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如何过属天的生活

 

  1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创二十六24)

 

  以撒上别示巴去的这个晚上:当夜耶和华向他显现。你想这次显现是偶然的吗?你想显现的时间是偶然的吗?你想神也可以在别个晚上向他显现吗?如果是这样,你就绝对错误了。神为么要在以撒到达别示巴的当天晚上向他显现?因为这个晚上以撒得着了安息。

 

  在老地方基拉耳,他受过折磨。在那里为了几口微不足道的井的所有权与人发生了好几次的争吵。

 

  再没有像那样小的烦恼事了,特别在小的烦恼事积累起来的时候。以撒感觉这点。甚至在争吵过去了以后,这个地方还留下不愉快的关系。他决定离开,他试图改变地方,他拆走帐棚,离开以前的纷争之地。就在这个晚上神向他显现,因为神只在他心里平静时才对他说话,在他心里烦恼时,神不会向他显现,因为神的声音要求灵里安静,以撒只有在灵里安静时才能听见神的声音。他的安静之夜才是他的明亮之夜。

 

  我的灵阿!你默想过你们要镇静,并要知道。(诗四十六10直译) 这几句话吗?在烦恼的时候,你不能听见神对你祷告的回答。多少次,我们祷告了好几久,神的回答才临到。

 

  当我们心里在雷轰、地震、火烧的哭声中,决不会得着神的回答。但当哭声停止,一片寂静时,你的手停止敲打铁门时,其它有趣的生活打断你自己悲惨的生活时,迟延很久的答复才会来到。

 

  哦!我的心阿!如果你要得着神的回答,必须安静,把你为个人忧虑的脉搏平静下来,把你个人困难的暴风雨隐藏在共同苦难的祭坛后面,那么就在那个晚上神向你显现。虹必出现在洪水泛滥原地之上,而在安静中你必会听见神的声音。

 

  2圣灵立刻把耶稣催到旷野里去。(可一12直译)

 

  这似乎是神喜爱的一个奇怪的证明。立刻。在什么以后的立刻?在天裂开了,圣灵彷佛鸰子降临在祂身上,以后天父赐福的声音:是我的爱子,我喜悦(可一10-11)以后,这不是反常的经历。

 

  哦!我的灵哪!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你在极度意气消沉的光景以后,不是接着有最至高飞跃的机会吗?昨日你远在太空翱翔,在黎明的光辉中歌唱;今天你却翅膀折去,歌声沉默。

 

  中午你在天父微笑的阳光下取暖,晚上你却在旷野中说:我的道路向耶和华隐藏?(赛四十27)不!可是我的灵哪!这种突然的变化正好证明不是单纯的大变化,乃是有神的美意在里面。

 

  你没有衡量过立刻,这两个字的安慰?为什么在祝福以后很快就来个立刻?正好表明这是祝福的下文。神照耀着你,要使你适合生活的荒漠--适合生活的客西马尼、适合生活的各各他。祂高举你,为的是赐给你力量能更往下走;祂光照你,为的是在黑夜中去,使你帮助得不着帮助的人。

 

  你不是随时都有资格到旷野去的,你只有过光耀的约但河后,才配到旷野去。惟有圣子的启示,才能使你适合承担圣灵的重任;惟有洗礼的荣耀,才能忍受沙漠中的饥饿。

 

  3约翰一件神迹也没有行过,但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约十41)

 

  你也许对自己很不满意;因为你既不是天才,又无显著的恩赐,更无引人注目特别的才能。你的生活是平凡的。你每天都是这样单调无味、平淡无奇地过去,毫无值得注意的地方。可是,你却能过一个超乎寻常的生活。

 

  约翰没有行过一件神迹,可是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路七28)约翰的主要职分是为光作见证,为光作见证,也是你我的本分。约翰只要人们听见他的声音,而想到基督,他就心满意足了。

 

  甘愿只作一个声音,只能被人听见,不能被人看见;甘愿只作一面镜子,能反射耀眼的太阳荣光,镜面都被隐藏;甘愿只作黎明前的微风,告诉人们:白日将至,白日将至!然后消逝。

  要在衪的眼底下作最普通、最小的事。如果你必须与志趣不合的人相处,一定要用爱心去胜过他们。

 

