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如何克服紧张和重压

 

【生活中难免紧张】紧张是现代生活的特征。事实上,各阶层的群众都受到了它的蹂躏,甚至基督徒,虽拥有安息和宁静的丰富应许,也极易遭受这种困扰。连那些平素被认为比一般人更认识神和祂话语的传道人,也不能摆脱神经紧张的缠扰。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必要的。

      戴德生(Hudson Taylor)在他创办了中国内地会几年之后,也缺少灵里的安息。后来他从新遇见神,发现祂无穷尽的富源,他的工作虽仍旧艰困,事务繁多,但一切的重压和紧张却都消失了。神既然不偏待人,祂为戴德生所成就的事,祂必然也愿意成就在祂一切的儿女身上。

      紧张一词的定义是被迫到僵硬的状态;也就是精神的过劳,挣扎的激烈,神经的焦虑和附伴着的筋肉的紧张。并不是说所有的神经紧张都是有害的。小提琴的弦线唯有在它调到足以发出准确的音调所应有的紧度时,才能发挥它的功用。人类的生命也须有某种程度的紧张,即唯有当一切的力量都为了完成一种有价值的生活目标而加以使用时,才能获致它最高的成就。我们的主为要完成神的旨意,祂曾陷入紧张的状态中:还没有成就,我是何等的紧张呢!(路十二50另译)

      重压也就是过度的紧张,我们所关心的,就是这有害而不必要的重压和紧张。

 

【促成紧张的原因】普遍的错觉以为紧张来自劳苦工作,但工作本身不是真正的原因。在心神安宁的状态下工作,虽然劳苦工作,也是有益健康的。它所产生的是疲倦,而不是紧张。紧张的基本原因是在于心神,而不在于身体。导致基督徒陷入紧张状态的因素,最少有四种:

      ()自觉不适任:对所受托的任务,时常自觉缺乏属灵的聪明和智慧,这是正常的感觉,但也是屡屡产生紧张的来源。若有人自觉他对所从事的属灵任务,完全胜任愉快,则反而证明了他属灵的不合格。问题乃在于:这种才智、学问和属灵资格不足以应付我们工作要求的自觉,竟致引起内疚,因而紧张挣扎以求弥补;属灵的责任感越强,紧张的程度也就越厉害;甚至使我们陷入神经衰弱的地步。

      ()忧虑的态度:为我们的力量所不能控制的事忧虑的习惯,使属灵的努力瘫痪,并激起危险的内在紧张。有些人明知忧虑是无益的,但他却似乎无力打破这种素来耽溺且已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份的习惯。而忧虑会令人分心陷入骚动的状态,以致不能专一注意任何一样的事。

      ()恐惧的心理:恐惧是紧张的一种普遍的原因。有些神经质的人对任何事情都感到畏惧。对新的任务或对未曾试过的工作的畏惧,使懦怯的心灵充满了惧怕的痛苦。这种惧怕使人不能入寐,甚至在醒觉时也满怀一种莫名的恐怖。唯恐或失的心理往往反而使人陷入所想要避免的情况,因为神响应人的信心,而不响应人的惧怕。恐惧和信心互不兼容,不能共存在一个人的心里。害怕,不仅使人迷惑,更使人紧张。

      ()对人不正常的心态:心怀怨怼,有时几乎自己不知道,也像心怀嫉妒、猜忌、邪念、憎恨一样地会破坏神经系统,并产生紧张。这等情绪会破坏灵魂,更会摧残健康,因此保罗劝我们要断然除去。

      当那些不可避免的压力从各方面临到我们身上时,再加上前述的各项的情绪,内心的紧张往往会达到破裂点。工作中不可避免的干扰,人们出于关心或好奇所给的压力,都会增加紧张的程度。此外还有保罗所说的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就是为你们中间神的群羊的灵魂和灵性正当的关心。这些都是使你的心神晕眩,使你的肉体沮丧的压力。

 

【不可避免的后果】紧张令我们的身体和精神付出代价。尤其是,紧张的一种不愉快的特质,就是它会自然传染。当我们在紧张下度日时,旁人都会晓得并感觉到,而我们处在这种气氛中很难给予人属灵的帮助。

      紧张表现出身体的无力。有些人患神经性的消化不良,以及胃溃疡,其根源较多是由于他们的思虑,较少是由于他们的食物。我们这世代所特有的偏头痛和失眠的倾向,无疑地是受害的神经系统所加诸我们的一种报复行为的紧张,而这紧张原是神所不愿它负担的,因为可用于建设目的之精力,都浪费消散了。

      心神的骚动。诗人写着说:我心不愿轻浮躁急,然而内在的紧张,却不可避免地产生心理的骚动,致使心神不能专一注意属灵的事。在祷告当中,思想特别难于控制,像磁针指向地极那样想着最近所关心的事。甚至在睡眠中,肉体的不安静也可能反映内心深处的不安宁。

