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个人和众人

 

读经:

我们若果颠狂,是为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林后五13

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九3

亲爱的弟兄阿,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约壹四7

故此,你们要顺服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雅四7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祂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弗五22-24

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林前十二25

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五21

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何七8

 

      今天下午,有好多人是新来的,请饶恕我先说几句何西阿书七章八节的意思,然后再回到本题。这几天,我一直注意一件事,就是基督徒要作一翻过来的饼。什么叫没有翻过来的饼呢?就是一面有火,一面没有火。翻过来的意思,就有这一面烤一烤,那一面也烤一烤。这是圣经中的一个大原则。就是基督徒对于许多事都得两边注重,如果只注重一边,就像一块没有翻过的饼,一面是焦不了,就是糊了;一面还有水,还是生的。如果有姊妹弄菜,或者弄鱼肉,如果一面焦了,一面还没有熟,就必定是没有翻过。请大家记得,翻是顶要紧的,凡没有翻过来的,必定一面焦了,一面还没有熟。翻过来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该两方面都注重。这一面当注重,那一面也当注重。这一方面当学习追求,那一方面也当学习追求。

今天下午所要讲的,虽不关乎属灵生命的原则,却是关乎信徒日常生活的原则,就是公共的生活,和个人的生活的原则。我们一方面要注重公共的生活,一方面也要注重个人的生活。我们一方面是肢体,一方面也是身体。所以我们一方面当注重肢体的生活,一方面也当注重身体的生活。我们不只自己一个,我们还有全身那么多的人。

      好像今天的天主教,所有权柄都在教皇手中,他们只听命于教皇一人,他们无宗派之可言。更正教只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前十几年,就已有一千五百多宗派。近来,也许更多。天主教是统一的,从起头到今天,都是听教皇的命令,他们是顶顺服教皇。更正教呢?派别多,信仰各异,主张不一。天主教走一极端,自己良心无主张,教皇怎样说,他们就怎样听。更正教呢?只顾自己的良心,不管别人的见地,只要有点不同,几个人就挂起一块招牌来,弄到东一个宗派,西一个宗派。所以,天主教是没有翻过的饼,更正教也是没有翻过的饼。天主教把良心烤焦了,更正教把彼此顺服烤焦了。天主教专顺服别人,更正教专顺服自己。天主教是罗马人是教皇,更正教是自己是教皇。天主教是没有翻过的饼,更正教也是没有翻过的饼。

      圣经是站在这两样的当中,有个人的自由,就是良心的主张;也有该听别人的地方,就是彼此的顺服。我们是身体,也是肢体。我们每一个该在全世界作一个独立的人,同时也该顺服别的弟兄姊妹。我们要保持肢体的生活,同时也要保持身体的生活;要注重团体的生活,也要注重个人的生活。如果只注重一方面,就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只专注重别人,自己没有主张,也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我们在神面前,同时要注重个人,同时也要注重团体。我今天要提起几件关乎个人生活,和团体生活不同的地方,不过请大家饶恕我不能顶仔细而已。

 

我们若果颠狅,是为神;若果谨守,是为你们(林后五13)】颠狂,就是发狂了。所以这样,是为神。但是,另一面谨守,是为人。这,一面是非常之个人的,一面是非常之团体的。按颠狂来说,是个人的事;按谨守来说,是团体的事。例如:早起一个人在那里读圣经,因主给了亮光,不禁把桌子拍几下,这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是,若我今天在这里,想起一节圣经来,就站起把桌子大拍起来,你们不是要说我疯了么?保罗是在神面前颠狂,在人面前谨守。你单单一人在一个地方,拍桌打椅的,欢喜的了不得,在神面前是可以的。若我们是在人的面前,我们就当谨守。顶多人在神的面前顶拘束,好像不知怎样祷告才好。其实在神的面前,心越热越好。当我们个人在神的面前,可以顶自由,颠狂的跳起来都可以,一直说阿利路亚都可以。但如果在聚会中,有人同在,在你的隔壁有人听你,你就不能大嚷大闹,你要在人的面前谨守。我说的话未免太直,但这是圣经的教训。保罗说颠狂只好在神面前,为人是应当谨守的。

