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榜样与鉴戒

 

()值得信徒效法的好榜样

 

【暗室之后蔡苏娟】暗室之后一书的作者蔡女士,患了一种异常痛苦的奇症,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五十多年转辗床褥,困处暗室;一见日光,如刀刺双目,稍进佳肴,则剧烈呕吐。发病之时,身如火烧,虽在严冬,热如炎夏,指裂见骨,痛如锥心。这种遭遇,在世人看来,真是活活受罪,生不如死。但是她却学会了真正交托给主的功课,得到了真正安息于主的生活。她深深地藏在主的里面,平平安安地行过死荫的幽谷,不但病痛不能困倒她,死亡也不能吞灭她;而且反在患难中得到平安,痛苦中得到喜乐,黑暗中得到亮光!使千千万万读其书,见其人,闻其言的人,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神的慈爱,神的信实,神的大能,神的奇妙和神的荣耀。

   蔡女士染恙当初的情形,据她自述:在一个早晨醒来的时候,感觉房子忽然的围着我旋转,当时的光好像刀戮我的眼睛,我的身体僵硬得像一个死尸在冷栗的地方,我不能对人说是怎么一回事,仅能发出呻吟的声音,和手的移动。同屋的人知道了,都小心的看护我,她们在墙的四围挂上深黑的帘子,使光不能透进来,又用黑带子遮我的眼睛;我的旁边总有个女人陪着我,然而我睡在那里,真是生不如死。足足有十七天不能吃,不能动,八个月不能说话,一年半不能打开眼睛。

    蔡女士在她的暗室之内,虽长期处于万般痛苦的试炼之中,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主的恩爱,她从来没有向主问:为什么令我这样?而只问: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她昼夜思想神的律法,并恒切祷告,与神息息相通,有最深密的交契。曾有一次,一位有爱心的朋友问她说,是否一个人终日消磨在一个黑暗的房子里,会感觉孤单和疲倦吗?啊,不!她回答说:主是我永久的伴侣──真正的朋友;我是这暗室之后,祂是我光明之主。

 

【在极度的病痛中仍有满足的喜乐】一个传道人在乡村工作。某天晚上,无意之中走进了一所又暗又脏的小屋。他听见屋隅发出微弱的声音问说:是谁?他擦了一根火柴,从火光中看见了地上的缺乏和痛苦,但充满喜乐和平安:一个老妇人卧病在床,她患着风湿症,痛苦异常,可是她仍很平安,很喜乐。那时正是最冷的二月,她没有燃料,也没有粮食;没有灯光,也没有照料的人。她所有的,只是依靠神的信心。人生的痛苦,在她身上都齐全了,一点也没有什么可以叫她快乐的了,可是她仍旧能够发出哈利路亚的赞美来,好似一无缺乏和病痛一般。

    她真是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四8~9)

 

【他在癌症的疼痛中仍不以为苦】有一位老年圣徒得了癌症,他躺在床上,却从不发怨言。他的妻子问他:你痛苦吗?他总是答道:我不苦!他去世时非常安详!这位圣徒真是让基督所赐的平安来处理他所面临的境遇。

 

【虽不明白却安然领受病痛】马丁路得在他的病榻上顶痛苦的时候,仍不住的赞美和感谢,并传给我们这段信息:这些痛苦和困难,很像排字人所排的铅版;现在看上去,字是反的,也读不出什么意义来,可是等到铅版印在纸上,我们就看得清楚,而且也明了其中的意义了。今天我们所受的痛苦,虽然解释不通,但是到了那一天,我们就会明白的。

 

【轮椅上的欢唱】罗勃特布鲁斯讲了下面的故事:有一天我在一条繁华的街上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吟唱颂歌。他的声音很甜,即使在嘈杂的车声之中仍然清晰可辨。当我走到那人的跟前,发现他竟是一位失去双腿的人,他用手转动轮椅慢慢前进。我对他说:朋友,我要你知道,任何人若听到在你这种景况中的人的歌唱,都会受到鼓舞的。他微笑地告诉我说:当我不去注意我已失去的,而集中注意我所余下来的,我便不自主的要颂扬主恩。我们时常把注意力集中在我们所希望获得的事物上,结果非但不能赞美神的慈爱,反倒加深加宽我们的不满。对于我们所余下的,我们竟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知心存感恩。你可能会因没有鞋子而发出埋怨,但对那些没有脚的人你又作何感想呢?

