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钱财与职业的奉献

 

扎实的奉献──交给教会】我们相信奉献的关键,其中许多是在乎神;但是奉献有两个条件,如果不包括这两个条件,这个奉献迟早会变作不扎实。奉献头一个成分与教会发生关系。奉献不只是把自己交给主,也是把自己交给教会。奉献当然是把自己交给主,但是这样的奉献什么时候出事,什么时候收回,没有人知道。奉献乃是作在教会的权柄之下才扎实,才能蒙保守。一个人奉献而不交给教会,这个奉献不扎实。

 

彻底的奉献──摸着钱财与职业】与奉献有关的第二件事是:奉献必须摸着钱财和职业。奉献不交给教会,不扎实;奉献不摸到钱财和职业,不彻底。这两个题目是需要特别提起的,就是钱财与职业。

 

关于钱财──神和万物,并万物与钱财的关系】神是怎样看钱财?这里我们需要认识两种关系。第一是神与万物的关系,第二是万物和钱财的关系。神是从一本创造万物,你脚所踏的、手所摸的,都是神所造的。神不只从一本创造万物,神也是万物之主。撒但是神的对头,但是牠无法对付神自己。因着牠不能对付神自己,所以牠就对付从神出来的万物。撒但不能破坏神自己,所以牠要破坏神的工作。如果撒但能够把神的造物拉出神的手,神就失败了。撒但要破坏神的工作,所以就拉住神的造物。

 

神从一本造出万有,撒但藉钱财将万有归一】今天我愿意给你们看见万物和钱财的关系,并受造之物与神的关系。撒但要得着万物,但牠不能每一件都得着,因为牠不能应付万有那么大。要得着万有太麻烦,万物包括牛、羊、木、石。用千万句话来说万物,都说不完。神由一本造出万物,撒但就把万物整理归一。这一个一就是钱财。世界上没有买不到的东西;有了钱就有万物。所以钱被称为通货。一块石头、木头不能说两块,一张椅子、桌子不能说两张。撒但创造钱财乃是牠归一万物的结果;牠把万物整理得变成简单。世界是由一本变成形形式式的万物,而撒但乃是把形形式式的万物藉着钱财归一。今天所见的万物都可以用钱算出来。所以钱就是统一万有的结果。万物都是神造的,只有钱不是神造的,它乃是从该撒来的。人问基督要不要纳税,主说拿一块钱来给我看,然后祂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太廿二21)。祂没有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来,不然别人就能对主说,你口袋里也有该撒。

      钱财乃是撒但造的,为要叫万物归一。万物能够用钱算出来。地是神造的,但是今天人可以用钱把地的价值算出来。若能作得到,人连月亮也会算,太阳里面的氢也会算,今天人什么都可以买,时间可以买,连人口也可以买。一位弟兄在邮政局工作数十年,就是邮政局把他这个人口买去了。雅各的财产里面包括牛羊,也包括人口。启示录十八章十二至十三节告诉我们,人口是一件可以贩卖的东西。神从一本造万物,撒但是把万物归于一。

 

撒但藉玛门与神对抗,夺取人对神的敬拜】我们得着神就得着万有,撒但得着钱也就得着万有。钱是万能的,万物都可以用钱买来。我们买木头、石头,或者其它心爱的东西,都需要玛门。所以玛门变成能力,成为人敬拜的中心。人到底是拜神呢,或者是拜玛门?这乃是宇宙争执的中心。对神的敬拜是在万物的这一边,对撒但的敬拜是在万物的那一边。神的对面就是玛门。为何玛门能够与主对抗,因为只有它能使万有归一。贪财不但是万恶之根(提前六10),贪财简直就是拜偶像,财就是偶像。圣经说贪财与拜偶像是一样的罪(弗五5)。一个人得救后,如果钱财不弄清楚,就不能完全得救。一个信主的人,如果家中还摆着木石偶像,我们能够接受他受浸么?但是,有多少人得救以后,钱财还没有对付清楚。我们说今天的印度是偶像之国,在那里人口还不如偶像口多,但是今天拜玛门的人比拜偶像的人不知多多少。从亚洲到非洲,从科学家到最迷信的人都拜玛门。玛门乃是最普遍受人敬拜的。

 

