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如何帮助病人和其家属

 

()主耶稣的榜样

 

    约翰福音第十一章拉撒路的故事,给我们看见一个榜样,如何去帮助正在病痛中的人,和那些为病人忧伤的家属。主耶稣做了四件事情去帮助他们:()祂去了(17)()祂哭了(35)()祂作了见证(23~26)()祂使拉撒路复活了(43~44)

   

【耶稣去了】祂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和拉撒路的家人同在。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第一件事。也许我们会觉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安慰忧伤的人。其实,许多时候,我们根本不需要说什么话。他们所需要的乃是我们的关心。我们在旁的陪伴,其意义远胜过我们可能说的任何一句话。

    特别是当亲人病故时,他们在忧伤之余,可能会寻求圣经的答案。这时候,纵使引用了长篇的圣经经文,他们实际上很难听得进去。对他们的问题,最佳的响应乃是与他们的伤痛一同表同情。即使是神自己也未曾应允回答你人生中所有的悲伤。因此,当你不知道当如何回答问题时,最好保持静默的关心,并体贴地接近他们,以温暖去握他们的手,以爱轻拍他们的肩膀,或是一个温柔的拥抱,这些就足以表达你所要说的话了。

    不要担心言语,只要让你自己成为遭丧朋友的帮助,因为只要你在那里就足够了。通常,你的朋友所最需要的,是一位能了解且有同情心的听众。让他们说出内心的忧伤,来舒展其低落的情绪。所以当你获悉有人家里遭丧时,就去和他们在一起。那也就是主耶稣当初所作的──耶稣就去。

 

【耶稣哭了】耶稣帮助马大和马利亚所作的第二件事,是和她们一起哭泣。耶稣哭了(约十一35),这是圣经中最短的一节经文,短短的四个字,却说出了耶稣如何帮助祂悲伤的朋友。主体恤并感受到马大和马利亚的忧伤,和她们一同分担她们的苦情。主是与哀哭的人同哭(罗十二15)

    人们需要哭泣。眼泪是神赐给我们的一种发泄的方法,用来解开那些存在我们心里,足以令人沮丧、下沉的郁积情绪。因此,不要小看流泪,而认为是懦弱无能的表现。

     当然,你必须能够融入哀痛之人的情绪里,也就是感同身受(参来十三3),你才能表现得自然且能帮助别人。切忌外表的做作。

 

【耶稣作见证】耶稣作的另一件事,就是向马大作见证。祂帮助她把眼光从现在转向未来,从肉身转向灵性,从属地转向属天,更从自己转向基督。祂使她相信祂乃是复活的主: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十一25)

    仅仅是分担朋友的忧伤还不够,我们应该更进一步尝试去分享我们的救主。真求主赐给我们智慧,使我们能够适当地引领别人,在那极大失望的时刻,还能恢复自信和盼望。

    若是对方是一个不信的朋友时,我们除了同情与安慰之外,总得抓住机会,让他们也能认识到神的大爱,指引他们投靠救主。

 

【耶稣使拉撒路复活】耶稣所作的第四件事,是唤醒已死的拉撒路。当然我们不可能这样作,但我们能使死者生前种种灵性特点──信、望、爱──重新活在家人的心中,譬如述说死者爱主的心愿与见证,激励他的亲人奔走天路。

 

()如何帮助临终病人

 

【一般人临死时的情绪反应】根据专家研究结果,一个临死病人,通常会有如下的五个阶段式情绪反应:

    ()震惊且否认:当一个人得知他得了末期绝症时,第一个反应多是震惊且否认的。他不相信且不接受这样的诊断结果。这阶段反应的特征是发出不,不是我的呼喊。这几乎是在任何震惊情况都有的正常反应。病患多半否认这样的诊断,假装他将会好,且能再过正常的生活。他可能一个医生换过一医生,企图去找到一个能告诉他第一次的诊断是错误的。

    ()愤怒且生气:第二种临死病人所经过的情绪是愤怒和生气。这意谓着此人可能不再否认他的情况,所以他觉得需要发泄大量的怒气、挫败、害怕和绝望。这时期的特征是有一连串的问题,如为什么是我?或为什么是这样?或为什么不是那样呢?我不是一个好的基督徒吗?在他的挫折中,他可能厌烦在他周围的每个人──包括医生、护士,甚至神。

    ()讨价还价:第三种情绪是病人知道死亡已经无法避免,所以他寻求医生或神是否可多活一段时间。这阶段的特征是承认:是的,但是...病人希望延长时间来完成他未作完的事情。正如希西家王知道自己即将死了时,他就与神祷告交涉,求神让他多活几年(王下二十1~6)

