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温柔两可的生活

 

读经:

主又说,这样,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的人呢?他们好像什么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彼此呼叫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啼哭。施浸的约翰来,不吃饼,不喝酒;你们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也吃也喝;你们说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史和罪人的朋友。(路七31~34)

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林前七29~31)

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为要多得人。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虽不在律法以下,还是作律法以下的人,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为要得没有律法的人;其实我在神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九19~22)

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六4~10)

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2~13)

 

两种主义】基督的教会在二千年之中,把福音传到了世界各国。世界上的人对于基督教就各有看法;至少我们可以归为两大类:第一,天然界的看法,就是认为在神创造人后,人有许多要求,这些乃是神在人身上所造出来的;并且神又在环境方面预备让人喜欢的东西,来应付人的要求。所以人可以在人生中尽量、尽情的享受。第二,禁欲主义的看法。这班人认为人应当拒绝身体上任何的要求;他们认为人因着有罪,所以人生的要求是与罪有关的,人不应当享受罪中之乐,反应当受苦,去压制天然的要求。这两个看法很复杂,并不是那么简单。

 

基督徒的生活──温柔两可】不是不吃不喝,也不是也吃也喝:在新约的开头,施浸约翰是替主开路的先锋,所以约翰和主耶稣加起来,乃是新约的榜样。可以说施浸约翰和主耶稣加起来,便是基督徒的生活。马太福音十一章十六至十九节说,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又说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在这里我们能看见,新约对于基督徒外面的生活,并没有严格的规定。主耶稣说,施浸约翰来的时候,是不吃不喝的;但祂自己来的时候,是又吃又喝的。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基督徒的生活是举哀的,又是吹笛的,因为基督徒不注重外面吃喝的问题。我们看见主所作的,和施浸约翰所作的完全相反,但又不反对施浸约翰。主耶稣是基督徒,施浸约翰也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所信的,不是压制天然,也不是享受主义;基督徒乃是举哀也行,吹笛也行。所以基督徒乃是温柔两可的,就是两边都行的。这才是真正的基督徒。有的基督徒说应当享受,也有的说应当受苦。这两种说法乃是两个牌子,结果有的人就流入了享受主义,有的人就流入了禁欲主义。但在这两者之间的,就是两可的,才是基督徒的生活。所以我们的思想要完全转过来,不要一直在那里注意到底要不要吃喝的事。

      接受圣灵的管治,凡事都能作:现在我们拿保罗的生活,来看他是怎样以两可来事奉神。保罗乃是在什么人中间,他就作什么人。这是基督徒事奉神基本的条件。基督徒若不是这样,就不是事奉神的人。这是什么缘故?这是因为基督徒生活的要求比外面的人更深刻。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外面之人的问题,乃是里面之人的问题。基督徒的生活不在乎饮食,乃在乎里面的交通;基督徒里面的交通,乃是胜过一切外在环境的。对我们基督徒来说,吃不会毁坏我们,不吃也没有损失;因为在我们身上,有一个比环境更深的。饮食与否,乃是外面之人的问题;但基督徒的生活,乃是活在里面之人里的。在神来看,外面之人的事都是极小的事,只有神的儿子在我们里面作生命,才是要紧的、重大的事。对保罗来说,基督徒生活所着重的,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是荣耀的盼望(西一27);其它关于吃、喝、穿的事,都变成微小的、不重要的。保罗的生活乃是这样温柔两可的。

      保罗在腓立比书四章十一至十三节说,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保罗在这里说,他的生活丰富也可以,贫穷也可以;饱足也可以,饥饿也可以;因为这些都是外面的、极小的事。所以我们要记得,我们作工的人,生活不一定是饱足,也不一定是饥饿;不一定是有余,也不一定是缺乏;不一定是卑贱的,也不一定是丰富的。我们的生活必须是两可的,是接受圣灵的管治的。作工的人要经过很严厉的对付,才能被对付到两可。

