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如何才可以不缺乏

 

      现在信徒贫穷者不少,他们盼望得着帮助。还有许多靠着神过日子的弟兄姊妹们,常常也有囊空之处,虽然他们还未绝粮过。此外,尚有一班羡慕信心生活的弟兄,只因得不着门径,所以,就不敢开始度这种的生活。神的话语里,到底有法子,叫神的儿女可以遵着去行,以致他们不至缺乏否?有。

      信徒缺乏,乃是因为有时他所剩下的过多,忘记给人,所以,就没有人给他。不给人乃是信徒缺乏的最大原因,虽然我不敢说这是独一的。

      圣经所教训的原则,是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路六38)。不是专门作收入的工夫,乃是先发后收。我们缺乏,我们盼望人给,神给;但是,神的教训是给人。不是富足时给,也不是有余时给,乃是人需给时,给。你越缺乏,你就越应当给,你越要得着人的帮助,你就越要帮助别人。你真照着这节圣经的应许去作,你就真看见神应验祂的应许于你身上。在我这几年作主的仆人以来,主总是以这节圣经教我。给人,就给你,乃是我的理财学,也是我的经济学。当我需要最多,各方面应付不来的时候,我就记起这一节的教训。我就来到神的面前求问祂,我到底应当将什么给人没有。祂一吩咐,我就去作。我不久就看见,祂借人手给我以我所需用的。如果我今天回头想,我真可以作见证说,这一节圣经完全是靠得住的。说来也真奇妙,我每次奉献最多时,都是我缺乏最大时。但是,神总是数倍、十数倍、百倍的还给我所给出去的。我每次给出以后,我就在那一月中特别计算神所给我的多少。希奇!祂给,并且给得叫我满足。我作见证说,神从来没有一次──当我实行路加福音六章三十八节时──亏负我。

      有的人很奇怪,以为我有许多钱给人,恐怕主待我的恩是独厚的。岂知当我散出最多的时候,就是我缺乏最大的时候。有的人想:恐怕我是很富足的,岂知我比众人更贫穷。但是,主的能力真大,虽然人有如此的设想,却总不会拦阻神补满我的需要。我有一位朋友,也有这样的经历。她有一天为着主用了她最末了的一元。再等数日,她就应当有一百元来发她工人的薪水。她就坐在主前,安静的赞美主,并作一首英文诗(按着肉身说,她是英国人)。其中的大意就是诗篇二十三篇末了,主的福杯是满溢的,所以,她所有的(金银在内)也没有一件不是满溢的。岂知她此时正一文莫名咧!她在英的朋友看见此诗时,写信对她说,感谢神,因为祂叫你如此的富足!真的,她并不贫穷,等到用款时候到时,主叫从前在英国作她牧师的那一位,电汇一百元给她。

      给是收入的秘诀,你越不给,你就越没有。我们常常以为现在我的源头快干了,如果我们再从这个快干的源头以物给人,则岂不是更干么?但是神说,给,就必有给你们的。你可以运用信心,可以祷告,但是你得不着,因为你不给。神所注目看的,就是你所剩下那一点。你对神说,父神阿,只剩这么少了。神说,你还有这么多么?你以为:我所剩的,不过尔尔;所以,好歹留着养命,但是,神就是因着你所剩下的不能给你。祂说,给,就必有给你的。

      撒勒法的妇人所剩下的油和面,只够作一块小饼,吃之也不过充饥一二点钟而已。但是,她应当给,把这一个饼给先知以利亚。神就养活她母子三年半。神没有引导,则不必说;若有,你就应当给。但是,你也不要怕神引导你。

      神的原则是给人才给你。我们的原则,是求神先给我们,等我们眼见有盈余时,才以之给人。内地会的慕勒先生是主所大用的仆人,他末后的半生是回英国为主作工。他也深明这条给人然后神给的道理。他家中常无宿粮。一次他的妻子告诉他说,现在家中粮食只够吃到礼拜天。钱也没有了,信徒又不可负债,他们应当怎么办呢?他告诉他的妻子说,必定我们家中有什么太多,还没有给人,所以,神停止了我们的供给。夫妇俩就开始搜查家具、小孩的衣履,以及一切的东西,都一一检查过,到底有无什么太多。没有,不过刚够用。忽然他们记得,前几天有人送他们一大箱牛奶油,他们还一点未动。这真是太多的了。夫妇俩就很用功的将牛奶油切成几十百块,用白纸包好,以便送人。次日,礼拜天到了,慕勒先生就非常平安的将所有的牛奶油运到礼拜堂去。他就照常讲道。道讲完了,就请一些贫穷的信徒留着,每人分送他一包牛奶油。他们想:牧师不知道从那里又发了财,买了这么多的牛奶油送人!岂知牧师家里正闹荒咧!其中有一位穷信徒,他的妻子病在床上。他们逐日所吃的,不过面包和开水而已。他衰病的妻子常常说,他们若能得着一点牛奶油抹面包吃,那就好了。当她的丈夫从礼拜堂回家,将牛奶油给他妻子的时候,你想:他们是何等的感激呢!这位神的女儿就跪在床,流泪祷告神说,神阿,求你祝福我的牧师!他供给我的缺乏,求你也供给他的缺乏。神听了祂女儿的祷告,第二天,出人意外的就有人寄数镑金给他。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

