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章 问答聚会谈话记录

 

问:外面的人受神对付,被神破碎,是一次大打击成功的呢,或是经过渐渐对付的过程而成功的?

答:我们外面之人所受的破碎,不在于因你作了什么,乃是看你有没有阻碍神的作工。我们不能加快神的工作,但却能延迟神的工作。一个人外面的人是否被破碎,在自己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在别人定规能知道。就如一个得救的人,别人一碰,就知道他是否得救了。当然这需要你自己先是得救的,你才有能力分辨别人是否得救的。

神乃是一步一步的破碎我们,叫我们外面的人不再刚硬、完整。神要叫我们经过一次破碎,十次破碎、二十次破碎,到了有一天,完全破碎了,不再有外面那硬的壳子。我们能迟延神的工作,但我们无法加快神的工作。我们所要作的,就是恨恶我们身上的特点,并斨自己交给信实的神,仰望祂的怜悯。

心与灵的分别

问:心与灵如何分别?心不正与灵不正又如何分别?

答:心是注重存心,心里有许多不好的东西,如骄傲、嫉妒、憎恨等。若是我们心里骄傲,我们这人的灵出来时,就被那不好的东西玷污了;然而灵中并没有心里那些不好的东西。人的心中包括骄傲、嫉妒、贪心等不好的东西。当灵在行动时,受了心的玷污,就带着心中某种不好的色彩。换句话说,灵本身没有这些东西,但在灵出来时,心里的骄傲附在灵上,灵一出来就成了骄傲的灵;或者心里的嫉妒附在灵上,灵一出来,就成了嫉妒的灵。一个人若心里柔和谦卑,他所表显于外的,必定是一个谦卑的灵。心不正,不一定动到灵。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不正的灵,乃是因为当人在说话、行动时,心里不正的东西跟着灵出去了。灵乃是在行动时,才带上色彩,这色彩就是心里的色彩。所以人心里若有什么不好的,出来的就是那样的灵。我们藉着一个人的灵,就能知道他的心如何。

 

问:不信者的灵,与弟兄的灵如何分别?

答:不信者的灵向着神是死的,是不作用的。对于一个不信者,他的灵如何,我们能在他的态度上得知;我们是藉着认识他们的态度,来认识他们的灵。对于一个弟兄则不同,他的态度也许是对的,但流出来的灵,却可能是错的。所以对于一个得救的弟兄,我们乃是要藉着他的灵来认识他。不信的人的灵,更多是彰显在他的态度上,其它的地方,你难以找到他的灵。

供应生命的条件

问:生命供应的基本条件,是否在于外面之人的破碎?

答:基本上,人要有生命的供应,总得外面的人被破碎。一个外面的人没有破碎的人,有许多里面的话说不出来。一个作工的人,加果作工的时候总不是说里面的话,他里头想亮而亮不出去,这证明这个人是还没有破碎的。一个人外面的壳子没有破,他与人就不是近的。惟有一个破碎的人,他与人才是近的,地没有外面的壳子挡住。主的衣裳繸子是祂最外表的东西,是祂身上最远的东西,不像领子或袖子那么近。但是主的能力能够远到祂的衣裳繸子。患血漏的妇人摸主的衣裳繸子,血漏就立时止住了。主最外头的东西能够医治人,祂的能力达到全身最外面的部分,而从祂外面的人透出去。这说出祂与人是近的,在祂和人中间没有距离。主的衣裳能医治人,但有人摸不着祂的衣裳繸子。在人身上有距离问题,在主身上没有距离问题。所以,凡要蒙恩的人,都能蒙恩。主没有外壳挡住,但我们有外壳挡住。所以我们总得先破碎外壳,这样才能碰着生命,也才能供应生命。如果我们身上有壳子在那里,生命就不能传出去。如果两个壳子摆在一起,必定彼此碰不着生命。

生命的供应好比接枝。两棵要接枝的树,皮一定要破;若是皮不破,两根枝子绑在一起,直绑到白色大宝座时,还是长不在一起。我们的壳子若是破了,别人一有隙缝,我们就能进去。不然就算你是活的,他也是活的,两人碰在一起,反而死了。皮肤移植也是一样,必须两边都切破才能成功。只有生命能碰生命;若有壳子在,就一点用处也没有。生命的定律在植物、动物身上都是一样,在属灵生命上也是如此。作执事的人,壳子若是不破,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他无法供应人生命。

 

问:我们是否还要另外加强灵里面的能力,才能多供应人?

答: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虽然以弗所书三章十六节说,要祷告,叫我们里面的人刚强起来。然而无论我们里面的人多强,外面的人若不破碎,里面的人还是无法出来。外面的人一被破碎,里面的人就刚强,就自然能出来。一个人一定要有头一步,就是外面的人被破碎,他里面的人加强才有用。所以有些主所用的仆人,当他们外体软弱时,他们里面的人反而刚强。事实上里面的人不强,是因为外面的人太强。如果外面的人软下去、瘫下去、倒下去的时候,里面的人自然就强起来,自然就有路出去。外面的人破碎了,里面的人就有更多的恩典能出来。我们不是问,我们里面的人有没有得着加强,乃是问主在我们身上能破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