      今天顶不好的光景,是许多人把在神面前的颠狂,搬到人的面前来,这是圣经永不许可的。你在房间,没有穿袜子,只穿小衫裤,你能不能祷告呢?我们都知道这是可以的。但如果在聚会中,这样当然不可以了。你在神那边能作的,在人的面前不一定能作,还得为着人来谨守。

      谨守是什么意思呢?谨守就是又谨慎,又自守。谨守就是有礼貌,谨守就是不颠狂,谨守就是规规矩矩。如果你在房间不祷告,专在人面前祷告;在房间不读经,专在人面前读经,好象样样货色都摆出来,店里什么都没有了。这并非在神面前的颠狂,这是堕落的生活,是神所不能赐福的。我们在人的面前,有谨守的部分;在神的面前,有颠狂的部分。这样,才是翻过来的饼。

      比方:我住在旷野,四面无人,连看牛看羊的人都没有。我在那里大声喊,大声祷告,这都可以,谁都不能来摸我。若我住在文德里,虽然是一个人住一所房子,如果我半夜三更大喊起来,邻居岂不是要说,恐怕是有人病了,或者有人死了么?请你记得,颠狂只能在神的面前,还得顾到为人谨守;在人面前谨守,还得学习在神的面前颠狂。有顶多的人,在人的面前谨守,在神的面前也谨守;在人的面前无生气,在神的面前也无生气。保罗在神的面前颠狂,在人的面前却气貌不扬。他所写的信是言语沉重,但当人见他的时候,却又是气貌不扬。他是顶平平常常的。我们该学习在神的面前颠狂,在人的面前谨守。

      有一位弟兄,顶会祷告。前几年我因身体有病,到他所住的地方去休息,他的房间正在我的隔壁。到了晚上,我因发热,身体软弱,睡不着。他的房间,灯一直点着。我去叩他的门,问他为什么还不睡。他说要睡的。等一会我再去看他,他还没有睡。等到他睡时,已经是两点钟了。我并不反对彻夜祈祷,但是,我们应当记得,颠狂只能在神的面前。如果在人的面前颠狂,人就要受不住。你不睡,人却要睡呢。你喜欢这样迟睡,人却不喜欢这样迟睡呢。第二天我看见他,我说,弟兄,并非因我昨夜没有睡好要劝你,不过,照这样一直作下去,与你没有益处,与人也没有益处。他不信我的话,后来他吐血了。哦,在神的面前颠狂是可以的,在人的面前颠狂,就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

      弟兄们,请你们不要怪我说直话。盼望你们两方面都记得,一方面在神的面前活泼,一方面在人的中间顶平常。如果你要作一特别的基督徒,只好在神面前作。不要在人的面前,把你所有的宝贝都摆出来。不要说话的时候,都好像有一特别的腔调;走路的时候,都好像有一特别的动作。我们要在人的面前顶平常。人穿我也穿,人吃我也吃。我们要作一翻过的饼。如果在神的面前颠狂,也在人的面前颠狂,就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我们要看见两边都是宝贝的。神喜悦这两件事,就是在神的面前发热心,在人的面前顶平常。

      那位弟兄已经娶亲了。我问到别的弟兄,他近来的情形怎样?有人告诉我说,他的妻子把饭,弄好了,一次请他,不来吃。十二点他没有吃中饭,到两点,他还没有吃中饭,甚至到五点六点,还得通知他说,请你吃中饭吧。他这样,在神的面前够颠狂,但是,在人的面前不够谨守。这不是一个基督徒该有的态度。你不要以为发热心,就迟到六点吃中饭也可以。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就夜里十二点吃中饭也不要紧。如果有你的妻子,或者还有别人等着你,你就该守时刻。在人中间的礼貌,你不可拆毁。我们一方面在神的面前,要尽力发热心;另一方面,在人的中间,要竭力顾念到别的弟兄和姊妹。

