着身体的丰富。只有我们外面的人破碎了,才能叫自己,也叫教会丰富起来。今天弟兄姊妹饿得要死,因为只有一只手能够喂责他们,他们只能听某一个人的话,其它人的供应他们不能得着。许多出于灵的,你不能得着,所以你至今仍是贫穷的。你外面的人破碎了,虽然不一定去帮助人,但至少你自己可以得着苏醒,得着供应。一个破碎的人,能够得着别人的供应何等多,全教会对他都是供应。如果外面的人没有破碎,就像婴孩,只认得一个护士一样;没有其它的供应,结果就是贫穷。这样的贫穷是不必需的。但愿主怜悯我们,今天就给我们光,叫我们外面的人被打碎。

祷告:

主,我们再一次将自己交给你,你乃是诚实的主、信实的主,我们落在你手里是更好、更稳妥,你能安排一切。我们真愿意我们在此不是等候光,乃是让光照亮我们;不是等候事情发生,乃是接受你的手,接受你的恩典。今天求你就将我们的灵与魂分开,将我们外面的人打碎。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