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两种生活的原则

 

读经:

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

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你们要听祂。(太十七385未句)

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林前四3~4)

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或作分别是非的树)。耶和华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二9末句、16~17)

 

      神创造人之后,就替人想到粮食的问题。生命的赐给,是生命的起点;但是,粮食乃是生命的维持。神在那里造了一个活的人,就在那里替人想,人应当怎么样,才能够活着。人不只应当活,并且应当活着;要人活着是借着粮食,像人活着是靠着神一样(因为我们生活存留都在乎祂)。所以你就看见,神在这里用两棵树来对我们说出一点寓意的话。生命树和分别善恶树,乃是一种寓言,给我们看见,人有两种不同的粮食:人所以能够活着,或者是借着生命,或是借着分别善恶(或者说是借着分别是非)。创世记二章的两棵树,有许多人已经读过。但是,我们所注意的是,这两棵树摆在这里,是要给我们看见,人活在世界上,特别是基督徒活在世界上,是凭着两种不同的原则而生活:人活着,也许是凭着是非,也许是凭着生命。有的人作基督徒,他生活的原则是以是非为定准;有的人作基督徒,他生活的原则是以生命为定准。

      所以今天在这里,我乐意为你们花一点功夫,在神面前来看这两种不同的生活原则。什么叫作一个人凭着是非来活着?什么叫作一个人凭着生命来活着?有许多人在他的生活里,只有分别善恶的树。有许多人在他的生活里,有生命树。有的人在他的生活里两种都有。但是,神的话是告诉我们,吃分别善恶树的,必定死,吃生命树的必定活。神也给我们看见,凡人借着分别善恶树来活着的,要失去他的地位;人如果要在神面前一直继续活着,他就必须知道什么叫作吃生命树的果子。

 

基督徒两个生活的原则】在这里,我愿意在这两个之外再加上一个生活的原则,那一个生活的原则叫作罪恶。你能够说,全世界的人,今天他生活的原则最少有三个:人或是凭着罪恶来活着,或是凭着是非来活着,或是凭着生命来活着。

      你也许要问,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有许多人活在世界上,是随从肉体的邪情私欲。他们本是可怒之子,受今世风俗的捆绑,随从心中运行的邪灵来行事为人。他们生活的原则,是凭着罪恶来活着。这个,今天早上我不提。我相信许多人在我们中间已经脱离了罪恶的原则。在罪恶的原则之外,就我们今天早上所要看的,这两棵树所代表的两个生活的原则。人作基督徒之后,有的人是凭着是非来活着,有的人是凭着生命来活着。

      我讲到这一个问题的时候,我有一个假定,就是说,你们已经脱离了罪恶的原则,你们已经在神面前走前面的路。你们如果看,就能够看见有的人生活的原则,是凭着是非,是凭着善恶。请你记得,是非的原则,善恶的原则,不是基督教。基督教是讲生命,基督教不是讲标准;基督教是讲生命,基督教不是讲善恶;基督教是讲生命,基督教不是讲是非。今天早上在这里,有许多少年的弟兄,有许多少年的姊妹,当你接受主耶稣之后,得着新的生命之后,我告诉你,你里面有顶希奇的一件事,就是多了一个生命的原则。但是,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把那个生命的原则摆在一边,而起首学习跟从是非的原则。

 

什么叫跟从是非的原则】什么叫作跟从是非的原则?我们行事为人,我们在那里问一个问题,就是有一件事,我这样作到底对不对?是不是?我这样作到底是善的,或者是恶的?你在那里问善恶的问题,你问你自己,我这样作是是的呢,或者是非的?许多人在那里考虑这一件事,是善的呢,或者是恶的呢?许多人在那里考虑这一件事,我可以作呢,或者我不可以作?这一件事到底是对的,或者是不对的?你已经是基督徒,你就很仔细的考虑,然后你说,这件事很好,是善的,是是的,你就去作,你就以为你这样作基督徒是很好的了。因为你特别拣那些善的,特别拣那些对的,特别拣那些是的去作。