    ()忧郁消沉:第四种情绪则是病人开始对这个事实感到哀伤,因他必须离开他的家人、他的工作和他在世的生活。这时期的特征是恸哭着:可怜的我!忧郁消沉可能是有行动的,也可能是安静的。有行动的特征多半是流泪;安静者的特征多半是畏缩。当主耶稣上十字架之前,祂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也经历过临死的伤痛(路廿二44)

    ()接受:最后的一种临死的情绪时期,是病人已接受他将死的事实,且从自己、他人和神那儿找到平安。正如年迈的祭司西面,当他看到救主时,他说:主阿,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路二29~30)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五个阶段。有些人并不能活到足以经历所有的时期;其它人则拒绝去接受死亡的事实。他们不是否认死亡,就是到处找名医看病,或尝试用各样所谓祖传秘方来作存活的努力。无论如何,假如给予足够的时间,且在正常的环境下,一个绝症病人在死前,多半都会经过这五个情绪反应时期。

 

【绝症病人的七种需要】一个临死的病人至少有七种需要:

    ()允许他谈论有关他的死亡:一个末期病人第一个需要是被承认。他需要至少有一个人能和他维持感情上忠诚的关系。他需要能和某人自由地分享他的感受──即使他们可能是极消极的。所以必须使自己随时以敞开的心来接受他。

    ()让你的爱慢慢流向他:末期病患所需要的第二件事,是你爱的表达。在他生病的时期,他将经历极大的孤单寂寞;感觉四周没有人了解他或关心他。所以需要你去关怀他,看他。主耶稣曾把看望病人说成: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廿五40)

    ()帮助他持续他的希望:总要帮助病人维持活下去的盼望。除非一个人能认识他活着的意义,一般常人是哀莫大于心死。

    ()帮助他信任他的医生:一个临死病人必须对他的医生,和医院的看护人员具有完全的信心和信任。他需要相信,任何改善他身体状况的药物都在使用着,假如他能相信现在的病况,以及正在进行的治疗对他身体的影响,都可帮助病人。

    ()给他有关他家人往后生活的保证:临死病人的另一个需要,是能够给他一个保证,即那些平日倚赖他的人,能在他死后仍能受到别人的关照。

    ()帮助他更多认识并经历基督:一个不信的人,如果能认识救主耶稣基督,那么在他面对死亡时,将会有极大的平安和确信。

    一个信徒,在他所余下不多的时日中,仍需要经常与救主基督连在一起,更多认识并经历基督,让基督的平安在他心中作主(西三15)

    ()帮助他一心一意活着:我们必须帮助末期病人专心于他的生活,且尽可能活得久且丰富,而不是专注于他的死。死时只需极短的时间──仅是人生中的一小部份:一周、二周、一个月──而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活着。所以我们必须帮助他在最后的生命过得充实,且每天过得积极。

 

()如何帮助你自己渡过亲人病故的打击

 

    所爱之人的死亡是最令人心碎的经验,而忧伤是最具毁灭性的力量,假如我们经过一段正常忧伤时期后,仍然不得释放,那么我们将被它所辖制。虽然没有任何的话语、理论或方程式可以减少忧伤的打击,但下列七项建议多少能有帮助:

 

【归向神】第一,求神帮助你。保罗称神为赐安慰的神(林后一3)。神能够在我们的患难中坚固我们。祂并未使我们免于患难,却愿意在一切的患难中赐力量给我们──假如我们愿意求告祂。这是历代基督徒可以作的见证。同样地,神的恩典够你用,只要你求告祂。透过祷告、查经及敬拜,你能找到克服忧伤的内在力量。

 

【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第二,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死亡与出生、成长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不信主的乔治萧伯纳也曾说:生命的最后统计都是相同的──另一个人从一个将死的人诞生。

    虽然人的寿命每年都增加一点,但是没有一人能保证还有明天,人有一死是免不了的事。年岁愈长,身体的状况就每下愈况,意外与疾病持续地发生,而人最后的敌人就是死亡。所以人人应预备死亡。我们必须接受它为生命的一部分。

 

【发抒你的忧伤】第三,让眼泪来发抒你的忧伤。流泪是心灵得医治一个很正常的过程,千万不要以掉眼泪为耻,也不要担心。

    眼泪是天然活塞之一。哭泣可以疏导情绪的压力,不致伤害身体。我们很像高压快锅,必须有一个活塞发泄压力,不然会爆炸。所以我们不当压抑忧伤,而需要发泄。

    但有一些人持着如此的论调:你要咬紧牙根、忍住眼泪,你必须勇敢地承受,不然会显示你缺少信心。

    我们不要如此想。眼泪是忧伤的自然流露。在祂的朋友拉撒路墓旁,耶稣哭了。罗马书第十二章十五节也告诉我们:当与哀哭的人同哭。保罗说:我流泪写信给你们(林后二4)。同一位神赐给我们能与他人一同欢笑的嘴唇,也赐给我们泪腺能与他人同哭,二者都是与生俱来的。