      灵性的消沉在身心具不安宁的状况下,灵性必然趋于消沉。这种状况正给我们的无情敌人预备机会,使牠利用火箭或愁云向我们进攻,并极有可能达到其目标。这样,敏感且受重压的心灵,就被陷于一种属灵的捆绑的状态中──常常为失败的感觉和少结果子的重压所萦扰。

 

【解救的方法】这座监狱是否有一条出路,有真实得着解救的可能?对于那些愿意在神面前完全诚实,并且热切追求得着这钥匙的人,的确有一条逃脱之路。下面的步骤可带你走这条解救的道路:

      ()对神的新认识:要应付我们这错综人格的最深切的需要,非对神有新认识不行。神本身就是答案。借着神的启示,认识祂是全能的神(El Shaddai),祂能无限无量地供给我们的不足。难处是我们重看自己的不足,而小看神的丰富。这种观念不仅有害,且是有罪的,因为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摩西反复陈说自己的不配,暗示他不信神能供应他所必需的才能去完成他的任务,因而激怒了神(出四14)

      我们需要借着默想祂的话而发现神丰富的所是,并相信这些富源应付我们的一切缺乏是绰绰有余的。主深知我们的需要,不论它们是属于肉体的、心神的、或是灵魂的,祂已经为我们作了充分的准备。众门徒缺少面包以喂饱饥饿的群众这件事,并不曾使祂惊奇──祂自己原知道要怎样行(约六6)。我们既对祂有了信心,就会把紧张消除,因为紧张之所以发生,只是由于我们对神有了一种不适当的观念。

      ()对己的认识:认识自己就是紧张的中心和来源,也必有助于我们走这条解救的道路。切莫觉得所求于我们的是过于我们所能担当的,因为神曾向我们保证说: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林前十13)。祂知道我们负担的限度。凡事只要是出于神的安排,深信我们必能应付神一切的命令。你若这样行,神也这样吩咐你,你就能受得住(出十八23),这是一个不变的原则。我们埋怨天天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办妥所要我们作的一切事。然而耶稣说:白日不是有十二小时么?这句话就清楚暗示每一件事都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作完。

      我们往往力求保持属灵的外貌来赢取人的夸奖,而忽略了神的赞许。我们大部的紧张就因此而起。我们易于体贴自己,常常为自己和自己的艰难情况抱歉。然而在主斥责彼得的话中,清楚地指出自怜乃出于撒但(太十六22~23)。我们难处的根源,就是自我没有把在我们心里的宝座让给基督。当基督在我们的心灵里作主时,紧张就变为安静了。

      ()心意的更新:如果要获得持久的解救,就必须在态度上有彻底的改变,在心思上有真正的更新。否则,紧张必将持续。不要一味因我们的工作重压而自怜自恕,相反地,我们应该把它们当作不可恕和不需要的罪。我们不要再把它们当作折磨我们的重担,而要把它们当作一个表现祂那有荣耀的充足能力的露台。当我们把视线从自己移到神身上时,我们就要听见祂说:现在你必看见我...所行的事(出六1)。当我们靠着祂的能力工作时,我们的软弱越大,祂的荣耀也必越大。

      但这种态度的改变和心意的更新,导因于意志的一个明确而有目的的选择。你必须选择把一切责任的重担移交给基督并把它留在那里。那么,保罗所说: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弗四23),和让神在里面重新塑制你们的心意(罗十二2,腓氏译法),就说明这些事情不是我们所能做的,乃是神响应我们的信心而在我们里面为我们成全的。提多书三章五节指出这是圣灵的工作。当我们断然立志不再自恕自辩,而完全投靠神时,圣灵就有机会施行改换我们心意的奇迹。我们必须看一切事物为要把荣耀的主和祂无穷尽的富源显大,甚至必须为我们的软弱欢喜,因为我们的软弱给祂机会表现出祂够用的恩典(林后十二9)。换句话说,圣灵要不住地在我们里面动工,使我们一天过一天更多地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二5)。这的确是一件超然的事,但祂岂不曾应许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么?我们有主耶稣住在心里供应我们灵魂每日每时的需要,并除去我们一切的紧张和重压。

            ()有规律的休息和安静: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四十六10),这是我们在忙乱的日子里所不太注意的命令。帕斯卡尔尔(Pascal)说:人自己招致最多麻烦的一样事,就是他不能休息。如果我们忙碌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是越过了神所要我们忙碌的限度。主耶稣常常到山顶安静的地方去休息。主耶稣使祂的门徒觉得有离开工作去休息的必要,我们却忽略祂的劝告而自招损失。愿我们能有一颗完全安息在足以应付一切之神里面的心,愉快而没有重压的感觉,没有战栗的紧张。―― Oswald Sanders《作基督徒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