      但是,神的话是这样说: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达到极点,还不过是分别善和恶,达到极点还不过是挑选拒绝──挑选善的,拒绝恶的。这不是基督教。基督教不是有一个外面的善,有一个外面的恶,有一定的标准摆在那里。我今天或者是挑选善,或者是拒绝恶,这不是基督教。这是旧约,这是律法,这是全世界的宗教,这是人的道德、人的伦理。这不是基督教。

 

基督教是凭着生命】什么是基督教?基督教是生命。基督教不是你在那里问,这件事是对,或者不对?基督教是说,你作这件事,你里面的生命怎么说?神所赐给你的新生命,在你里面对于这件事怎么说?有一件事顶希奇,就是有许多人所看见的不过是一个标准,善恶的标准;外面的标准而已。但神所赐给我们的,不是外面的一个标准。基督教不是得着一个新的十条诫命,基督教不是得着一个新的西乃山,基督教不是神把该作不该作的几条诫命挂在这里。基督教不是问对不对,不是问善恶是非。乃是你作一件事,你里面有生命,生命觉得爬起来,生命对你说话,里面觉得对,里面有生命,里面有力量,里面有膏油,你知道有生命。许多的事,凭着人的眼光来看是对的,凭着人的眼光来看是是的,是善的;但是顶希奇,里面那一个生命不响应,里面那一个生命冷下去,里面那一个生命萎下去。

      请你记得,神的话告诉我们,我们基督徒的生活是凭着里面的生命,不是凭着外面的是非。世界的人,没有得救的人,他们生活的原则达到极点的时候,不过是是非。如果你,如果我,生活的原则也不过是是非,就我们和世界的人一样了。我们和世人不同的就在这里:我们不是凭着外面的标准,我们不是凭着外面的律法,我们不是讲人的道德、人的观念,我们不是凭着人的批评、人的看法,来看这是对的,或者这是不对的。今天我们只有一个问题,就是里面的生命如何?那一个生命在我里面有能力,是活着的,我就能够作;那一个生命在我里面是冷的,是萎的,我就不能作。我生活的原则是凭着里面,不是凭着外面。惟独这一个生活的原则是真的,其余所有生活的原则都是假的。许多事情,人说是对的,我们也说是对,但是里面怎样?里面不佩服。所以你就是作了,你没有什么功劳;你不作,也没有什么羞耻,因为所有的是在你的外面。乃是因为神的圣灵在你里面运行的时候,你才能看出什么真是对的。里面有生命的,才是对的;里面没有生命的,就是不对的。对不对,不是凭着外头的标准,乃是凭着里面的生命。

 

生命的标准高过善的标准】这一个问题解决了,你就立刻看见,作基督徒的人不只是恶事不能作,并且连善事也不能作;作基督徒的人,只能作出乎生命的事。你看见在这里有恶事,你看见在这里有善事,你看见在这里有生命的事。不是说作基督徒要作善事和生命的事,乃是说作基督徒不能作善事和恶事。神说,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善和恶是摆在一起,善和恶是在一条路上,生命是在另外一条路上。不只恶是基督徒所该拒绝的,连善也是基督徒所该拒绝的。在这里有一个标准比善的标准还要高,这一个标准叫作生命的标准。

      我从前在这里对好多少年弟兄说过这件事,我今天再重复的说:我起头才事奉主的时候,我就起首脱离了恶事,但是,同时我就起首要去作善事。按人看是大进步了,不作恶事,要作善事。但是,难处在这里:我在这里要追求是非,什么事情要把是非讲得清楚,如果是非讲不清楚,就不能作。那时,有一个同工年纪比我长,我们常常闹意见。我们闹意见不是闹私事,乃是闹公事,乃是公事公闹。我心里想,这件事是不对的,他如果作,我就要争。但是,你怎么争,他也不听,他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他比我大两岁。我什么理由都可以争,但我不能争说,我比你大两岁。这个我没有办法。我心里不舒服,就到一位年纪大,在灵性上很好的姊妹那里,把我所争的事告诉她,请她评评看,是他对呢,或者是我对?她也不说对,也不说不对,她两个眼睛瞪着说,你更好是听他的话。我心里不舒服,我想如果是我对就说对,如果是我不对就说不对,为什么说更好是听他的话?我问为什么缘故?她说,在主里面,年纪小的应该听年纪大的人。我说,在主里年纪小是对的,应当听在主里年纪大的是错的人么?那个时候,我是在中学里读书,从来没有受过约束,我气了,就说了这样的话。她仍是笑笑的说,你更好是听他的话。