  也许我们正在不知不觉地作好事:撒种、通水泉,把基督的纯正福音告诉人们,以至有一天他们会讲起这是他们知道基督的第一个见证;至于我自己,我会感到满足的不是在我死后有人来为我建立巨大的陵墓,而是有几个微不足道的人在我坟墓前说:他是一个好人,他也没有行过一件神迹,但是他说了许多关于基督的话,使我亲自认识了基督。

 

  4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10)

 

  马得胜是苏格兰的著名盲人布道家,他这样说过:我的神阿!我從來沒有為自己的荊棘感謝過。我曾為自己的玫瑰花感謝過成千次,都沒有為自己的荊棘感謝過一次。我一直在盼望一个可使我因自己的十字架而得着补偿的世界,却从没有想到自己的十字架本身就是目前的荣耀。

 

  求教導我知道我的十字架的榮耀;教导我知道我的价值。向我指出,我已由苦難的途徑向攀登;向我指出,我的眼泪已成为我的彩虹。

 

  未见穿过柏树的星光,将是人生莫大的悲伤。

 

  5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启十四3)

 

  有些歌只能在山谷中学会。这些歌非艺术所能教,也非歌唱法所能唱得完美。这些歌的乐谱是在心中。这些歌是记忆之歌,个人的亲身经历之歌。这些歌唱出了过去的患难,这些歌登上了昨天的翅膀。

 

  约翰说:即使在天上,也只有一首世人能唱得完美的歌,这就是救赎之歌。毫无疑问,这是一首得胜之歌、赞美耶稣释放我们的得胜颂歌。但得胜的意识必须来自一连串的回忆。

 

  没有一个天使或天使长能把这首歌唱得像我们这样动听悦耳,要唱得像我们这样,他们必须饱受像我们这样的经历,而这件事,他们是作不到的。除了十字架的孩子们,谁也不能学会这首歌。

 

  所以,我的灵魂哪!你正在从那里学习音乐功课。你正在为这样看不见的合唱团受教育。这个交响团的几个部分,除了你,谁也不能担当。有些音调太低,非天使们所能唱。交响乐中可能有些高音超过了标准--只有天使才能达到的高音,但有些低音是属于你的,只有你能达到。

 

  你的父正在训练你担当天使们不能唱的部分;训练你的学校就是苦难。许多人说神给你苦难,为了要检验你;不,祂给你苦难,为了要教育你,训练你参加这个看不见的合唱团。

 

  在夜间,衪在为你准备那首歌。在山谷中,衪在调整你的声音。在云中,衪在加深你的和平。在雨中,衪在使你的音调悦耳。在寒冷中,衪在塑造你的表情。在由盼望变为恐惧的时候,衪使你完善。

 

  哦!我的魂哪!不要藐视你的苦难学校,这个学校会使你在这首宇宙之歌中起独特的作用。

 

  6我们借着圣灵,凭着信心,等候义的盼望。(加五5直译)

 

  有许多时候,情况看来对我很不利,我甚至不得不等候盼望来临。在盼望中等候是再难受也没有了。拖延很久而不能实现这件事本身就够使人痛苦,何况还要等候盼望,看不见前途的一线亮光而仍不甘绝望,只看见窗前漆黑的夜晚而仍开着窗,以便可能看见星星;我心中有空虚的地方不许有邪情私欲的存在这是宇宙间最至高的忍耐。这是在大风暴中的约伯;这是在去摩利亚途中的亚伯拉罕;这是在米甸沙漠中的摩西;这是在客西马尼园中的人子。

 

  再没有比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来十一27)这样持续忍耐更艰难了;这就是等候盼望。

 

  已使等候成為美好;已使忍耐成為神聖。已經教導我們;天父的旨意正是因为这是衪的旨意,而可能被接受。已啟示我們:一个人可能没有看见别的,只看见苦杯而仍可能不放手,因他确信天父的眼目,看得比他更远。

 

  赐给我这神圣的力量,就是客西马尼的力量能赐我这种等候盼望本身的力量,从看不见星星的窗口向外面的力量。赐给我力量,当我眼前的喜乐已经消失而仍不屈挠地站在黑夜里说:在我天父的眼中看来,天空也许仍在闪光。我学会等候盼望的时候,我就可能达到力量的顶峰。