 

要顺服神,也要彼此顺服(雅四7;弗五21)】雅各书告诉我们说,你们要顺服神。以弗所书告诉我们说,又要彼此顺服。弟兄们,你们看见么?这里又是讲到两方面,一方面说要顺服神,一方面说要彼此顺服。顺服神是个人的事,彼此顺服是弟兄该作的。今天在教会里,是没有翻过的饼。一件事,只要弟兄姊妹的同意,是宗教的道理都跟从,是异端的教训也接受。只要是大多数赞成的就跟从。弄到把神的命令、圣经的教训都摔掉。这又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人那边虽然弄得好,但是,不管神这边,仍是没有翻过的饼。又有一等人,不管弟兄姊妹的意思如何,见地如何,只管神如何说,就如何行,好像那位弟兄,只管神如何说,以为热心够了,一点不顾到他的妻子,这也是一块没有翻过的饼。

      有顶多的事是神的旨意,但是,顶多的时候,要在人手里受限制,就需要等候。光知道神的旨意是够了,但是,弟兄姊妹两三个人合起来的见证,也是好的。如果一个指头动一动,能不能说只是一个指头动一动,不是我这个人动呢?岂不是一个肢体动,别的肢体也一起动么?一个肢体不能单独动作,因为肢体虽多,身子仍是一个呢。

      我特别对几位同工说几句话。因为在中国,许多工作才起头,不免有许多危险当防备。我们不只在行为上要学习顺服,就是在道理上还得学习顺服。不然,也要有分门别类像宗派一样的事发生。比方:你先得着一亮光,神说是的,你就什么都不顾,一下就传出去。但是,与你同在的弟兄,并不像你那样看清楚,你就应当等候得着他们的同意再讲。不然,就要有分门别类的事发生。你说,是神启示你的;他说,我没有看清楚,恐怕是异端。这样的时候,你就该等候。圣经说,你们要顺服神;但是,圣经也说,你们要彼此顺服。当弟兄们彼此看法有不同时,不要彼此争斗,分裂;可以等候,祷告,慢慢的学习看。让我说句顶直的话,没有一件东西能助人有属灵的进步会过于等候的。如果一直是真的,就等一等还是真的。如果错了,就更该等候了,幸亏有等候,才没有作错。但是,我们若非真舍己,真肯背十字架,就不能这样。温柔的等候,是需要神的恩典才能的。我们还得学这功课。

      神的话语,神的旨意,神的命令,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跟从的。在弟兄姊妹中间,有的问题能等候的,就当等候。但是,如果只顾到老等候,把顺服神都丢下了,就又是没有翻过的饼。许多事只因许多人的不同意,所以也不顺服,就是没有翻过的饼。这件事,既然在道理上顶清楚,在圣经的教训上顶清楚,不过同时有属肉体的阻挡,这就不能等待别人的同意才顺服。彼此顺服有一个界限,就是你存心顺服神,他也存心顺服神,才有等待的必须。如果季弟兄对某种问题没有看清楚,要我等一等,我肯。因我知道他是顺服神,求神喜悦的人。所以,彼此顺服,是在人肯顺服的中间才需要的。如果有一个人从来不顺服神,等他一辈子,也不能盼望他能同意,就不能等他。不然,就又是没有翻过的饼,你要被他拖下去了。

      弟兄们,我们在神的面前,要尽力出代价,顺服祂。同时,对于弟兄姊妹,需要等候的时候,就还得等候。匹马单枪的工作,永不是神在教会中的态度。使徒行传十三章一至三节说,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公会的人就要说,这是按立,这是圣品。但是,教师可以封使徒么?定无此理。按手,在这里是我和你有分。旧约时,人按手在牺牲头上,就是说,牠去是我去,牠死是我死。这里的按手就是说,他们和巴拿巴、保罗表同情。保罗等是得着安提阿的先知和教师的同心才去。所以他后来能回到安提阿,把当初他们被众人所托蒙神之恩,所作的一切事,都告诉他们,这是一要紧的原则。要顺服神,也要顺服弟兄。不只当看神如何,也当看弟兄们如何。不只在工作上要如此,在聚会里也要如此。彼此顺服的原则,能带领我们走顶长的路。我们要顺服神,我们也要得弟兄姊妹的同意。