      有一次有人要受浸,有三个人在那里。我年纪最小,他比我大两岁,还有一个姓吴的,比他还大七岁。我就想,你比我大两岁,所以什么事情我都要听你;现在他比你还要大,看你听不听他?后来我们在一起谈,那知那姓吴所讲的他都不听,怎样讲他都不肯听;弄到末了他说,你们不来,我来好了。所以我想,岂有此理,如果能这样的话,世界上没有是非了。我就立刻到那一位姊妹那里去,问她说,现在有一件事是这样,你现在怎么说?叫我生气的,就是他这一个人没有是非。她站起来说,你到今天还没有看见什么是基督的生命么?几个月来,你一直要说你是对的,你的弟兄是错的,你还不知道十字架么?你所争的是事情对的问题,我所争的是十字架生命的问题。我在那里所争的是对与不对,我没有看见什么叫作生命,我没有看见什么叫作十字架,所以她问我:你想你这样作是对的?你想你这样说是对的?你想你这样告诉我是对的?以道理来说都是对的,但我问你,你里面怎样?你里面的感觉怎样?我只得承认说:以道理来说是对的,但是以里面的生命来说,实在是错的。

      基督教的生活标准,不只是对付恶的问题,不只是对付非的问题,也是对付善的问题,也是对付是的问题。许多事情虽然是是的,但是和生命不对,就是错的。我那一天头一天起首看见光,逐渐的看见,我活在神面前,是跟从生命的原则呢,还是跟从我所看见是非的原则?我分别一下,这是是的,我就作么?所以,所有的事都是在这里:一件事人说是对的,你也说是对的,样样都是对的;但是当你要去作这件事的时候,主的生命在你里面,是升起来的呢,或者是瘪下去的呢?当你要去作这件事的时候,你是觉得有膏油的涂抹呢,或者是觉得萎下去?当你要去作这件事的时候,你里面是越作越对的,或者给你看见是错的?请你记得,生命不是凭着外面的是非来定规,乃是凭着里面神的生命是刚强起来,或者是死亡来定规;是凭着里面神的生命是升起来,或者是瘪下去来定规的。没有一个基督徒在这里能够说,这件事非常好,所以我能作;这件事很对,所以我就作。是要问主在你里面怎么说?主在你里面给你什么感觉?里面对于这件事有没有喜乐?有没有属灵的快乐?有没有属灵的平安?这一件事断定我们属灵的道路。

      当我在贵橡的时候,有一个弟兄也住在贵橡,他也是从别地方来作客的。他对贵橡的批评多得很。他曾当过牧师,他也会讲道。他知道贵橡有顶多属灵的东西可以给人,但是他心里不佩服。他碰着我的时候,总是说在他的地方是怎样怎样作的,但是在贵橡是这样这样作的,意思他比贵橡这里好得多。我和他在一起两三个月的工夫,我没有听过一个人讲贵橡的话像他那样的多。有一天,他实在说得太多了,我就对他说,你说贵橡这样不好,你走了好了,为什么还在这里呢?他说,原因是在这里(),因为它()要在这里。我每一次到房间收拾皮包要回去的时候,心里就不平安。有一次我已经回去两个礼拜,我还得写信说,要再来。我说,弟兄,你有没有看见有这两条路:一条路是在这里是生命:一条路是你在那里看为是的,或者看为非的。他说,许多次,不只一次,有的时候一天到房间里去收拾行李三次,但是,每一次要走的时候,里面觉得不要,里面觉得不能。里面觉得,他们作的就是错的,但我走也是错的。神给他看见,如果在这里有许多属灵的帮助,你就只能在这里遇见神。你看见,这不是看是或看非。神是用生命来管理祂的儿女。