 

【痲疯病患数算主恩】北卡的辛登牧师有一次去短宣时,在头巴岛痲疯病院带领崇拜,当时尚有些时间可以唱首诗歌,有位一直未曾面对讲台的姊妹转过脸来。

    辛登牧师说那是张最令人不忍卒睹的脸:她的鼻子、耳朵都溃烂掉了,痲疯病毒也破坏她的嘴唇。她举起没有手指的手问:我们可以唱数算你的恩典吗?

    辛登牧师平静其激动的情绪结束崇拜后,有位短宣队友对他说:牧师,我猜你以后再也唱不出这首诗歌了。

    他的回答是:我还是会唱这诗歌,只是心境更不同于以往。

 

【凭正确的信心经历神的医治】下面的话是主仆倪柝声弟兄的自述见证:一九二四年,我患上了严重的肺病,需要长期休养。我曾去见过一位有名的德国医生,他用X光照我的肺。以后我请他再照一次,他说,不需要。他把另外一个人的X光照片给我看,说:这个人的情形比你的好,然而这张片子照了之后两个星期,这人死了。你以后不必再来见我,我也不想白赚你的钱。这样我就失望的回去。每天下午有潮热,夜间盗汗,不能睡。但我仍勉强写作、读经,并出去带领聚会,赴会的途中,我常常要抱住电灯柱子来休息喘气。我决意在我生命竭尽之前,将我在神面前所学习、所经历的,写成一本书。那时,我的病严重,连躺下都不能。写的时候,要坐在一张高背椅子上,胸部顶住桌子,前后压住,这样可以减轻胸部的疼痛。靠着主,在四个月内,我写完了三卷属灵人。(编者按:此一属灵巨著完成时,他年方二十六岁。)当我写的期间,有许多血汗和眼泪。每次写作后,我就对自己说,这是我为教会所作的最后一个见证。

   我的病情到一个地步,甚至有一位弟兄打电报给各地教会说,我没有希望,不必再为我祷告了。但仍有七、八个弟兄姊妹,在邻近的李渊如姊妹家里,为我禁食祷告了两三天。那时,我躺卧在床,向神认罪,求神赐给我信心,神就给了我三句话:因信而活(罗一17);凭信而立(林后一24);凭信而行(林后五7)。我对神的话充满了信心和喜乐。我信神已经医治了我,我不会死,我因信而活了!我就不顾一切,要从病床起身站立。于是穿衣准备下床,以致出了很多冷汗,好像被雨淋透。但我宣告说:凭信而立!我就立起来,但又出冷汗,几乎倒下。接着,神的话又临到我:要凭信而行!于是我凭信下楼,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走下二十五级楼梯。每走一步,我都说:主阿,是你使我能走。在信心中,真如同和主手拉着手一样,使我觉得力上加力。开了后门,走向李姊妹的家。我走进了她家,弟兄姊妹都注视着我,不出声,也不动。我坐在他们中间,大家都非常肃静的坐了一小时,气氛好像神在我们中间一样。后来我述说我蒙医治的经过,我们灵里欢喜快乐,一同赞美神奇妙的工作。那周主日,我在台上讲了三个小时。

 

【不再为自私的理由求神医治】有一位姊妹患支气管癌,在安徽淮南市医院和上海肿瘤医院几次治疗均无效。最后一次去上海治疗时,要求医生动手术,医生说:动手术可以,但是不能保证妳能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因癌的部位紧靠心脏。这位姊妹想,若不能活着下手术台,倒不如死在家里。回家后半月余,躺在床上痛得厉害,一点不能动弹,只得和衣靠在床头上,每天日夜痛得哭叫。两手抓紧棉被,哭着祷告说: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只有卅五岁,求你医治我,我还不能到你那里去!...她的独生子只有十二岁,怕自己死后孩子在后母手里要受苦,要求丈夫在她死后不要再娶妻子,丈夫不答,她就哭得更伤心。这样,她日夜求神务必医治她的病,足有半月余。

    在一次哀祷中,圣灵使她想到,若死去,岂不是空手去见主吗?多年蒙神大恩,实在数算不尽,自己却未曾为主献上什么,也没有为主做过一次见证,传过一句福音,真是一个忘恩的人。她的祷告改变方向了,不为自己孩子挂心,而想到自己亏欠主恩,空手见主而战兢痛哭,求神加她寿数,一定要为主结果子,才去见主。