 

  7我在困苦中,曾使我宽广。(诗四1)

 

  这是神的道德统治中的一个成员所作的许多最重大的见证之一。这不是一个已脱离困苦之人的感恩,而是他经历了困苦得着释放的感恩:我在困苦中,曾使我宽广。他声称人生的不幸事的本身,乃是人生的宽广的来源。

 

  你和我不也是已成千次认为这句话是真实的吗?经上说着约瑟在监狱中他被铁链捆拘。(诗一O18)我们都认为约瑟在灵性上的需要正是铁链。他只曾看见过闪闪发光的黄金。他曾陶醉于青年时代所作的梦,而作梦使他的心变硬。他为了离奇的遭遇流过泪,却是无济于事;实际的不幸对他毫无诗意可言。我们需要铁链来宽广自己的本性。黄金只是幻象,铁链却是经历。把我与人性连接来的炼条必须铁链,使世人相似的本性特点不是喜乐,乃是悲哀;金是局部的,而铁则是普通的。

 

  我的灵,如果你要宽广就必须先去受苦。约瑟的监狱是他通往宝座的道路。如果你不曾被铁链所捆拘,你就不能解除你弟兄铁的重负。你的限度就是你的宽广。正是你人生的阴影才是你荣耀梦境的真正实现。不要对阴影埋怨,因为阴影给予的启示胜过你的梦。不要说:监狱的阴影捆拘了你;脚镣正是翅膀--飞向人性怀抱的翅膀。你的监狱之门是进入宇宙胸怀之门。神已用悲哀铁链的捆拘来宽广你的灵性。

 

  8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徒十六7)

 

  多么奇怪的禁令!这几个人是为了作基督圣工而准备到庇推尼去的,而基督自己的灵却向他们关上门。在某一时刻,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我有时候发现自己以为有益的事业上受到拦阻。有人反对而迫使我后退,或因病而不得不使我退却到荒凉的地方去。

 

  在这样的时候,要把我所相信是事奉神的工作,半途而废,确是难以忍受的。但我终于记住,圣灵不仅有工作的事奉,而且有等候的事奉。我终于明白在基督的国度里,不仅有活动的时候,而且有避免活动的时候。我终于认识独处荒凉的地方常常是人类多变生活中的最有益的地点--比谷类和酒类充足的季节收获更丰富。我已领受教导而感谢可称颂的圣灵,因祂没有让我去访问许可爱的庇推尼。

 

  因比,神聖的靈,我雖仍然接受的領帶。仍会有有益的却使我感到失望的前途临到我。今天为你生活和工作的门似乎开了;明天,我正想进去时而尝到了闭门羹。

 

  求指教我在不活動的時候看見另一扇門。幫助我在這樣禁止事奉的時候找到事奉的新開端。使我产生这样的灵感:一个人随时会被呼召不作什么而尽责,保持安静而工作,耐心等候而事奉。当我记得:微小声音的能力时,我就不会因有时圣灵不许我去而埋怨。

 

  9散了众人以后,祂就独自上山祷告。到了晚上,只有祂一人在那里。(太十四23)

 

  我的灵,实际单独与基督同在!经上记着说:没有人的时候,就把一切的道讲给门徒听。(可四34)对于这句话不要感到惊奇,你自己也可以有这样的经历。如果你要了解自己,就把众人打发走,让他们一个一个走掉,直到剩下你独自与耶稣同在。你曾否把自己想象成为地上的一个余留的生物,在布满星星的诸世界中的余留的生物吗?

 

  在这样的宇宙中,你的每个思想都会神与我神与我!然而祂是这样近你--近得好像在无边无际的空间里,只有祂的心与你的心在跳动。哦!我的灵,实行这种孤独!实行驱走人群!实行你自己灵里的安静!实行庄严的颂歌神与我!神与我!即便也不能插手到你与跟你摔跤的天使中间来!你单独朝见耶稣时,你就会既受谴责又蒙赦免!