 

不是凭外面来断定】在神的儿女中最大的错误,就是许多人的是非,都是他的眼睛给他的;许多人的是非,都是他的背景给他的;许多人的是非,都是他多年来的经验给的他。所以他不知道真的是,也不知道真的非。请你记得,基督徒的生活是凭着里面的生命。许多人在神面前所有的,就是这一个外面的。许多人在神面前就是按着外面的这一个来断定事情的是非。但是,生命是另一件事。有生命的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我愿意你们在神面前看见一件事,没有一个基督徒可以在生命之外有一个断定。里面起来的事,就都是对的;里面瘪下去的事,就都是不对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这里说,我凭着外面的标准,来说一件事是对的,或者是不对的。

      我记得我曾到一个地方,那一个地方的弟兄所作的工也很好,神也实在用他们。你问我那一个工作作得完全不完全,我要说,不是顶完全,有许多地方可以再进步。他们曾很谦卑的问我说,你看有什么事情要改过,有什么不完全的地方?我就告诉他们说,某一点某一点要这样这样。他们问过一次,问过两次,问过五次,但是,他们一点都不动。生气么?不生气;愚昧的人就生气,认识神的人不生气。我所能说的不过是外面的标准,神在他们里面所作的我不知道,我没有法子叫神在他们里面一定怎么作。

      我到过一个地方,那里的弟兄不传福音,他们和我商量是不是应该多传一点福音?我说,按道理来说,是该传福音。他们也说,是该传福音。但是,希奇,神在这件事上不给他们生命。认识神的人,就要站在旁边不说话。因为我们的道路是神的生命,不是是与非。这里面的分别太大了。弟兄姊妹们,这里面的分别太大了。许多人他们能看见的不过是说,我怎么作是对的。怎么作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今天不是顺着怎么作对,怎么作不对。今天只有一个问题,主的生命在你里面起来的,或者是萎下去的?那一个要断定我们的道路!什么都是在这里()断定的。

      所以你看见,在山上变化的时候,有摩西在那里,是外面道德的标准;有以利亚在那里,是外面人的标准。你知道摩西是代表律法,以利亚是代表先知。律法的标准在那里,先知的标准也在那里。在旧约的时候,最会开口的律法和先知,神把他们的口封闭了。神对彼得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祂。所以今天基督徒生活的标准不再在律法里,也不再在先知里。今天基督徒生活的标准,是在基督身上,就是在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身上。所以问题不是我是与不是,乃是我里面的生命给不给我过去。许多事情你说可以作,但是,在你里面的生命不给你过去,你就不能作。

 

要作到神生命满足了才够】我记得有一个故事,就是有两个弟兄都是基督徒,是种稻田的。稻田是要用水灌的。他们的田是在山腰上,别人的田是在山下。他们在大热天,白天把田里车满了水,晚上去睡觉。但是,田在他下面的人,就当他们都去睡了的时候,把围着他们的田埂挖一个洞,使他们田里的水都流到下面的田里去。两个弟兄第二次发现这件事,他们没有说话,又把水车满了田。但是到了明天,他们的田里仍然没有水。他们又没有说话,因为是基督徒应当忍耐,就不说话。一连七天的工夫,一直这样作。有的人就说,为什么不晚上守候抓住他,打他一顿?他们两个不说话,他们忍耐,因为是基督徒。