    她痛哭不已,恳求神赦免她忘恩的罪,并真心诚意向神许愿,主若医治她,必定终身撇下世俗来事奉祂。神就怜恤她,她突然看见一只手向她胸口伸来,不知是谁的手,她往后退直到靠着枕头,无法再退,这只手就按在她的胸口。她说:真奇妙啊!原先我胸内刀割般的疼痛,立时停住了。全身经络舒展轻松起来,从此我就像个无病的人,轻快自在。丈夫和亲友们都喜出望外,为我感恩祷告。有的人因看见神在我身上的奇迹,信了主。

    从此,她和丈夫尽力为主工作,建立几处家庭教会,神也给她传福音和讲道的恩赐。我们住在她家的那天晚上,她请了许多信徒来听道,这些初信的,大部份是她传福音而信主的。后来她到上海检查,医生希奇地说:怎么妳里面的癌肿块没有了?她就向医生做上述的见证。当她向我们作见证时,精神很好,声音宏亮,真看出圣灵与她同在,作见证有属灵的能力。

 

【儿子之死使我更多思想天上的事】有位牧师失去了孩子;他曾经参加过很多的葬礼,并安慰丧家的忧伤,而这次竟是他自己的亲人,一股难堪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时,另一位牧师前来主持葬礼并讲道,讲道完毕,这位父亲即刻立起身来,站在棺木前方。他说,几年前刚到这教区时,他常常往河的对岸望过去,他对河那边的人没有兴趣,因为彼此并不相识,而且没有一位信徒是属于他的教区。然而几年后,有位青年来到他家,娶了他的女儿,之后就住在河的彼岸;于是,他突然对河那边的人产生兴趣,每早晨起床后总会往窗外看过去,眺望河那边女儿的家园。而如今,他说:我另外一个女儿走了,她被带到另一条河的彼岸,此刻,我觉得天堂比以前任何时候都与我更亲切更靠近。

 

【和他一模一样】一位气宇不凡的先生,每天都带着他五岁大的儿子,到我工作的医疗中心来接受化学治疗。入时的衣着和一头浓密的华发,使他显得与众不同,而他的儿子则经常笑容可掬,十分可人,我实在看不出是谁生病。一天,他们从我面前走过,那个孩子没有像平常那样戴着帽子,我看到了他发亮的秃头。我转向他父亲,令我惊异的是他和儿子一样童山濯濯。瞧我爸爸!那个孩子兴高采烈地说,他也剃光了头,好让我们看来一模一样。他要陪我一起把头发长回来。他父亲微微含笑,在我眼中,他比过去显得更加出众。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一位杂志编辑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心胸隐隐作痛。他起初没有理会,以为是昨天晚上睡得不好。但一连几天都觉得疼痛,于是他去见医生。医生不能肯定他有什么毛病,因为他一向保持良好的健康记录。于是为他全身扫描和切片化验。检验的结果是他患上了某种现在无法医治的癌症。医生对他说,大概只有六个月的生命。医生问他要否接受电疗或什么药物,但只能减轻他的痛苦,不能把他治好的。这位编辑好像被判死刑一般,一时不知所措。但医生又对他说,现在有人提出最新的方法,是用大笑去减轻痛苦。于是他去见教会的牧师,告诉他自己的情况,问牧师在教会这么多团契小组中,那一班人常常会大笑的。牧师想了一会,题议他去四至五岁儿童级的主日学为助教。于是他去了。这班活泼可爱的儿童,看见一位伯伯参加他们的主日学,便觉得很好笑,一看见他来便嘻哈大笑。此后这班好奇的小朋友,时常问他很多奇怪而富想象力和天真的问题,是他当编辑以来从未遇到的。所以他每礼拜都可以大笑一个钟头。半年之后,他竟然不药而愈,癌症不单没有扩散,反而完全消失了。原来最新的医学研究发现:大笑可以使身体产生大量的恩多芬(Endorphin),那是最自然和不会产生副作用的止痛剂,可以治风湿、瘫痪和过敏症。其实圣经也记载:喜乐的心乃是良药(箴十七22),而笑是唯一不会危害健康的传染病。

 

 ()可供信徒作为鉴戒的实例

 