 

  10存心忍耐,奔。(来十二1)

 

  存心忍耐,奔跑是一件很难的事。奔跑容易使人想到无须耐心,而是急于求成。我们平常都把忍耐与躺下不干联系起来。我们把忍耐想象成为看护病床的天使。然而,我并不认为病人的忍耐是最难作到的。

 

  我认为有一种忍耐比较难些--能够奔跑的忍耐。在病苦的时候躺下来,在厄运的打击下保持安静,隐含着一种巨大的力量;但我知道还有件隐含着更大力量的事。就是打击下仍然工作的能力;心里虽有重大压力而仍然奔跑;灵里非常痛苦而仍然完成日常工作。这就是满有基督的忍耐!

 

  我们有许多人愿意怀有痛苦而不喊叫,如果我们被允许怀抱痛苦。难处在于我们被呼召操练忍耐,不是在床上,而是在街上。我们被呼召要掩盖悲痛,不是在昏朦的沉寂里,乃是在忙碌的事工上、在交易中、在工厂里、在社交之际、在贡献别人喜欢的时候,掩盖悲痛之难莫过于存心忍耐,奔。

 

  哦!人子阿!這就是的忍耐!的忍耐同時等候和奔跑--為這個目標而等候,同時不作較少的工作。我看見在迦拿為了不使婚宴不歡而散,而變水為酒。我看見在曠野用餅餵眾,來解救暫時的缺乏。一直忍受著默默無聲,而又無人分擔的非凡痛苦。人们祈求云中的彩虹;但我要向祈求更多的東西。我要在云中,就是在我自己里面,成为一条彩虹,而使人别人得着喜乐。我的忍耐能在葡萄园里工作时,达到完全无缺。

 

  11耶和华的仆人夜间站在耶和华的殿中,愿造天地耶和华,从锡安赐福给他们。(诗一三四13)

 

  夜间站在耶和华的殿中。在深沉的悲痛中敬拜,你说:这是敬拜神的何等奇异的时间--这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事。是的,而且其中有赐福;这是完全信心的考验。如果我想知道我朋友的爱心,我必须看见他能不能雪中送炭。对神的爱,也是如此。

 

  当空中有人生的乐曲和树上有生命的果子时,要我在夏天的阳光下敬拜神是容易作得到的。但让小鸟停止歌唱,树上的果子掉下时,我的心能继续歌唱吗?我愿意在夜间站在耶和华的殿中吗?我愿意在祂自己的夜间爱祂吗?我愿意在祂的客西马尼园与祂一同儆醒一个小时吗?我愿意帮助背祂的十字架走上忧伤之路吗?我愿意与马利亚和祂所爱的门徒一同在祂临死的时刻站在祂身旁吗?我能够与尼哥底母一同去收基督的尸体吗?

 

  那么,我的敬拜才完全,我的祝福就荣耀,我的爱已在祂的蒙爱耻辱中归向祂。我的信心已在祂的谦卑中得着祂。我的心已通过祂的奴仆形像认识祂威严,而我最后明白自己所想望的是恩赐、是赐恩的主。当我能够在夜间站在耶和华的殿中时,我已接受祂,单单祂自己。

 

  12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结三十四26)

 

  只要让你的心成为低洼的山谷,神就会降下时雨,直到谷中满溢。主阿!能夠使我的荊棘成為花朵。我愿我的荆棘成为花朵。约伯在雨后得到阳光,不住并雨水都白白降下吗?约伯想知道,我也想知道,降雨与阳光是否毫无关系?能告訴我--的十字架能告訴我。已為所愛的苦難加冕。主阿!让苦难也成为我的冠冕吧!我認識到雨水的榮光,我只有在裏面才能得勝。

 

  13在火中游行。(但三25)

 

  火没有拦阻他们的行动,他们都在火中游行。在那里,他们看见神的大能神迹。基督显现的安慰并不是叫他们避免患难而得着拯救,却是叫他们通过患难而得着拯救。

 

  哦!我的神阿!當陰影向我集結的時候,求教導我知道,我只是暫時在隧道中,不久就會重見天日的。

 

  他们告诉我:有一天我将站在复活荣耀的高地,橄榄山顶上。但我还要更多。哦!我的父阿!我要把我一直帶到橄欖山的各各他。我要知道今世的患难就是一条大路。这条大路是通往我父家的。告诉我:我是被迫攀登的,因為的家是在山上。我若能在火中游行,那么患难绝不会使我受到创伤。── 马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