      按人看,他们天天车了水,人把他们的水天天偷了去,他们一点不说话,并且不只是一天,他们走在路上应该很快乐,很高兴,大得胜才可以,因为他们是这样的大忍耐。但是怪事,天天车水,天天让人家把水偷去,天天不说话,而心里还是不平安,所以他们两个去问一个作工的弟兄说,我们不知道为着什么缘故,忍耐了七八天,还是心里不平安;虽然我们基督徒应当忍耐,人偷就让他偷,但是,心里总不平安。这一位弟兄很有经历,他说,你们这样作不够,光忍耐不够。你们应当去把那偷你们水之人的田先车满了水,然后再车你们自己的田。你们去试试看,心里平安不平安。他们两个就说,好。所以他们第二天特别早起来,先把那一个偷水之人的田车满了水,然后车自己的田。怪事,那半天给那偷的人车水的时候,心里越作越快乐,越作越高兴,等到自己的田车好的时候,心里没有事了。他要偷让他偷,心里很平安了。就是这样过了两三天,那偷水的人来赔不是,并且说,你们基督教真希奇,我也要去听。

      这给我们看见,要说是非,这样的忍耐是是,难道还要作什么?要说善恶,他们车水车了一天,是大热天气,不是普通时候。他们不是有学问的人,是种田的人,这样作是是了,是善了,是对了,但是里面不平安。因为我们是走生命的道路。是非的道路,是另一条的道路。人说是就够了,对就够了;但是神说,还不够,是生命的才够。到那一个时候,里面会产生喜乐,里面会产生平安。这一个是生命的道路和是非的道路两样的地方。说起是非来已经是够了,还要有什么?但是,神不是说是就对了,乃是要到神的生命满足了才够。

      所以,什么叫作山上的教训?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怎么说?没有别的,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就是说,作得是了还不够,要作到这一个生命,神所给你的生命痛快了才够。这是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这是山上的教训。山上的教训不是说,如果事情对了就行了。人是说,为什么缘故,脸给人打一下,还要转过来给他打?脸给人打了一下不说话已经很好了,不已经是不得了了,涵养功夫很深了。但是神说,给人打一下,就低下头来回去,里面的生命不行,里面的生命不够;乃是当你这一边的脸再转过去给他打的时候,意思就是说,我里面没有恨的心,我不生气,并且我里面能够再受同样的待遇,那时候才够。生命是谦卑的,生命能够把脸转过来由人打。这是生命的道路。

      所以许多人说,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难得很,我作不来。我承认说,马太福音五章到七章不是你作的事。如果你要作,要你的命,你不能。问题是在这里:你里面有生命,你有这一个生命,生命告诉你说,你不这样作不痛快。不管弟兄姊妹得罪你多厉害,你如果不能跪下去为他们祷告,里面不痛快。忍耐不说话是好,但是如果不按着山上的教训去作,里面不痛快。所以山上的教训没有别的,就是告诉我们说,你怎么作才能叫你里面神的生命痛快。当那个时候,神的生命才痛快,才觉得轻松,才觉得平安,才觉得快乐。所有的问题,是你所走的路是跟从生命呢,或者是跟从是非?在这里,我们如果读神的话,如果读得够清楚的话,我们立刻看见一件事,就是凡凭着是非的原则来断定,来活出自己生命的人,来作事,来为人的,都是错误的。

 

行事为人要凭着生命的引导】有的时候我碰着弟兄,他事情作得实在胡涂,按规矩应当好好的劝他一下,或者好好的责备他一下。你对你自己说,对于这一个人应该重重的、好好的对付他。你预备好了,某人这两天在这里,我非劝他不可。你去了,你要叩门了,你问对不对?他事情作错了,不劝他还怎么作?你去了,手也举起来要叩门了,但是,里面瘪了,手举起来又放下去了。你问对不对?不是对不对的问题,是神的生命让不让的问题。许多时候,你去劝他,他也顶客气,他说要听神的话;但是,你里面的气瘪了,越讲越没有气,你回去要说,我错了。你看见,劝人也错了!所以问题不是善或者恶,是说里面应当充满了生命。