【迷信神迹医病耽延就医】下面是一位父亲,在他儿子过世几年后,才幡然醒悟从前想法的错误,盼能对他人有所帮助而写的信:

    我存着祷告的心来写这一封信,期望能和你们分享一些我付了极大代价所学得的功课。靠着神的恩典和主耶稣永不止息的大爱,我和内人终于渡过了这次可怕的试炼。

    虽然我们感到十分困惑;但却深知必须定睛在主耶稣的身上,完全的信靠祂。内人在经过几个月之后,就开始能够接受孩子已死的事实,并且相信这孩子是回到主的身边。我却花了三年,才接受了那个事实。

    我们曾热切盼望我们的孩子得医治,但却用错了方法。当我们为自己犯了过失杀人,及虐待孩子而自责时,内人却告诉我主启示她的话,她说:是我们残缺不全的爱,害了孩子。但神却说过:祂的爱是永不止息的。

    于是我才想起来了:我们太专注于自以为是的信心,而忘记了那更大的命令是爱。当我们在为孩子祷告时,我们眼看着他受很大的痛苦,却没有给他注射药。若我们爱他,我们当时就应该给他胰岛素,因为我们知道这药可以减轻他的痛苦。但那时我们却认为给他药是缺乏信心的表现,而且认为这样作会拦阻神医治他。后来,我发现我的这种行为与圣经上所说的完全相反。因为圣经上说: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十三13)。爱比信心更伟大。

    我发觉问题出在我把信心(faith)和相信(belief)弄混了。我以为只要我相信了,神就一定会医治。我把医治与我们相信相提并论,以为我坚定的相信,就是表示有信心。

    我们拒绝拿药来救我们孩子的性命,这种行动完全是凭着我们自己的假设。其实,我们的行动大大拦阻了圣灵在我们儿子身上的工作。

    诚心的祷告,希望你们能明白我所学到的功课,这一课的代价实在太昂贵了,我想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愿意付这么大的代价来学这个功课。

 

【相信神要医治并不是真信心】余慈度小姐是带领倪柝声弟兄信主的。她后来生病,在奶上长瘤,天天流出许多脓。那时,倪弟兄三期肺病刚刚得到痊愈。她听见倪弟兄得了医治,就写了一封信,请倪弟兄到江湾去看她。她信心顶大地说:我相信神定归医治我的病。倪弟兄对她说:妳不能说,相信神定规医治妳的病,这不是信心。他们又谈了很久就分手了。

    过了两个月,余小姐的病越过越不好。我们都知道,长毒瘤是相当痛苦的,肉也烂,细胞不知道破坏多少,又臭,又苦。起头的时候,医生说可以开刀,后来就是要请医生也没有用。但是她说:神会医治我。倪弟兄说:这不是信心。在她旁边的西国教士也和倪弟兄争论,她们说:余小姐的信心大得很。但是倪弟兄说:这不是信心。她要相信神医治了我,这才是信心。不是神要医治,乃是神医治了。我们所有真的信心,是信神医治了我。神要医治和神必定医治,都是盼望。

    又两个月后,有一天,倪弟兄收到一封信,她说:我定规在两三天之内要起床,我相信神必定医治我,所以我必定起来。那几天,倪弟兄相当的忙,不能去看她,就覆了一封信说:信心在前,行为在后,这一个信心是活的。行为在前,信心在后,这一个信心是死的。这是基本的原则。人是先有信心,后有行为。先有行为,后有信心,那一个信心不行。倪弟兄指明给她看说:妳如果相信我得了医治而起来,这一个起来是活的。感谢神,祂医治了我。我如果想,我应该起来,神会医治我,请妳记得,我靠着我的行为来保那一个医治,那一个医治是死的。不能盼望用行为来叫神医治。

    第二天,倪弟兄赶去看她,并请求她不要起来,又对她说:妳如果得了医治,爬起来可以。妳如果要爬起来得医治,不可以。你看见这是基本的分别,你如果得了医治,爬起来是可以的。圣经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行。你如果爬起来,觉得神必定医治你,结果定规不行;你盼望用行为来叫神医治你,第一天行,第二天就不行。那一天,她没有爬起来。当然后来慢慢的离开了世界。

 

