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六章  归荣耀与神

 

瞎子立刻看见了,就跟随耶稣,一路归荣耀与神。众人看见这事,也赞美神。(路十八43

就跳起来,站着,又行走,同他们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神。(徒三8

一般人认为在生病时比健康时更容易虔诚;在默默受苦时,比处于忙碌活跃的日常生活,更能以心灵去寻求主。病人基于这些理由,向主求医治便感到迟疑,他们以为疾病比健康或许更能令人蒙福,这就忽视了医治及其果子都是属天的。虽然借着世上药物而作的医治,可能叫神放手,但属天的医治,却能将我们紧紧与他相系。在我们这时代,和耶稣基督在世上传道的时代,得到他医治的信徒,比那些仍然病着的,格外能荣耀他。疾病只有在彰显神的能力时,才能荣耀他(约九3,十一4)。

受苦者因受到苦难而荣耀神,可能是出自勉强的。如果他拥有健康和选择的自由,他的心很可能转向世界。人的敬虔既然依赖病情而定,主只有不予医治了,这就是为什么世人总认为基督教只在病床或棺木中才能发挥功效。为了让世人确信,信心的力量可以胜过试探,健康的信徒身处于忙碌的工作和活跃的生活中,也必须有安祥和圣洁,尽管许多病人能以忍受苦难来荣耀神,但如能得到他所赐给的健康,一定更能使他多得荣耀。

那么,有人会问了,为什么凭着信心祈祷得医治的人,比那些藉世上医药得医治的人,更能荣耀主呢?理由是这样:以医药来治病,所显示的是神在自然界的能力,但是不能使我们跟他产生活泼而直接的接触。属天的医治,则是直接由神而来的作为,单单依靠圣灵。

以后者情况而言,与神接触是必须的,也由于这理由,审察良心和承认罪恶是第一步准备工作(林前十一30~32;雅五15~16)。得到如此医治的人,就是蒙呼召重新将自己分别为圣,完全献给主(林前六13~19)。这一切都仰赖信心的作为,抓住主的应许、顺服他,永不怀疑他会掌管凡献给他的。凭着生命的圣洁所得到的健康所以能持久,以及为什么要以顺服的态度求属天医治的喜悦,原因就在于此(出十五26)。

在这些情况下所得到的健康,比单单凭借普通医疗而得到的复原,显然能获得极多的属灵祝福。主在医治身体时,为了能保有它,就将它造成为他可以居住的殿。这时候,灵里所充满的喜乐是无法形容的。这不但是得医治的喜乐,而且是结合着谦卑和热诚,经验到主的触摸,从他那里得到新生命的喜乐。得到如此医治的人必充满着极大的喜乐来高举主、以言行来荣耀他,将整个生命奉献给他。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医治果实,有时候甚至有倒退的情形。被医治者和周围信徒的生活,其关系密不可分。他们的怀疑与不调和,会使他的信心受影响,不过这也形成一种新的开始。他的生命在主的生命里,每天都有新的发现和认识。他与主之间,进入更亲密的喜乐与相交,学习依靠他而生活,并且由于更完全分别为圣而从他那里得到力量。

哦,教会生活在这样的信心里会变成何等奇妙的光景呀!在每个病人认清疾病是为要人成圣的呼召,并且期待主的临到,医治神迹就会加倍发生。而每次医治都为神的能力作见证,人就乐意与诗人同声欢呼: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他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一O2~3)──  慕安得烈《属天的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