      圣经对于先给人,后给你的教训,尚有许多地方,都是如此教训。有一节圣经是许多基督徒所宝贵的,就是腓立比书四章十九节。其实这节也是如此教训。保罗说,我的神必照祂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这节真是一个大应许;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此中的条件。从十五至十八节,保罗是说到腓立比人如何供给他的需用。在此(第十九节)保罗就说,神也要供给他们的需用。请注意:不是你们的神,便你们一切需用都充足,乃是我的神,保罗的神,受供给者的神,要使你们就是供给人者,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要先给人,神才给你。

      以利亚在迦密山的献祭(详王上十八),也是一个好比方。一位主里老年的姊妹说,以利亚不献上水,天上的水就不降下来。当日大旱已三年半了。全国无水,甚至国王都出来找青草给骡马吃。当日的旱况可知。水是何等的宝贵呢!他们所要的是水。当以利亚献祭时,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十二桶的水倾在牺性之上,圣经记说,水流在坛的四围,沟里也满了水(35)。不久天因风云黑暗,降下大雨(45节上)。水不献上,水就不降下!我记得我头一次有这样的经历,大概是在前五年。该时,我应当到某地去领会。去的路费约需二十余元。我原定下礼拜晚动身的。我自己所剩下的不过十二元。我就为路费和聚会祷告神约有一礼拜。礼拜五早我就再对神说到我的路费。日期只差两天了,我好像是去催神。神就对我说,我的同工某弟兄现在有缺乏,叫我先送他三元。这真难办了!我自己还不够,怎能给人呢?但是,神的命令从来是无磋商余地的。所以,我就亲自将三元放在一个信封里送给我的同工。虽然三块钱算不得什么,但是,那次拿出来真是流着眼泪作的。我以为主必定给我路费了。岂知直到礼拜六晚上,还是没有特别的钱寄来。但是我知道我是在神的旨意中,我就很平安动身去了。我的路程是先坐一夜一日的小火轮,然后再雇小船行一礼拜。小火轮的费约一元,我还可以给。但是,小船不是二十余元不办。我就求主在船上,给我费用所需的。火轮快靠码头了,还是没有。圣灵那时就教我以一个的祷告,与其求钱,何如求主赐给我以便宜的船。我就照样祷告。真的,当我到岸时,就有一只小船愿意只要我七十角小洋载我到我的目的地。我的钱还是绰有余裕──太多!会完了,回来的路费怎么办呢?主听我的祷告,叫我回来时,尚剩下二十余元。我一到家就去找我的同工。他不在家,我只看见他的师母。她就考我似的,问我动身时,为何给三元与她的丈夫。我告诉她,这不过是主的引导而已,我自己并无此意。后来,她告诉我,那日她家里连铜元都用完了。主就是用那三元接济他们一礼拜的工夫,再用别人去荣耀祂的名。你看:我那天若失败了主,岂不是叫主也失败了祂的仆人么?其实那三元于我并无用处,我回家后,不禁流泪赞美神。

      神是最有智慧的,祂知道什么是会害我们的。授受并非像买卖要用本钱的。不,我们若不给,神好像受了阻挡不能作工。神爱我专心倚靠祂,所以,祂不愿意我们有所存留,倚靠我们的余剩者,而不倚靠祂。神更要我们爱祂的儿女,和祂所造的人,祂不愿意我们收存所有的财物,为着我们自己。神也要与我们同工,祂要救济人。祂能直接从天上降吗哪,但是,祂乐意以一部分的荣耀分给祂的儿女,叫他们与祂同工。所以,祂要我们给人。

      但是,分量也是有点关系的。因为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路六38)。我们听从这一节圣经的应许多少,我们所得着神的祝福也多少。愿意完全都给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要看一位完全的神,为他完全作工。许多人都是以为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林后九6)的话,乃是指着将来说的:今世种,来生收。这固然不错,但是,今世种,今世也就收了。我们所有的奉献,并非随空乱丢,乃是真有收成的撒种。种撒出去,到旧榖完了的时候,就要收成。钱给出去,到了需用的时候,神就赐给我们。收成总比撒种丰富;给我们的,比我们给人的,也必定更丰盛,世上的耕种,如何的确实有收成,我们的施舍,也断不比之少差。

      世上惟有富翁才以其有余来给人,主愿意我们虽无富翁的积蓄,却有富翁的施舍,我们真是欢喜,因为我们是比富翁施舍得更多。我们越给人,主就越给我们;主越给我们,我们就越给人。财物总不会失去,不过就是拿到外面去流通而已。可怜,许多富足的信徒,他的家是富足的,但是他的手并不富足,因为他没有为着主拿出什么。睡觉、懒惰的钱财,都是审判台前控告我们的。但是,我现在并不是对富人说话;我现在是对贫穷的弟兄说话:我们当给。我们可以求主叫我们在施舍这件事上比平常的富翁更多。

      给是条件。要先给主,主才给你。我想大家都知道高路洁的名字。他是全世界最著名制造肥皂、牙膏、香水等物的人。当他年少,从英国动身去美国时,他去见他的牧师,请他临别赠言。牧师抚他的头说,请你在诸事上,以神为元首。祂就要祝福你。他到美国,只有十数元的本钱,自制一点肥皂去发售。虽然极穷,但每十元的进款,都必献一元给神用。神加增他的生产力。他就每十元献上二元。到了再后,他就每十元中都献上五元。到了如今,他的牙膏、香料是全世界最闻名的。他给,所以神给他。请你在这一节的圣经上,证明神应许的实在。―― 倪柝声《碎饼碎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