脱离玛门才能事奉神】神要在我们身上得着我们,玛门也要在我们身上得着我们。神的子民如果不脱离玛门的势力,就没有见证,也不能好好的作基督徒。一个人两边都要拉住,就不能好好的事奉主。主为什么那样厉害的要求那少年的官,要他变卖所有的呢?那个青年人很好,也守律法。但主说,他还缺少一件;那一件乃是最重要的一件,就是玛门(路十八18~23)。撒该悔改时,他把他所有的一半送给穷人,那个原则也是一样(十九8)。到了使徒行传四章门徒们杷田产、财物卖掉,没有一个人说是自己的,原则也是一样。到保罗的书信,他就说,多收的没有余,少收的也没有缺(林后八15)

 

胜过玛门的能力,才有属灵的能力】在教会历史里,摩尔维亚教会是最有力的差会,他们的发起人新生铎夫把自己的家业全部奉献给主。依凡姊妹(Sister Eva)也是把一切都摆上的。前几十年有七位英国人到中国来传福音,他们被称为剑桥七杰(Cambridge Seven),其中有史达德(C. T. Studd)是英国板球健将。他所得到的遗产有二十五万英镑,就是一百二十万美金。他将全部遗产送出去。他告诉英国领事馆,他要到中国去,领事希奇他的奉献,不敢接受他的申请。过一个礼拜以后,史达德毫不改变主意,将他全部遗产送出去。神能够大用史达德,因为他胜过了玛门。玛门乃是站在神的对面。所以每一个神的儿女都得胜过玛门的能力。若不胜过玛门的能力,就没有属灵的能力。玛门的能力不在乎玛门的多少;它在穷人身上的能力,也许比在有钱人的身上更厉害。

 

作事只为维生,不为赚钱】为这缘故,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去赚钱。人以为用不义的法子赚钱是不可的,用公义的法子赚钱就可以了。但是玛门本身就是不义的。神如何是义的,玛门也如何是不义的。路加福音十六章九节说用不义的钱财交朋友。钱财基本上是不义的,因为它的性质和神相反。我们要看清楚钱财的地位。否则我们作基督徒就相当困难。世人的钱,基督徒不能赚。我们赚,就失去了基督徒的身分。我们说我们的父是超过一切的,我们是神的儿子。但是像你这样的人还想去赚拉车夫的钱,从拉车夫身上赚一万、两万,这是说不过去的。世界上只有两等人,第一是不信的人,第二是弟兄。我们既然不能赚不信的人钱,那赚弟兄的钱怎么样呢?你好意思去赚弟兄的钱么?所以关于钱的事,没有一个人能不好好的解决。作基督徒不能赚钱,作基督徒只能作事来维持生活。

 

关于职业──劳力的职业乃是神所命定的】职业是第二个问题。神要的职业是什么种的职业?神对人的命定乃是要人劳苦终日,汗流满面,才得糊口(创三19)。旧约里,神要亚当种地,要亚伯看羊;亚伯拉罕、雅各都是牧羊人;创世记四章说到铜匠。这些都是劳力的职业。在新约里,使徒们是打鱼的,保罗是作手工织帐棚的(徒十八3)。这些也都是劳力的职事。

      保罗说作工的得工价是应该的(罗四4)。卖工夫的职业,没有赚钱的成分在里面,所以是对的。因为那是增加价值,把价值提高。这个不是赚钱,乃是卖劳力。世界那么大,假如本来只有一万条牛,因着我去牧养,就变成一万一千,我的劳力就叫世界多了一千条牛。本来只有一粒麦种,因着我去耕种,就变成三十株麦子,或者一百倍,一百枺麦子。这个乃是增加价值。我为什么得到钱?乃是因为我叫世界上多了九十九株麦子。保罗把布买回来,晚上缝了,第二天卖出去,所得的钱是缝的手工加上去的。但是如果你把布买进五匹,等价钱高时再卖出去,布本身一寸也没有加增,你就赚了钱,这种事我们不能作。所有不增价值的职业需要变换。我们需要把我们的思想改过来。有许多思想是往钱去的,不是往价值去的。

 