      两可的生活,比光是要求贫穷,或光是要求丰富还难。比如坐船,我们坐普通舱也可以,坐头等舱也可以,这就是两可。你如果只能坐头等舱,或只能坐普通舱,便不是神的仆人。神的仆人乃是能够温柔两可的,因为在我们里面有秘诀,就是有荣耀的基督作我们里面的加能力者。有的人因为只有外面的一点,背后没有东西,所以外面的一不顺自己的想法,就立刻倒了。神的工人们有许多地方摆不进去,就是因为不能两可。所以我们作神的工人,里面非受彻底的对付不可。比方中国人是保守的,美国人是自由的、释放的,英国人是守规矩的。但我们作工的人,应当学习能在任何人中间作工,才是神的仆人。不仅如此,作工的人还要能应付小孩子,也要能应付老年人。在这些外面的事上,非作到两句不行。

 

超越外面的一切】哥林多前书七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时候减少了;从此以后,那有妻子的,要像没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快乐的,要像不快乐;置买的,要像无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保罗这里的话很特别,他的意思是说,因为主住在我们里面是这么大、这么荣耀的绿故,所以外面的东西是无所谓的。我们若是充满基督的人,就能超越外面的事。所以对基督徒,有妻子的就好像没有妻子,没有妻子的也不求妻子;哀哭也无所谓,快乐也不失状;置买好像无所得着,用世物就好像不用。在这些外面的事上,神的仆人总要作到两可。基督徒乃是超越过一切外面的事的。

 

己受对付,不偏于一型】路加福音十章四十至四十二节给我们看见,马利亚是安静的,马大是劳碌的。这两个人的事奉都是对的。主责备马大,不是因她的劳碌,乃是因她忙得过度,而且还求主叫她妹妹来帮助。她是忙得太过了。但忙碌是对的,只是也要能安静。我们作神的工人要安静,也要学习会劳碌。这给我们看见,两可的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我们肉体的受对付中,恐怕两可是顶难学习的一个。有的人吃坏的食物就难过,但有的人吃好的东西更难过。这都是因为我们把神的国摆在饮食上了。保罗说,神的国不在于吃喝,乃在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十四17)。我们必须学习大的人,什么都行,盖恩夫人说,人和神完全联合时,便是老年人的先生,小孩子的朋友。在哥林多后书六章,保罗说了一长串的话,指明他作神的仆人是如何的两可(6~10)。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乃是神工人的标准。这必须是己被彻底对付了,才能有这样两可的生活。基督徒很难有两可的生活,乃是因为自己;已有看法,总以为自己的对,不肯服下来接受圣灵的安排。这样的基督徒是偏于一型的。如果我们让神把我们的己对付了,己一出去,便能够两可的了。

      所以我们要受基本的、彻底的、厉害的对付,前面才有正直的路,里面才有一种属灵的矛盾。我们作神仆人的,总要记得:神的路轨不是单轨的,乃是双轨的。回教是享福的,佛教是受苦的;但在典型的基督徒身上,人看不出是那一面的情形,因他是完全按着神的安排,他已经超越过外面的人了。保罗外面的人是活的;但他里面的人是隐藏在神面前,是永远不动的。我们真的人是在神面前的,外面的人不过是表演。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分开,乃是荣耀的事。里面的人应当隐藏在神面前,外面的人则要绝对的受破碎;这才是为神作工的基本条件。若光作一型的人,就是没有受过基本对付的人。

 

外面的人受对付,里面的人要刚强】我们作工的人,每到一个地方,就得像那个地方的人。我们的衣食都要和那里的人一样。如果福音不过是在吃喝、穿衣上,就我们和世上的宗教没有两样,一点没有味道。我们的主来到地上,什么都没带来,但是祂也能吃也能喝,祂是一个真正的人的样子。仆人不能大于主人。所以我们里面的人要刚强,但外面的人是随便的,是可以跟着人走的。因此,我们外面的人必须受对付。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吃,也不是不吃,不是享乐主义,也不是禁欲主义;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两可的。因为在我们里面的,是太大、太荣耀了,所以外面的生活如何,摸不着我们。―― 倪柝声《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