    圣经说到我们信徒不当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忧伤(帖前四13~18),但并不是说禁止我们忧伤。盼望会控制忧伤的程度,但禁止忧伤是不可能的。适度的忧伤是合宜的。

 

【在追忆中度过】第四,花时间经历你对所爱之人的回忆。不要尝试躲避这些回忆,也不要否定它的存在。

    有些好心人士可能劝告你:目前你需要长期的旅游,以忘掉过去的一切。但你的家才是面对新调整最好的地方。虽然以后会有旅行、改变或休息的时间,但忘掉它并非好的解决办法。

    很可能你需要翻开相簿;听听耳熟目详、又是你与死者生前都喜爱的音乐;在常走的小路上徘徊追忆;或抚视与死者生前共同珍爱的桌椅、服饰、书籍。不要逃避这些追忆,却要面对它。毕竟,从忧伤中恢复,并非表示抹去对死者生前种种的追忆。

    至于死者的所有衣物就需要特别的处理。因为在处理死者衣物时,往往会掉下不少眼泪。使徒行传第九章卅九节中,提到多加的朋友拿起多加生前给她们做的里衣、外衣,就哭了起来。

    所以有一些人怕伤感落泪,就请他人处理死者生前衣柜的所有物;也有些人却保留死者的每样东西,并期待死者有一天再回到家里。像这两种心态都不能带来心灵的医治,并且还否定了死亡的事实。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来处理所爱之人的衣物,虽然不容易,但是在处理的过程当中,会使你忧伤的心灵更快得到医治。

    在那时候你可能需要时间来决定,死者的所有物中那些东西应予以保留。有许多人在事后懊悔当时做了匆促的决定,把与死者同住的房子卖掉。

    所以在追忆中正常地度过,有助于医治你的心灵。

 

【倾诉你的悲伤】第五,说出你的悲伤。忧伤不但要经由眼泪,同时也要从言语上表达出来。心理治疗的秘诀,也在于将压抑的情绪说出来以得到释放。同样地,将忧伤、苦毒、愤恨倾诉出来,可以带来释放。不妨找个朋友倾诉你心中的感觉,你的牧师、亲戚、好友都是好的对象,并不一定要找协谈辅导专家。

    最好的对象,是他有时间并且也关心你;他对你所说的完全能够接受并不以为怪;而且他能为你守秘密,对神、对你有坚定的信心。

    有一位著名的心理分析专家曾经这样说过:两个好友在早上十点钟彼此倾谈所带来的心理治疗,强似整天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密友之间的谈话实在可以解决问题,或者至少可以使问题不会趋向严重。

 

【保持忙碌】第六,找工作做。丧礼之后一段时间,眼泪会渐渐流得慢、流得少,你也渐渐安全度过一切的追念。你已找了朋友倾诉,现在应该开始找工作做,使自己保持忙碌。

    当他的儿子病危时,大卫王避开众人进入内室忧伤,禁食祷告。但等他的孩子死了,他立刻起来,换了衣服,进神的殿敬拜,回宫处理国事(撒下十二20)

    有人这样说过:在闲懒的土地中忧伤滋长。假如我们有工作要完成,我们算是幸运的。在追念死者之余,我们仍需与实际工作保持接触。

    不要操之过急,免得压抑了忧伤的情绪;也不要使自己闲懒太久,使精力全部消耗在自怜当中。人生像骑脚踏车,车子往前进时才可保持平衡。有创意的工作是有益身心的。

 

【生命是一个礼物的思想】第七,生命是一个礼物。人类并非互属。我们都是神的儿女,我们属于神。由于恩典,我们相聚一段时间,为此我们当献上感谢。当神呼召他们回去时,我们不能抓住不放,也不能拒绝。约翰鲍威尔观察到耶稣用两个人物来形容死亡的降临,一个是夜间的贼,另一个是迎娶所爱的新娘。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不在于死亡的本质,而在于人对其所有物的态度。譬如一个人若觉得他的亲人是属于他的,那么死亡就彷佛是夜间的贼;对于那些认知万物原本属于神的人而言,死亡像是新郎来迎接他所爱的。这就是圣经中对死亡一种圣洁的新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