拒绝不增加价值的职业】不增价值的职业我们不能作,只有凭劳力所得的工价才是对的。不增价值的职业在神面前、在撒但面前都没有见证,并且会败坏我们的心。

      有两位读商科的学生,后来都不读商了,因为商叫人的念头跑到钱上去了。我们总得在神面前,从钱财里出来。我们的职业总得是增加价值,或者是加工的。只有在职业上干净的人,事奉神才有用处。如果有一班人是从钱里面出来的,钱的得失对他们没有影响,神在他们身上就有路。当初在烟台的弟兄,首先是先把低下职业的弟兄们送出去,这些弟兄们的职业都是增加价值的。有些职业是只作买卖,弟兄姊妹要放下这样的职业。今天同工的安排是绝对的,弟兄们的职业也应该是绝对的。同工们不能挑选地方,弟兄姊妹们也不能挑选职业。在职业里需要有配搭,如同在工作上需要有配搭一样。只有干净的钱才能为神所用。今天的需要太大,我们不能降低神的标准。

 

职业与神的见证有关】张弟兄的职业不太好,因为与政府、政治发生关系。邮政局的工作没有政治的问题。海关的工作也不太好,因为能够向人收钱。所有的职业都与神的见证有关,在这里就有许多的代价需要摆上。

 

要将自己和职业献给神】我们的眼光需要放大,一个人不能一面说学习事奉神,另一面又抓住钱财。主没有意思叫我们作赚钱的事业来事奉祂。我盼望我们能够把自己,和自己的职业,都献给神来成功神的目的。

 

长期、平常的作法──顾到家人,并受教会安排】教会复兴的时候需要有临时的作法,这些作法与长期的作法不同。复兴的时候要随从圣灵的引导,但是长期的作法需要有教会的安排。在复兴的时候,亚拿尼亚就不能保留任何财物为自己。他有任何的保留,就是撒谎,就是得罪圣灵(徒五1~5)。但保罗在书信里说,信徒要照顾自己家里的人,并且要照顾在我们当中无依无靠的寡妇(提前五816)。我们不盼望教会复兴时所作的,与平常所作的一样。在复兴的时候不拿出来,我们受不了;在平常、长期里,我们需要照顾自己的家,特别是家里孩子小的时候,更需要照顾。

      教会长期对付钱财的路,与在复兴时所走的道路不同。教会复兴时,我们不能销灭圣灵的感动,但在长期的路上,需要有教会的安排。在当初的教会中有安排;弟兄姊妹需要在神面前有安排,为自己留下生活所需的,其余的拨出来为流动金。这样,弟兄姊妹的赚钱也是为着福音。所以每一个人自己要在神面前斟酌、酌量。有些事个人办不到的,就要请弟兄姊妹帮助解决。教会不愿意背所有的重担,因此,所有的亲戚需要弟兄姊妹自己先照顾。

 

全体配搭,同为神旨】无论如何,我们的职业总是要凭着劳力得来的,是要增加价值的。今天多收的无罪,有余的有罪;多收的没有钱,有余的有错。自己的生活要更拉紧,省出钱来为别人。给过别人的人,才能够知道施比受更为有福(徒二十35)

      增加银行里的存款,就是零零零零的增加,不会叫你喜乐;只有为神节省,为神劳苦,增加价值,这样的人心中才能有真正的喜乐。我们若真能这样去实行,就能把全中国打下来,甚至整个南洋都打下来。我们可以在最好的组织办法下来作。过去这几年同工当中没有配搭,弟兄姊妹的职业也没有配搭,所以两面都作得不好。今天弟兄姊妹的职业需要配搭起来,同工的工作也需要配搭起来。如果配搭得结实,配搭得好,所有在职业上的弟兄姊妹都会成为我们真正的同工。

      主如果早来,我们都要回去;主如果迟来一百年、两百年,下面的人都要看我们今天如何作。我们相信神已经把路很直的摆在这里。这一次的聚会对神的事、教会的工作、神全盘的旨意有极大的关系。这个不是个人作生意赚钱的问题。

 

在财物上作主精明的家宰】我们把我们所有的钱奉献,以后从主那里再拿回来,这个钱就与以前大大两样。从前是作老板,现在是作家宰。如果我们是家宰,却随便用主人的钱,主引的比方很对,的确就会有人来告发(路十六1),说我们浪费主人的财物。今天我们生活程度不一样,但是原则是尽量的省钱。