【未曾亲身经历不知病人的痛苦】刘小姐是一身体强健的人,除婴孩时生过一次病以外,再没有生过第二次病。她在护士学校毕业之后,献身服务病人。她想尽她力量用爱心服事病人。但是病人大多都是极难对付。一次夜班,有一身上生疮的病人不住的呻吟呼叫,她为顾全其它病人,就去请他不要作声,以免打扰别人。那知不一会儿病人又起呻吟。她又委婉劝他。不久,病人还是呼叫起来。这时她就光火了,责怪病人不肯忍痛。因她没有经历过生疮的痛苦,所以不能谅解病人。又一次,一个病人发了高烧,体温升到华氏一百零四度。她知道病人热到这种地步,需要多多饮水,她便取来一大杯冷水给病人喝。病人喝了半口,就不肯再喝。她强要病人喝,病人却一定不肯喝;这可把她急坏了。她想,这又不是苦药,为什么这样坚决不肯喝,真是不知好歹。于是大声叱责病人。病人难过至极,放声大哭起来。

    翌年,刘小姐右耳里面生了一个小疮,痛得日夜不能睡觉。且有几天,痛得使她直闹直哭,总得要人用热手巾敷在她的耳朵上。看护她的人夜间因为疲乏,稍去休息一下,她就痛得喊叫起来。当她在发热时,口苦得像含着黄莲。明知发热之时必须多多喝水,可是水到口中,比药还难下咽,半口也喝不下。后来脓流出来了,才逐渐痊愈。

     经过这一次的病,她才经历了疼痛和发热的滋味,也就开始觉得昔日那样对待病人的不当;从前她恨病人不知好歹,现在觉得自己亏待了那些病人。从此她懂得如何看护服事病人。凡是住院病人,异口同声,对她都称赞有加。

 

【失眠只知数羊不知思念牧羊人】在澳洲雪梨有一位基督徒商人,因为生意兴隆,工作繁重,所以不单在雪梨开设总公司,更在墨尔本和比利斯本开设分公司,也派了一些忠心的职员去主持分公司的业务。但他又怕他们应付不来,所以他时常忧虑,以致食欲不振,更患上失眠症。他尝试去看医生,医生给他一些安眠药,但他对药物敏感,所以不能再吃。于是他去看精神病医生,那医生分析他的心理,劝他不如晚上睡前幻想自己在一片大农场中,看见很多的羊,叫他将那些羊数一数。结果他开始数小羊,他记得圣经内的一百只羊,于是由一数到一百,并没有一只失落的,全部都进了羊圈。但他仍然睡不着,最后他去找教会的牧师,希望他提供一个有效的方法。牧师听了他的各种方法之后,问他说:为什么你只是记得路加福音十五章的一百只羊,而不记得约翰福音十章的好牧人呢?你今天晚上不要数小羊了,专心仰望牧羊人,你一定可以入睡的。

 

【心里的顽疾无药可治】澳洲雪梨有一位白医生,已经六十多岁了,但前来他的医务所求诊的络绎不绝,因为经过他亲手治疗的,无一不迅速痊愈,药到病除。

    有一位坐轮椅的女士来到他的诊所,要求他诊断瘫痪的原因。起初她只是手脚痲痹,后来恶化,连站起来也无力,行动不便,要坐在轮椅上。虽然她遍访名医,每位医生都给她开一些昂贵的新药,他们怀疑这病与食物敏感、空气污染、室内毒气污染有关,但仍毫无起色。于是她慕白医生的名前来求医,希望他能找出病源。白医生根据行医多年的经验,猜测她的病并非源于身体的机能,可能来自心理。因为看见她那硬崩崩和毫无笑容的面孔,额头上布满深坑的皱纹,料想她心中必定有难解的结。于是问她是否与什么人有冤仇,她听后勃然大怒,大骂医生说,她是来看病的,这可与她和别人结怨有何相干,便忿而离开。

    但过了几天,她又回来找医生。医生又问她同样的问题,起初她不大愿意回答,支吾以对,似有难言之隐。医生坦言对她说,她应去找那位仇家,与她和好,疾病自然会不药而愈,她半信半疑的回去了。不需多久,她又回来见医生,感谢他把她治好了。

    白医生说,根据他诊病的经验所得,不少病人的病,实在是源自心中仇恨、忿怒、嫉妒和不满。即使服用最新发明的抗生素或重量级的特效药,也无任何疗效。最重要的还是治好心理的疾病,不需服药便可以痊愈。多少人所付出的医药费都枉花的,因为心里的顽疾怎可以用药物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