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廿八章  约伯的疾病和医治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伯二7

在约伯的奥妙历史中,遮掩灵界的布幔暂时升起,让我们稍稍一睹天堂和地狱的景象。我们目击疾病的特殊试探,撒但将之用来与神争辩,企图陷人的灵魂于万劫不复。但神却在同样的试炼上力求引导人成圣。我们借着他的启示,从约伯的个案看见疾病的根源及其应有的结果,以及如何从其中寻求拯救。

疾病根源何在?是从神还是从撒但而来?对这问题,意见极不一致。有人认为来自神,又有人认为是恶者的工作。如果两方面都坚持己见而排斥另一方,则二者皆错,但如果他们承认这问题的两面性,则二者都对。我们可以说疾病出自撒但,然而,如果不得神的允许就无法存在。再从另一方面说,撒但的势力属于压迫者,并没有权攻击人,但按照神的律例,如果有人将自己交给撒但,就处于它控制之下,它就可以冠冕堂皇地提出要求。

撒但是罪和幽暗世界的王,疾病则是罪的结果。因此,它就有权主宰罪人的身体。神也承认过他是世界之王的地位,但是如今已被制服而予以倾覆了。只是仍有许多自甘沉沦的人,落在它的管辖之下。于是,它用疾病折磨他们,使他们远离神而归于灭亡。

不过,我们得立即声明,撒但的势力绝非无所不能,如果不经神授权,他什么都不能作。神任凭它尽一切力量去试探人,甚至试探信徒,目的只在叫人因此结出成圣之果。经上又说撒但拥有死权(来二14),凡是死亡猖獗的地方就有它在。但是如果没有神的明确旨意,它就毫无能力决定神仆人的生死。疾病也是如此,由于罪,疾病就成为撒但的工具。但是这世界的至高指导权力既在神的手中,我们也可以说,它可被视作是神的工作。凡是熟读约伯记的人,都会清楚其中的记述。

疾病会有什么结果?其结果的好坏,要看在我们身上得胜的,究竟是神还是撒但?在撒但的影响下,病人会越陷越深。那时候,病人就不肯承认罪是管教的原因,而只顾凭自己的力量与苦难搏斗。他会一心一意只求病得医治,而绝不期望从罪中得拯救了。

然而,只要神一旦赢得胜利,就可借着疾病引导受苦者弃绝自我,完全向神顺服了。约伯的一生可为明证。他的朋友不公正地指责说,他所以遭遇奇祸是因为他自己触犯了极重之罪的缘故。当然,实际情形并非如此,因为神亲自证明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二3)。

可惜约伯为了替自己辩解,走向另一极端。他不但不肯谦卑下来,在主的面前承认自己隐藏的罪,反而以自以为义的态度强辩。一直到神向他显现,他才认罪说: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四十二6)在这时候,疾病成为祝福的记号,促使他重新认识神,比以往格外谦卑。当神容许撒但以疾病来打击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从神那里领受同样的祝福。所有能够毫无保留向神舍弃自己的人,也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我们该如何由疾病得拯救呢?作父亲的绝不会任意持续地对儿女惩治。我们的神在容许罪的时候也有他的目标,不到不得已时,不会拖长管教的时间。约伯明白了神的旨意,立刻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侧耳倾听神的启示,惩治也实时停止。神亲自将约伯从撒但的手中拯救出来,医治了他的疾病。

我们这时代的人,也只要明白了神容许他们受惩治的清楚目标,并且在达到时(即他们接受圣灵引导认罪并弃绝罪,将自己分别为圣完全献给主),这惩治就再也不必要了。主能,且愿意拯救他们!神用撒但如同聪明的官用狱卒一样。只在一定的时间内,把儿女送去受管束。然后,基督制伏了撒但,替我们背负罪恶和疾病,并且使我们与他相连。──  慕安得烈《属天的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