      有一次,我要到一个乡下去传福音。那个乡下,有土匪,有杀人的事。在我快动身前,有两位年长的姊妹以为我不该去,就把我的船辞掉了,把我所租的房子也退租了。我个人知道是神要我去,但是,我也知道神的旨意要我顺服她们。但肉体是顶急的。不过主如果这样作,也只好顺服,后来到底有别的弟兄去,救了多少人虽然我无分,但是,我也够了。我们当顺服主,但是,如果不顺服弟兄,就是没有翻过的饼。总得这面翻一翻,那面也翻一翻,不然,就是没有翻过的饼。

 

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林前十二25)】当我们查哥林多书的时候,我们已经看见什么叫基督的身体。我们个人可以有进步,但是,没有一个进步,不与身体发生关系的。比方吃饭是我的口吃,也就是我这个人吃。能不能说我的口吃饭,我这个人并没有吃饭呢?我的手作事,就是我这个人作事;我的脚走路,就是我这个人走路。一个肢体有所动作,就是一个人有所动作。我曾说,比方我拿一张支票到银行去取钱。当行员付钱的时候,我用手去接;他能不能说,我是付给你的,我不能付给你的手呢?你想有没有这样的行员呢?我的手接受钱,就是我这个人接受钱,这是谁都承认的。

      圣经中顶紧要的真理是:一个肢体长进,全身就都长进。两个眼睛看,就是你这个人看;两个耳朵听,就是你这个人听;你的口说话,就是你这个人说话;你的手作事,就是你这个人作事。一个肢体动作,全身就得益处。所以,一个人不能有单独的生活。一个肢体所有的工作,所有的行为,都与全身发生关系,所以必须彼此相顾。你不能独立,以为与别的肢体无关。不能因你一人的失败,叫全身都失败。眼瞎,就是人瞎了。主说,你该作见证;但是,你作哑吧。你要知道,你一个人的退后失败,就是全人的退后失败。吃食物的是口,但得着滋养的是全人;嗅香气的是鼻,但觉得香气的是全人;听意乐的是耳,但觉得好听的是全人。这身体(基督的身体)有一宇宙的看法,也有一地方的看法。在一个聚会中一有亏损,就是教会有亏损。你所吃,所嗅,所听,怎样与全身有关系;照样一个基督徒无论是好是坏,是进步,是退步,也与全教会发生关系。

      我们应当肯孤单的跟从主,同时也当顾到弟兄姊妹的进退。有的人太单独,匹马冲锋惯了,并不管别的弟兄姊妹,他忘了他不过是一个肢体。让我顶直的说,我们当像一个鹰飞在天空,孤单的顺服神;我们也当顶温柔的等待别的弟兄姊妹,一同走前面的路,一同顺服神。

      弟兄们,你们看见了一个肢体与全身所有的关系么?我说以上的三条,就是要我们看见,什么叫个人的生活,什么叫公共的生活。我们当保守个人生活的部分,同时对于公共生活的部分也得注意。这一边,愿出任何的代价,好让神有所得;那一边,也愿出任何的代价,来得着弟兄姊妹们的同心。你切不可以为垄断一切就完了。因为全身并非都是眼,全身也并非都是耳。关乎神一部分的,我们不该取消;关乎人一部分的,我们也不该取消。但愿神祝福我们,叫我们知道单独生活的宝贝。也知道公共生活的宝贝。让我们不因单独的生活,废了公共的生活;也不因公共的生活,废了单独的生活。让我们作一翻过的饼。如果只烤一面,一直不翻,这并非神所喜悦的。――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