      再说一件事。前些日子,有一次我踫着一个很穷的弟兄。他穷得很,需要人帮助。在那里,各方面都没有人帮助他,所以我心里觉得说,无论如何,我应当帮助他。刚刚好那个时候,我手里也并不丰裕,所以我很牺牲的帮助他,好像说是过于我力量的帮助。按规矩说是对的,我作了,应当快乐。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要把钱拿出去(因为我已经答应他)的时候,里面瘪下来了,里面说,这也不过是急公好义,不是生命;这不过是人天然的好义,不是生命;是你自己作的,不是神要你作的。告诉你,我吃了两三个礼拜的苦,虽然把钱给他,但是回去之后,还得低下头来对神认罪说,你赦免我。

      弟兄姊妹们,我告诉你说,我们在神面前的道路,不是善和恶的问题,乃是里面生命的问题。那一个生命要你作,你所作的就有价值;那一个生命不要你作,你如果作了,就是好的,心里还要受责备。基督徒不是因为犯了罪,在神面前认罪而已;基督徒许多时候是因为作了好事而在神面前认罪。因为我们生活的原则,不是分别善和恶,我们在神面前所分别的是生命和死亡的问题。有生命在我里面的时候,生命高升的时候,我所作的是对的;生命不高升,我看不见有膏油涂在我身上,我不管作得错,作得对,我要认罪,我要在神面前求神赦免。

      所以保罗说,我们连自己都不审判自己,审判我的只有神。许多人不懂得哥林多前书四章是什么意思。这句话很简单,你如果不知道生命就不简单。如果有一个外面的是非,我们就很容易断定我错了,或者我不错。他不凭着外面的是非,所以他只能说,我不论断我自己。我虽然不觉得自己有错,我也不能说我不错,因为论断我的乃是主。在审判台前审判我的是主。另一面是生命在我里面领导我。也为着这个缘故,后书里说,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不是凭着外面的律法在那里能够断定,能够看见。我们是凭着主在我们里面所给我们的引导。

      我们在神面前要学这一个功课,就是永远不要只作到是非的标准为止。我不是说是非的标准不好,的的确确是非的标准是好;但是,在基督徒身上这不够好,基督徒的生活是超过是非。错的事情是错,对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对。如果凭着神的生命,祂在我们身上给我们看,祂所给我们的要求,比人的律法所给我们的要求还要高。这样说来,作基督徒很简单,所有的事情只是说,神在我里面怎么说,自然里面有光来照亮。请你记得,重生是一个事实,神借着主耶稣基督住在我们里面也是一个事实。主自己一直在我们里面彰显祂自己。我们在这里盼望能够对神说,你施恩给我,叫我借着生命树来活着,叫我不借着分别善恶树来活着。我们要常常注意生命怎么说?我是这样说,生命怎么说?你如果活在那一个原则上,我告诉你,你要看见,在基督徒里面要有一个大改变。今天有许多难处的发生,有许多事情作不好,都是因我们只有是非的标准,没有生命的标准。如果有生命的标准,许多事情就都解决了。

 

祷告

      主阿,我们真是在你面前求你再说话。人是空的,人也不能作什么,我们只有求你施恩,叫我们在这里能够看见。我们每一次开口的时候,要断定事情的时候,让我们在你面前问你说,这是不是是非的断定,或者是生命在我里面的引导。主,让我们看见属灵的和属肉体的不同;叫我们彻底的看见,里面的亮光和外面律法的不同。主,拯救我们脱离死亡的道路。主,我们活在分别是非上是错的,让我们看见分别是非是罪,分别是非是死亡,因为只有住在死亡里的人才能够这样作。住在生命里的人,要受生命的引导,是生命在这里引导。主,愿意你在我们中间叫这件事被我们彻底的看见。我们多次说同样的话,我们还要说,真愿意你说的话不是空说的。叫我们知道什么叫作生命,其么叫作律法。但愿你祝福这些零零落落的话。你怜悯,你施恩,带领我们走前面的路。靠着主耶稣的名。阿们。――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