      钱的问题一解决,你就能够作一个大的人。今天因为各人的心理不一样,所以同一句话在不同的人的思想里,就有不同的想法。假如我说,我请你吃饭,北方人就以为吃大馒头,西方人就以为吃面包,南方人就以为吃白饭,穷人就以为吃粟米饭。照样,今天说到教会的需要,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反应。有的人听见教会的需要,以为地买小一点,屋盖小一点,马虎一点没关系;马虎的人就作马虎的事。我们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场,我们需要站在神的立场来看。玛门的问题一解决,人就能够变大。一个人不能够事奉两个主;不是事奉主,就是事奉玛门(太六24)。我们之所以不明亮,在黑暗里,乃是因为钱财的关系(21~23)。这件事能解决,许多的事就都可以解决。

      福音好像水装在瓶子里,钱就如同塞子。你的钱不出去,水就不出来。你钱不出去,就是连作人都不能作得好。眼盖要打开,眼睛才能够看见主;钱不出去,就不能看见主。

      我知道有许多弟兄比别地方的弟兄,在钱财上多一点,在外地有的人连孩子都不能上学。我们可以少,但不能变为小。总不能因为我们的少,就把我们变小了。我们总要给别的弟兄们看见,没有一件东西是我们自己的。

      实行上到底应该怎样安排呢?第一我们需要开出一张清单。我们是应该个别的考虑呢,或者合起来一起考虑?这个问题两种作法都有可能。许多弟兄姊妹得帮助,是因着别人的见证,也有的是要自己到主面前去仰望。现在不是在手不要给右手知道的问题(太六3),现在根本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我乃是身体上的肢体。就是你把奖赏丢掉,能够叫一两个弟兄起来也是值得的。将来个人奖赏的得失算了吧。

      教会不愿意作一件事是短的。我们盼望有更多的家宰起来。如果我们有人这么作了,就可以在弟兄们面前作见证。

 

先把自己交出来,再把钱财交出来】我们是先要你,才有你的。我是祭司,我是为神活着的。我们只管交出来的事实;我们不是要人的钱,乃是要帮助人交出来。如果人不交出来,就是收两个钱,也没有什么意思。这样作还不如把钱退还给他,那种钱神也不喜悦。在神看来,钱不是主要的问题。人把钱交出来,乃是因着他先把自己交出来。你自己比你的钱更要紧。人来了,他的也就一同来了。这些话对普通的弟兄姊妹不能随便说。

      你不交出来,我们不说这个话,你交出来,我们也把我们自己交出来,就能够说这个话。我们同工当中二十年没有说的,今天都要说出来。大家是站在同样的地位上,一同作工,一同服事的。大家是同等的人,一同事奉神。

      我们要仰望主,看看能否把上海的弟兄姊妹都带进这件事来,不然说了几天的道,不过多一点的奉献,过了五天,又冷下去。这实在是一件重的事。如果能够把弟兄姊妹带进来,不知道下面有多么厉害的事情发生。

 

付上厉害代价,且在配搭里】过去这么多年,大家受了对付、委屈、难为,也付了代价,但主今天要求我们付更厉害的代价。只有这么厉害的代价,才能产生厉害的结果。主没有意思光是同工受对付,而在职业里的弟兄姊妹不必受对付。同工们的配搭不容易,在职业里的弟兄们的配搭也不容易。两三个弟兄一同作生意,起初都是说荣耀主,末了常常都变成羞辱主。但是,今天如果你交出来就不同了。这不但是把资本合起来,就是人也得配搭起来。在这里,一人只能产生一千,但二人就能产生一万。弟兄们在职业上如果为主忠心、有配搭,结果就有祝福。有这样的目的、中心、立场、目标,就能带进主的祝福。大家有难为时,在配搭里解决。同工不配搭时可以作零工,一有了配搭就没有个人的自由。在职业里的弟兄姊妹原则也是一样。

      以我自己说,我实在不愿意作这些事,但是往前头看,主在前面有祂的工作。因此我们必须接受一这个麻烦,有这个起头。同工和负责弟兄们,不能避免这样的麻烦。我们作散工,自己可以舒服,但是要主有路,就必须要有配搭。在配搭里,就要接受麻烦。不然,主就难得可以有出路。

      过去这四个晚上,我们的话好像把水能头开了;开了就不去想关。这样水一直冲下去,不知道要冲到多远。叫我讲这四题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它的道就是讲四十题也没有这么难。

  一九四二年我们一直祷告,求主在我们当中有路,不知道祷告了多少。虽然祷告那么多,每次总是踫着一个东西挡在那里,因着那个东西就没有办法冲破。现在我们当中的小圆圈已经冲开了,现在要看大圆圈能不能打破。―― 倪柝声《认识身体》